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二章種豆得瓜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我跟姑娘說過沒有?我有個從小帶著我長大的姐姐,姑娘不懂這個,象我們這種人,被人買回來,小的時候,就交給大些的姐姐們帶著,一是當個小丫頭子使喚,二是跟著姐姐們學著侍候人。」李小暖忙點著頭...

第百十二章種豆得瓜

李小暖急忙抬頭看著朝雲,朝雲臉上露出得意之色來,看著李小暖,聲音里透著股跳動的喜悅,

「這處鋪面,當初我替姑娘買的時候,可是揀了個大便宜,不過二百兩銀子原先是家茶樓,生意做的不好,開不下去了,東家家裡又出了些禍事,急著脫手,我去看了幾趟,前面雖說破舊了些,可勝在後頭有個兩進的跨院,寬敞得很,馬行街上雖說不大熱鬧,可離三館和戶部衙門都近,我想著,盤過來開個小飯鋪子,必定是好的,就找了個經紀,跟他說,若他能兩百兩銀子幫我商量下來,我就給他十兩銀子,那經紀還真就商量下來了」

朝雲眉飛色舞的說著,李小暖滿臉笑容的仔細聽她說著話,蘭初微微示意著魏嬤嬤,自己悄悄走到大殿門口,小心的左右張望著。

朝雲頓了頓,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姑娘可別笑我,這兩年,我這話越發多了,我還是從頭起跟姑娘說起吧,那年姑娘給了我三百兩銀子,又託人送我進了這京城,那時我就想著,我若是沒命死了,姑娘這份大恩,就只有來世再報了,只要活著,我就是姑娘的人了,說起來真是託了姑娘的福,進了京城,竟是事事順利。」

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朝雲,她說的不錯,她還話,還真是夠多的朝雲揚著眉梢,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我跟姑娘說過沒有?我有個從小帶著我長大的姐姐,姑娘不懂這個,象我們這種人,被人買回來,小的時候,就交給大些的姐姐們帶著,一是當個小丫頭子使喚,二是跟著姐姐們學著侍候人。」

李小暖忙點著頭,示意自己知道這些,

「說起來也真是我命好,碰到個姐姐,真就象親姐姐一樣疼我十年前,我這姐姐被當時的越州府劉大人買了回去做妾,後來劉大人回了京城,她也就跟著到了京城,我一到京城,就去劉大人家,往後角門上去打聽,可可巧,打聽的那人正是她屋裡的嬤嬤,就這麼著,我就見著了她,唉,她如今也老了,生了位姑娘,長得真是好……」

李小暖抿著嘴笑了起來,朝雲忙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嘴,爽朗的笑了起來,

「我就說,我這話越來越多了」

魏嬤嬤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朝雲忙將話題轉了回來,

「姑娘知道,我進京時沒有路引,姐姐就去求了劉大人,幫我在這京城落了戶,唉,我姐姐是個好人,從跟了劉大人,謹小慎微,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凡事都不計較,雖說如今她老了,劉大人不到她房裡去了,可還是敬著她的,姐姐幫我落了戶,這大事定了,我也就放心了,姑娘給了我那許多銀子,我就在京城裡轉著兜著想找些營生做。

我就想了,我既跟了姑娘,好不容易脫了苦海,要做,也只能做些正經營生轉來兜去,可可巧就看到這個鋪子,二百兩銀子盤了下來,請了廚子,又請了幾個夥計,開了間小飯鋪子,專做那些長隨、衙役,還有那些個辦事的小生意人的生意,托姑娘的福,咱們這停雲堂,從開門到現在,生意一直紅火得不行」

朝雲聲音里透出絲驕傲來,彎下腰,抱起包在包袱里的帳冊子,遞了過來,

「這是這幾年的帳冊子,姑娘看看,姑娘可別小瞧咱們這小飯鋪子,一年下來,可不少掙錢,往後姑娘大了,嫁妝里有間鋪子,手頭就寬裕了,姑娘看看,不過這麼幾年,咱們就存了一千八百七十四兩銀子了」

李小暖心裡驚訝、感動、心酸又喜悅著,一時五味俱全,忙伸手將帳冊子往回推著,

「朝雲姐姐,這是你的,都是你的,我不過就是順手幫了你一把,你這樣……我哪裡過意得去?這鋪子,這銀子,都是姐姐的辛苦錢,我哪裡能要?」

朝雲固執的遞著帳冊子,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連我也是姑娘的從遇到姑娘起,我這日子才算好過起來,我早就打定了主意,這輩子就託庇在姑娘這裡了,若不是姑娘援手,象我這種福薄命賤的人,還不知道流落到什麼境地呢。」

李小暖心酸起來,強笑著說道:

「姐姐厚愛,小暖擔不起,小暖無父無母,也和姐姐一樣,是個福薄命賤的,哪裡……」

「姑娘福澤深厚姑娘這樣的心田,福澤必定深厚」

朝雲急忙說道,魏嬤嬤也忙接過了話頭,

「姑娘可不能這麼說連唯心大師都說過,姑娘命格貴重,福澤深厚的」

李小暖轉過頭,有些無奈的看著魏嬤嬤,朝雲笑著說道:

「反正朝雲是跟定姑娘了」

李小暖轉頭看著朝雲,想了想,慢慢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我就噹噹這個名份上的東主好了,朝雲姐姐,這帳冊子,你收回去吧,給了我,我也看不懂,還有,這鋪子,拆成兩份,姐姐佔五成,我佔五成。」

「姑娘」

「姐姐既說跟了我,自然要聽我吩咐,姐姐若不跟我,那凡事姐姐自己作主就是。」

李小暖攤著手,認真的說道,朝雲笑了起來,只好點頭答應著,取了放在包袱最上面的小匣子,遞了過來,

「這些銀票子,姑娘先收著。」

李小暖笑盈盈的把匣子推了回去,

「我這會兒也不缺銀子用,這些銀子,你拿回去,若還能找到合適的鋪面,合適的生意,就再開幾家鋪子出來,把生意做大了,嗯。」

李小暖彷彿想起了什麼,笑盈盈的看著朝雲問道:

「姐姐成家了沒有?」

朝雲聽了開鋪子做生意的話,眼睛亮著正要說話,被李小暖問得差點轉不過彎來,忙笑著說道:

「不瞞姑娘說,我是不打算嫁人了,前些年……」

朝雲頓住了話,斟酌著說道:

「……那些苦,真是想都不敢想,我如今住在鋪子後頭,天天忙著鋪子的事,覺得這日子過得最是舒心,再不想嫁人、再侍候人去」

李小暖忙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這日子,自己覺得舒心就是最好。」

朝雲連連點著頭,

「可不是,這人哪,自己覺得好,那就是好,象我那個姐姐,如今……」

李小暖用手掩著嘴,低著頭,笑得肩膀聳動著,朝雲醒悟過來,一邊笑一邊說:

「你看看,我這話多的,都沒邊了,姑娘出來多大會兒了?再耽擱,只怕那些丫頭婆子要找過來了。」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朝雲利落的系好了包袱,挎在手臂上,看著李小暖笑著問道:

「我若是想見姑娘,要怎麼遞話到府里去?」

「你就到后角門,跟守門的婆子說找魏嬤嬤就是了。」

李小暖笑著說道,朝雲點了點頭,愛憐的看著李小暖,笑盈盈的曲膝告了退,從觀音殿前門出去了,李小暖看著她走遠了,才笑盈盈的帶著魏嬤嬤和蘭初回去了。

第二天,李小暖直睡到辰初過後,才懶洋洋的起來,由著蘭初和蟬翼侍候著沐浴洗漱了,換了身素凈的衣裙。

吃了早飯,沒多大會兒,空秀方丈就遣了個小沙彌過來,李小暖帶著蘭初和魏嬤嬤,跟著小沙彌,往後山走去。

走了差不多兩刻鐘,參天的古樹林中現有片粉牆青瓦、素凈異常的極大院落來,李小暖詫異的遠遠打量著,這古樹林,這院落,厚重、古樸中透著不經意的傲然和疏離,冷漠的遠離著紅塵蒼生。

李小暖裹了裹斗篷,緩步跟在小沙彌身後,又走了一刻鐘,才到了院落大門前,小沙彌止住腳步,轉過身,雙手合什,微笑著說道:

「這裡就是師叔祖清修之處,李施主請進去吧。」

小沙彌說著,微微轉身,對著蘭初和魏嬤嬤合什說道:

「請兩位施主隨我在外頭等一等。」

李小暖轉過身,看著蘭初和魏嬤嬤,微笑著說道:

「你們和這位小師父在這裡等我一等。」

蘭初和魏嬤嬤曲膝答應著,李小暖轉過身,走上台階,推門進了院子。

院子里打掃的潔凈異常,卻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李小暖站在台階上,左右打量了下,下了台階,沿著院子正中的青石路,往裡面進去了。

又穿過兩處同樣潔凈卻沒有人影的院子,再過了一間穿堂,穿堂后,垂手侍立著一個四十多歲,穿著件雪白的直綴,面容白凈異常的僧人,見李小暖過來,雙手合什,聲音溫和清晰的說道:

「請姑娘跟我進來吧。」

李小暖微笑著點了點頭,跟著中年僧人,沿著抄手游廊,往正屋走去。

到了正屋門口,中年僧人掀起帘子,李小暖小心的跨進了屋裡,有些好奇的轉頭打量著。

屋子極高,五間正房沒有做任何隔斷,顯得軒敞異常,屋裡的簾帷是一色的淡灰色細棉布,老榆木桌、椅、榻、幾、案等擺放的錯落有致,。

屋子正中放著張極大的老榆木几案,上面供著尊紫檀木佛祖坐像,几上沒有擺放香爐等物,只放著幾碟佛手、香掾等素果,淡淡的果香彌滿了屋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