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十九章小住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p>「孩子大了,咱們可就都老了」李老夫人微微有些傷感的看著古蕭,慢慢的說道,李小暖盯著古蕭看了幾眼,才轉頭看著一天比一天老起來的李老夫人,過了年,李老夫人就五十九歲了,可古蕭,還是個孩子李...

第八十九章小住

李老夫人驚喜起來:

「這孩子,真真是聰明,隔了這麼久,還能記得外祖母」

周夫人忙伸手接過硯兒,高興得在硯兒臉上連連親了幾口,金志揚微微躬了躬身子,笑著說道:

「硯兒一直輕易不讓外人抱的,到了這裡,就一點也不見生份,血脈之親,到底不一樣。」

李老夫人贊同的點著頭,轉頭看著金志揚,溫和的說道:

「可不就是這樣,這血脈相連,斬都斬不斷。」

李小暖躲在屏風后,眼睛盯著咯咯笑著揮舞著兩隻胖手的硯兒,羨慕不已,她最喜歡孩子,可惜努力到三十幾歲,也沒能嫁出去

李老夫人和金志揚說了一會兒話,就打發古蕭陪著他去前院清露軒歇著去了。

見金志揚出了院子,李小暖和古雲歡急忙奔了出來,喜悅萬分的和古雲姍見著禮,古雲姍眼淚汪著,一手拉著李小暖,一手拉著古雲歡,上上下下打量著,半晌才說出話來:

「小暖長高了,象個大姑娘了。」

李小暖笑著不停的點著頭,古雲歡嘟著嘴,

「姐姐也不誇誇我」

「好好好,我們家雲歡越來越漂亮了」

古雲姍失笑起來,忙連聲誇讚著,古雲歡也跟著笑了起來,緊挨著古雲姍擠在榻上坐下,李小暖轉過身,稀罕萬分的看著揮舞著手裡的布偶,流著口水,伊伊呀呀不知道說著什麼的硯兒,又想抱又不敢從周夫人懷裡搶去。

小丫頭們流水般送上來各種各樣的小玩意,吃食,茶水,乾淨帕子……

屋子裡熱鬧著,暖意洋洋。

眾人逗著硯兒,說著話,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多時辰,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光顧著說話了,雲姍坐了一天的船了,早該累了,還有硯兒,也該歇著了。」

周夫人忙笑著點著頭,

「可不是,光顧著說話了,硯兒小,可經不得折騰。」

「我不累。」

古雲姍笑著說道,

「都到家了,還累什麼。」

「你不累,硯兒可累了」

李老夫人溫和的看著她,笑著說道:

「你母親把薔薇院和外頭清露軒都收拾出來了,你想住哪裡就住到哪裡去。」

古雲姍臉上微微紅了紅,聲音低低的說道:

「老祖宗我……就住薔薇院,還是薔薇院住的最習慣。」

李老夫人笑著點著頭,周夫人遲疑了下,笑著問道:

「那姑爺一個人住清露軒?我看,你還是。」

「母親,志揚明天一早就得趕回去,家裡還有一堆的事等著他呢,初六日再過來接我們娘倆兒。」

古雲姍打斷了周夫人的話解釋道,李老夫人笑著吩咐道:

「既是這樣,那你今晚還是住在清露軒的好,明天一早也好起來侍候他收拾了趕回去,等他走了,你再搬進來就是。」

古雲姍想了想,笑著點頭應了。

晚上,古家熱熱鬧鬧的吃了頓團圓飯,古蕭和金志揚敬著周夫人多喝了幾杯酒,把周夫人喝得熏熏然半醉而歸。

第二天一早,古雲姍和古蕭送金志揚上船趕回了台州,兩人說著話,慢慢走著去了瑞萱堂。

李小暖和古雲歡已經到了,正在外間暖閣里喝著蜜水,低聲說著話,見古蕭陪著古雲姍進來,忙起身讓著兩人坐下,李小暖出去叫了小丫頭,吩咐送兩杯蓮子茶進來。

四個人低聲說笑了片刻功夫,周夫人就進了院子,小丫頭進來稟報了,四人忙迎了出去,進了屋沒等坐下,竹葉就掀簾出來,笑盈盈的稟報著:

「老祖宗請夫人、小姐和少爺進去呢。」

周夫人領著眾人進了東廂,請了安,竹青帶著人擺了早飯上來,一家人安靜的吃了早飯,重又回到東廂坐下,小丫頭們上了茶,李老夫人端起杯子喝了幾口,笑著吩咐著古雲歡和李小暖,

「你們大姐姐在家也就住今明兩天,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趕緊拿出來,遲了可就來不及了」

「不如叫個戲班子進來,唱戲給咱們聽」

古蕭眼睛亮了亮,忙搶過了話頭,周夫人微微皺了皺眉頭,古雲姍留神著周夫人,忙笑著說道:

「古蕭還跟個孩子一樣愛熱鬧那戲有什麼好聽,吵也吵死了,我回來,就想和老祖宗、和母親、和大家說說話兒,你還要叫戲班子進來?」

「本來聽聽戲也沒什麼,可硯兒太小,只怕經不得那樣的吵鬧,這戲班子,還真是叫不得。」

李老夫人也笑著駁回了古蕭的提議,古蕭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我倒忘記這個了。」

古雲姍笑吟吟盯著古蕭看了幾眼,才轉頭看著周夫人感嘆著說道:

