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九章福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我也知道有些個不合適,可也只能這樣了,咱們府里,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幾年,越發艱難,賣了南邊的兩個大莊子,才湊夠銀子買玉雕了這麼件東西,這會兒,還到哪兒再找出個幾萬兩銀子採買東西去?就算有銀子,也來不及...

第百十九章福運

戲園子掌柜和戲班班主拚命擠了進來,班主一把拉下戲台桌子上的帷布,裹住周建寧,跳著腳,扯著嗓子叫著人,把還在轉著圈撞來撞去的周建寧拖了下去。

這樣的新鮮熱鬧事,瞬間鬨動了整個京城,如風般傳遍了京城各個角落,被興奮的人群口口相傳著,添油加醋著,傳出無數更加不堪的版本來。

周建寧被戲園子掌柜遣人送回鎮寧侯府前,三五個版本的事件經過,已經傳遍了侯府上下,鎮寧侯暴跳如雷,直接讓人押著周建寧跪在了祠堂外。

周建寧驚嚇過度,又幾乎光著身子,連半刻鐘也沒跪到,就直挺挺的暈死了過去。

二奶奶拚死拖了周建寧回到院子里,拿出私房銀子,趕緊讓人請了大夫來。

周景然和程恪接了大皇子,離京城還有兩天的路程,晚上,在驛站歇下,兩人陪大皇子吃了飯,回去旁邊的院子里,沐浴洗漱了,翻看著京城送來的線報。

程恪取出匣子里的薄紙,掃了一眼,立即睜大眼睛,急忙飛快的掃了一遍,面容古怪的看著周景然,將薄紙遞了過去,

「你看看這個,這也太……」

程恪忍不住笑了出來,周景然急忙接過來,飛快的看了一遍,抬起頭,看著程恪,一句話沒說出來,就笑的前仰後合的倒在了榻上,用力拍著榻幾叫道:

「可惜可惜這樣的熱鬧,咱們竟然錯過了」

程恪也笑倒在榻上。

兩人笑夠了,程恪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平息著氣息,揮手斥退了青平和洛川等人,看著周景然,笑著低聲說道:

「這個事,我總覺得有點蹊蹺,背後說不定有什麼東西。」

周景然點了點頭,

「嗯,這混帳東西再不堪,廉恥總還有一點,斷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只怕是太蠢,被人算計了去,讓人查查吧。」

程恪點頭答應著,揚聲叫了千月進來,低聲吩咐了,千月答應著,轉身出去了。

鎮寧侯府外書房,鎮寧侯垂著頭、面如死灰的坐在上首椅子上,獃獃的盯著面前敷著明黃緞子的摺子。

誠王人還沒進京城,彈劾他治家不謹,教子有虧,傷風敗俗,有傷四善之德義有聞的摺子就遞進了宮裡,皇上讓內侍封了摺子來,讓他自辯,可這滿京城無人不知的事,要如何辯去?

這摺子措詞如此激烈,這自辯上稍有差池,只怕這鎮寧侯的爵位,就保不住了,祖宗的基業,若是就這樣葬送在自已手裡,就是死,也贖不回這樣的大罪

鎮寧侯呆若木雞的端坐著,大少爺周建功憂慮萬分的看著父親,低聲說道:

「父親,得想想法子。」

「法子?還能想什麼法子?」

鎮寧侯腰背倭僂著,有氣無力的問道,周建功想了想,低聲說道:

「這事,如今也只能求求景王爺了,皇上最寵景王爺,若是景王爺肯替咱們說句話,這事,就可大可小了。」

鎮寧侯彷彿活過口氣來,連聲說道:

「你說的是,你說的極是若是景王爺肯說句話,自然管用,可是」

鎮寧侯猛然頓住,看著周建功,苦著臉說道:

「若是這事求了景王,那往後,咱們家和景王,豈不是越來越撕擄不開了?」

「父親,先別想那麼遠,把眼前的難關過了再說,若是這一關都過不去,還有什麼撕擄開不開的,咱們這侯府就……沒啦先把爵位保住再說,以後的事,再說吧。」

鎮寧侯點著頭,背彎得更厲害了,低聲說道:

「先把眼前的難關過了吧,你讓人去打聽打聽,景王爺回府了沒有,唉,就把那件決勝千里的玉雕送過去吧。」

「父親,那件決勝千里,是專門給誠王定做的,若是,給景王送過去,會不會不合適?」

周建功遲疑著說道,鎮寧侯長長的嘆著氣,

「我也知道有些個不合適,可也只能這樣了,咱們府里,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幾年,越發艱難,賣了南邊的兩個大莊子,才湊夠銀子買玉雕了這麼件東西,這會兒,還到哪兒再找出個幾萬兩銀子採買東西去?就算有銀子,也來不及了,唉,這禮若輕了,只怕不頂用,景王什麼沒見過,一般物件,哪能放在眼裡?」

