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十一章重逢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能見到姑娘了。」李小暖微笑著看著抹著眼淚,話語有些零亂的朝雲,心裡也跟著酸酸的感慨起來,「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吧?」李小暖溫和的問道,朝雲急忙連連點著頭,微微有些驕傲的笑了起來,...

第百十一章重逢

古蕭凝神想了想,也跟著壓低了聲音答道:

「肯定沒錯,是誠王托的官媒,說是誠王府大管家親自坐鎮,還請了鼓手,敲著鑼打著鼓上門求的親,半個城的人都去看熱鬧了」

李小暖眉頭擰了起來,誠王側妃,是忠意伯家嫡長女,若是忠意伯不在了,誠王出面替小舅子求親,倒也還說得過去,可如今,忠意伯活得好好兒的,誠王這樣強出頭,出面托請官媒求親,又求得這樣大張旗鼓,他想做什麼?

「姚國公家怎麼說的?」

「那倒沒聽說,不過,狄七公子說,誠王那樣的脾氣,又是極要面子的,這樣敲鑼打鼓的上門求親,滿京城只怕也沒哪家敢一口回絕去狄七公子說姚國公又是個謹慎過頭的性子,唉,這事,也不知道恪表哥知道了沒有。」

李小暖哭笑不得起來,抬手點著古蕭,

「你都知道了,他還能不知道?」

古蕭點了點頭,滿眼信賴的說道:

「姚家肯定會回絕誠王的,那個徐盛融,無惡不作,五毒俱全,滿京城誰不知道的?和恪表哥根本沒法比姚家怎麼會把女兒嫁給這樣的人?」

李小暖斜睇著古蕭,半晌才重重的嘆了口氣,耐心的說道:

「古蕭,象你恪表哥家,姚國公家,這娶也好,嫁也罷,多半要看家族的……唉,利益吧,至於嫁給誰對姚家大小姐更好些,是要放到最後才去想的。」

古蕭擰著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暖暖你怎麼能這麼說?那悱…」

「古蕭,我跟你說過多少回了,京城裡頭的這些事,你都要往深里想一想才行,唉,就說如今天天請你到處吃喝玩樂的那些名門世家子弟好了,也是一半看著汝南王府、一半看著景王,單單是因了你這個人,才和你交往的,只怕一個也沒有你就沒看明白?」

古蕭緊緊抿著嘴,滿臉的不服氣,李小暖歪著頭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又重重的嘆了口氣,將話題轉回了誠王求親的事上,耐心的說道:

「誠王這樣替忠意伯家出面托請官媒、又大張旗鼓的求親,姚國公若是敢回絕,那就是當著滿京城的人,駁了誠王的面子,誠王好面子,又是人盡皆知的,回京時若是因為這事發作了姚國公,只怕皇上也得睜隻眼閉隻眼,還得怪姚國公不會做事,再說,姚國公又是個謹慎過頭的性子,他必定是既不敢得罪誠王,又不敢得罪汝南王府和景王府,這會兒,不知道多少為難呢。」

古蕭仔細聽著,凝神想了一會兒,才慢慢點了點頭,

「暖暖你說的對。」

「這事,你再深想想,汝南王府和姚國公家議定了親事這件事兒,誰不知道?誠王必定也是知道的,既然知道,還這樣大張旗鼓的求親,求的偏偏又是姚家大小姐,誠王這是要和誰過不去?要打誰的臉?」

古蕭連連點著頭,

「狄七公子也這麼說,」

李小暖怔了怔,盯著古蕭看了一會兒,才接著說道:

「前一陣子,你恪表哥和景王,打斷了林二公子的腿,折了誠王的面子,這誠王,只怕是用求親這事來找場子的。」

李小暖一邊說著,一邊仔細思量著,神情漸漸凝重起來,除了找場子,只怕還有什麼東西在裡頭,也許……還關著那把天下最貴重的椅子,古蕭看著想得出神的李小暖,正要說話,李小暖轉頭看著他,鄭重的說道:

「古蕭,你聽著,從明天起,你就在家裡閉門讀書,別再出去了,跟誰都別再出去了。」

古蕭呆了呆,看著李小暖,遲疑著說道:

「要是恪表哥過來叫我,那我?」

「你恪表哥一時半會的,只怕沒空兒過來叫你了,你只安心在家讀書,任誰來請你出去,只說身體不舒服全推了去,等會兒我就去找老祖宗,你趕緊回去歇著吧。」

李小暖一邊說著,一邊起身下了榻,蘭初忙叫了玉扣進來,侍候著李小暖穿著衣服,李小暖一邊穿衣服,一邊轉頭看著微微有些緊張起來的古蕭,微笑著安慰道:

「你別多想,也沒什麼事,你恪表哥這親事有了麻煩,他總得忙一陣子不是,你趕緊回去歇著吧,明年春天你不是打算著要下場試試的?這會兒,不趕緊念書,天天的到處應酬,到時候拿什麼考試去?趕緊回去吧。」

古蕭放鬆下來,綻開了笑顏,撓著頭說道:

