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六章內外有別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暖暖你別生氣,我知道了,你放心,你別生氣,你還病著呢。」李小暖一邊咳著,一邊喘著氣,半晌才嘆了口氣,算了,程恪對古家,和對她,不能混在一起,汝南王妃和周夫人是嫡親姐妹,昨天看那樣子,這兩姐妹感情...

第百六章內外有別

李老夫人急忙吩咐婆子去請和古府相熟的閔大夫過來,自己匆匆穿了衣服,扶著竹青,帶著眾丫頭婆子,趕到了松風院。

李小暖手腳冰涼,渾身滾燙著暈睡不醒,李老夫人急急的吩咐小丫頭用湯婆子給李小暖暖著手腳,用涼水濕了帕子搭在李小暖額頭上。

過了一個多時辰,閔大夫被婆子催促著,一路小跑,氣喘吁吁的進了松風院,坐下來喘息了好一會兒,調整平復好呼吸,才伸手搭在李小暖露在外頭的手腕上。

李老夫人端坐在床頭,焦急的等著大夫的診斷。

閔大夫凝神診了將近一刻鐘,才舒了口氣,轉頭看著李老夫人,微笑著說道:

「老夫人不必太過擔心,小姐不過是受了些小風寒,雖說急,倒沒什麼大礙,我開個方子,發散發散,再歇上幾天,也就好了。」

李老夫人鬆了口氣,面容放鬆下來,讓著閔大夫到外間開了藥方,吩咐取了雙倍診金,送閔大夫回去了。

方子上都是家裡日常有備的藥材,婆子很快從葯庫配齊了葯過來,李老夫人直看著李小暖喝了葯,呼吸漸漸平緩下來,才囑咐魏嬤嬤和蘭初好好侍候著,扶著竹青,往明遠堂回去了。

外面,天已經大亮了。

辰末時分,李小暖才從暈睡中醒來時,周夫人、古雲歡和古蕭已經過來看過幾趟了。

蘭初見李小暖醒了,急忙遣了幾個小丫頭子,往各院送信報平安去。

巳末時分,李小暖又喝了遍湯藥,身上的熱稍稍退了下來,人也舒服多了,吩咐蘭初扶著她起來些,半躺在床上。

古蕭掀帘子進來,見李小暖身後墊了幾個大墊子,正清醒著半躺在床上,驚喜起來,

「暖暖,你醒了?好些沒有?我剛和老祖宗說,你總也不醒,要再請個大夫過來診一診才妥當,你醒了就好,把我嚇壞了。」

古蕭側著身子坐到床沿上,關切的看著李小暖說道,李小暖微笑著閉了閉眼睛,聲音沙啞的說道:

「我好了,你別擔心,昨天受了涼,咳,咳。」

李小暖說著,咳了幾聲才接著說道:

「一點小風寒罷了,我再歇幾天就好了。」

古蕭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老祖宗也這麼說,我看你病著就心急的不行,暖暖你不知道,二姐姐早上來看你時,哭的什麼似的,說你這病都怪她,她不該昨天拉著你去那麼冷的水閣里餵魚,更不該光顧著二表姐,把你給帶丟了。」

李小暖笑了起來,咳了幾聲,低聲說道:

「這哪能怪她的?」

「老祖宗說,你這病怪是怪她,不過倒不是因了昨天的事,是因為她天天偷懶不管事,把你身子累垮了,這才病倒的,二姐姐今天吃了早飯就去前頭翡翠廳理事去了,說往後不偷懶了。」

古蕭邊說邊笑著,彎著眼睛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往後你就沒病也經常裝裝病,這樣二姐姐就能勤快多了。」

李小暖心裡暖暖酸酸的笑著,眼淚滴了下來,古蕭呆了呆,李小暖忙笑著說道:

「沒事,你今天要去拜望哪家?那些親朋故舊的,到底拜會完了沒有?」

「差不多了,下午再去趟靖江侯家,大表姐夫前些日子出門了,今天剛回來,晚上恪表哥邀我吃飯,說是要帶我認識幾個名門才子。」

古蕭笑著說道,李小暖眼神微微沉了沉,想了想,抬頭看著古蕭,斟酌著問道:

「那個恪表哥,真的對你好?」

「當然」

古蕭立即肯定的答道,轉頭看著李小暖,疑惑起來,

「暖暖,你怎麼這麼問?恪表哥是我嫡親的表哥,從小就對我極好,汝南王府也一直極照應咱們家,你也是知道的,怎麼能這麼問呢?」

「是我說錯話了,我就是覺得表少爺對你這樣好,真真是難得。」

李小暖忙笑著解釋道,

「沒什麼,你別多想。」

古蕭鬆了口氣,彎著眼睛笑了起來,

「恪表哥不光對我好,對二姐姐、煤苣兀前兒還問我,二姐姐喜歡吃什麼,你最喜歡吃什麼,說是要讓點心房做了,天天送過來呢暖暖你不知道,汝南王府的點心,在京城可是頭一份的二姐姐最喜歡吃他們家的紅豆酥,暖暖你想吃什麼?我和恪表哥說,讓他們家點心房做出來給你吃。」