「古蕭過了年也十四了,我看著他,還覺得他跟個孩子一樣。」

「我也看著他是個孩子呢,一轉眼,都十四了。」

周夫人轉頭看著古蕭,微微感慨起來,

「孩子大了,咱們可就都老了」

李老夫人微微有些傷感的看著古蕭,慢慢的說道,李小暖盯著古蕭看了幾眼,才轉頭看著一天比一天老起來的李老夫人,過了年,李老夫人就五十九歲了,可古蕭,還是個孩子

李小暖心底漫過絲焦躁和悲涼,這古家的新舊交替中,舊的已老邁不堪,新的卻還稚嫩得無力承擔,古蕭,什麼時候才能長大起來?

古雲歡輕輕推了推微微有些出神的李小暖,低聲說道:

「咱們去廚房看看去,剛周嬤嬤說,翠薇廳那邊還有些事急著等吩咐,咱們也得過去看看去,唉,煩死了,小暖,我去廚房,你一個人去翠薇廳,也能快些。」

李小暖白了她一眼,和她一同起身告了退出來,出了院子,李小暖拉著古雲歡固執的說道:

「咱們先一起去翠薇廳,再一起去廚房,大姐姐陪著老祖宗說了話,還得陪夫人說話,一時半會的,也輪不到咱們,你急也沒用。」

古雲歡無奈的嘆著氣,被李小暖拖著,一邊往翠薇廳走,一邊感嘆著:

「你這黏人的脾氣多早晚能改改?真真是讓你給煩死了。」

李小暖也不理會古雲歡的感慨,只拖著她不放。

兩人從翠薇廳出來,又去廚房看了,再回到瑞萱堂,已是午飯時候,一家人吃了飯,李老夫人疲倦著歇了午覺,李小暖照例留在小佛堂抄著經,周夫人帶著眾人告辭出來,古蕭直接去了前院外書房,古雲姍、古雲歡陪著周夫人回到澄心院,侍候著母親歇下來,兩人出了院子,並肩往薔薇院走去。

初四晚上,李小暖剛回到松風院,古雲姍就遣了丫頭過來,請了李小暖過去薔薇院說話。

李小暖忙又穿了斗篷,帶著玉扣往薔薇院趕了過去。

古雲姍正抱著硯兒,來回晃著哄著睡覺,見李小暖進來,忙用眼神示意她先進去東廂,李小暖會意,輕手輕腳的進了東廂,脫了斗篷,坐到榻上喝著茶等著古雲姍。

過了兩刻鐘的功夫,古雲姍才微微有些疲憊的進了東廂,李小暖忙直起身子,虛扶著她坐到榻上。

古雲姍接過小丫頭遞過的茶,一口喝了,才吐了口氣說道:

「硯兒就是睡覺上頭不容易,奶娘拿她一點法子也沒有,天天晚上都得我來哄著才肯睡,真是急死人」

「帶孩子就是辛苦大姐姐真是不容易。」

李小暖微微羨慕著說道,古雲姍斜了她一眼,

「瞧你說的,老氣橫秋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七老八十了呢」

李小暖苦著臉,攤著手笑了起來,古雲姍接過小丫頭重新又泡的茶,又一口喝了半杯,才接著說道:

「唉該老成的不老成,偏偏你這個小丫頭,老成的不得了」

李小暖眨了兩下眼睛,笑看著古雲姍,沒有接話。古雲姍放下杯子,往後歪到靠枕上,把自己放舒服了,才看著李小暖說道:

「雲歡昨兒和我說了半夜的話,唉,這傻丫頭,我今天也問了老祖宗了,汝南王府這世子妃,咱們家只怕是高攀不上的,其實,」

古雲姍頓住話頭,想了想,才接著說道:

「若照我的意思,就是程家有這意思,也不能把雲歡嫁過去,汝南王府這世子妃,哪是那麼好當的?雲歡是個懶散性子,心眼又實,真嫁進去,還不知道如何呢搭了命進去都說不定」

李小暖驚訝的看著古雲姍,古雲姍重重的嘆著氣,傷感的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就說我吧,照理說,在婆家也只能這樣順心了,可這一兩年,還不一樣受了不知道多少委屈去?母親跟婆婆到底兩樣」

古雲姍停住話,眼圈微微紅了紅,李小暖緊張起來,直起上身問道:

「大姐姐在婆家受氣了?」

「不是受氣,哪有人能給我氣受的?就是不一樣在家裡,老祖宗、母親看著咱們,都是孩子,凡事沒有不能擔待的,可嫁到婆家,還有誰把你當孩子看的?哪還有人擔待你的?萬事你都得擔待著別人去,但凡有一絲半點的疏漏不全,就有人說話,唉,有時候苦了累了,還落的全是抱怨,你想想,多少委屈?」

.

非常非常感謝各位親親的粉紅,今天繼續加更,群親個

粉紅,繼續繼續哈

唉,讓小閑淹沒在粉紅的汪洋中吧阿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