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三章君子報仇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著地火龍呢,冬天的時候,燒起火龍,窗戶大開著都不覺得冷可舒服了還有那裡那裡……」李小暖微笑著聽古雲歡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介紹著,石榴笑了起來,轉頭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我記得表小姐小時候最...

第百三章君子報仇

古雲歡越過周夫人,拉著王妃的胳膊,嬌憨的叫著:

「姨母,雲歡可想你了母親也可想你了」

王妃眼眶裡盈滿了眼淚,伸手撫著古雲歡的面頰,哽咽起來,

「姨母也想你們呢,小雲歡都長這麼大了」

「你看看你,越大越不懂事了,你給姨母見禮了沒有?」

周夫人站在旁邊,溫和的輕聲責備著,古雲歡吐吐舌頭,輕盈的退後半步,飛快的曲了曲膝,王妃一把拉過古雲歡,笑著說道:

「跟姨母,不用講那些虛禮。」

王妃目光越過周夫人,看著落後半步的李老夫人,笑著迎了過去。

李老夫人滿面笑容,就要曲膝見禮,王妃忙緊走半步,伸手扶住了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您是長輩,這是家裡,不講國禮。」

「王妃客氣了,這幾年不見,王妃氣色更好了。」

李老夫人挽著王妃的手,笑著寒喧著,周夫人也跟過來,扶著李老夫人,三人一起往正屋進去了,古雲歡落後幾步,拉著李小暖,跟在後面進了屋。

王妃讓著李老夫人,三人在東廂榻上坐了,旁邊一個身段柔軟、面容俏麗、婦人打扮的女子接過小丫頭托盤裡的茶,先奉了一杯給李老夫人,又奉給王妃一杯,最後一杯,奉給了周夫人,古雲歡貼在李小暖耳邊,低低的介紹道:

「那是許姨娘,原是姨母房裡的丫頭,因為侍候的好,前幾年,姨母讓她生了個小丫頭」

古雲歡聲音里透出濃濃的不屑來,兩人正嘀咕著,小丫頭已經在榻前放了兩隻墨綠色、滿著榴綻百子的墊子來。

古雲歡忙示意著李小暖,兩人上前幾步,一左一右,跪倒在墊子上,給王妃磕頭請著安。

王妃笑著抬了抬手,有丫頭上前扶了兩人起來,王妃仔細打量著李小暖,讚歎起來,

「這就是老夫人的侄孫女兒?果然生得與眾不同,這模樣、這氣度,就是這京城裡也不多見,來,到這裡來,讓我仔細瞧瞧。」

李小暖溫順的微笑著,曲了曲膝,上前半步,站在了王妃面前,王妃伸手拉著李小暖坐到榻沿上,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遍,笑著說道:

「這孩子,越看越可人疼。」

許姨娘陪著滿臉笑容,接過小丫頭手裡的托盤奉了過來,王妃伸手從托盤裡捻起只用蓮子米大小的的珍珠串成的手串,套在了李小暖手上,笑著說道:

「這是姨母給你的,留著玩吧。」

李小暖忙起身,曲膝謝了賞,王妃笑著示意兩人坐到旁邊的扶手椅上,轉頭看著古雲歡說道:

「你原先最喜歡吃紅豆酥,昨天我就吩咐點心房給你準備著了,如今可還喜歡吃這個?」

「喜歡姨母這裡的點心,我樣樣都喜歡吃」

古雲歡連連點著頭,笑著說道,王妃笑了起來,小丫頭們早就托著四五樣各色細點,放到了古雲歡和李小暖身邊的高几上,許姨娘接過小丫頭托盤裡的茶,殷勤的奉了上來,李小暖微微欠身接過杯子,低低的道了謝,許姨娘滿眼笑容的看了眼李小暖,退到了王妃身後侍候著。

時候還早,古雲歡無聊的聽著三個人從多年前起敘著家常,李小暖半垂著眼帘,端坐在椅子上,凝神聽著三人的閑話。

古雲歡在椅子里動了動,端起杯子,無聊的喝了口茶,周夫人正說著前天去鎮寧侯府的事,突然頓住話頭,王妃笑著轉頭看著古雲歡和李小暖吩咐道:

「我們說話,你們也聽不懂,不如讓石榴侍候著你們兩個,去後面園子里逛逛去。」

古雲歡急忙點頭答應著,站了起來,李小暖暗暗嘆著氣,也跟著站起來,果然,一說到雲歡的親事,就得打發她們出去這麼冷的天,逛什麼園子唉

王妃轉頭看著侍立在身後的穿著淡青比甲的俏麗丫頭,笑著吩咐道:

「你叫幾個丫頭婆子,陪她們兩個到後頭園子里逛逛去,好好用心侍候著。」

石榴恭敬的答應著,引著古雲歡和李小暖,從院子後頭的小角門出去,穿過濃密的紫藤花架,往後面園子里逛了過去。

古雲歡興緻高漲起來,拉著李小暖,指著園子里的景緻,仔細的給李小暖介紹著:

「……你看你看,那裡,那個亭子你看到了沒有?那叫溢翠亭,那個那個,那處高閣,叫隨雲閣,裡頭裝著地火龍呢,冬天的時候,燒起火龍,窗戶大開著都不覺得冷可舒服了還有那裡那裡……」

