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二章一步到位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盯著李小暖,被李小暖推了一把才恍過神來,臉上通紅,手足無措的倉惶著轉身奔了出去,在平整的青石路突然絆得趔趄了一下,急忙穩住身子,窘迫的不敢回頭,急急的奔走了。李小暖笑得彎了腰,這樣純潔的孩子,也...

第九十二章一步到位

隔了幾天,李小暖一直也沒見古蕭再和她提起這男風之事,有些奇怪起來,找了個機會,悄悄拉了古蕭問道:

「那個什麼男風的,你找到是什麼東西沒有?」

古蕭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渾身不自在著,有些慌亂起來,吱吱唔唔的說道:

「找到了,咳,那個,沒找到,唉,暖暖,你不要再問這個了,這個……那個……」

「什麼這個那個的,你找到了就拿來給我看看。」

李小暖眯著眼睛看著他,看他這樣子,必是已經找到答案了,唉,李老夫人怕分了他的心,把孫嬤嬤安排在梧桐院,只怕是看的太緊了些,到如今還純潔著沒通人事,若是……嗯,這樣也好,這些事,還是不通的好。

古蕭趁著李小暖分神的空兒,就想溜走,李小暖一把拉住他,笑著威脅道:

「你要是不拿來給我看,我就去問老祖宗去」

古蕭跳了起來,連連擺著手說道:

「千萬別去暖暖你不知道」

古蕭猛然頓住,吞下了後面的話,期期艾艾的懇求著李小暖,

「暖暖,那個……你就別看了,也別問了,那不是姑娘家該知道的東西,老祖宗,非打我板子不可,唉,,也得賞我幾戒尺,那個,唉,暖暖,你就別問了說不得的」

「不行,你自己明白了,讓我糊塗著要麼你告訴我,要麼你把書拿來我自己看」

李小暖拉著古蕭的衣袖,固執的說道,古蕭苦惱萬分的看著李小暖,聳拉著肩膀,撓著頭,不願答應,又不敢拒絕,李小暖滿眼揶揄的看著古蕭,彷彿生氣的說道:

「你這是欺負我說了話不算數哼,我去找老祖宗」

說著,李小暖跺著腳,鬆開了古蕭的衣袖,作勢要往瑞萱堂回去,古蕭急了起來,急忙奔過去,伸開雙臂攔在李小暖前面,

「暖暖,你不能去我沒有欺負你,唉,暖暖,那個,你讓我再想想……」

李小暖也不理他,緊繃著臉,用手推開他就要往前走,古蕭急得臉都白了,

「好好好,我去拿,去給你拿書,暖暖,這個什麼男……什麼風的話,跟誰可都不能再提起了可千萬說不得唉,都是不好的話。」

李小暖綻放出滿臉笑容,眼睛亮閃閃的看著古蕭說道:

「嗯,那你快去拿,我在松風院等你,你快去快回。」

古蕭被李小暖笑得頭暈目眩,失神的盯著李小暖,被李小暖推了一把才恍過神來,臉上通紅,手足無措的倉惶著轉身奔了出去,在平整的青石路突然絆得趔趄了一下,急忙穩住身子,窘迫的不敢回頭,急急的奔走了。

李小暖笑得彎了腰,這樣純潔的孩子,也就這個世間才能有了。

過了小半個時辰,古蕭磨磨蹭蹭的進了松風院,紅漲著臉,緊張的從懷裡摸了本書出來,飛快的塞到李小暖手裡,倉惶著說道:

「暖暖,那個,你,那個,你看吧,我走了」

李小暖接過書,認真的說道:

「我先看看,要是看不懂,我再問你」

古蕭臉上更紅了,期期艾艾著,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乾脆扔了句「我得回去了」,逃之夭夭。

李小暖笑得倒在床上,半天喘不過氣來。

李小暖站起來,將書收到枕頭下,沐浴洗漱了出來,半躺到床上,取出書,翻開來,微微怔了怔,這不是她看過的那幾本筆記,哪一本都不是

李小暖急忙從後面翻了幾頁,頓時目瞪口呆,這書,那個,明明就是春/宮圖有字有圖,繪製的精細異常,上面不著絲縷的美女美男,連面部表情都清晰逼真著,每一幅圖旁邊都配著極盡詳細的綺昵描述

李小暖一口口水嗆在喉嚨里,趴在書上猛烈的咳了起來。

小心翼翼著飛快的翻完了這春/宮書,李小暖微微發起怔來,這書里,有男風,也有正常風,完全是一本過於寫實的那個什麼教育讀書,這樣的書,當初她在書樓里上上下下找了大半個月,幾乎翻遍了整個書樓,怎麼就沒看到呢?這古蕭就去了一趟,這麼巧,就找到了這本書?