李小暖抬起頭,鬱悶異常的看著越說越興奮起來的古蕭,咬著嘴唇想了想,板著臉,看著古蕭說道:

「你又犯糊塗了不是二姐姐和我,都是深居內院,沒出閣的姑娘家,連名字都不能讓人知道的你怎麼能這樣把二姐姐和我喜吃這個、愛穿那個,這樣那樣的到處亂說的?二姐姐和我這些閨房私密事,都你這樣亂說出去,是成心要壞了二姐姐和我的名聲嗎?」

古蕭瞠目結舌的看著李小暖,半晌才撓著頭,困惑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你怎麼這麼說?我就是和恪表哥說了,跟外人,連半個字也沒提過,外頭也沒人跟我提過你和二姐姐,我沒有亂說壞了你和二姐姐的名聲。」

「哼,外人?恪表哥可是姓程,不姓古他就是外人這女孩子的閨房私事,連自家兄弟都不好多說的,你竟然和個外姓人喋喋不休再說了」

李小暖話說的多了,有些氣急,咳嗽突然劇烈起來,古蕭滿臉緊張的站起身,從蘭初手裡接過杯子,遞給李小暖,李小暖接過杯子,喝了口熱水,喘了口氣,才接著說道:

「再說,你和他說,他再和別人說,一傳十、十傳百,沒多長時間,這京城就得傳遍了,二姐姐和我,豈不是要被你害死了?」

「暖暖,不會吧?恪表哥知道輕重,不會和別人說的。」

古蕭遲疑著,底氣不足起來,李小暖盯著他,嘆了口氣,閉了閉眼睛問道:

「那你那個周大哥呢?那個景王他知道的,景王是不是都知道?」

古蕭呆住了,聳拉著肩膀,垂下了頭,李小暖伸出手指頭,恨鐵不成鋼的點著古蕭的額頭罵道:

「你這個傻蛋,再這麼傻下去,二姐姐和我,早晚得被你給賣了你還幫人家數錢呢你那嫡嫡親親的恪表哥,可跟你透過半句那姓周的是誰?這是京城,不是上里鎮往後,凡事你都得留個心眼,多聽多看少說,就說話也只能說半句聽到沒有?」

古蕭被李小暖罵得縮了縮脖子,連連點著頭,

「暖暖你別生氣,我知道了,你放心,你別生氣,你還病著呢。」

李小暖一邊咳著,一邊喘著氣,半晌才嘆了口氣,算了,程恪對古家,和對她,不能混在一起,汝南王妃和周夫人是嫡親姐妹,昨天看那樣子,這兩姐妹感情也極好,那個混帳東西,是過於驕橫自大,混帳拔扈了,可認真說起來,倒也不算下三濫,又有汝南王妃在,斷不會因了自己,就對古蕭不利、對古家不利,古蕭和他一處,倒也無礙。

李小暖閉著眼睛往後靠到了墊子上,歇了一會兒,轉頭看著滿眼關切擔憂的看著她的古蕭,臉上露出笑容來,低聲說道:

「我沒事,歇兩天就能好了,你別擔心。」

想了想,又接著說道:

「古蕭,你出去,別的也就算了,就只一樣,千萬別和任何人說起我,人家就是提了,你也不能接一個字,聽到沒有?不管跟誰,關於我,都不能說一個字、接一個字」

古蕭困惑著看著李小暖,想了想,彷彿明白了什麼,笑著說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暖暖,京城沒那麼可怕的,你也小心的太過了。」

李小暖無奈的白了古蕭一眼,想說話,又咽了回去,算了算了,不說了,對於他,這京城,可能真沒那麼可怕,他畢竟是連中三元的狀元之子,連著汝南王府和鎮寧侯府,就是在這京城,也算得上是名門貴子。

他和她,也是一樣的貴賤不同。

李小暖疲憊的閉上了眼睛,古蕭輕輕站起來,彎著腰,憐惜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你累了,我先回去了,晚上還不知道什麼時辰回來,若是晚了,我就不過來看你了,你也別等我。」

李小暖睜開眼睛,微笑著看著他點了點頭,古蕭彎著眼睛笑著,直起身子,轉身出去了。

戌正時分,德福樓寬闊的側門外,程恪和周景然並肩站著,看著小廝半拖半抱著古蕭上了車,十幾個小廝、長隨、護衛簇擁著車子,往古府方向行去。

眼看著一串燈籠轉過街角,看不到了,程恪才陰著臉,和周景然上了一輛車子。

寬大異常的車廂里,周景然歪在大靠墊上,笑眯眯的看著面色陰沉著坐在旁邊的程恪,感嘆著說道:

「這丫頭,每次都有讓人刮目相看處,古蕭是個傻孩子,還太小,往後可不能再這樣灌醉他了。」

「嗯,今天也是急了,這咳嗽,最傷肺經,那些江湖庸醫,只會害人,得讓顧太醫過去看看才行。」

程恪皺著眉頭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