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一章流言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剛開始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又怎麼了,快說」李小暖有些著急起來,古蕭撓著頭,想了想,點著頭說道:「好吧,那天,我、恪表哥、大姐夫,還有周公子去趙學政府上拜會,趙學政說,隔天他府上要辦個文會,想...

第九十一章流言

李老夫人怔了怔,拍著額頭笑了起來,

「是我老糊塗了,就只想著蕭兒,把雲姍那丫頭給忘了,妥當妥當,正該讓志揚也一起過去長長見識去,到底是你這丫頭跟大姐姐親,凡事都想著她趕緊讓人去台州先傳個信去。」

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商量了,遣了周嬤嬤,去台州傳了信。

周嬤嬤帶去了好事兒,也帶了喜信回來,古雲姍剛診出了喜脈,金家正要差人來報喜,周夫人眉梢飛揚著高興起來,這今年才真是順暢了些,一開年,就喜信兒不斷

二月初一,冬末歇完了假,李小暖和古雲歡商量著,安排她到庫房當差去了。

古雲歡和李小暖剛剛收拾妥當娑羅館,程恪一行人就到了上里鎮,周景然照樣形影不離的跟了過來。

古雲歡被李小暖的話挑著,聽說周景然又跟著一起過來,兩人還象以往那樣,同住在娑羅館,滿心古怪著,也說不出什麼,更理不出頭緒來,就是覺得心裡彆扭著極不舒服。

程恪進了古府的當天,金志揚就趕到了上里鎮,住在了離娑羅館最近的清露軒。

歇了一天,四個人帶著眾多小廝長隨護衛,一行幾十輛大車,往杭州府拜會趙學政去了。

幾天後,四人回到古府,程恪和周景然歇了一晚,就急匆匆返回京城了,金志揚又多住了一天,和李老夫人說了大半天的話,才啟程回去了台州。

古蕭悶了兩天,吃了晚飯,從瑞萱堂回來,轉進了松風院,

李小暖吩咐玉板給古蕭泡了杯花茶端過來,笑盈盈的看著他問道:

「我看你從回來就心事忡忡的,出了什麼事了?不是說學政極賞識你嗎?那是文會上出什麼事了?」

「我沒事,不是我的事,唉」

古蕭憂慮著嘆起氣來,滿臉為難的看著李小暖,

「暖暖,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這事,聽大姐夫那意思,好象這事還很嚴重,大姐夫把這事跟老祖宗都說過了,照理說,有老祖宗操心,我也不用再多想這事,可是,恪表哥和周大哥對我那樣好,我總想幫幫他們兩個,可又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幫得上,唉」

古蕭又重重的嘆起氣來,李小暖緊張起來,跳下榻,走到門口,掀起帘子往外看了看,轉身坐到古蕭身邊,焦急的低聲問道:

「你趕緊和我說說,到底出了什麼事了?是那周公子的事?」

「也不全是周公子的事。」

古蕭有些奇怪的看著緊張萬分的李小暖,

「不是出什麼事,唉,是出了事了,那個,暖暖,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

「那你就把這事前前後後說一遍就行,剛開始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又怎麼了,快說」

李小暖有些著急起來,古蕭撓著頭,想了想,點著頭說道:

「好吧,那天,我、恪表哥、大姐夫,還有周公子去趙學政府上拜會,趙學政說,隔天他府上要辦個文會,想讓我們也去,恪表哥就答應了。」

「你們四個去趙府的時候,是就你們四個,還是有其它人在的?」

李小暖打斷了古蕭的話問道,

「就我們四個,沒別的……」

「那你們是怎麼坐的?」

李小暖急忙追問道,古蕭莫名其妙的看著李小暖,

「趙學政自然是坐上首,恪表哥坐了右第一,周大哥說他要挨著恪表哥坐,我就和大姐夫坐到了左邊,大姐夫坐我上首。」

「嗯,那你接著說。」

李小暖擰著眉頭說道,古蕭奇怪的怔了怔,接著說道:

「恪表哥就答應了,第二天,我們四個就去了趙學政府上,我們是從偏門進去的,恪表哥說正門人太多,吵死了,所以從偏門進去的。」

古蕭細細的述說著,

「進了門,周大哥往前面探頭看了看,就說吵死了,不肯去前面,要到後堂歇著去,恪表哥也嫌吵,讓我和大姐夫去前廳會文去,他和周大哥在後堂喝茶等我們。」

「你們從偏門進去,趙學政知道不?出來接你們沒有?」

李小暖追問道,古蕭連連點著頭說道:

「趙學政為人極謙和客氣,早就在偏門迎著我們了,聽恪表哥和周大哥說嫌吵,趙學政就讓趙公子陪著我們去了前廳,他把恪表哥和周大哥引到後堂去了。」

李小暖慢慢點了點頭,看這樣子,這趙學政必定是知道周景然身份的,古蕭看著李小暖,正要說話,李小暖看著他認真的說道:

「古蕭,你記著,趙學政在門口迎著,可不是迎你,他迎的是汝南王世子和那個周公子。」

古蕭忙點著頭應承著,

「我知道,大姐夫也這麼說。」

李小暖微微舒了口氣,示意古蕭繼續往下說,

「趙公子引著我和大姐夫到了前廳,前廳已經有好多人了,大姐夫認識的多一些,我只認識幾個人,然後趙公子就引著我們,說要介紹些世家公子給我和大姐夫認識。」

古蕭頓了頓,看著李小暖問道:

「湖州趙家,就是趙太傅家,我記得好象到我們家求過親?」

李小暖忙點著頭,

「我聽大姐姐說過。」

「趙家也來了兩三個子弟,有個叫趙長琛的,看到大姐夫好象不太高興。」

李小暖抿嘴笑了起來,

「這趙長琛,也真夠小心眼的,幸虧當初老祖宗沒選他」

「我猜就是這樣怪不得大姐夫一點也不和他計較的」

古蕭眉梢飛揚著,拍著手說道,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

「你說的事,就是這事?」

「不是,不是這事,在後頭呢,趙長琛看到我和大姐夫,就不大高興,可他弟弟,好象說是他二叔的兒子,叫趙長海的,拉著我和大姐夫親熱的不行,後來,趙長海又叫了一位姓王的公子過來,說也是剛從京城回來的,我們就站在一處說話兒。」

古蕭眉頭皺眉了起來,聲音鬱悶的接著說道:

「那個王公子,我一點也不喜歡,他臉上竟然敷了粉,說話的聲音讓人說不出來的難受,他和那個趙長海聽我們說是和恪表哥一起來的,就一個勁兒的纏著我們,讓我帶他們去見恪表哥,那個王公子說他和恪表哥是同道中人,必能一見如故,恪表哥怎麼能和他那樣的人是同道中人的?真是胡說八道那個趙長海還凈說些什麼清小倌,紅郎館什麼的,讓我和他們一起去玩,我還沒聽明白,大姐夫就生氣了,氣沖沖的說了句失陪,拉著我就走了。」

李小暖目瞪口呆的看著古蕭,呆了片刻,只悶得簡直要吐出血來,看來,齷齪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山清水秀,玉樹臨風的兩個人

古蕭同情的看著李小暖,

「暖暖,你肯定沒聽懂吧?我也不懂,大姐夫把我拉到個僻靜處,和我說了半天,我還是沒大明白。」

「大姐夫怎麼和你說的?」

李小暖悶悶的問道,

「大姐夫說,那個趙長海和王公子,必是好男風的,聽他們那話意,必定是京城有流言詆毀恪表哥,詆毀他是好男風的,所以,那趙長海和王公子才會那樣說話,大姐夫叮囑我千萬不要在恪表哥和周大哥面前提起這些混帳話,他說他回來和老祖宗稟報這事,讓我別再多想,就當沒聽到就是。」

李小暖呆怔怔的看著古蕭,古蕭滿臉困惑的接著說道:

「暖暖,你聽說過什麼叫男風?也許是南風,到底什麼是好男風?這必定不是好話,我也沒敢去問先生。」

李小暖只悶得胸口痛,她當然知道,她什麼都知道,文字版、漫畫版、卡通版、真人版,通通欣賞過,可就是半個字也說不得

李小暖悶了半晌,才說出話來,

「你都不知道,我怎麼能知道的?既然不能問,你不會自已到書里找去?後面書樓,那麼多的書,這種事,前人筆記里說不定就有記載,你自己找去」

古蕭忙點著頭,笑了起來,

「暖暖你說的對,我怎麼忘記這個了,我這就去找,找到了,我拿過來給你看,這樣,咱們兩個就不糊塗著了。」

李小暖眨了幾個眼睛,看著古蕭,一時說不出話來,呆了片刻,揮了揮手說道:

「那你趕緊去,我這會兒糊塗的頭痛。」

古蕭關切的看著她,身子往前傾了傾,伸手就去摸李小暖的額頭,

「別是病了吧?」

李小暖伸手打開古蕭的手,

「病什麼病,我好好兒的,都是讓你那南風給鬧的你趕緊去吧,找出什麼是南風來,你明白了,我就明白了。」

「嗯,那我現在就去後面書樓找書去,你趕緊躺下歇一歇,天天事情那麼多,肯定累著了。」

古蕭站起來,仔細的看著李小暖,嘮叨著說道,李小暖心裡泛起絲暖意,笑著推著他,

「我沒事,好好兒的,天天閑著,哪有什麼事兒能累著的?這會兒也晚了,再去書樓,說不定又要驚動了老祖宗和夫人,還是明天再去吧,反正也不急這一會兒半會兒的了,慢慢找就是了。」

古蕭鬆了口氣,又彎下腰,仔細看了看李小暖,才直起腰身,和李小暖告了辭,出了院子回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