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百一章美人來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歡喜歡,可拿不出什麼貴重東西來」說著,從手上褪了串顏色斑駁的青金石手串來,塞到了李小暖手裡,笑盈盈的接著說道:「也就是這手串了,表小姐別嫌棄才好。」李小暖恭敬的雙手捧過手串,柔順的笑...

第百一章美人來了

鎮寧侯府和古家只隔了兩條街,也就是片刻功夫,一行幾輛車就進到了鎮寧侯府,古蕭在大門裡下了車,被鎮寧侯山幼牛往外書房去了。

李老夫人等人的車輛繼續往裡走,在二門裡停了下來。

侍琴和蘭初扶了古雲姍和李小暖下了車,古雲歡轉著頭打量著周圍,周夫人已經下了車,正和一個中年婦人握著手,淚眼相望著,古雲歡忙沖了過來,拉著中年婦人興奮的叫道:

「舅母雲歡想死你了」

中年婦人被古雲歡拉得身子來回晃著,眼淚也給晃了回去,忙轉身扶著古雲歡,上下打量著誇讚道:

「唉喲,我們雲歡都長成大姑娘了,可是越來越好看了」

「舅母這幾年一點也沒見老,倒是越來越年青了呢」

古雲歡膩著中年婦人,歡快的說道,中年婦人揚聲笑了起來。

李小暖左右看了看,和竹葉一起,扶著李老夫人下了車,稍後站著,李老夫人看著古雲歡和中年婦人撒著嬌,湧出滿眼笑意來,微微轉頭,和李小暖低聲說道:

「那就是鎮寧侯夫人,後面兩個年青媳婦,穿寶藍襖子的,是大少奶奶,另一個,是二少奶奶,旁邊穿靛青襖的,是二奶奶,穿銀蘭襖的,是三奶奶,其它的,不是丫頭就是姬妾了。」

李小暖凝神聽著李老夫人的介紹,慢慢點了點頭,目光移動著認著人。

鎮寧侯夫人牽著古雲歡,往前走了兩步,笑盈盈的看著李老夫人,恭敬的曲膝行著禮,

「老夫人一路上辛苦了,老夫人進京那天,我就要去看望老夫人的,聽說您路上有些累著了,就沒敢過去擾了您,到今兒才得給老夫人請安。」

緊跟在鎮寧侯夫人身後的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也忙跟著恭敬的曲膝福了下去,二奶奶和三奶奶略曲了曲膝,就笑著直起了身子,眼睛直直的盯著李小暖,放肆的上下打量著。

李老夫人忙上前半步,扶了鎮寧侯夫人起來,笑容滿面的說道:

「夫人客氣了,我是年紀大了,一路上雖說走得慢,也有些受不住,要不然,進京那天就過來看望你和侯爺了。」

兩人謙和的說了幾句客氣話,鎮寧侯夫人轉過頭,滿眼驚訝的看著李小暖問道:

「這就是表小姐?」

「是她,小暖,快給朱夫人見禮。」

李小暖忙微微拎了拎裙子,就要跪下去,朱夫人急忙一把拉住了她,笑著說道:

「這地上臟,要磕頭也得等進了屋才行呢。」

李小暖羞澀的笑著,半垂著眼帘,曲膝行了福禮。

朱夫人扶著李小暖的肩膀,滿眼驚嘆的上下打量了幾遍,才感慨著說道:

「光聽那戲上說,那女孩子長得如何如何好看,我總想著,那都是戲里編出來騙人的,這人,哪能有長得那樣?什麼地方都正正好的,今兒才知道,竟真有長得這麼好看的姑娘我是移不開眼睛了」

李小暖被朱夫人說得一下子笑出了聲,朱夫人只覺得眼前如百花綻放般絢麗起來,一時竟有些失神,輕輕嘆息道:

「怪不得都說佳人傾城」

古雲歡嘟著嘴,上前推著朱夫人,

「舅母偏心只誇了我一句好看,卻誇了小暖這麼多句」

周夫人和李老夫人失笑起來,朱夫人被她說得又揚聲笑了起來,憐愛的拍了拍古雲歡的肩膀,笑著說道:

「好好好,都是舅母的不是,走,咱們進屋去,等會兒舅母喝著茶,潤著喉,好好兒的把你誇上百八十句的」

古雲歡重重的點著頭,滿面笑容的說道:

「舅母說話算數噢,那我扶舅母趕緊進去吧」

眾人鬨笑起來,古雲歡扶著朱夫人,李小暖挽著李老夫人,兩人相讓著,一起往正院進去了,大少奶奶忙上前扶著周夫人,二少奶奶笑容滿面的緊跟了上去。

二奶奶和三奶奶撇了撇嘴,隨即堆著滿臉笑容,也跟著進去了。

一行人進了正屋,分左右落了座,古雲歡輕盈的團團曲了曲膝,就算正式見過了禮,被朱夫人拉著坐到了身邊。

小丫頭在地上放了只半舊錦墊,李小暖恭敬的跪下行了磕首禮,朱夫人忙吩咐扶了李小暖起來,往丫頭捧著的托盤裡瞄了一眼,笑著說道:

「這東西實在配不上表小姐,去,把我妝台上那個乳燕歸林的大楠木匣子拿來。」

李小暖怔了怔,有些不安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笑著看著她,微微垂了垂眼帘,示意她無妨。