周建功聳拉著肩膀,嘆了口氣,

「那我這就讓人打聽打聽去,若是回來了,我陪父親過去?」

鎮寧侯有氣無力的點了點頭,周建功起身出去了。

周景然從宮裡剛回到景王府,鎮寧侯就帶著周建功,抬著那件決勝千里的玉雕,上門求見。

周景然送走了鎮寧侯父子,站在玉雕前,眯著眼睛打量著玉雕,冷冷的「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吩咐道:

「請世子過府。」

小廝答應著,急步奔出府門,要了馬,往汝南王府疾馳而去。

不大會兒,小廝引著程恪進了內書房,內書房正中,放著那件決勝千里的玉雕。

周景然懶洋洋的躺在搖椅上,看到程恪進來,抬了抬手,指著玉雕說道:

「閉門家中坐,好事天上掉,你看看,爺收了這麼件玩意兒」

程恪圍著玉雕轉了半圈,抖了抖衣襟,坐到了周景然旁邊的搖椅上,接過小廝奉過的茶喝了一口,指著玉雕說道:

「玉還行,雕功也算過得去,東西還行,就是這決勝千里送給你?這人也是個沒腦子的,這玩意兒,送給誠王,倒合適。」

周景然斜睇著程恪,慢騰騰的說道:

「你猜猜這是誰送的?」

程恪怔了怔,轉頭看著周景然問道:

「有事求你的?」

周景然點了點頭,程恪呆了呆,猛然起身,圍著玉雕轉了兩圈,跺了跺腳,坐回到椅子上,嘆著氣往後仰去。

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擰著眉頭說道:

「你這舅家,竟是一門……舊年老侯爺是裝糊塗,如今這鎮寧侯是真糊塗」

程恪嘆著氣點著頭,周景然指著玉雕,聲音里透出些冷意來,

「這是咱們運道好可巧前天就出了那樣的事,大哥就上了那樣的摺子,若不是這樣,這東西,保不準今天就送進了誠王府,大哥……」

周景然恨恨的咬著牙,

「大哥就能把這破東西擺到門廳里,擺到大門口,讓滿京城的人都看到」

程恪端起杯子,慢慢喝了口茶,轉頭看著周景然,慢吞吞的說道:

「這東西你還是好好讓人收著吧,說不定過幾年就能用上,倒也替你省了件生辰禮,你可要趕早送過去,不然,可就不是送出去,而是抄出去了。」

周景然愕然看著程恪,呆了片刻,猛然跳了起來,指著程恪,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你你」

周景然口吃了半晌,才罵出來,

「你這個混帳東西」

程恪舒服的伸長著腿,兩隻手枕在腦後,眯著眼睛看著周景然,慢吞吞的接著說道:

「過了年,我就想和父親商量了,打發人去南邊收拾老宅子去,先把祖母和母親送過去住著,要不,讓王妃也先跟著過去?回頭我在玉湖邊上,讓人再給你起座宅子?」

周景然指著程恪,手指不停的點著,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半晌,才重重的跌坐在搖椅上,擺著手說道:

「讓我想想,再想想,小恪,咱們要是真走了那路,可再也回不得頭了」

程恪支起上身,看著周景然正要說話,周景然忙擺著手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現在也回不了頭了。」

程恪又躺了回去,兩人沉默著坐了半晌,周景然揚聲叫了人進來,指著玉雕不耐煩的吩咐道:

「把這東西抬出來,放到庫房裡去,別讓爺再看到」

幾個小廝小心的抬了玉雕出去,周景然氣哼哼的喝著茶,程恪看著他,臉上透著笑意,低聲說道:

「千月那裡有信了,那周建寧,真是被人算計了,就是算計他的這個人,你必定猜不出」

周景然一下子轉了興緻,直起上身,眼睛亮了起來,

「快說快說」

「那天晚上,千月連夜就趕回了京城,著手查這事,周建寧是被人從戲班子堆放戲服的小暗間里踢出來的,那暗間,原本有扇門和戲台隔著,那天,那門被人偷偷卸了,這事必和戲樓里的人有關,可巧,這件事後第二天,戲樓里的一個夥計就辭了東家,說是要回家成親去。」

程恪頓了頓,周景然輕輕搖了搖頭,

「此地無銀三百兩。」

「可不是,千月就派人去找這夥計,很快就找到了,還真是回家去的,帶著個美貌女子,還沒怎麼動手,兩個人就倒的乾乾淨淨,那女子是個ji家,和夥計好上了,一直想贖身從良,就是湊不夠銀子,前些日子,有人就找到了她,許她贖身,再許她五百兩銀子,讓她勾著周建寧到花戲樓,晚上開戲的時候,把這周建寧赤條條的弄到戲台上去,這兩個人,也真就想出法子來,弄出這鬨動京城的笑話來。」

周景然挑著眉梢,驚訝起來,程恪輕輕拍著椅子扶手,嘆著氣說道:

「讓人想不到的還在後頭。」

這個熱鬧算不算熱鬧?嘿嘿

謝謝親們的粉,雙更雙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