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三章際遇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下,兩個中年僧人進來,輕悄利落的收拾了茶具,擺好了棋盤,老人抓了把棋子在手,猜單雙定了黑白子,唯心大師執白,老人執黑,兩人聚精會神的下起棋來。這一盤棋,足足下了將近兩個時辰,李小暖極其無聊的坐在...

第百十三章際遇

李小暖正左右打量著,佛像背後轉出個五十歲左右、中等個子、身形瘦削的老者來,老者鬚髮皆白,面容沉靜,眼神極是銳利,背著手,穩穩的站在李小暖面前,面無表情的打量著她。

李小暖有些好奇的打量著老者,曲了曲膝,微笑著問道:

「您就是唯心大師?」

唯心大師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李小暖,沒有說話。

李小暖怔了怔,恍然笑了起來,站直身子,往後退了半步,曲了曲膝,微笑著恭敬的說道:

「大師慈悲為懷,必定救人無數,活人無數,援手小暖,在大師密如河中沙礫的慈悲之舉中,不過是一粒沙罷了,想來大師已經記不得了,小暖全賴大師援手,才有今日,今天過來,只為磕謝大師活命之恩。」

說著,李小暖拎著裙子就要跪下去,唯心大師聲音清冷異常的開了口:

「不必,我最厭看人磕頭」

李小暖跪在一半,一時僵住了,心裡尷尬著微微惱怒起來,乾脆直起身子,抖了抖帕子,也不看唯心大師,垂著眼帘曲了曲膝說道:

「既是這樣,小暖就不打擾大師清修了,小暖告退」

說著,李小暖意態閑閑的轉過身,抬腳就要往外走,

「站妝

唯心大師冷冷的叫住了李小暖,李小暖轉過身,笑意盈盈的看著唯心大師,正要說話,唯心大師又冷冷的開口說道:

「我最厭聽人說慈悲二字」

李小暖失笑起來,這是什麼大師?李小暖低著頭,用帕子掩著嘴偷偷笑著,只等著聽他說「我最厭看人笑」

唯心大師盯著李小暖看了一會兒,冷冷的接著說道:

「我最厭救人,從不活人你的生死貴賤貧富,是你命中注定,與我何干?」

李小暖抬起頭,笑意盈盈的看著唯心大師,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

「您說的對,人各有命,可人生於世,總要先盡了人力,才好悉聽天命,小暖謝大師教誨,小暖告退。」

唯心大師微微皺起了眉頭,盯著笑意盈盈的李小暖,聲音還是清冷著說道:

「進來喝杯茶吧。」

李小暖有些奇怪的眨了眨眼睛,想了想,跟在已經轉身往東廂走去的唯心大師身後,進了東廂。

東廂南窗下放著張極大的羅漢榻,唯心大師已經脫了鞋子,盤膝坐到了榻上,抬了抬手,示意李小暖坐到對面。

李小暖也脫了鞋子,在唯心大師對面坐下。

兩個穿著雪白棉直綴的中年僧人捧著套極小巧精緻的茶杯、茶碗、茶壺、茶葉罐、紅泥小火爐等物,恭敬的放到了唯心大師面前,垂手退了下去。

唯心大師將寬大的衣袖往上拉了拉,動作舒緩的做起沏茶前的準備來,李小暖仔細看著進退極其有度的兩個僧人和那套細緻樸拙的茶具,心裡疑惑著不解起來,這唯心大師,哪象個清修之人,分明就是個隱居的名門富貴之人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唯心大師沏茶,想了想,笑著說道:

「我還有兩個從人在院子外頭候著,這樣的天氣,怕她們凍著了,能不能請大師讓人給她們找個地方取取暖?」

唯心大師手裡的動作頓了頓,抬起頭,盯著李小暖看了一會兒,伸手取過榻几上的搖鈴,輕輕晃了兩下,一個中年僧人閃身進來,唯心大師頭也不抬的吩咐道:

「將門口的兩人引到門房裡候著。」

中年僧人躬身答應著,退了出去。

李小暖舒了口氣,放鬆下來,閑閑的看著唯心大師沏著極其繁雜的茶。

唯心大師沏好了茶,推了一杯給李小暖,自己端起一杯,緩緩品了一口,微微閉著眼睛品了品,露出絲滿意的神情來。

李小暖一邊將杯子放在嘴邊似喝非喝著,一邊看著一臉陶醉的唯心大師,這老頭,倒也有意思。

唯心大師又品了兩口茶,才睜開眼睛,放下杯子,看著李小暖,聲音里彷彿少了些清冷,慢慢的說道:

「你的命相,有些古怪,我竟看不透。」

李小暖呆了呆,放下杯子,抬頭看著唯心大師,唯心大師凝神仔細看著李小暖,擰起了眉頭,

「你與這世間人都不同,我竟看不明白。」

李小暖的心猛然跳了幾下,彷彿要從喉嚨里蹦出來,忙閉著嘴,極力舒緩著心裡的亂跳,笑著說道:

