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五章打算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前,茫然的看著不遠處青翠中點綴著似錦繁花的園子,半晌,才低低的說道:「大哥是嫡長,這些年守邊,功勛卓著……」程恪沉默著沒有說話,只緩緩的搖著手裡的摺扇,周景然突然抬手狠狠的拍打著窗檯,恨恨...

第九十五章打算

「我看了七八天,你不也跟著吃了七八天的葡萄了?我腦筋是死的,那你頭上那個呢?」

程恪也不回頭、也不氣惱,語氣悠然的反問道,周景然打了個呵呵,

「我,呵,啊,那個,我這不是不放心你嘛。」

「你是不放心我?還是……嘿嘿」

程恪曬笑起來,周景然輕輕咳了兩聲,乾脆轉了話題,

「小恪啊,你姑母讓你看了那麼多閨秀,你到底有看中的沒有?看中哪家的姑娘了?你姑母可是一天念叨幾百遍,急得頭髮都要白了氨

程恪轉過頭,盯著周景然看了一會兒,慢騰騰的問道:

「你覺得哪個好?」

周景然把手裡的碟子放到旁邊的几上,用帕子擦了擦手,白了程恪一眼說道:

「又不是我娶親,難不成我覺得哪個好,你就娶哪個?」

程恪搖著扇子沒有說話,周景然面色漸漸沉了下來,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周景然才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小恪,你最知道我,真沒那個心思,我是個懶人,學文不成,學武也不成,就想這麼懶懶散散的做個富貴閑人,一輩子逍遙自在,你別理他們,你想娶哪家的閨秀,就娶哪家,就算退一萬步說,有一天真被逼到不得不爭的份上了,咱們靠本事,也不能拿父母妻兒賭進去不是,你只隨自己心意挑選就是了。」

程恪轉過頭,看著周景然,聲音沉鬱的說道:

「這事,能隨了你心意?隨了我心意去?這兩三年裡頭,生出那麼多的事來,你也不是不明白,別人的想頭咱都不怕、也不在乎,可是……」

程恪頓回了後面的話,周景然從搖椅上站起來,和程恪並肩站在窗前,茫然的看著不遠處青翠中點綴著似錦繁花的園子,半晌,才低低的說道:

「大哥是嫡長,這些年守邊,功勛卓著……」

程恪沉默著沒有說話,只緩緩的搖著手裡的摺扇,周景然突然抬手狠狠的拍打著窗檯,恨恨的說道:

「這皇貴妃,這景王」

程恪收了手裡的摺扇,用摺扇輕輕敲著周景然的手背勸道:

「好了,那窗子可沒惹著你,你不早就想明白了這王位的事嗎,至於姑母,倒用不著你替她操心去,你別讓她替你操心就是了。」

「子憑母貴,母憑子貴,我不好,她又哪能好得了了?」

周景然拍著程恪的扇子,

「別老用你這扇子敲我,你這東西是精鋼的,精鋼的你不嫌重,我這手骨都讓你敲碎了」

程恪笑著收回扇子,看著周景然,嘆了口氣勸道:

「你也別想太多,過一天看一天吧,我小時候,父親就經常教我,凡事預備著,做可以,不做也可以,你生在皇家,又能有什麼法子?還是要凡事預備著,總不會錯,總得留些保命的東西吧。」

周景然頹然起來,手撐著窗檯,垂著頭,長一聲短一聲的嘆起氣來,程恪同情的看著他,笑著勸道:

「算了,你就想開吧,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哪能件件事都能順著自己心思的?」

周景然轉頭看著程恪,突然笑了起來,

「小恪,你還是聽我的,去跟李老夫人要人去,雖說這年紀是太小了些,也沒什麼大礙,要了來,先帶回府慢慢調教著,過幾年再圓房就是了,那丫頭生得太好,再過兩年,更得誘人,誰見了都得生出別樣心思來,她可是個沒半點根基的,你又不能天天在這上里鎮守著,保不準一失手,讓人佔了先,你可就先不如意一回了。」

「萬一那丫頭不肯呢?」

程恪看著周景然,認真的問道,周景然笑了起來,

「你也是對那丫頭太上心了些,這女子嫁人,從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是一,二來,她肯不肯又怎樣?」

周景然聲音拖長著傲然起來,

「這事,由得了她?你寵她,那是她的福份」

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

「我跟你說過,那丫頭是個暴脾氣,一點也不溫婉,是個狠角兒,我是擔心著真開口要了,那丫頭不肯,要死要活的,真一頭碰死了,你能賠我一個活的出來?」

周景然眼睛里亮起了八卦的光芒,興緻高漲起來,

「小恪,你倒是說說,在福音寺,你到底吃了她什麼虧?除了那一回,咱們可都是一塊兒見那丫頭的,這事可不好瞞著哥的,你就跟我說了吧,她到底怎麼你了?這暴脾氣,這狠角兒,可不是隨便說的,趕緊說說,哥幫你掌著眼看看,咱也好商量著怎麼樣早點把那丫頭弄到手……」

