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三章真假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小就愛動刀槍,也沒少跟人打架。」周嬤嬤為難著,低聲說道:「奴婢也是這麼想的,顧嬤嬤不肯再多說,回來前一天,我正在屋子外頭候著,正好碰到鎮寧侯府的汪嬤嬤過來請安,她拉著我說了好一會兒話,聽汪...

第九十三章真假

李小暖若有所思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這樣的好事兒,咱們也就是跟著高興高興罷了。倒是汝南王府,從去年就開始議親了,也不知道這一陣子能不能傳出喜信兒來,汝南王府人丁單薄,爺們一向成親早,小恪今年十八了,就是擱到外頭,也該成親了。」

「那二姐姐……」

李小暖猶豫著問道,李老夫人輕輕嘆了口氣,

「那是個傻孩子,等小恪定了親,也就死了心了,不過是一時的糊塗罷了,唉」

「嗯。」

李小暖低聲答應著,釜底抽薪,這確實是最好的法子,這種青春少年時代的朦朧相思,最經不得時光的流逝。

程恪議親的種種傳聞,通過京城大宅往來的管事,在李老夫人的放縱下,流傳進了古家內宅,古雲歡傷心著一天天沉鬱起來。

李小暖每天拖著她到翠薇廳理著種種瑣事,下午只要閑著,就去菡萏院找著她一處做針線,古雲歡經常滿身陰鬱的發著呆,好象對什麼都沒了興緻。

吃了晚飯,古蕭陪著李小暖慢慢往松風院走去,古雲歡只說不舒服,請了安,飯也沒吃就回去了,李小暖有些發起愁來,總要想點什麼法子,別讓她總這麼陰鬱著才好。

古蕭仔細的看著李小暖,關切的問道:

「暖暖,你眉頭一直皺著,出什麼事了?」

「沒什麼事,就是二姐姐,一直懨懨的,也不知道怎麼勸她才好。」

李小暖聲音低落的嘆著氣說道,古蕭想了想,也跟著嘆起氣來,兩人沉默著走了一段路,李小暖頓住腳步,抬頭看著古蕭問道:

「古蕭,你說,那個,就是你上次文會上聽到的那些,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了恪表哥不是那樣的人」

「那你那個周大哥呢?」

李小暖慢吞吞的問道,古蕭怔了怔,立即斷然答道:

「周大哥肯定也不是他是恪表哥的知交好友肯定不會。」

李小暖撇了撇嘴,一邊慢慢往前走,一邊低聲說道:

「那你說,若是真的,我是說,假如是真的,要是二姐姐知道了,是不是就會厭惡你那個恪表哥了?」

古蕭睜大眼睛,一時呆住了,

「暖暖,那也不能這樣……這樣說恪表哥的」

「是二姐姐重要,還是你那個恪表哥重要?況且,咱們不過就是私底下說說,除了你、我和二姐姐,連第四個人都沒有,有什麼打緊的?再說,他那事,都傳到兩浙路來了,只怕在京城,也是人盡皆知了,也不在乎咱們多說一句、還是少說一句」

古蕭苦惱的撓撓頭,李小暖這話,句句都對,可他總覺得整個兒都不對勁,李小暖踢了踢他的腳,

「難道在你心裡,二姐姐還比不過你一個什麼表哥的?」

「不是」

古蕭急忙搖著頭,遲疑著問道:

「暖暖,你真覺得管用?」

李小暖心虛起來,輕輕咳了一聲說道:

「我就是想著應該管用,到底管用不管用,總得用了才能知道不是?我又不是神仙,能未卜先知的」

「那?」

「那什麼那,就算不管用,也沒傷著你恪表哥一根頭髮絲不是?」

古蕭想了想,點了點頭,

「那,是你說,還是……我?」

「當然是你了,我怎麼說啊?就算是我去說了,也得說是聽你說的不是,二姐姐必定還是要找你問問清楚的,倒不如你直接說的好。」

李小暖認真的說道,古蕭想了想,點了點頭,遲疑著看著李小暖問道:

「要是二姐姐也和咱們一樣,不知道這男風……的事,那本書,可沒法子給二姐姐看去。」

李小暖斜睇著古蕭,古蕭忙跟著解釋道:

「暖暖,那書,能給你看,我的書、我的東西,都能給你看,可那書,真是沒法子給二姐姐看去」

李小暖心裡微微一動,鬆動著軟了下來,低聲說道:

「你先別想那麼多,你只找個機會透給二姐姐聽聽,二姐姐比咱們大著好幾歲呢,不會不懂她若真的不懂,咱們再想下面的法子就是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古蕭想了想,點了點頭,

「暖暖你說的對,也只好這樣了。」

隔了兩天,古蕭總算找了機會,吱吱唔唔著把外頭傳程恪好男風的事,說給了古雲歡。

古雲歡偷偷找奶娘細細打聽了,恍然明白過來,再想到李小暖之前的話,仔仔細細的想了一遍又一遍,信之不疑,心裡糾結著更加難過起來。

夏天臨近,古雲歡既怕又盼著,往年裡,只要程恪在京城,都會過來給周夫人和李老夫人賀壽,今年,是盼他來,還是不盼他來?