「暖暖你說的對,我這一陣子,光忙著應酬了,念書這事倒落下了,那我先回去了,暖暖你路上小心,別貪著看景色,吹了涼風。」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吩咐玉扣喊兩個婆子送古蕭回去,眼看著古蕭出了門,才穿了件灰鼠斗篷,蘭初也穿了件厚棉斗篷,叫了幾個婆子,提著燈籠,簇擁著李小暖往明遠堂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李小暖在二門裡上了車,在丫頭婆子、長隨護衛的簇擁下,出了城,往福音寺行去。

午初時分,李小暖一行進了福音寺山門,古府管事早就接在了山門外,引著車隊進了福音寺東邊早就收拾妥當的院落里。

李小暖在院子里下了車,進了正屋,蘭初和魏嬤嬤忙著指揮著丫頭婆子,流水般送上沐盆、帕子,侍候著李小暖洗漱了,又換了身乾淨衣服,外頭已經送了午飯進來。

李小暖吃了飯,又睡了一會兒,才起身,穿了厚棉斗篷,魏嬤嬤和蘭初帶著玉扣等幾個小丫頭侍候著,從院子角門進了福音寺,熟門熟路的往後面方丈室走去。

方丈室門口,空秀方丈已經微笑著,雙手合什迎在了禪房門口。

李小暖緊走幾步,笑盈盈的看著空秀方丈,恭敬的合什見著禮:

「多年不見,方丈可還好?」

「好,多謝李施主記掛,請裡面坐,喝杯清茶吧。」

李小暖合掌微微躬身謝了,跟在空秀方丈進了屋。

屋子裡還是六七年的陳設,只是看著陳舊了許多,李小暖坐到屋子正中的舊蒲團上,轉頭打量著四周,空秀法師緩緩坐下,從旁邊紅泥小爐上拎起已經滾開的水,動作舒緩的泡了茶,推到了李小暖面前,李小暖謝了,慢慢喝著茶,和空秀方丈說著些閑話。

空秀方丈溫和的看著李小暖,微笑著說道:

「唯心師叔說,讓你明天上午去見他,明天辰末,我讓人帶你過去。」

李小暖笑著謝了空秀方丈,略說了幾句話,就起身告辭了。

一行人出了方丈室,李小暖轉頭看著蟬翼吩咐道:

「我想去觀音殿上柱香,再聽會兒經,你和玉扣先回去,讓人在屋裡多燒幾個碳盆,那屋子太冷了,這裡,有蘭初和魏嬤嬤跟著就行了。」

蟬翼和玉扣等曲膝答應著,告退先回去了,

看著幾個小丫頭子走遠了,李小暖轉頭示意著魏嬤嬤,魏嬤嬤會意,轉身往前殿尋找朝雲去了,蘭初陪著李小暖,往觀音殿走去。

觀音殿里已經空無一人,李小暖接過蘭初遞過來的香,跪下磕了幾個頭,將香恭敬的插在了香爐里,退後幾步,微微仰著頭,看著和六七年前一樣慈悲著微笑著俯視著眾生的觀音菩薩。

看了一會兒,李小暖雙手合什,微微低下頭,暗暗祈禱著。

殿門口傳來一陣急促卻節奏明快的腳步聲,李小暖忙睜開眼睛,轉頭往外看去。

魏嬤嬤引著個氣度沉穩,明艷異常的女子進了觀音殿。

朝雲進了大殿,看著已經長高、長大了很多,如空谷幽蘭般站在大殿中間的李小暖,微微有些失神的呆看了半晌,才恍過神來,綻放出滿臉笑容,急走幾步上前,跪倒在地,磕起頭來。

李小暖驚訝的看著跪在地上,重重磕著頭的朝雲,忙示意蘭初扶起來。

蘭初急步上前,扶了朝雲起來,朝雲站起身,抽出帕子抹著眼淚,又是哭又是笑的說道:

「我以為,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福氣見到姑娘,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到姑娘,這些年,我一直託人打聽著姑娘的信兒,沒想到姑娘說進就進了京城,真真是朝雲的福氣從姑娘進京那天起,朝雲就天天守在古府外頭,總算能見到姑娘了。」

李小暖微笑著看著抹著眼淚,話語有些零亂的朝雲,心裡也跟著酸酸的感慨起來,

「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吧?」

李小暖溫和的問道,朝雲急忙連連點著頭,微微有些驕傲的笑了起來,

「好好,都是托姑娘的福,好的不能再好了朝雲急著見姑娘,就是要跟姑娘稟報……可得跟姑娘好好稟報稟報。」

李小暖笑了起來,點了點頭,朝雲取下手臂上挽著的包袱,左右看了看,乾脆半蹲下來,在蒲團上打開包袱,先取了張文書出來,遞給了李小暖,

「姑娘先看看這個。」

李小暖有些莫名其妙的接過文書,打開來,低頭看了看,愕然起來,這是一張房契,上面赫然寫著她李氏小暖的名字

第13天了啊,粉啊賞啊的,這個力量是無窮滴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