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五章找死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青平,往後面凈房沐浴去了。程恪到廂房沐浴洗漱好,換了身乾淨衣服,重又進了正屋東廂,周景然正伏在炕上,舒服的由著南海按捏著各處。程恪坐到炕沿上,從懷裡取了個匣子遞過去,「京城的信兒已經...

第百十五章找死

周景然喝完了杯子里的酒,將杯子舉著眼前,眯著眼睛看著手裡通體透亮的定窯杯子,突然暴跳起來,將杯子狠狠的扔到了窗外,

「混帳混帳東西」

程恪睜開眼睛,斜睇著周景然,打了個呵欠說道:

「這一會兒功夫,你都摔了七八個杯子了,你若真是不想去,進宮找皇上說一聲不就行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周景然頹然的倒在搖椅上,往後仰著,長長的嘆著氣,沖著程恪的方向點著手指說道:

「你也是個混帳東西凈說混帳話」

程恪重又閉上眼睛,半晌,才慢吞吞的說道:

「我跟你說過,這幾年裡頭,咱們跟誠王,大大小小結了那麼多梁子,誠王若能不計較,自然也不會計較你是接了那個摺子,還是沒接,若計較,你就接了摺子跑這麼一趟,以往那些事就能因為這趟就了了?」

周景然緊緊抿著嘴,轉頭看著程恪,悶悶的說道:

「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你也知道,那摺子,背後是二哥,我若不去,說不定他還留著什麼後手,大哥回來了,指不定又要生出什麼別的事來,咱們也不過就是辛苦些,跑上這麼一趟,只要別再生事,也算值了。」

「你既然能這樣想得開,那還摔那些杯子做什麼?你可別象上回那樣,說是去低頭陪禮的,結果把人家正堂給砸了。」

周景然惱怒的轉頭看著程恪,

「那是你砸的」

程恪也不理他,自顧自懶懶的說道:

「這樣的天,我是一點也不想往外頭跑,這趟差使,我跟你說,你就是不去,也壞不到哪裡去,去,也好不到哪裡去,反正就是這樣了,姚家那親事,誠王那樣給咱們沒臉,咱們已經忍了,這門親事,他要,我讓給他就是。」

程恪揮著手,大度的說道,周景然眯著眼睛,斜斜的瞄著程恪,

「我告訴你,你打的那主意,不管用沒有姚國公家大小姐,還有趙國公、錢侯爺、孫王爺、李丞相家小姐,要真是再說別家,你再想挑姚家大小姐那樣的好性子,可就難了,你可想清楚了。」

「你不是說妻弱妾強,不利於家門?換個強的,不是正好。」

程恪擰著眉頭,悶悶的說道,周景然被他堵得重重的「哼」了一聲,

「我可是為了你好」

程恪渾身陰鬱著往後仰去,周景然憂慮的看著他,嘆了口氣說道:

「出去一趟也沒什麼不好,你看看你,天天就這麼悶著,這也提不起勁,那也沒心思,老這麼著也不成,這趟出去就當是散散心了,一路上打打獵,看看景,也好把你身上這悶氣散掉些。」

程恪上身抬起來些,瞪著周景然,半晌才說出話來,

「二十天里,咱們要來回奔波三千多里,還打獵?還看景?你?不把你骨頭顛散就算好的了」

周景然臉色陰沉了下來,站起來,走到窗前,眯著眼睛看著窗外紛飛的雪花,程恪也從搖椅上站了起來,踱到周景然身旁,默然看著窗外的雪花。

半晌,周景然才轉過頭,看著程恪,低聲說道:

「往年裡,要是有這樣的摺子,父親必定是留中不發,今年……」

程恪垂著眼皮,沒有接話,周景然低低的嘆著氣,程恪轉過頭,看著周景然,低聲說道:

「父親讓我把千月帶上,讓我和千月片刻不能離你左右。」

周景然猛然轉過身來,眼神瞬間鋒利起來,程恪目光凝重的看著他,低低的接著說道:

「父親說,我在明,千月在暗,縱有些見不得的人的陰暗伎倆,他也能放心多了。」

程恪看著周景然,頓了頓,垂著眼皮,聲音有些含糊的說道:

「你我都大了,父母總有放手的時候。」

周景然眼神茫然著傷感起來,緩緩轉過身,背著手看著窗外零亂不已的飄雪,半晌,垂著頭坐回到搖椅上,取了只杯子,又倒了杯酒,慢慢喝了一口。

程恪也坐回到搖椅上,倒了杯酒,沖周景然舉了舉杯子,一飲而荊

周景然慢慢喝著酒,在搖椅上晃了一陣子,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咱們明天一早就啟程了,隨雲先生那裡,你去道過賀了?」

程恪點了點頭,周景然挑著眉梢,突然有了興緻,直起上身,滿眼困惑的看著程恪問道:

「這隨雲老頭,號稱非天份極高者不收,連我這樣的,他都看不上眼去,你倒是說說,你那個傻表弟,到底是哪一點入了他的眼了?我想了這兩天了,也沒想明白」

程恪直起上身,看著周景然,臉上的神情古怪起來,

「我去的時候,先生正一個人在後園裡喝悶酒,我就坐下來,陪著他喝了兩杯,他也不說話,就是長長短短,不停的嘆氣,我跟他道賀,他竟起身走了。」

程恪挑著眉梢,笑了起來,往周景然身邊探了探身子說道:

「這弟子,八成是老頭被迫收的,我就是沒想明白,是什麼人能壓著他收弟子,再說又是古家這樣的……」

周景然想了想,突然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跺著腳,

「我倒,隨雲老頭怎麼把那根傻木頭雕出顆七竅玲瓏心來」

程恪眉梢高垗著,也跟著大笑起來,

「這回先生可再沒心思『閑來無事聽花落』了,也省得他今天一個主意,明兒一個想頭的折騰我可憐古蕭,不知道要被先生折磨成……」

程恪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一下子呆住了,臉上神情變幻著,突然跳了起來,滿臉興奮的說道:

「我要去趟講堂巷」

周景然急忙跳起來,一把拉住程恪,興奮的問道:

「有什麼熱鬧?咱們一起去」

程恪輕輕咳了幾聲,扭著頭生硬的說道:

「沒事」

「你能騙得過我?」

「真沒事我就是想著,先生教學生一向嚴苛,古蕭……倒不如……乾脆就住到唐家去,也便於日夜攻讀,早日成才。」

周景然睜大眼睛瞪著程恪,突然捧腹大笑起來,倒在搖椅上,指著程恪,只笑得說不出話來,程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身大步出了水閣,急急的往外走去。

周景然笑夠了,從搖椅上站起來,慢慢踱出水閣,外頭侍候的小廝急忙上前給他披上斗篷,周景然裹了裹斗篷,看著已經走遠了的程恪,憂慮的皺起了眉頭。

第二天凌晨,周景然和程恪帶著儀仗,在千月、遠山、青平等眾小廝護衛的拱衛下,出了城,往太原城方向疾駛而去。

一連幾天,路上除了中午吃飯停下歇半個時辰,其它時候竟是馬不停蹄,幾乎天天都是天不亮就啟程,酉末過後,天黑透了,才能住進驛站。

這天,一行人進了桃樹驛,驛丞凍得淌著清鼻涕,提著燈籠候在驛路上,見車隊過來,急忙在前頭引著車隊進了院子,青平和靜安半扶半拖著周景然下了車,驛丞急忙跪在地上重重磕著頭,程恪從後面車上過來,用腳踢了踢驛丞高高撅起的屁股吩咐道:

「趕緊讓人準備熱水,多多的準備,快去」

驛丞急忙爬起來,轉著身團團長揖著,往後退了幾步,才轉過身,往後面火房奔去。

周景然扶著青平進了正屋,正屋裡早就燒得溫暖如春,周景然倒在炕上,舒服的嘆了口氣,指著南海和千月吩咐道:

「趕緊侍候爺沐浴,泡透了,南海好好爺捏一捏,千月再給爺針一針,唉喲,爺這骨頭也散了,這肉也僵了,你們兩個,可要給爺好好疏散疏散」

千月和南海躬身答應著,南海退出去準備熱水去了,千月悄無聲息的侍立在屋角的陰影里。

片刻功夫,洛川已經帶著人,送了晚飯進來。

程恪安排好外頭的防務,掀簾進了屋,洛川侍候他去了斗篷,凈了手,盤膝坐到了炕上,周景然勉強坐了起來,掃了眼滿桌的雞鴨魚肉,皺著眉頭說道:

「又是這些東西這讓人怎麼吃?」

程恪坐在周景然對面,掂起筷子,一邊挑揀著,一邊笑著說道:

「天天說,你也不嫌煩,忍忍吧,這驛站里,能有這樣就不錯了,趕緊吃些,早點歇著,明天還得早些啟程才行,前頭下大雪了,路上不好走。」

周景然長長的嘆著氣,無奈的掂起筷子,在各個盤子挑來揀去,勉強吃了些,就扶著青平,往後面凈房沐浴去了。

程恪到廂房沐浴洗漱好,換了身乾淨衣服,重又進了正屋東廂,周景然正伏在炕上,舒服的由著南海按捏著各處。

程恪坐到炕沿上,從懷裡取了個匣子遞過去,

「京城的信兒已經到了。」

周景然點了點頭,示意程恪啟開。

程恪手下微微用力,捻開漆封,打開匣子,取了兩張極薄的紙出來,掃了一眼,遞了一張給周景然,自己抖開另一張,凝神仔細看了起來。

周景然坐了起來,接過薄紙,掃了一眼,隨手丟給了程恪,

「沒什麼事。」

程恪彷彿沒聽到周景然的話,緊緊盯著手裡的薄紙,額角青筋跳動著,狠狠的把手裡的薄紙拍在了炕上,從牙縫裡惡狠狠的擠出兩個字來:

「找死」

..

各位看了還要轉出去的親們,可否,稍稍,晚上一兩個小時?給小閑留點時候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