「大師又不是神仙,難不成還想看明白這世間所有事、所有人?這天下,大師看不明白的人,看不明白事,多了去了,豈只我一個」

唯心大師擰著眉頭,輕輕搖了搖頭,

「這天下,我想看明白的,都能看明白,天禧二十六年,我頭一回見到你,你魂魄凝練卻飄搖,時附時離,變幻不定,極是古怪,我想了這些年,也沒想出個究竟來。」

李小暖膽顫心驚著,只覺得有些握不住手裡的杯子,忙放下杯子,努力平穩著心神,強笑著說道:

「大師說的這些,小暖聽的害怕得很。」

唯心大師正要說話,門口傳來兩聲清越的銀鈴聲,唯心大師伸手拿起旁邊的搖鈴,搖了一下就放下了,李小暖正疑惑著,門口崇已經由遠及近,傳來陣起落分明的腳步聲。

門帘掀起,一個穿著深灰斗篷,中等身量,微微有些發福、氣度儒雅的五十歲左右的老人大步進了屋,老人面容和善,精神極好,臉上帶著絲笑意,眼睛亮得彷彿要發出光來。

李小暖忙直起身子,就要下榻,老人掃過李小暖,眼裡閃過絲驚訝,忙哈哈笑著抬手止住了李小暖,

「這位小友,快坐回去快坐回去大師可是最厭這些俗禮咱們入鄉就要隨俗,可不能惹主人不快」

李小暖直著上身,遲疑著看向唯心大師,唯心大師也不看她,轉頭看著剛進來的老人,面容微微和緩下來,輕輕頜首打著招呼,身子動了動,挪到上首坐著,指了指自己剛才坐的位置說道:

「坐」

老人去了斗篷,隨手扔到了旁邊的椅子上,脫了鞋子,盤膝坐到榻上,探頭看著榻上的茶具,抬眼飛快的掃了李小暖一眼,轉頭看著唯心大師,笑容滿面、垂涎欲滴的說道:

「怪不得今天一早就搖了幅好卦出來,果然今天是來對了,竟能喝到大師親手煮的茶,真真是好口福」

唯心大師重又沏了杯茶,推給了老人,老人雙手捧起杯子,眯著眼睛,緩緩喝著一口,極其陶醉的品著,李小暖也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茶,心裡疑惑著嘀咕起來,這樣的茶湯哪裡好喝了?凈是茶葉末末她最討厭這種把茶葉磨成末煮成湯的所謂茶

唯心大師也端起杯子,閉著眼睛,慢慢的品起茶來,李小暖放下杯子,好奇的看著兩人慢條斯理的品著茶,這還真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兩人品好了茶,老人看著唯心大師,笑呵呵的問道:

「手談一局?」

唯心大師嘴角閃過絲笑意,點了點頭,拿起搖鈴搖了兩下,兩個中年僧人進來,輕悄利落的收拾了茶具,擺好了棋盤,老人抓了把棋子在手,猜單雙定了黑白子,唯心大師執白,老人執黑,兩人聚精會神的下起棋來。

這一盤棋,足足下了將近兩個時辰,李小暖極其無聊的坐在旁邊看著,只覺得睏倦一點點湧上來,用帕子掩著嘴,偷偷打著了呵欠。

一局下完,兩人認真的數著目,定了輸贏,老人輸了七八個子,懊惱的大叫著一時不察,要再來一局,唯心大師微笑著只不說話。

李小暖苦惱的掩著嘴打著呵欠,心裡盤算著要趕緊找個話頭,告辭回去。

老人回頭看著李小暖,哈哈笑了起來,轉頭看著唯心大師說道:

「咱們光顧著下棋,可冷落了這位小友了。」

唯心大師轉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你棋藝如何?」

李小暖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我沒學過棋,一點也不懂。」

老人詫異起來,

「小友既是……竟然不會這棋,哈哈,小友年紀尚幼,又是極聰明伶俐的人,就現在學起,亦為時未晚,這棋,也簡單,說到底,不過就是『做活』二字罷了」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老人,笑著說道:

「下這棋如行軍打仗,最是變化多端,複雜難猜,太費心思了些,我可不想學。」

老人呆了呆,抬起頭,看著唯心大師說道:

「這位小友倒也……有趣、有趣」

唯心大師轉頭看著李小暖,沒有說話,老人也轉過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既不愛這棋,小友於這佛法上,必定是精研的?」

李小暖笑了起來,搖了搖頭,

「我不懂棋,更不懂什麼佛法,我是來謝大師的救命之恩的,可不是大師的友人。」

老人愕然的轉頭看著唯心大師,呆怔了片刻,才說出話來,

「救命之恩?」

「救倒說不上,她和我有些緣法罷了。」

唯心大師淡淡的說道,老人轉過頭,仔細打量著李小暖,輕輕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能和大師有緣,真是小友的福氣。」

..

呼總算趕上了,喵的,昨天讓小閑去當美食評委,今天一早又被頭召見,還好還好,沒誤了更新

別的事能誤,這更新的事,哪能耽誤的?親們說是不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