也沒用古雲歡糾結多長時候,京城汝南王府就遞了信來,汝南王妃病倒了,送信的管事含糊的說著,彷彿王妃是氣病的,匆匆說了幾句,就告退出去了,周夫人擔憂起來,急忙遣了周嬤嬤去京城請安探望。

過了大半個月,周嬤嬤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細細的和周夫人和李老夫人稟報著: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滿京城都說景王和汝南王世子砸了南風館,把我唬了一跳,就找了王妃身邊的顧嬤嬤打聽了,顧嬤嬤說,世子陪著景王在南風館聽曲兒,也不知怎的,竟和威遠侯家二少爺打了起來,把人家腿給踢斷了,王爺趕緊請了黃太醫過去威遠侯府,又親自過去陪了禮,才算平息了這事。」

李老夫人擰著眉頭,若有所思,周夫人挑著眉梢說道:

「也不過打了一架,也不是什麼大事,姐姐怎麼就氣得病了?小恪從小就愛動刀槍,也沒少跟人打架。」

周嬤嬤為難著,低聲說道:

「奴婢也是這麼想的,顧嬤嬤不肯再多說,回來前一天,我正在屋子外頭候著,正好碰到鎮寧侯府的汪嬤嬤過來請安,她拉著我說了好一會兒話,聽汪嬤嬤說,打架那天,三少爺和五少爺正好也在南風館,說世子爺打架,是為搶一個清小倌,叫什麼千月的,打完架就帶回去了,聽說已經買了宅子,安置在外頭了。」

周夫人目瞪口呆的聽著,急忙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也滿臉驚訝,迷惑起來,

「我怎麼看小恪也不象這麼糊塗的人那景王呢?也是為了那個千月?」

周嬤嬤尷尬的搖著頭,

「回老祖宗話,奴婢就聽到這些。」

李老夫人點了點頭,又問了幾句,揮手斥退了周嬤嬤,周夫人傷心起來,

「母親,這又是怎麼了?汝南王府就這麼一根獨苗……」

周夫人說不下去了,李老夫人憐惜的看著她,想了想,低聲安慰道:

「你也別多想,我看著,這事必定另有原因,小恪不是那樣的糊塗人,他如今和景王形影不離,被潑些髒水,也是難免,再說了,就算是有些個龍陽之好,也不是什麼大事,隨他喜歡就是了,往後不是一樣該娶親娶親,該生子生子,又不妨礙什麼去。」

周夫人用帕子拭著眼淚,點了點頭,

「母親說的是,京城裡,這也成過風的,我六叔,不就養了一院子的孌童,照樣生了一群孩子出來,我只怕這議親上頭……」

李老夫人輕輕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

「大家議親,講究的是門當戶對,有幾個會因了這個,不跟汝南王府議親的?再說了,這姬妾通房是寵,那男寵也一樣不過是個寵,能有什麼不同的?你且放寬心。」

周夫人點著頭,心緒漸漸平靜下來,李老夫人思量了片刻,接著說道:

「雲歡的親事,不能再耽誤了,你先前說想讓她嫁到京城去,我覺得這樣也好,等蕭兒中了舉,咱們總是要搬回京城住著的,往後也能就近照應著些,你也和你嫂子、姐姐說說,讓她們也幫著留心一二,要家裡和睦,人一定要好」

周夫人忙點頭答應著,

「我這就回去寫信,說起來,小恪若真有這樣的毛病,就是他再求上門來,我也不能把雲歡給他當年,六嬸多少委屈,雖說象母親說的那樣,姬妾男寵,都不過是些玩意,可這男寵,總讓人噁心得不行,又最能亂了規矩禮法,我是不能讓雲歡受這樣的罪去」

李老夫人苦笑著點著頭,

「你說的極是,咱們不管別人,咱們家孩子,不能受這樣的委屈去。」

周夫人當天晚上回去,就斟酌著寫了信,託了娘家嫂子和汝南王妃給雲歡留意著合適的人家。

進了七月,一家人緊張起來,古蕭八月初就要到杭州府下場考試,李老夫人命人取出了古蕭父親當年下場用的提籃等物,又仔細挑選著跟從的人。

金志揚也提前幾天,從台州趕了過來,準備陪古蕭到杭州府應試,李老夫人和周夫人都鬆了口氣,放下心來,有陳先生陪著,又有金志揚這樣中了解元的人陪著,再沒有什麼好多擔憂的了。

八月初,算著日子,挑了個吉時,陳先生、金志揚陪著古蕭上了船,往杭州府考試去了。

小閑連著好幾天雙更啦,真不容易啊,親們,投粉啊,打賞啊,鼓勵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