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六章不閑的話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閉眼睛,壓著心裡的暴怒,咬著牙說道:「我得趕回去」「咱們已經趕了七天的路,明後天就能接到大哥了,就算我這裡沒事,你現在就啟程,急行軍趕回京城,到了京城立刻就趕回來,一來一回,最快最快,沒個...

第百十六章不閑的話

周景然急忙從程恪手裡取了薄紙過來,飛快的掃了一遍,抬起頭,愕然看著程恪問道:

「這周建寧在哪裡見到的小暖?」

程恪額頭青筋跳動著,猛的站起來,在屋裡急急的來迴轉著圈,周景然急忙跳下炕,拉著他按到了炕沿上安慰道:

「你先別急,不過說了幾句難聽話,雖說過份,這會兒也不打緊,你先別急。」

「什麼不打緊?小暖是他能說三道四的?他是什麼東西?敢生出這樣的覬覦之心這要壞了小暖的名聲」

程恪吼叫著又要暴跳起來,周景然忙用力按著他,急切的安慰道:

「你叫得再響、跳得再高能有什麼用?你先靜一靜,先靜一靜靜下心才好想出主意來不是。」

程恪喘著粗氣,閉了閉眼睛,壓著心裡的暴怒,咬著牙說道:

「我得趕回去」

「咱們已經趕了七天的路,明後天就能接到大哥了,就算我這裡沒事,你現在就啟程,急行軍趕回京城,到了京城立刻就趕回來,一來一回,最快最快,沒個五天也不行,哪裡來得及?你且耐一耐性子。」

程恪緊緊抿著嘴,眼角輕輕抽動著,突然抬手,猛的將炕桌掀到了地上,周景然急忙跳到炕上,南路山Φ牟杷和杯子碎片。

周景然站在炕上,一邊抖著衣服上的水,一邊叫人進來收拾了,看著南海和青平退下去了,才坐到程恪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恪,這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是一隻亂叫了兩聲的癩蛤蟆罷了,等咱們回了京,你想怎麼收拾他不行的?你現在……」

周景然皺著眉頭,嘆了口氣,

「但凡和小暖有關的,一句話就能讓你亂了方寸小恪,你這樣下去不行若是讓……人看出你這點心思,生出事來,又何苦?你先靜一靜。」

程恪咬著牙,狠狠的捶著炕,半晌沒有說話,周景然暗暗舒了口氣,接著勸道:

「小暖還小,這幾年裡頭,咱們總能想出法子來,可你也不能天天想著這事不是,咱們前兩年不省心,這幾年也不太平,你這心思還是藏著些好,不然,只有壞處你還是把心思挪了挪,先把親事定了,那些人家裡,你就仔細著挑一家出來,你也不小了,我每次進宮,母親說不了三句話,必定提到你這親事,提到子嗣,唉,你先這親事定了再說吧。」

「定什麼定?門第太低了,他們看不上,門第太高了,你又怕犯了別人的忌諱,那些貴秀,個個都是綾羅裹著段木頭,長得難看又沒半分趣味,你讓我挑什麼?」

程恪耿著脖子,盯著周景然恨恨的說道,

「藏心思藏心思,藏得連這種人渣都敢跳出來對小暖說三道四要不是你顧忌這個顧忌那個,我就明說了小暖是我的誰能怎麼樣?誰敢怎麼著?」

周景然睜大眼睛盯著程恪看了一會兒,捂著額頭往後倒去,半晌才嘆著氣說道:

「小恪啊,我勸你還是忘了小暖吧,這趟回去,我給挑上十個,不,二十個美人給你,保證個個絕色,個個都不比小暖差,這小暖,就算了吧,禍水氨

「若只是美色二字,哼」

周景然坐起來,看著程恪,嘆起氣來,程恪擰著眉頭,揚聲叫著洛川,周景然直起上身,皺著眉頭問道:

「你要做什麼?」

「讓洛川回去」

「你個倔種我說了這半天,敢情都白勸啦?你我這趟出來,多少隻眼睛盯著呢?你讓洛川回去收拾那隻蛤蟆,哪裡瞞得住人?但凡有點腦子的,都能猜出這原委來你渾了頭了?」

周景然氣惱的指著程恪大罵起來,洛川在門外稟報著,周景然揚聲吩咐著:

「沒事下去」

程恪恨恨的咬著牙,看著周景然低聲說道:

「你若謹慎,打小起就該象敏王那樣萬事忍讓,撐出唾面自乾的氣度來如今都這樣了,再想學起,怎麼學?你再這樣自欺欺人,到那時候,要麼你洗凈脖子等刀子落下來,要麼……也只好做了反賊,你以為還有第三條路?」