李小暖微笑著聽古雲歡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介紹著,石榴笑了起來,轉頭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我記得表小姐小時候最喜歡我們府里的菊花,這會兒菊花開的正好,要不,我引你們過去瞧瞧去?」

古雲歡眼睛亮了起來,連連點頭答應著,

「唉呀,我怎麼忘記這個了小暖你不知道,那些個珍本菊花,姨母這裡都有咱們趕緊看看去」

說著,拉著李小暖,往前奔去。

李小暖用力拉了拉古雲歡,低聲說道:

「慢慢走,你看看你,當心夫人回去說你。」

古雲歡笑著點著頭,兩人跟著石榴,穿花拂柳,往園子里走去。

後頭不遠,洛川小心翼翼的綴在離她們不遠處,聽到要去看菊花,輕手輕腳的往後退了出去。

李小暖站在染香亭中,轉身看著亭子周圍的菊花,驚艷著感嘆起來,這些菊花,本本珍稀名貴,更難得的是株株養得極好,花兒開得好,植株形態更好,這汝南王府的園藝,比蘭初父親高明的多了。

古雲歡指著菊花,和李小暖說著這叫什麼、那叫什麼,兩人從染香亭出來,沿著花間小徑,一邊欣賞讚嘆著,一邊往前走去,菊叢盡頭,是一片極大的湖,湖裡殘荷已經清理的乾乾淨淨,碧波微微蕩漾著,顯得開闊異常。

李小暖站在湖邊,極目眺望著,感慨著汝南王府的奢侈,這可是內城,二門進來那樣的成片古樹,這園子這樣闊大的湖,一路行來,只看到王妃居住的那個院落,這府里其它人居住的院落在哪裡?

李小暖和古雲歡站在湖邊,微寒的風吹過,兩人都裹了裹斗篷,古雲歡轉頭看著石榴問道:

「你帶了魚食沒有?我想去餵魚玩兒。」

石榴指著湖中的暖閣,笑著說道:

「那閣里就有,正好到閣子里坐著餵魚去。」

古雲歡點了點頭,拉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走,咱們過去餵魚玩兒。」

李小暖看著湖中那座和上里鎮古家極其相似的九曲橋和水中暖閣,遲疑著搖了搖頭,

「我不想去,怪冷的。」

「去吧去吧,一點也不冷,這還沒進十一月呢,你這會兒就嫌冷,那冬天怎麼辦哪?京城的冬天可比上里鎮冷得多了」

古雲歡一邊說著,一邊強拉著李小暖上了九曲橋,曲曲折折著往湖中暖閣走去。

石榴吩咐婆子取了魚食出來,古雲歡探著身子,一把把往湖裡撒著魚食,引得湖裡的魚兒飛快的聚集了過來,跳躍著爭搶著,攪得湖水熱鬧非凡起來。

李小暖也跟著興緻高漲起來,取了包魚食,東撒一把,西撒一把,引得魚兒來回奔波著,在水面上跳上躍下,打得湖水啪啪作響。

遠處,一個婆子匆匆奔了過來,在九曲橋邊停住腳步,招手叫了個小丫頭過去,俯在她耳邊嘰咕了幾句,小丫頭連連點頭答應著,奔到暖閣中,輕輕拉了拉石榴,把她叫到了岸上,石榴聽婆子說了幾句話,轉頭看了看暖閣中的古雲歡和李小暖,點了點頭,急步離開了。

婆子看了眼暖閣,也跟著離開了。

古雲歡和李小暖還在暖閣里的歡快的喂著魚。

不大會兒,剛才傳話的小丫頭進了暖閣,曲了曲膝,笑著稟報道:

「表小姐,我們家二小姐差了位嬤嬤過來,說是特意過來跟您說幾句話的,人就在湖邊的亭子里了。」

古雲歡忙扔了手裡的魚食,接過旁邊小丫頭遞過來的濕帕子,擦了擦手,轉過頭,看著李小暖正要說話,傳話的小丫頭笑著說道:

「那嬤嬤說,二小姐吩咐了,是和表小姐說話」

小丫頭重重的咬著最後幾個字,古雲歡怔了怔,轉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二表姐還沒見過你呢,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

李小暖笑著說道:

「我到岸上等你去,這暖閣里怪冷的。」

小丫頭讓過古雲歡,隔在中間,跟在古雲歡後頭,往岸邊走去,古雲歡腳步輕快的上了岸,李小暖正要往岸上去,小丫頭伸出手,攔著李小暖,恭敬的說道:

「李小姐就在這裡等等吧,嬤嬤就在前面不遠呢。」

李小暖微笑著頓住腳步,往後退了兩步,左右掃了一眼,心裡突然恐慌起來,這周圍,除了她和面前的這個小丫頭,竟一個人也沒有了

就在她恐慌間,前面的小丫頭竟然小跑著,徑直離開了。

李小暖急忙拎起裙子,跟在小丫頭後面,往岸上奔了過去,剛跑了兩步,就一頭撞進了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程恪懷裡,踉蹌著往後跌去。

.

總算調整過來了撒花

感謝各位親們的粉紅和打賞,都是小閑的動力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