片刻功夫,丫頭捧了個大楠木匣子進來,朱夫人打開匣子,從裡面取了支溫潤異常的大牡丹花頭的羊脂玉簪子來,招手叫了李小暖過去,在李小暖頭上比量了下,笑著說道:

「就這個吧」

李小暖有些不安的推辭道:

「這太貴重了,小暖不敢收」

「再貴重也不過是個物件兒,值什麼?拿著,我這裡也沒有更好的東西了,你別嫌棄才好。」

朱夫人爽快的笑著說道,李小暖不再推辭,雙手接過,曲膝謝了朱夫人,小丫頭已經將墊子移到了二奶奶面前,李小暖將簪子遞給蘭初,走到墊子前,跪下給二奶奶行了磕頭禮。

二奶奶恨恨的斜了眼朱夫人,起身扶起李小暖,滿面笑容的說道:

「這樣神仙一樣好看的姑娘,誰見了不是愛得不行?可我是個窮的,也就是空喜歡喜歡,可拿不出什麼貴重東西來」

說著,從手上褪了串顏色斑駁的青金石手串來,塞到了李小暖手裡,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也就是這手串了,表小姐別嫌棄才好。」

李小暖恭敬的雙手捧過手串,柔順的笑著曲膝謝了,遞給蘭初,又給三奶奶磕頭見了禮,三奶奶從手上褪了只金鐲子給了李小暖。

李老夫人、周夫人和朱夫人三個人長篇大論的說著家常,一時到了吃飯時候,大少奶奶指揮著丫頭婆子在花廳里擺開桌案,飯畢,二奶奶和三奶奶找了借口,告退出去了,朱夫人隨意的揮了揮手,眼皮也不抬的打發了兩人出去。

李小暖安靜的坐在旁邊,凝神聽三人說著鎮寧侯府、古家、和京城的陳年舊事,古雲歡有些坐不住了,伸手拉了拉朱夫人,笑著說道:

「舅母,我和小暖去後面園子里看看去,好不好?」

朱夫人撫著額頭笑了起來,

「你看看,我又粗心了不是光顧著說話了,倒忘了你和小暖讓你們在這兒聽我們說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可不得把你們悶死了我讓你二嫂子陪你們去園子里逛逛去。」

二少奶奶笑著答應著,朱夫人想了想,拉著古雲歡低聲交待道:

「要是碰到二房和三房的那幾個丫頭,別跟她們說話。」

古雲歡笑著點頭答應著,

「舅母放心,我才懶得理她們呢」

朱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叫了兩個老成的婆子跟著,吩咐二少奶奶陪著兩人出去了。

三個人在園子里逛了一會兒,有些累了,二少奶奶就陪著兩人到自己院子里歇著,古雲歡和李小暖逗著二少奶奶剛滿周歲的兒子玩了一個多時辰,才起身往正院回去了。

申初時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起身辭了朱夫人,朱夫人引著兩個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送李老夫人等人往二門裡坐車子去。

侯府北邊的套院里,一個青衣青帽的小廝飛奔著進了院子,拐進前院的廂房裡,氣喘吁吁的低聲稟報道:

「出來了出來了」

鎮寧侯府二房長公子、三少爺周建寧正半躺在榻上,嘴裡咬著肉脯,腿架在榻几上,搖來晃去的看著本圖冊,聽了稟報,一下子坐了起來,小廝忙跪倒在地給他穿著鞋,周建寧撇著嘴問道:

「真有那麼好看?」

「回爺,小的是聽奶奶身邊的翠紅姑娘說的,說夫人都看呆了,還說什麼傾國傾城,翠紅說了,比爺那冊子上的美人好看一百倍,一千倍」

「胡說比爺冊子上的美人好看一千倍?那不成仙女下凡了?」

周建寧伸手拍著小廝的頭罵道,小廝躲閃著,嘻笑著說道:

「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就是沒那麼好看,好歹也是個美人兒不是,再說,不還能看看古家二小姐嗎。」

「那倒是,好幾年沒見了,小美人兒該長成大美人了趕緊走」

周建寧精神起來,跳起來,伸手抓了把摺扇,帶著小廝,一溜煙往前院二門處奔去。

兩人沿著抄手游廊,到了離二門不遠的抱廈間后,熟門熟路沿著後面下人走的狹小樓梯,到了抱廈上頭的閣樓里,推開閣樓窗戶,往二門裡探看著。

通往正院的甬路上,朱夫人陪著李老夫人一行人,邊說邊走著,緩緩走了過來。

周建寧瞪大眼睛,看著跟在後頭,和大少奶奶、二少奶奶說著話的古雲歡和李小暖,口水流了出來,

「那個小的,小的,就是那個美人兒?小美人兒不是一百倍,一千倍,是一萬倍,一萬倍」

.

以下不計入收費字:

祝各位親中秋愉快。話說,咱們中國人的節日里,小閑最喜歡的就是中秋和元宵節,一個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其樂融融的吃吃飯、看看月亮,親情無價;一個是處處花千樹,少男少女心情最萌動的時候,那種朦朧的似愛非愛,最美啊

可惜,咱們小暖的安逸日子,一時半會是沒有了啊傷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