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四章討債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是小暖的大福份了。世子爺身份貴重,文韜武略,談笑間就能定了無數人的生死貴賤,是名動天下的大人物、大英雄,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恃強凌弱,欺侮小暖這樣的孤弱女子,未免失了這大英雄的身份體統,請世子爺...

第百四章討債

程恪伸手撈了她起來,李小暖穩住身子,用力拍開了程恪的手,警惕的盯著他,慢慢往後退了兩步。

程恪抖開摺扇,緩緩搖著,半眯著眼睛,臉上透出絲得意之色來,

「臭丫頭,今天咱們新帳老帳一起算」

李小暖又緩緩退了半步,下意識的裹了裹斗篷,抬頭盯著程恪,心裡飛快的思量著,喊?不行只怕他前後左右都布置下了,哪裡喊得出人來?再說,真喊出人來,她和他,這就是私相授受,她要麼一頭撞死,要麼就只有給他當妾了喵的

得想法子趕緊離開,跑回去他可追不上她別急,不能急……

程恪低頭看著裹著斗篷、眼珠微轉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的李小暖,心裡緊張著警惕起來,收了摺扇,遙點著李小暖訓斥道:

「爺跟你說話呢耳朵聾了?」

李小暖神情漸漸安然下來,看著程恪,聲音平淡和緩的問道:

「算什麼帳?」

程恪手裡的摺扇僵了僵,「哼」了一聲說道:

「老帳、新帳,都要算」

「老帳?表少爺不是親口說過饒了我嗎?不過,表少爺若是想反悔了,也沒什麼,小孩子家說話,隨口說隨手忘,也是常情。」

李小暖帶著些似有似無的笑意,大度的說道,程恪額頭青筋時隱時現,「哼」了一聲,咬牙切齒的說道:

「爺說話當然算數這老帳,爺就饒了你,這筆新帳,咱們得好好算一算」

李小暖轉著身子,環顧著四周,嘆了口氣,攤著手說道:

「這裡又沒荷花,又沒蓮蓬的,這會兒,這裡,沒法算哪,要不,等明年夏天,荷花開了,蓮蓬長出來了,我再過來陪著表少爺好好算一算這帳,你說好不好?」

程恪悶著口氣,看著滿臉認真的李小暖,恨恨的說道:

「爺和你算帳,關荷花蓮蓬什麼事?」

「那爺這帳,要關到哪裡去?」

李小暖奇怪的問道,

「你」

程恪抬手點著李小暖,

「你別跟爺裝傻,你把爺」

程恪猛然咬回了後面的話,悶了片刻,才接著說道:

「爺落水這事,就這帳」

李小暖汪出滿眼笑意來,哼,死要面子活受罪你要面子,那就好辦程恪被李小暖滿眼盈盈的笑意看得心彷彿漏跳了半拍,聲音也低了下去,

「噢……」

李小暖拖著長音,笑盈盈的說道:

「就只落水一件是吧?小暖也是一時不懂事,表少爺貴人大量,可饒處且饒了小暖可好?」

程恪被她笑得心軟起來,正要點頭,突然警惕著恍過神來,搖了搖頭,盯著李小暖看了一會兒,輕輕咳了一聲,聲音溫和下來,

「這算帳的事,咱們先不提,小暖,你聽我說。」

李小暖眼眶微微縮了縮,喵的,小暖是你叫的?!

程恪頓住了話頭,又輕輕咳了幾聲,清了清喉嚨,低頭看著李小暖,斟酌著說道:

「小暖,這世子妃,關著……很多事,我知道你聰明有見識,我說的,你必定能聽得懂,這世子妃,是父親和姑母選定的,不是我不想娶你,你放心,我必定會對你好,姚家大小姐脾氣性格都極溫和,再說有我呢,諒她也不敢對你怎麼樣,你放心,我肯定對你好……」

李小暖被他的話悶得要吐出血來,恨恨的閉了閉眼睛,抬頭看著程恪說道:

「有句話,叫人各有志,世子爺可聽說過?」

李小暖盯著程恪,硬生生咽回了到嘴的譏諷,輕輕舒了口氣,把心底的怒氣往下壓了壓,話說清楚就行了,不能再得罪他

「小暖孤苦貧寒,福薄命賤,自小就有自知之明,從沒生過攀富攀貴的念頭,要嫁,也只願意嫁門當戶對的人家,夫婦相敬相親,粗茶淡飯,平安度日,一家人和和氣氣,就是小暖的大福份了。

世子爺身份貴重,文韜武略,談笑間就能定了無數人的生死貴賤,是名動天下的大人物、大英雄,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恃強凌弱,欺侮小暖這樣的孤弱女子,未免失了這大英雄的身份體統,請世子爺自重」

程恪被李小暖說的臉色紅漲著,張口結舌的呆站著,一時說不出話來,李小暖垂下眼帘,往前走了半步,聲音清冷的說道:

「請世子爺讓開。」

程恪依舊呆站著攔在李小暖面前,李小暖聲音提高了起來,帶出些怒氣來,

「請世子爺讓開」

程恪急忙張開手臂,攔在了李小暖面前,急切的往前走了半步,李小暖警惕著急忙往後退去,程恪低頭看著突然清冷的彷彿冰封起來的李小暖,心裡急惱著不知所措起來,

「你你不能走咱們,還有帳,帳還沒算完呢」

李小暖眯起眼睛盯著程恪,緩緩的說道:

「世子爺說的這帳,不過就是落水一件罷了,今天,就在這裡,我若是把這筆帳還了你,你和我之間,是不是從此往後,再無瓜葛?從此往後,你再不能擾我半分、再不能這樣恃強凌弱,打我的主意?」

程恪緊緊抿著嘴,飛快的思量著,還?這可怎麼還?他摔了一身爛泥這事,還能抹去了不成?

李小暖緊緊盯著程恪看了片刻,接著說道:

「世子爺既然答應了,那好,我李小暖,今天,就在這裡,還了你這筆帳」

程恪愕然中夾著哭笑不得,滿眼無奈的看著挺直著腰背,昂然傲視著他的李小暖,攤著手說道:

「你要怎麼還這個帳去?你還能……」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踢你落水,那今天,我就跳進這湖裡,以落水還你這筆落水的債」

李小暖打斷了程恪的話,指著身後寬闊的湖面,昂然說道,程恪瞪大眼睛盯著李小暖,抬手指著李小暖,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李小暖挑了挑眉梢,看著程恪,悠悠然的接著說道:

「你家這湖比我們家那個,大了十倍有餘,那我也認了,就算我連本帶利,一起還給你」

程恪被李小暖的話堵得心裡升起股怒氣來,盯著昂然直視著他的李小暖,又轉頭看了看顯得清冷異常的湖面,咬著牙冷笑著說道:

「跳下去?哼你可要想清楚了這園子里的人早被爺遣的乾乾淨淨,你跳下去,就是喊破嗓子,也沒人來救你你若不怕死,就跳」

李小暖宛然笑著,慢騰騰的說道:

「死就死了,又能如何?活著,就不能活的下濺」

李小暖一邊說著,一邊往暖閣里退去,程恪驚愕異常的看著李小暖,眼裡閃過絲恐慌來,

「慢著」

程恪急忙叫道,李小暖止住腳步,微笑著看著程恪說道:

「世子爺大人大量,要再免了小暖這新帳么?要從此再不能擾小暖半分、再不能打小暖的主意么?」

「你你……」

程恪臉色紫漲著,指著李小暖,李小暖好整以暇的理了理斗篷,截斷了程恪的話,

「世子爺是精細人,再小的帳也是免不得的不然可就虧了世子爺也別心疼成這樣了,這債,我李小暖還你就是小暖雖是女流,這人做的可是光明磊落」

李小暖說著話,腳下不停,往暖閣里退了進去,程恪的臉色由紫轉青,又蒼白起來,緊跟著李小暖,扎著手,不敢說讓她跳,也不願意說不讓她跳。

李小暖退到九曲橋盡頭,轉過身,義無反顧的往暖閣最東邊那處沒有欄杆的平台奔去。

「別「

程恪驚恐的叫著,縱身躍起,攔在了李小暖面前,李小暖撲在程恪懷裡,雙手用力,猛然把他推開,換了個方向又往湖裡衝去,程恪氣急敗壞的再次躍起,又攔過去,張著手,滿臉驚恐的看著李小暖,連聲說道:

「不要還了,不用還了,免了,都免了,別跳了」

李小暖猛然頓住腳步,喘著氣站住,垂著眼帘,眼底滲出濃濃的笑意來。

李小暖喘了幾口氣,抬頭看了看程恪,垂下眼帘,邊思量著,邊調整著氣息,片刻,抬頭看著程恪,鄭重的說道:

「世子爺是這世間少有的英雄豪傑,一言既出,自然說到做到,斷不會出爾反爾,落到我等女流之下,小暖謝過世子爺,小暖告退」

李小暖微微曲了曲膝,氣度悠然的轉過身,不急不慢的沿著九曲橋,往岸上走去。

程恪獃獃的看著從他面前施施然離開的李小暖,抬著手,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目光緊隨著李小暖悠閑的身影,移不開分毫,直到李小暖轉到花從后,看不見了,才垂下手,用摺扇重重的敲著自己的頭,弄不明白怎麼又成了一團糟

程恪站在暖閣里,呆了半晌,跺了跺腳,沿著九曲橋,急步上了岸,往園子外出去了。

李小暖轉過一處一人多高的花叢,又轉過一處假山,才小心的回頭張望著,這裡看不到人,看不到暖閣,連湖也看不到了,李小暖長長的舒了口氣,腳底酸軟著跌坐在路邊的石凳上,這才發覺,後背的汗水已經浸濕了衣服,順著脊背流進了裙子里,涼風吹過,寒意透心而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