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六章不長進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吩咐道:「後園,九曲橋邊上有個大假山,知道吧?」蟬翼和玉扣急忙點著頭,李小暖喘著粗氣接著吩咐道:「蘭初暈倒在那裡了,你們去扶她回來,若她醒了,告訴她,姑娘說了,什麼也別說,先回去。還...

第九十六章不長進

李小暖緩緩站了起來,程恪手裡的摺扇頓住了,滿眼警惕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抿著嘴,微微眯著眼睛,盯著站在她面前的程悖

程恪小心的後退了半步,又開始慢慢晃著手裡的摺扇,意態彷彿很悠然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臭丫頭,咱們的帳,得好好算一算」

李小暖盯著小心而警惕的看著她的程恪,微微垂下眼帘,目光從程恪臉上,緩緩移到了程恪腳下的木棧道上,算帳?他要算哪筆帳?他喵個貓的,不過就是踢了他一腳,這點子事,一個大男人,竟然記到了現在還要算帳?

什麼東西

算了,算了,大人不計小人過,低低頭算了,這種禍害,能少惹還是少惹的好。

李小暖態度恭謹的微微曲膝蹲下身子,恭敬溫婉的說道:

「表少爺,寺里的事,是小暖冒犯了,請表少爺念在小暖年幼無知,無人管教的份上,大人大量,饒了小暖這一次。」

程恪呆住了,睜大眼睛看著恭謹異常的賠著禮的李小暖,心裡放鬆著喜悅起來,綻放出滿臉笑容,李小暖眼風掃過笑容滿面的程恪,暗暗鬆了口氣,程恪輕輕搖著摺扇,聲音喜悅著輕佻起來:

「爺就饒你這一回,不……」

「多謝表少爺,表少爺真是氣度宏大,高人雅量,小暖謝過表少爺,小暖告退」

李小暖急忙恭敬的接過話頭謝道,邊說著,邊轉身就要奔出去,程恪急忙上前兩步,伸手擋在了李小暖面前,氣急敗壞的叫道:

「爺的話還沒說完呢?誰讓你走的」

李小暖縮著肩膀,膽怯的往後退了半步,程恪用扇子敲著李小暖的頭,生氣的說道:

「爺這帳,還沒算完呢?誰讓你走的?」

李小暖被他的扇子敲得頭骨生疼,急忙往後退了兩步,抬手撫著頭,痛得眼淚汪了出來,滿眼委屈的看著程恪,聲音溫軟的說道:

「你說過饒了我這回。」

程恪看著李小暖被他敲得通紅的額頭,呆了呆,忙收了扇子,伸手就想去撫李小暖額頭上的那片通紅,李小暖嚇得急忙往後退去,程恪的手落了空,尷尬的停在了半空,呆了呆,胡亂揮了兩下手,李小暖小心的看著他,又往後退了兩步,程恪警惕起來,兩步跨到李小暖面前,伸著手臂,把李小暖擋在了懷裡,聲音緩和了下來,

「爺的話還沒說完呢。」

李小暖恨恨的咬著嘴唇,喵的,這禍害倒長進了李小暖微微往後蹭了半步,離程恪遠了些,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想了想,語氣更加和緩了些,

「以前的事,爺不跟你計較,你跟爺回京城吧,往後跟著爺,爺不會委屈了你。」

李小暖眼眶微微縮了縮,心裡大怒起來,喵的,什麼東西李小暖兩隻手緊緊揪著帕子,只恨不得一腳踢飛了眼前的混帳東西

程恪彎下腰,側著臉探看著低垂著頭的李小暖,語氣溫柔著曖昧起來,

「你若願意,晚上我就找李老夫人討了你去,咱們明兒就啟程回去。」

李小暖猛的抬起頭,眼神凌利中帶著絲輕蔑,飛快的掃過程恪,程恪呆了呆,李小暖已經垂下了眼帘,兩隻手緊緊擰著帕子,羞澀而飄忽的低聲問道:

「出嫁不是要有三媒六聘的嗎?」

程恪被那絲轉瞬即逝的凌利和蔑視看得有些心神恍惚,聽著李小暖的聲音里的羞澀和膽怯,面容柔和下來,忙笑著解釋道:

「只有世子妃才有三媒六聘,有爺疼你,還不是什麼都有了,那三媒六聘不要也罷,」

李小暖仰著頭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

「聘則為妻奔為妾,沒有三媒六聘,就是妾,我們李家有祖訓,男不為奴女不為妾。我只能三媒六聘的嫁出去要不,你娶我做世子妃吧」

程恪張了張嘴,卻沒能說出話來,李小暖緩緩往後退了半步,歪著頭看著程恪,眯著眼睛,眼神里彌散出濃濃的嘲弄來,譏笑道:

「表少爺也沒少在我手裡吃虧,都說吃一塹,長一智,你怎麼連一星半點的長進也沒有?還當我是不懂事的三歲小孩子,憑著幾句話就騙得我跟著你私奔了?那你也得長得好看些才行氨

程恪愕然看著李小暖,緊接著,額頭上的青筋就跳了出來,李小暖眯著眼睛看著滿臉羞惱的程恪,眼角餘光落到了程恪腳下的木棧道上,腦子裡飛快的算計著,緩緩的轉著身子。

程恪惱怒的盯著李小暖,隨著她的轉身也跟著轉動著,直直的面對著李小暖,抬手指著她,恨恨的說道:

「你個臭丫頭你」

李小暖突然綻放出滿臉笑容,笑顏如花的看著程恪,聲音溫軟甜糯的說道:

「表少爺怎麼這麼大的火氣啊,那要好好降降火氣才好呢」

程恪被李小暖如春花般驟然綻放的笑顏笑得頭暈目眩起來,只覺得眼前心中,只有這一朵絢麗綻放著的解語花。

李小暖看著失神呆怔著的程恪,突然摟起裙子,猛然抬腳,狠狠的踢了過去,程恪錯愕著、下意識的往後躲去,他腳下,已經是木棧道的最邊緣,這一退,腳下踩空,往後仰倒著,一頭跌進了湖裡,茂盛的荷葉、荷花、蓮蓬被壓得伏倒一片。

李小暖用力過猛,撲倒在木棧道上,一隻鞋也甩到了湖水中,李小暖趴在木棧道上,看著程恪淹沒在水裡,也顧不得鞋子,急忙手腳並用的爬起來,用力拉扯著被勾住的裙子,裙子發出了清脆的破裂聲,李小暖也顧不得許多,急忙拎著裙子往岸邊奔去。

假山後,洛川和青平早已經躍進湖裡,救程恪去了,周景然狂奔到木棧道上,滿臉急切擔憂的看著已經被洛川和青平推著,雙手搭在了木棧道邊上的程恪,程恪氣得兩眼通紅,惡狠狠的盯著遠遠站在岸上探看著的李小暖,李小暖迎著他的目光,揚了揚下巴,沖著他呸了一口,才摟著裙子,飛快的跑走了。

周景然順著程恪的目光,看著得意的揚著下巴呸著程恪的李小暖,又轉頭看著半截身子還拖在水裡,滿臉泥濘,頭上還頂著片粉紅荷花瓣的程恪,指著程恪頭上的荷花瓣,想說話卻暴笑起來,直笑得跌坐在木棧道上,上氣不接下氣。

程恪雙手用力,躍了上來,氣急敗壞的指著周景然叫道:

「閉嘴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哼」

說著,撲過去,將滿手的污泥狠狠的抹了周景然一頭一臉。

李小暖一口氣奔回到松風院,急忙叫了蟬翼和玉扣過來吩咐道:

「後園,九曲橋邊上有個大假山,知道吧?」

蟬翼和玉扣急忙點著頭,李小暖喘著粗氣接著吩咐道:

「蘭初暈倒在那裡了,你們去扶她回來,若她醒了,告訴她,姑娘說了,什麼也別說,先回去。還有,千萬小心,最好別讓人看到了,若有人問,就說蘭初不舒服,旁的一句也別多說,有什麼事都等回來再說」

蟬翼和玉扣連聲答應著,急忙衝出去接蘭初去了。

不大會兒,蟬翼和玉扣拖著面色蒼白的蘭初進了院子,李小暖心神不寧的站在正屋紗窗前往外看著,見三人進來,急忙迎了出來。

蟬翼了玉扣扶著蘭初進了屋,坐到扶手椅上,李小暖關切的看著蘭初,緊張的低聲問道:

「蘭初,你沒事吧?頭痛不痛?暈不暈?哪兒不舒服?」

「我沒事,就是脖子有點痛。」

蘭初喘了口氣,低聲說道,李小暖忙探過頭去,仔細的看著蘭初脖子上的一道紅腫,恨恨的跺了跺腳。

蘭初滿眼緊張的拉著李小暖的衣袖,張了張嘴,又咽了回去,轉頭看著蟬翼著玉扣吩咐道:

「你們兩個去凈房看看,熱水準備好了沒有,姑娘要沐浴,再讓人給我也拎桶水來,我也要洗一洗。」

蟬翼和玉扣猶豫著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揮了揮手,蟬翼和玉扣忙退了出去。

看著兩人出了門,蘭初「呼」的一聲站了起來,一把拉過李小暖,圍著她前後左右看著,一把撈起李小暖劃破的裙子,聲音里已經帶出哭腔來,

「他……欺負你了?這裙子?」

李小暖怔了怔,立即恍然明白過來,笑著將蘭初按到椅子上,低聲說道:

「你別擔心,沒人欺負我,我把他踢到湖裡去了,這裙子,是踢人的時候勾在木頭上,被我自己弄破的。」

李小暖耐心的解釋道,蘭初拎著李小暖的裙子,仔細看了,長長的舒了口氣,拍著胸口說道:

「嚇死我了」

李小暖強笑著看著蘭初,蘭初又呼了幾口氣,才轉頭看著李小暖,疑惑的問道:

「姑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李小暖收了笑容,垂著眼帘坐到榻上,腳尖踢著踏板,沉默了片刻,才低聲說道:

「你也別問,這會兒,我不想說這事,反正,這會兒還沒什麼事,就是發生了,一時半會的,我還想不出什麼法子,反正,也沒壞到極處去,總是有法子的。」

可憐程世子,那麼愛乾淨的一個人,頂了滿頭滿臉的臭污泥,可憐噢。

安慰安慰咱可憐的小恪童鞋吧。

晚些還有一更,下午兩點前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