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七章各有打算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生出什麼事來,還真是不能硬討了來」周景然盯著沉默不言的程恪,心念微微一動,急忙說道:「你不是真打算著三媒六聘的娶她吧?你們府里,我母親,連皇上那裡……唉,我看你還是趁早別做這樣的打算,想也...

第九十七章各有打算

蘭初迷惑的聽著李小暖零亂的話語,凝神想了想,臉上閃過絲明了來,滿眼擔憂的看著李小暖,咬著嘴唇沉默了片刻,低聲說道:

「姑娘也別急,總能想出法子來。」

李小暖抬頭看著蘭初,蘭初擔憂而傷心的看著李小暖,遲疑著說道:

「這事,姑娘和老祖宗……說不說?」

「你說呢?」

李小暖驚訝裡帶著絲欣喜,看著蘭初,低聲商量道,蘭初仔細想了想,輕輕搖著頭建議道:

「姑娘還是別說的好,姑娘想想,二小姐那心思,滿府誰不知道,若是知道……這事……到底二小姐才是嫡親的……姑娘,到底……」

蘭初含糊著說道,李小暖點著頭,

「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你說的極是,二小姐是老祖宗嫡親的孫女兒,老祖宗對我好,可也不能好過二小姐去,這是人之常情,再說,」

李小暖咬著嘴唇頓了頓,蘭初放鬆下來,抬頭看著李小暖,乾脆直直的問道:

「表少爺這樣……對姑娘,可沒半點尊重的意思,若是做妾,姑娘可千萬不能去」

李小暖笑了起來,看著蘭初連連點著頭,

「可不就是想讓我去給他做妾的,哼,我把他踢到湖裡去了。」

蘭初睜大眼睛,半張著嘴,盯著李小暖看了半晌,才拍了拍額頭說道:

「姑娘也真是的……真是的……唉,踢就踢了吧,要是能把那份壞心思踢沒了才好,他那麼大個人,竟然被姑娘踢到了湖裡,也真是……真是……」

「真是夠笨的」

李小暖得意的接過了話頭,蘭初瞄了李小暖一眼,嘆了口氣說道:

「姑娘,你說,若是表少爺真找老祖宗要你去做妾,老祖宗會不會答應他?」

李小暖臉上閃過絲陰影,聳拉著肩膀,沉默了片刻,才低聲說道:

「老祖宗哪能拒絕?那是汝南王世子,是古家最大的靠山,古蕭往後……」

李小暖頓了頓,垂著眼帘,慢慢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老祖宗最多也就是借著年紀小,多留我幾年罷了,你回來前,我就想過這事了,若是這樣,倒不如現在就過去汝南王府的好。」

蘭初呆住了,看著平靜如常的李小暖,有些困惑起來,

「姑娘真要給他做妾去?這做妾的苦,姑娘」

「呸他做夢」

李小暖恨恨的啐了一口,抬頭看著蘭初,想了想,咬著牙說道:

「天下這麼大,哪兒不能去?再不濟,出家先當幾年姑子去不過就是不能連累了古家,總要先到他府里住一陣子,才好再想法子逃出去。」

蘭初驚愕的看著李小暖,半晌才反應過來,

「姑娘真是……這倒也是,姑娘」

蘭初看著李小暖,鄭重的說道:

「姑娘去哪裡,蘭初就跟到哪裡,姑娘若做了姑子,蘭初也做姑子伏侍姑娘去,姑娘有我,還有魏嬤嬤呢」

李小暖眼睛亮亮的看著蘭初,點了點頭,站起來抱了抱蘭初,笑盈盈的說道:

「這會兒看,還不至於到這一步,一時半會的,不會有什麼事,就算真有事,咱們仔細安排著,總會有辦法的」

蘭初被李小暖抱的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聽了李小暖的話,忙點著頭,笑著說道:

「老祖宗總說姑娘是有福氣的人,有福氣的人都能逢凶化吉,遇難成祥」

李小暖笑得彎著腰,連連點著頭,

「咱們就是那事事逢凶化吉,遇難成祥的人」

蘭初嗔怪的看著明顯是在取笑她的李小暖,指著她額頭上的紅腫問道:

「姑娘頭上,怎麼紅了那麼一片?他還打你了?」

「沒有,是我自己跌倒的。」

李小暖抬手撫著額頭的紅腫,悶悶的說道,喵的,算了,他敲腫了她額頭,她踢他入水,一報還一報,扯平了。

程恪頂著滿頭滿臉的污泥,渾僧,強忍著滿身惡臭出了園子,洛川早飛奔出去報了信,南海等幾個小廝慌亂著取了乾淨衣服和一大疊大棉帕子,迎過來侍候著,程恪接過帕子,擦了兩把頭臉,南海急忙幫他脫了沾滿污泥的長衫,遠山拎起件乾淨長衫,正要侍候他穿上,程恪已經被惡臭薰得喘不過氣來,暴躁著叫道:

「換什麼?回去讓人備水」

一邊說著,一邊奔著娑羅館方向,急掠而回,遠山和南海急忙縱身躍起,緊跟著程恪往娑羅館奔去。

周景然接過靜安遞過來的帕子,擦了兩把,噁心得簡直要吐出來,

「這泥,怎麼就臭成這樣?嘔趕緊,趕緊回去洗澡臭死我了」

剩下的幾個小廝緊繃著臉,拚命忍著笑,簇擁著周景然往娑羅館奔去。

兩人回到娑羅館,洗了十幾遍澡,擦了八九遍香露,才算勉強壓住了污泥的臭味,不再噁心欲吐了。

周景然又洗了一遍出來,仔細聞著自己的手、身上和衣服,見沒了異味,才長長的鬆了口氣,伸展著胳膊,靜安侍候他穿了件玉色長衫,周景然才施施然出了凈房。

程恪還在凈房沒有出來,周景然看著屋角高瓶中插著的荷花,挑著眉梢又笑了起來,越想越覺得好笑,直笑得倒在了搖椅上,這丫頭,真是小恪的剋星,這回,竟把小恪逼進了湖裡

靜安奉了茶上來,周景然接過,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笑容滿面的倒在搖椅上,一邊慢慢晃著,一邊等程恪出來。

足足又過了小半個時辰,程恪才皺著眉頭進了屋。

周景然眼睛亮了起來,急忙直起身子,滿臉關切的問道:

「洗乾淨了沒有?」

程恪惱怒的「哼」了一聲,接過靜安奉過來的茶,送到嘴邊,彷彿聞到了什麼噁心味兒,滿臉厭惡的又放下了,

「這茶里怎麼也是一股子爛泥味兒」

周景然跺著腳大笑起來,程恪氣惱的盯著狂笑不已的周景然看了一會兒,乾脆不再理他,轉身走到旁邊的搖椅上坐了下來,沉著臉慢慢晃著。

周景然笑夠了,接過南海遞過來的帕子拭著笑出來的眼淚,指著程恪,輕輕咳著說道:

「你說你,怎麼能被一個小丫頭子給踢到湖裡去了?你的功夫呢?你不是勇冠三軍的么?」

程恪別著頭,看也不看周景然,抖開扇子扇了兩下,頓住扇子,猛的扔了出去,

「這是什麼破扇子我的扇子呢?」

洛川急忙上前稟報道:

「回爺,爺的扇子被水泡了,得重新裱糊了才能用。」

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洛川抬頭看了看程恪,小聲的接著稟報道:

「爺,表小姐有隻鞋子也掉到了水裡,小的也揀回來了,要不要?」

「那臭丫頭的鞋子,給我」

程恪猛然咬回了後面的話,呆了呆,不耐煩的揮揮手說道:

「先放著」

周景然扶著椅子扶手站起來,走到洛川面前,用扇子輕輕敲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吩咐道:

「你記著,那臭丫頭的鞋子,可比你家少爺的扇子重要多了,你可要好好侍候著。」

洛川想笑又不敢笑,緊繃著臉重重的答應著,告退出去了。

周景然晃過去,坐到程恪旁邊的椅子上,笑著問道:

「先前看你和她說的好好兒的,那丫頭笑得跟花兒一樣,怎麼突然就把你踢到湖裡去了。」

程恪咬牙切齒了半天,才悶悶的說道:

「那丫頭說,她們李家有祖訓,男不為奴女不為妾,要我三媒六聘的娶她做世子妃,我沒答應,她就惱了。」

周景然歪著頭看著程恪,似笑非笑著,半晌才慢騰騰的說道:

「真的?」

程恪斜了周景然一眼,沒有答話,周景然搖著扇子,接著說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乾脆找李老夫人直接討了這丫頭去,還是……就這麼算了?」

程恪臉色陰沉下來,沉默著沒有說話,周景然用扇子點了點他,笑著說道:

「我跟你說真的,你要是真打算就這麼算了,這便宜也別讓別人佔了,我去找李老夫人討人去,這丫頭,我是真心喜歡。」

程恪轉頭看著周景然,冷「哼「了一聲說道:

「你就死了這條死吧,這丫頭,誰都不能染指,你也不行」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討人去?」

程恪沉默著沒有說話,周景然挑著眉梢,慢慢的說道:

「看這丫頭這脾氣,若是霸王硬上弓,真保不準生出什麼事來,還真是不能硬討了來」

周景然盯著沉默不言的程恪,心念微微一動,急忙說道:

「你不是真打算著三媒六聘的娶她吧?你們府里,我母親,連皇上那裡……唉,我看你還是趁早別做這樣的打算,想也不用想那丫頭不懂,你得明白。」

程恪重重的拍了拍椅子扶手,煩惱起來,周景然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想了想,低聲建議道:

「這丫頭不懂事,又一直在這鄉下窩著,沒見過什麼世面,才會有這樣非份的想頭,要不,找人教教她?她若是能明白些,知道這汝南王府、知道這世子妃的尊貴,再讓人開導開導她,讓她知道,只要你寵著她,真心疼她,往後讓她生個一男半女的,又能差到哪裡去?這丫頭想明白了,也就順從了。」

可憐程大世子,被人踢了,頂了頭爛泥,還被罵活該捶胸跺足,情何以堪

小暖暗笑,「嘿嘿,跟我斗,不知道我後頭粉絲眾多,咱後頭有人哼書里書外,都是中秋,咱吃月餅去嘍」

感謝各位親的粉票,小閑繼續努力群親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