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九十章喜信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十七八歲,不過一個進士出身,十幾年的功夫,一路做到兩浙路學政,可是個精明人,心裡自然有數。」李小暖仔細聽著李老夫人的話,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我又想的左了,這精明人,要的就是個心裡有數」...

第九十章喜信

古雲姍微微有些傷感起來,李小暖一時不知道如何勸慰才好,這當媳婦的感覺,於她全是聽說而已,古雲姍嘆了口氣,抬頭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我也和老祖宗說了,雲歡那性子,往後嫁人,一定要仔仔細細的挑人才行,到底要嫁個什麼樣的人家,我一時倒也說不上來,可長房長媳之類的,照她那懶散性子,就有些太難為了,不合適,唉,說起來,雲歡今年也十七歲了,也就這一兩年裡頭,就該出嫁了,母親一心想著汝南王府,只怕其它人家,還沒打算過呢。」

古雲姍嘆著氣,李小暖想了想,笑著接過了話頭,

「有老祖宗呢,老祖宗肯定心裡有數。」

古雲姍笑了起來,

「你說的也是,老祖宗是想著雲歡能嫁到京城去,往後,若是古蕭科舉入仕,只怕咱們家還是要搬回京城大宅去住著的,這樣,雲歡就不至於遠離娘家,有什麼事也好照應著。」

李小暖仔細聽著,笑著點了點頭,

「還是老祖宗想得周到。」

「可不是,唉,老祖宗,」

古雲姍聲音低落下來,

「一年比一年見老。」

「老祖宗身子好著呢,大姐姐別多擔心。」

李小暖忙寬解道,古雲姍勉強笑了笑,

「我不過是亂操心罷了,你不用勸我,我走前,梧桐院里換了一批丫頭,這幾個丫頭如今可還安份?」

「很好,沒聽說有什麼事,老祖宗已經遣孫嬤嬤去梧桐院掌著總,還能有什麼事的?」

李小暖聲音輕鬆的說道,古雲姍微微舒了口氣,笑了起來,

「那就好,我就怕那些個丫頭不安份,生出是非來,就惹人厭了。」

古雲姍頓了頓,看著李小暖,斟酌著接著說道:

「咱們府里一向規矩嚴,爺們也沒有京城那些個亂七八糟的規矩,若是在鎮寧侯府,象古蕭這樣十三四歲的少爺房裡,早就放了人進去了母親……」

古雲姍口齒黏連著,含糊著說道:

「有些事,你就留心敲打著古蕭就是,古蕭從小就聽你的話,你說的話,他句句都能放在心上,你也別謹慎太過了,有些話、有些事,該說的要說,該管的就要管。」

李小暖聽著古雲姍話里話外的明示暗示,一時呆住了,古雲姍仔細看著她,微笑起來,

「從你到家裡那天起,我就沒拿你當外人看過,若有什麼事,就打發人遞個信兒給我,你只放心,我必是站在你這一邊的。」

李小暖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應也不是,不應也不是,古雲姍這言外之意,她聽的明明白白,象冬末說的,古蕭和古家,於她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上上之選,古雲姍這話,是她自己的意思,還是老祖宗流露出來的意思?

古雲姍見李小暖垂著眼帘,只不言語,輕輕笑了起來,站起身,轉身進屋取了紫檀木小匣子出來,推到李小暖面前,笑著示意她打開,

「這是我選了樣子,特意給你打的,你看看喜不喜歡。」

李小暖打開匣子,匣子里滿滿的放著鐲子、耳釘、耳墜、戒指等首飾,金燦燦的晃人眼。

「都是赤金的,別怪我俗氣,我就喜歡這赤金的東西」

李小暖從匣子里揀只看著最小的戒指出來,合上匣子推了回去,

「大姐姐,我要這個戒指就夠了,這滿滿一匣子,也太貴重了,我可不能收再說,我哪裡用得著這許多貴重首飾的?大姐姐還是收回去吧。」

古雲姍滿眼笑意的看著李小暖,伸手拿過她手裡的戒指,打開匣子丟了進去,把匣子推到李小暖面前,

「跟大姐姐有什麼好客氣的?說了你也別惱,別說這樣一匣子,就算十匣子,如今在大姐姐手裡也算不得什麼,可你就不一樣了,趕緊拿著,用不著就收好,攢著當嫁妝就是。」

李小暖感激的看著古雲姍謝道:

「大姐姐這樣對我,小暖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古雲姍拍了拍李小暖的手,低聲說道:

「大姐姐倒正經要謝你才對呢,唉,這一兩年,家裡大大小小的事,你費心不少,雲歡,也多虧你……雲歡其實也是個明白人,就是愛胡思亂想,整天悲風傷月的,凈想些沒用的東西你對她好,她都明白著呢雲歡大你整整五歲,她倒跟個小的一樣,你倒象個姐姐」