程恪額角的青筋又跳了出來,周景然越說越興奮,

「騙你了?那丫頭騙人裝可憐倒有一手,可這和暴啊狠的可扯不上邊,那就是打你了?她打你?這無論如何說不過去,不可能啊,拿刀子捅你了?也不會啊,我問過你那幾個小廝了,再說我記得清楚,你也沒受過傷,沒被人捅過啊,你捅別人倒是有過,在個寺院里,又是在福音寺,一個六歲的小丫頭片子,還能做出什麼事來?唉呀,小恪呀……」

程恪額頭青筋暴跳著,惡狠狠的指著周景然叫道:

「閉嘴你跟個女人一樣嗦」

周景然彷彿沒看到程恪的暴怒,只擰著眉,喋喋不休的纏著程恪,一定要他說說福音寺的事。

園子里,蘭初跟著李小暖,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說著話,悠悠然往湖邊走過來。

程恪探出半個身子,有些興奮的仔細看著出現在園子里的兩人,周景然急忙住了嘴,和程恪擠在一處,探頭往園子看去,兩人屏氣凝神看了一會兒,周景然興奮的笑出了聲,

「是那丫頭,還真讓你等到了唉你等等」

周景然一把拉住正要轉身衝出去的程恪,

「你準備怎麼跟她說?」

程恪怔了怔,遲疑著說道:

「我就問問她,若她肯,這次就討了她帶回去。」

「小恪,你記著,對女人要溫柔,要哄著,你別板著臉,要笑,溫柔的笑,先哄回家,再慢慢做規矩就是了,聽到沒有?」

程恪皺著眉頭,想了想,點了點頭,周景然鬆了口氣,跟在程恪後頭,往樓下奔去。

樓梯口,幾個小廝正坐在門廳里,無聊的說著閑話,見兩人匆匆衝下來,急忙站了起來,程恪也不停步,指著洛川和青平吩咐道:

「你們兩個跟著」

青平緊趕了幾步,衝到前面,洛川緊跟在後面,一行四人,往離書樓最近的角門奔了過去。

一行四人進了角門,借著花園裡的假山、樹木、花草隱著身形,輕手輕腳的,做賊般往湖邊摸了過去。

李小暖和蘭初說著話,一邊指點著湖裡的荷花蓮蓬,一邊沿著湖邊木棧道往前走著,走了一會兒,越過九曲橋,來到一處荷花豐盛處,李小暖仔細看著靠湖邊處的幾枝大蓮蓬,笑著說道:

「就在這裡歇一歇,摘些蓮蓬回去。」

蘭初答應著,李小暖往木棧道邊站了站,伸手去夠一枝大蓮蓬,蘭初忙拉了她回來,

「姑娘就在邊上看著就是,我來摘,這棧道上,連個護欄也沒有,萬一姑娘滑到水裡,蘭初可就是死罪了」

「不過扣些月錢,何至於死罪了?」

李小暖笑著說道,往後站了站,看著蘭初摘蓮蓬,蘭初摘了七八個大蓮蓬,堆到棧道邊的長凳子上,李小暖乾脆坐了下來,挑了枝沉實壓手的蓮蓬出來,掰開來,取出粒蓮子,仔細的去了蓮心和外面一層蓮衣,送到嘴裡,咬了幾下,取了粒蓮子遞給了蘭初,笑著說道:

「這蓮子清甜的很,你嘗嘗。」

蘭初接過來,剝開來送到嘴裡,笑著點著頭,

「今年的蓮子真是好吃,咱們再多采點,回去用銀銚子熬蓮子茶吃,這樣新鮮蓮子熬出來的蓮子茶,味道最好。」

程恪和周景然躲在離李小暖不遠的假山後,看著李小暖笑顏如頭花的挑蓮蓬,一粒粒剝開吃著蓮子,程恪牙酸般嘀咕道:

「真是個貪吃丫頭」

周景然彎下腰悶笑了起來,程恪回過身,瞪了周景然一眼,轉過頭,指著蘭初,做了個打暈的手勢示意著洛川,洛川點了點頭,程恪正要衝過去,周景然一把拉住他,俯到他耳邊,低低的交待道:

「溫柔一定要溫柔」

程恪不耐煩的點著頭,推開周景然,和洛川一左一右,一起縱身躍了出去,兩個起落,就衝到了李小暖和蘭初面前。

李小暖愕然看著衝過來的程恪和洛川,一時傻住了,蘭初尖叫一聲,丟了手裡的蓮蓬,急忙往李小暖身邊撲了過去,洛川落在蘭初身後,抬手一掌,擊在蘭初脖頸間,再往前探了半步,伸手接過往前沖著倒下去的蘭初,扛在肩上,極其利落的縱身退到假山後,將蘭初放到了地上。

李小暖目瞪口呆的看著洛川擊暈了蘭初,又拖走了蘭初,猛的轉過頭,看著已經理好衣服,正搖著摺扇,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的程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