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七章流言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下,大師肯見的人只怕沒幾個,老祖宗沒這個福份不奇怪,你是個有福氣的,比老祖宗有福氣,過後幾年,老祖宗雖說還是年年去年年去,到現在,也沒能見著大師一面。」「老祖宗說他不凡,就因為古大人被叫進去過?...

第百十七章流言

李小暖明了的笑了起來,

「大師若是不想見人,就說雲遊去了?」

李老夫人笑著點了點頭,

「大約是這樣的,我那時可不知道,就回來了,隔了一個月,又去了,方丈說大師雲遊還沒有回來,就這樣,我連去了七八趟,到了年底,大師還是沒回來,我就犯了疑,乾脆住到寺里,跟方丈說,要一直住到大師回來。」

李小暖挑著眉梢,笑盈盈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也笑了起來,

「老祖宗年青的時候,也有點倔脾氣,就這樣,我就在寺里連住了一個月。」

李老夫人頓住話頭,沉默下來,過了好大一會兒,才嘆息著說道:

「後來,方丈就過來跟我說,說大師說了,讓我回去,我就知道大師是無論如何不肯見我的了。」

李小暖意外的眨了眨眼睛,李老夫人伸手撫著她的臉,笑著說道:

「你也別驚訝,這滿京城、滿天下,大師肯見的人只怕沒幾個,老祖宗沒這個福份不奇怪,你是個有福氣的,比老祖宗有福氣,過後幾年,老祖宗雖說還是年年去年年去,到現在,也沒能見著大師一面。」

「老祖宗說他不凡,就因為古大人被叫進去過?就因為他不見人?」

李小暖疑惑的問道,李老夫人笑了起來,眼睛里閃著慧黠的光,上身微微往前傾著,低聲說道:

「福音寺的新年頭香,你聽說過沒有?」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

「聽說過,每年正月初一日午正前,福音寺只敬一柱香,為天下祈福,過了午正,才大開山門,放香客入寺進香。」

「這事,我讓人仔細打聽過,這規矩可沒多少年,是從大師到福音寺那年才有的。」

李老夫人直起身子,笑盈盈的說道,李小暖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李老夫人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這十幾年,我一直留心著福音寺,福音寺後頭的林子,一年到頭都近不得人,除夕晚上到初一正午前,整個福音寺都近不得人,一個寺廟,哪有這樣的勢力?」

李小暖擰著眉頭,仔細想了想,點了點頭,李老夫人溫和的看著她,舒了口氣,笑著說道:

「這事,在老祖宗心裡悶了十幾年,就沒敢說出口過,唉,也沒人能跟老祖宗說說這話不是」

李小暖笑著正要說話,李老夫人抬手止住了她,

「你先聽我說完,這頭香,到底是怎麼個燒法,只怕有些個講究,天禧十二年,元旦朝賀的時候,我就發覺了件蹊蹺事。」

李老夫人眼睛亮著,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我跟你說過,程貴妃從進了宮,就是宮裡位份最高的妃子,年年主持內外命婦元旦朝賀的事,天禧十二年初一日,程貴妃卻沒出來主持這朝賀,也不在宮裡,直到巳末才趕回來,那天我正好離得近,程貴妃身上濃濃的全是檀香味,福音寺我去的最多,那香味兒,一聞就能聞出來」

李小暖驚訝的挑著眉梢,瞪大了眼睛,李老夫人往後靠了靠,慢慢的說道:

「第二年,程貴妃就生了景王,你看看現在,說不定…….」

李小暖明了的點了點頭,歪著頭想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個究竟來,李老夫人微笑著看著她交待道:

「大師必是個不凡的,他若肯見你,你要常去才是,只有好處」

李小暖眼神微微躲閃著,用帕子拭了拭鼻子,沒敢接話,上次,也不知道算不算得罪了他。李小暖伸手摸了摸榻几上的杯子,笑著說道:

「這茶涼了,我讓人換熱的來。」

李老夫人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點了點頭。

李小暖走到正屋門口,叫了小丫頭進來,正要轉身進去,遠遠看到蘭初站在抄手游廊下,小心的沖她招著手,李小暖垂了垂眼帘,轉身進了屋,接過小丫頭托盤裡的茶,奉給李老夫人,曲了曲膝笑著稟報道:

「老祖宗,早上我讓劉嬤嬤擬了過節的菜單子,這會兒也該好了,我去大廚房看看,再拿單子過來給老祖宗過目。」

李老夫人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曲膝告退出去了。

玉扣和蘭初忙跟著出了院子。

李小暖頓住腳步,蘭初揮手示意著玉扣,玉扣會意,落後幾步遠遠跟著,蘭初湊近李小暖,低低的說道:

「朝雲姑娘來了,說有急事,一定要見姑娘,現在大廚房候著呢。」

李小暖點了點頭,轉身往大廚房方向走去,蘭初回身揮了揮手,玉扣自顧自回去煙樹軒了。

朝雲正在大廚房庫房裡,陪廚頭劉嬤嬤查檢著送進來的乾貨,見李小暖帶著蘭初進來,劉嬤嬤急忙笑容滿面的急步過來,曲膝行了福禮,親熱的說道:

「姑娘有什麼事,只管叫個小丫頭過來吩咐一聲就是,怎麼還勞動姑娘親自過來?」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劉嬤嬤說道:

「聽說福記南北貨鋪子新換的東主,今天親自過來送貨,我過來看看,這東主換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象老東主那樣誠實信用。」

朝雲忙上前兩步,曲膝行著禮,爽朗的笑著說道:

「姑娘但請放心,小婦人做生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自然知道這誠信兩個字,值得過千金,今天這是第三次送貨了,姑娘問問這位嬤嬤,好是不好。」

李小暖轉頭看著劉嬤嬤,劉嬤嬤連連點著頭,笑著說道:

「倒比原來還好些,貨好,斤兩足,人也和氣。」

李小暖舒了口氣,笑著點了點頭,轉頭看著劉嬤嬤說道:

「我還想和這位朝雲姑娘打聽幾樣東西,都是王府和宮裡用著的。」

劉嬤嬤急忙笑著告了退,轉身出了庫房,蘭初走到庫房門旁邊,小心的左右留神看著。

朝雲往李小暖面前湊近了些,急急的低聲說道:

「有個叫周建寧的,姑娘可知道是誰?」

「嗯,知道,是鎮寧侯府庶出二房長子,聽說極不成才。」

李小暖皺著眉頭低聲答道,朝雲輕輕拍了拍手,生氣的說道:

「就是這麼個東西前些天,在外頭胡說八道,說什麼姑娘貌美如花,是個天生的尤物,嘴裡還不乾不淨的,說早晚要把姑娘弄到手,這話就被那些長隨們傳到了咱們鋪子里姑娘這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這東西在哪裡見過姑娘的?」

李小暖心裡一下子明白過來,那天在鎮寧侯府二門,她就一直覺得有人死盯著,肯定就是這個王八蛋

李小暖眉梢高高豎著,心底的怒火騰得竄了上來,他喵的什麼樣的混帳東西都敢打她的主意了?真當她是泥捏的麵塑的?隨便由著人欺負的?

「姑娘,這事得想個法子跟老夫人或是夫人說說,這東西這樣胡說八道,到底傷著姑娘的清譽。」

朝雲憂心忡忡的說道。李小暖胸口起伏著,咬著牙,惡狠狠的說道:

「說了又怎麼樣?不過打幾板子,罰罰跪豈不是便宜他了?哼,找死」

朝雲挑著眉梢,驚訝的看著突然氣勢兇狠起來的李小暖,滿臉興奮著,眼睛亮得簡直要發出光來,連連點著頭說道:

「姑娘只管吩咐,朝雲在這京城開了幾年飯鋪子,找幾個人還是找得到的,要不,打斷他的狗腿?」

李小暖眼眶收縮著,咬著嘴唇想了想,低聲說道:

「不能這麼便宜他我要讓他在這京城呆不下去」

朝雲眨著眼睛,看著李小暖,連連點著頭,李小暖搓著手,在庫房裡急急的來迴轉著圈,突然頓住腳步,挑著嘴角,臉上露出陰陰的壞笑來,招了招手,朝雲忙俯身過去,李小暖俯在她耳邊,低低的交待著,朝雲神情漸漸古怪起來,眼睛也越瞪越大。

李小暖吩咐完了,直起身子,輕輕拍了拍手,氣也平下來了些,

「能找到多熱鬧的地兒就找多熱鬧的,可也別太勉強著,銀子要使足,行事千萬小心著些。」

朝雲連連點著頭,李小暖想了想,接著說道:

「你在這裡等一等,我讓人拿一千兩銀子給你,飯鋪子存下來的那些銀子,都盤了這南北貨鋪子,你手頭沒銀子可辦不了這事。」

朝雲想了想,也不推辭,點了點頭,李小暖出來,帶著蘭初回到煙樹軒,取了一千兩銀票子,讓蘭初送給了朝雲。

臘月的京城,越發熱鬧繁華的不堪,東大直街上,人頭聳動、車水馬龍。

周建寧帶著小廝,搖著把摺扇,沒精打採的在街上閑逛著,月錢才領了五六天,一文錢也沒了姓朱的那個臭婆娘,說什麼賣了莊子,府里窮了,沒銀子了,生生把二房和三房的月錢減了一半去本來一個月二兩就花不到月底,如今只剩了一兩銀子,夠什麼用?

「臭婆娘不得好死」

周建寧狠狠的往地上「呸」了一口,惡毒的咒罵道,小廝縮了縮脖子,只當沒聽見。

前兒的粉蝶兒姑娘,真是會撩人一兩銀子就喝了幾盅酒,竟沒讓碰身子也是個臭娘們就知道銀子,哼

..

粉啊粉啊,小閑糾結了,最近竟然有些不淡定,看來,閑聽落花、坐看雲起這境界,不容易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