周景然睜大眼睛盯著程恪,半晌,才恍過神來,肩膀慢慢聳拉了下去,程恪猛的站起來,頭也不回的回去廂房了。

京城古府,古蕭已經搬進了唐府,和隨雲先生的幼子唐慕賢一處,跟著隨雲先生習學。

周夫人帶著古雲歡去賀國子監祭酒鄭大人夫人生辰,這大半個月,古府每天都接到三四張、四五張帖子,請周夫人過府,或是有什麼可賀之事,或是玩耍遊樂,周夫人和李老夫人商量著,挑揀些出來,幾乎每天都帶著古雲歡外出走動應酬著。

古雲歡的親事,無論如何不能再耽誤了。

臘八祭了灶,年也就在眼前了,周夫人和古雲歡幾乎天天早出晚歸,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又都歸到了李小暖手裡。

京城的年和上里鎮的年,畢竟不同,李小暖極為謹慎的請了孫嬤嬤做幫手,大事小事,只要能想得到的,都請了李老夫人的示下,再去安排。

這天中午吃了飯,李小暖吩咐玉扣把包著金銀錁子的包袱取過來,打開來鋪在榻上,笑盈盈的說道:

「這是金銀鋪子里送過來的錁子樣子,我數了數,足有三十幾個花色,有一兩、二兩、五兩的,老祖宗看看,咱們是擇樣都做幾個,還是只選幾樣做的?」

李老夫人直起身子,用手撥著包袱里的金銀錁子,一個個仔細看著,笑著說道:

「咱們幾年沒在京城,這金銀錁子的樣子竟多出不少新鮮花樣來都做些吧,銀錁子傾一千兩銀子的,六百兩傾一兩的,餘下的,一半傾二兩的,一半傾五兩的,留著賞人用,金錁子也傾一千兩,一半二兩的,一半傾五兩的,留著年節里做見面的表禮,銀錁子里多傾些筆錠如意和花開富貴的樣子。」

李老夫人細細的交待著,李小暖點頭答應了,叫了玉扣進來,吩咐她交待下去。李老夫人往後靠著,眼神柔和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針線房那裡,也讓你的丫頭多去瞧瞧,那些荷包要早兩天趕出來才好,凡事做到前頭,就不會忙亂。」

李小暖笑著點頭答應著,李老夫人笑了起來,

「這幾年,雖說著是你幫著雲歡,可雲歡那個懶散脾氣,這家務可是都壓在你手上,件件妥當我年紀大了,一天比一天嗦起來。」

「老祖宗這可不是嗦,往年在上里鎮,府里那樣清靜,哪有什麼事的?如今可不一樣,一來京城的規矩和上里鎮兩樣,二來,這人情往來,真是多的不行,在上里鎮一年的人情,也不如現在一天多,來來往往的,又都是高門大戶,最重規矩體面的,若不是老祖宗時時提點著,早不知道讓我闖了多少禍事去了」

李小暖嘆著氣,笑盈盈的說道,李老夫人笑著直起身子,

「你這丫頭,最會哄老祖宗喜歡老祖宗年紀大了,也記性也不好了,一句話,想了好幾天,也忘了好幾天了,我是要問問你,打算什麼時候再過去福音寺,看看大師去?」

「我……還是不去的好,大師不喜歡人家打擾他清修,我就在心裡念叨幾句,他是得道高僧,自然就心到神知了。」

李小暖挪了挪身子,有些不自在的說道,她可不想再到老頭那兒找沒趣去。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慢騰騰的說道:

「這事只隨你,老祖宗跟你說,你若真是心到了,大師或許還真能知道」

李小暖驟然想起唯心大師那句魂魄飄搖的話來,心裡微微升起股涼氣來,想了想,抬頭看著李老夫人,低聲說道:

「老祖宗,我怎麼覺得那個大師,就不象個清修之人,也不象個得道高僧,他古怪的很。」

李老夫人微微點著頭,揮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低聲說道:

「得道高僧是什麼樣的,哪有一定的?大師是個高人,大約也來歷不凡。」

李老夫人輕輕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滿京城、滿天下都知道福音寺的唯心大師是得道高僧,佛法高深,可大師從沒說過法,講過經,連見過他的人都極少,這修為究竟高深在何處?這話又是從哪裡傳出來的,誰也說不清楚,早些年,我只當都是傳言,不大信的。」

李小暖凝神聽著,李老夫人停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

「我開始覺得大師不凡,跟蕭兒他爹有關,那年,蕭兒他爹進京趕考,考前一個多月,和一幫舉子們到福音寺遊玩,大師就讓人把他叫進了方丈房裡,十幾二十個舉子里,蝶一個人進去,一句話也沒說,只盯著他看了半刻鐘,就打發他出來了。」

李小暖挑著眉梢,驚訝起來,李老夫人笑著看著李小暖,溫和的說道:

「你也覺得蹊蹺了不是?蕭兒他爹可沒放在心上,後來中了會元、又中了狀元,過了一年多,說話間,偶然提到這事,我才知道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福音寺,求見大師,可方丈說,大師雲遊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