李小暖盯著書,歪著頭看了半天,她讓古蕭去找書,是覺得古蕭這個年紀,再不知道這樣的事,就有些純潔的過份了,起因是那個流言……

這個府里,她知道這個流言,老祖宗也知道這個流言,那個趙長海,還邀了古蕭一起去玩……李小暖輕輕嘆了口氣,老夫人的魄力,真是令人佩服,這是一步到位啊

一步到位?

李小暖心裡微微一動,心裡隱隱約約有些不自在起來,梧桐院里,可早就備著一步到位的人選了,只要老夫人放放手……也就到位了。

對於古蕭,這不是壞事,男孩子成為男人,是個蛻變,也許古蕭能長大的更快一些。

李小暖垂著眼帘,拎著書慢慢晃了一會兒,冷著臉把書塞到被褥下,躺到床上,裹著被子,數著羊睡下了。

一連幾天,古蕭都躲著李小暖,李小暖也不理他,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

躲了幾天,古蕭才緩過那份羞澀來,吃了晚飯又和李小暖一處往走著。

到了松風院門口,李小暖轉過頭,笑著看著古蕭說道:

「上次那本書,我看完了,你略等等,我進去拿給你。」

古蕭臉色漲紅起來,努力鎮靜著點著頭,李小暖不再看他,轉身進了院子,古蕭抬腳就要跟進去,想了想,頓住了腳步,站在原地猶豫了片刻,還是抬腳進了院子。

李小暖包好了書,出了屋,古蕭已經掀簾進來了。李小暖將書塞到古蕭手裡,笑著說道:

「裡面凈是些妖精打架的事,沒什麼好看的。」

古蕭怔了怔,笑了起來,直直的看著李小暖,半晌也沒說出話來,李小暖有些不自在起來,笑著推著他,

「你不是說有篇文章還沒改好,趕緊回去吧。」

古蕭將書收在懷裡,突然磞出句話來,

「暖暖,我不會欺負你的」

李小暖怔了怔,還沒反應過來,古蕭已經倉惶著急奔了出去。李小暖站在屋子裡,轉了個圈,笑了起來,

「這話好象應該我說才對吧,欺負我,就他?」

李小暖笑著搖著頭,悠悠然進取

陽春三月,萬物都鮮靈靈的招搖生長著,李小暖扦插的月季等花草,也都冒出新芽來,李小暖興緻更濃起來,親自照料著。

京城老宅的大管事連夜趕到上里鎮,周景然大婚的日子已經下了聖諭,就在三月二十九日這一天。

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在庫房裡直挑了一整天,才挑出四五件拿得出手的禮物來,仔細包好,又取了兩萬兩銀子交給周嬤嬤,吩咐她和大管事一起回京,先把準備的禮物讓汝南王妃過過目去,若合適就用,若不合適,就請世子幫著現在京城採買幾件。

古雲歡和李小暖也跟著忙了一天,準備著帶去汝南王府的禮物。

打發走了大管事和周嬤嬤,歇了一天,午後吃了飯,李小暖照例坐在小佛堂旁邊的廂房裡抄著佛經,竹葉輕手輕腳的送了份邸抄進來,笑著說道:

「表小姐,這是剛剛送進來的。」

李小暖忙放下筆,接過邸抄,用銀裁刀挑開漆封,仔細看了起來。

邸抄上關於周景然的諭旨,是封為景王,開府建牙。

李小暖看著那短短的幾行字,發起呆來,這周景然,雖說是皇子中最後一個封王的,可卻是封王時年紀最小的皇子,去年程貴妃晉位皇貴妃,今年周景然直接封了王爵,從去年到現在,周景然已經站到了風口浪尖上,那,周景然有什麼想法沒有?程貴妃呢?汝南王府呢?其它的人呢?還有,皇上呢?

古家和汝南王府,和周景然已經撕扯不開,李小暖憂心忡忡起來,若真是爭鬥起來,可就是動輒生死的事古家,是這中間最無力自保的一家,有什麼法子能置身事外呢?老祖宗是怎麼想的?

李小暖用手支著下頜,發起呆來。

竹葉掀簾進來,笑著招手叫著李小暖,

「表小姐,老祖宗醒了。」

李小暖忙拿著邸抄,急步出了廂房,往東廂進去了。

李老夫人洗漱完畢,端著杯子喝了口茶,看著李小暖拿過來的邸抄,笑著問道:

「有什麼稀罕事兒沒有?」

「稀罕事兒倒沒有,好事兒倒有一件。」

李小暖笑盈盈的答道,

「噢?什麼好事兒?念給我聽聽。」

「四皇子封了景王,三月里就開府建牙了。」

李老夫人笑意濃了起來,溫和的說道:

「皇子們成了親,就得出來開府建牙,自行居住,倒是常理。」

「嗯,可四皇子封的是王爵啊,四個皇子,他可是封王時年紀最小的一個,去年,程貴妃又晉了皇貴妃。」

李小暖看著李老夫人,笑著說道,李老夫人放下杯子,揮手斥退了屋裡侍立著的丫頭婆子,

「你說的極是,連在一處,這也算是好事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