古雲姍又感慨起來,

「雲歡這個樣子,出了嫁可要好好苦一陣子了也不知道她跟古蕭,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大姐姐也別太心急,二姐姐如今管家理事,也不比大姐姐當年差呢,古蕭過了年才十四歲,還是小了些,去年跟著陳先生在萬松書院讀了一年書,這回來就好象一下子長大了很多,再過一年兩年的,中了舉,再多經歷些事,也就能擔待起來了。」

李小暖笑著開解著古雲姍,古雲姍愛憐的撫著李小暖的臉頰,

「你這丫頭,就是會勸人,有你在家裡,我就放心多了,你自己也多愛惜著自己,母親那裡……母親是個沒心眼的,喜歡不喜歡都在臉上,凡事都不往深處想,有什麼事,你心裡有數就是,哄得她高興也就罷了,若有什麼難為事,就讓人捎信給我,聽到沒有?」

李小暖忙點頭答應著,兩人又說了一會兒閑話,李小暖見古雲姍臉上疲倦濃了起來,忙起身告了辭,把匣子遞給玉扣抱著,回去松風院了。

第二天巳初剛過,金志揚就到了古府,來接古雲姍和硯兒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怕三人趕不及回去台州,也沒敢多留,打發三人趕緊上船回去了。

隔了幾天,京城就傳了信來,錢學政要調回京城禮部任職,皇上新委了趙文治為兩浙路學政,趙文治初六日到吏部領了文書,已經啟程,大約二月初就能到任了。

李老夫人鬆了口氣,放下心來,李小暖急忙在邸抄里翻找起趙文治的履歷文章,

「我記得去年六月的邸抄里有他寫的一個摺子,是說京東東路夏季乾熱,秋天收成必定不好什麼什麼的,好象文字平淡中帶著張力,倒不詭異。」

李老夫人笑著止住了她,

「不用找了,象錢學政那樣的文章性子,普天下也沒幾個,哪能去了一個,又來了個一樣的?這趙文治是唐濟遠的學生,一向和汝南王府交好,是個會為人的。」

李小暖停了手,驚喜起來,

「那豈不是和表少爺是同門師兄弟了?要是」

李小暖頓回了後面的話,吐了吐舌頭,李老夫人含笑看著她,接過了話頭,

「要是讓表少爺托唐濟遠說句話,就好了,是不是?」

李小暖急忙點著頭,李老夫人笑了起來,

「傻丫頭,哪還要這樣興師動眾的?那趙文治家裡富也算是富的,可跟貴字就沾不上邊了,他今年也不過三十七八歲,不過一個進士出身,十幾年的功夫,一路做到兩浙路學政,可是個精明人,心裡自然有數。」

李小暖仔細聽著李老夫人的話,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

「我又想的左了,這精明人,要的就是個心裡有數」

李老夫人滿意的點著頭,

「嗯,咱們如今在這上里鎮,就是世外桃源,若是在京城,凡事就要心裡有數才行,今天哪家的夫人小姐替你擋了一句話,提醒了你一星半點的,你都要心裡有數著,有機會就要投桃報李了才行。」

李小暖忙站起來曲膝答應著,

「小暖記下了。」

李老夫人笑著示意她坐回到榻上,接著說道:

「蕭兒今年秋天就下場考一考去,出了正月,就不讓他再去萬松書院了,留在家裡念書寫文章就是了。」

李小暖笑盈盈的聽著李老夫人的吩咐,古蕭今年秋天中了舉,後年就是禮部春試,李老夫人會不會考試前就帶著古家再搬回京城去?還是等古蕭中了進士后再搬回去?這世外桃源,她可是萬分捨不得,那京城,連一句話都要想著投桃報李,到了那裡,自己又是這樣的身份,豈不得小心翼翼到累死了?

正月底,邸抄上明發了錢學政的調任和新學政的任命,陳先生早早趕回古府,陪著古蕭一起,準備苦讀這大半年。

沒幾天,李老夫人又收到了汝南王府管事帶來的口信,世子要過來古家看望李老夫人和周夫人,順便拜會師兄,為他到任兩浙路學政接風道賀。

李老夫人大喜過望,李小暖也有些感動,這世子,惡劣是惡劣了些,可對古蕭這個小表弟,還算是真心疼愛照顧,隔三岔五的送書送東西不說,這一趟過來拜會,可全是為了古蕭的應試了,所謂的心裡有數。

李小暖想了想,看著李老夫人,遲疑著問道:

「表少爺是一個人去拜會趙學政,還是帶著古蕭一起去的?」

「自然是讓蕭一起去才好。」

李老夫人笑哈哈的說道,

「那,」

李小暖猶豫著說道:

「是不是讓大姐夫也跟著一起去?就怕不妥當。」

下午兩點加更,抱抱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