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八章要進京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樣」古雲歡臉上露出絲噁心的表情來,李小暖眼睛微微眯了眯,笑容更深了,又抽著鼻子聞了聞,感慨的說道:「這香味真是好聞,又香又甜,二姐姐仔細聞聞,這必定是京城最好的香露,說不定還是宮裡出來的呢...

第九十八章要進京了

程恪猶豫著點了點頭,想了想,又皺起眉頭來,

「別說這上里鎮,就是這兩浙路,到哪裡找能開導她的人去?」

周景然張了張嘴,想了半天,攤著手說道:

「這就得你自己想法子了,不過,這趟肯定來不及了,明後天,咱們可是無論如何也得啟程回去了。」

程恪擰眉思量了半晌,慢騰騰的說道:

「明天咱們就啟程回去,這事,還是得挪到京城去處置才方便。」

周景然看著程恪,隨即明白過來,輕輕笑了起來,

「這樣也好,前一陣子,吏部傳來的那個信兒,就隨它去。」

「嗯。」

程恪重重點著頭,露出絲笑意來,周景然打了個呵呵,

「那丫頭,就是太小了些,等著她長大這件事,真是能急死人哪」

程恪瞟了他一眼,慢慢晃著搖椅沒再說話。

第二天,兩人就辭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啟程返回京城了。

喜芸班也跟著回去了,前院拆了戲台,總算是消停下來了,古雲歡長長的舒了口氣,可算是走了原來這恪表哥也有讓人煩的時候,還真是頭一回發現

古雲歡和周夫人討了收拾娑羅館的差使,叫了李小暖,一起往娑羅館看著丫頭婆子們收拾東西去了。

兩人一進娑羅館正院,就聞著一股濃郁的香味,李小暖回頭看著蘭初,挑了挑眉梢,露出滿臉幸災樂禍的笑容來,蘭初怔了怔,李小暖瞄了眼徑直往前走著的古雲歡,落後兩步,靠近蘭初,低聲說道:

「湖裡那泥可臭得很」

蘭初恍然明白過來,用帕子捂著嘴,拚命忍著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李小暖收了笑容,若無其事的緊走兩步,跟著古雲歡,沿著抄手游廊,往正院進去了。

古雲歡皺著眉頭,聞著越來越濃郁的香味,轉頭看著李小暖,奇怪的說道:

「這院子里,怎麼撒了這麼多香露?以往好象沒有這樣過埃」

李小暖微微擰著眉頭,抽著鼻子聞了聞,鄭重的點了點頭,

「這香味真是好聞,京城的東西就是好」

古雲歡彷彿想起了什麼,呆怔著想出了神,李小暖留神打量著她,見她想出了神,上前輕輕推著她,笑著說道:

「這院子里都香成這樣,那表少爺還不得香得跟朵***一樣」

古雲歡臉上露出絲噁心的表情來,李小暖眼睛微微眯了眯,笑容更深了,又抽著鼻子聞了聞,感慨的說道:

「這香味真是好聞,又香又甜,二姐姐仔細聞聞,這必定是京城最好的香露,說不定還是宮裡出來的呢,真真是好香」

古雲歡用帕子掩了鼻子,轉頭看著李小暖說道:

「也不知道你那鼻子今天是怎麼了這麼難聞的味兒,你還說好?我可受不得這個味兒,我到外面等著去」

說著,古雲歡甩著帕子,轉身徑直往外走去,李小暖眼睛里溢滿了笑容,也跟在古雲歡身後,往院子外出去了。

兩人閑坐在娑羅院大門門房裡,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看著丫頭婆子收拾好東西,點好收好,一件件仔細的抬進了庫房,上了帳,才轉回來,各自回去歇息了。

晚上,李小暖沐浴洗漱了,輕鬆的歪在東廂榻上,吃著蜜餞,悠閑的看著本書,蘭初安置好值夜的事,掀簾進來,取了針線,坐在榻沿上,做起了針線。

李小暖放下手裡的書,看著蘭初,重重的嘆了口氣,又嘆了口氣,蘭初放下手裡的針線,笑了起來,

「姑娘這又是怎麼了?」

「蘭初,你今年也十七了吧?也要出嫁了氨

蘭初抿嘴笑了起來,大大方方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姑娘不用替**心,我娘從小就給我訂過親,和我家是鄰居,如今也在府里當差,和我爹學著種花草,人能幹肯吃苦,也本份。」

李小暖滿臉意外的挑著眉梢,直起身子,輕輕拍了拍手說道:

「蘭初,我真是喜歡你這份聰明大方」

蘭初抿嘴笑著,垂下了眼帘,李小暖看著她問道:

「成親的日子定下來沒有?」

「嗯,我和他說了,晚兩年成親,讓我再多侍候姑娘兩年,蟬翼她們幾個還小,針線上、規矩上還差著呢,手腳也不夠利落,我想再多帶她們兩年。」

「晚兩年你就十九了,有些晚了,明年吧,明年出嫁,蟬翼她們幾個也不小了,都十二三的人了,也能擔待了。」

「十二三就能擔待的,那是姑娘,象姑娘這樣的,可沒幾個姑娘也別多擔心我,我和家裡都商量好了,過兩年再成親,也不過才十九,在府里,算不得早,可也算不得晚的,就讓我多侍候姑娘兩年吧。」

李小暖想了想,點了點頭,十九歲出嫁,還真是不算晚

日子重又清靜下來,雖還是經常有貢生舉人過來拜訪解元公,可畢竟是零星著,來了說些話也就走了,和前一陣子鑼鼓喧天的日子相比,真是清靜極了。

秋意濃重時,古府收到了汝南王府的信兒,李老夫人看了信,臉色陰鬱了半晌,才把信遞給李小暖,聲音沉悶的吩咐道:

「你也看看。」

李小暖接過信,先飛快的瞄了一遍,又仔細的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再挑著重要處仔細琢磨了一遍,才放下書信,看著李老夫人說道:

「翰林資政楊遠峰明年要出任兩浙路安撫使兼杭州府知州?」

李老夫人緩緩點了點頭,李小暖疑惑的看著李老夫人,遲疑了片刻,才低聲問道:

「楊遠峰是誠王妃嫡親兄長,這和咱們家?」

李老夫人眼神悲傷起來,抬眼看著窗外,半晌,才重重的吐了口氣說道:

「誠王……於咱們家不利,你記著,往後,誠王一系,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李小暖立即點頭答應著,

「我記下了,那咱們現在?」

李老夫人微微閉了閉眼睛,露出絲笑容來,

「老天還是保佑著咱們古家的,可巧今年蕭兒就中了解元,咱們倒不必一定窩在這上里鎮了,他來,咱們走收拾收拾,咱們進京去」

李小暖一時呆住了,怔怔的看著李老夫人,進京?這就要進京?那往後,這樣安閑愜意的日子豈不是就要沒了?進了京,只怕天天都得小心翼翼著,說一個字都得掂量著,聽哪句話都得揉碎了想半天,這日子,多少難過

京城,京城還有那兩個禍害

李小暖眨了眨眼睛,低聲問道:

「咱們什麼時候動身?過了年?」

「傻孩子,既要搬,那就不能拖延,明天就開始收拾東西,派人進京收拾宅院,下個月初就動身吧。」

李小暖獃獃的眨了眨眼睛,眼淚汪了出來,李老夫人愛憐的用帕子給李小暖拭著眼淚,溫和的問道:

「傻孩子,捨不得了是吧?」

李小暖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急忙點著頭,李老夫人也跟著落起了眼淚,

「你這丫頭,別哭了,你看你看,把老祖宗的眼淚也哭出來了老祖宗也捨不得,可有什麼法子,這京城,咱們早晚得去,早去就早去吧,你也見見世面,長長見識去,好孩子,別哭了,再哭,老祖宗這心裡,就酸得撐不住了」

李小暖忙止著眼淚,淚眼汪汪的看著李老夫人,重重的點著頭,

「我知道,京城好,可就是,就是有點捨不得」

李老夫人將李小暖摟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慢慢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唉,你這丫頭,處處都跟老祖宗象,連這份捨不得……唉好了,別捨不得了,捨得就是捨不得凡事都要往好處想。」

「嗯」

李小暖伏在李老夫人懷裡,低低的答應著。

晚上,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商量了,周夫人興奮得臉上微微泛起層紅暈來,回去京城,這是做夢都盼著的事古蕭中了解元,回去京城,明年不說中狀元,就是一個進士出身好了,有汝南王府和鎮寧侯府照應著,還不是前程如錦似花?

就是雲姍,雲姍嫁在了這偏僻鄉下她這心裡哪裡放得下?

李老夫人溫和的看著她,笑著說道:

「明天打發幾個妥當人先進京去收拾收拾宅子,家裡也打點著開始收拾東西吧,這一趟搬過去,再回來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除了那些粗笨傢俱,能帶的都帶上吧,外頭讓亭管家統總管著,裡頭,你帶著雲歡、小暖,就多操些心。」

周夫人急忙點頭答應著,想了想,遲疑著說道:

「母親,咱們這一趟進京,往後離雲姍就裕她如今又懷著孕,我想過去看看她。」

「去吧去吧,多住兩天也成,你也別擔心太過,雲姍是個懂事的,志揚也是個爭氣懂事的孩子,對雲姍多少好,金家上上下下對雲姍也沒個不好的,你且放寬心。」

周夫人忙點頭應承著,

「母親說的極是,那我先打發周嬤嬤過去台州說一聲,後天就啟程過去。」

李老夫人笑著點頭應了,周夫人興奮著搬家,擔憂著雲姍,心神不寧的陪李老夫人又說了幾句話,就告退出去了。

第二更繼續在下午,希望明天能調整過來。

勤勞的小閑啊,自己誇一個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