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十八章慢慢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小暖沉吟起來,「那就奇怪了,表少爺對周公子,親近得跟一個人一樣,可不象賓主」古雲歡滿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看著半點也沒聽出她言外之意的古雲歡,恍然明白過來,這個年代的大家閨秀,哪裡...

第八十八章慢慢來

李小暖挑著眉梢,有些意外的說道:

「你怎麼沒留意?他都說了,咱們府的蜜餞什麼都好,就是酸了些,若是不喜歡吃,怎麼知道酸了些?」

古雲歡怔了怔,笑著點了點頭,

「那倒也是。」

「這個表少爺,看著人黑黑壯壯的,怎麼凈些跟咱們女子一樣的喜好的?二姐姐你不知道,前一陣子,表少爺不是帶了一箱子書過來給古蕭嗎,」

古雲歡忙點著頭,李小暖抿嘴笑著,滿臉古怪的接著說道:

「我和古蕭借過來看,古蕭就讓連箱子送過來了,結果氨

李小暖屏不住笑了起來,古雲歡急了起來,

「結果怎麼樣?你先別笑,快說氨

「結果啊,一打開箱子,我就聞到了一股子香味,很好聞的味道,就是咱們用的那種脂粉香氣,你說怪不怪」

古雲歡臉色沉鬱下來,半晌,才低聲說道:

「這也……沒什麼奇怪的,爺們成親前,先在房裡放幾個丫頭侍候著,也是常理。」

李小暖一時呆住了,喵的,岔到哪兒去了輕輕咳了幾聲,李小暖笑著轉了話頭,

「那個周公子,到底是誰啊?」

古雲歡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京城的名門旺族中,除了鎮寧侯周家,沒聽說過再有哪家姓周的,大姐姐原來不是說過嗎,說他是汝南王府養的清客,你上次不是當面說他是清客相公嗎?他也沒反駁不是,若不是清客相公,怎麼肯讓人這麼說的?」

李小暖有些無可奈何的看著她,暗暗嘆了口氣,這樣單純的小姑娘,倒是好騙。

「那個周公子,玉樹臨風一般,長得真是好看,表少爺肯定很喜歡這個周公子,整天和他形影不離的,你說,咱們府里那麼多空院子,表少爺非得和他一處擠著,這好也好得太過份了些,咱們兩個這麼要好,也沒象他們那樣,天天白天膩在一處,晚上還要同眠共枕的,唉,京城裡是不是就是這樣的規矩?這清客相公都是和東主這樣子形影不離的?」

古雲歡微微皺起了眉頭,搖著頭說道:

「哪有這樣的規矩?那清客相公,也就比奴才高那麼一點點,別說……」

古雲歡臉上閃過絲古怪,頓了頓,才接著說道:

「別說這麼擠著,就是一處宴飲吃飯,最多陪個末座,也就很給臉面了。」

「嗯,」

李小暖沉吟起來,

「那就奇怪了,表少爺對周公子,親近得跟一個人一樣,可不象賓主」

古雲歡滿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看著半點也沒聽出她言外之意的古雲歡,恍然明白過來,這個年代的大家閨秀,哪裡知道這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曖昧事兒的,又怎麼能聽得出來自己腦子裡轉的那些齷齪念頭?

唉,李小暖暗暗嘆了口氣,猶豫起來,是先把她教壞了,還是再想別的法子?古雲歡看著突然泄氣般聳拉著雙肩的李小暖,更加莫名其妙起來,

「小暖,你到底要說什麼?」

李小暖忙笑著搖了搖頭,

「我哪有什麼要說的,不過就是說說閑話罷了,那,螃蟹都涼了,我也不想吃了,你還要不要吃?要不,讓廚房再送幾個熱的來?」

古雲歡狐疑的看著李小暖,搖了搖頭說道:

「我也不想吃了,小暖,你今天奇怪的很。」

李小暖嘿嘿笑著,也不答話,叫人過來收拾了,泡了茶上來,和古雲歡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閑話,關於汝南王府、關於程恪,古雲歡提起不知道多少回,李小暖又和往常一樣,半句話也不肯接過去,古雲歡漸漸就沒了興緻,打著呵欠告辭回去歇著了。

李小暖慢慢晃進屋裡,靠在榻上,出神的盤算起來,到底是要想法子讓古雲歡明白些事兒呢,還是再想別的法子,可別的,還能有什麼法子能拔去她心裡這根毒苗的?

想了幾天,李小暖打定了主意,不管哪個世間,太純潔了都不是好事,該明白的還是讓她明白明白的好

李小暖又仔細盤算了幾天,騰出空來,幾乎天天跑到書樓,在樓上樓下翻找著自己想要的書。

找了大半個月,總算找了兩三本記著這些東西的前朝筆記出來,仔細翻看了一遍,李小暖從中間挑了一本出來,做了個標記又放回到書架上。

日子滑進了十一月里,月初,冬末和秋葉前後成了親,李小暖和古雲歡商量著,乾脆讓兩人過了年再進來領差使,這年前,就放她們好好歇一歇去。

十一月中,陳先生讓人捎了信來,臘月初就帶著古蕭回來,古雲歡也遣了婆子早早過來送了信,正月里要帶著硯兒回來住幾天,周夫人興緻高漲著,看著人把乾乾淨淨的梧桐院又收拾了幾遍,又看著人收拾起薔薇院來。

年節將近,古雲歡也忙得一時顧不上傷感自己的心思,和李小暖一起,打點起府里過年的事來。

剛進臘月,陳先生帶著古蕭回到上里鎮,歇了一天,陳先生就提前幾天回去過年了。

這一趟回來,古蕭眼看著長高了不少,人也開朗了起來,開心的和李小暖說著萬松書院的名師大家,說著書院的大小文會,說著自己新交的朋友,李小暖認真聽著,因為他的歡快也跟著心情喜悅起來。

正月初二一早,金家的管事就到了古府,恭敬的稟報了,因帶著孩子,古雲姍沒敢太早啟程,要午後才能趕到古府。

一家人急切的等待著,中午飯也沒人有心思正經去吃。

午末時分,古蕭坐不住了,站起來笑著說道:

「我去後面碼頭迎著大姐姐去,也該到了。」

「你急什麼,台州過來要大半天,只怕還得一會兒功夫,碼頭上風大,你就在這裡等著,外頭有婆子們候著呢。」

周夫人忙笑著阻止道,李老夫人也跟著笑著點了點頭,古蕭失望著,不情不願的又坐了下來,沒坐兩刻鐘,又站了起來,

「這會兒差不多了,我去碼頭迎迎去。」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不等周夫人說話,笑著揮了揮手,

「去吧去吧,穿上那件哆呢的厚斗篷,再拿個手爐去。」

古蕭眉眼飛揚著,急忙答應著,穿過衣服,接過手爐,李老夫人又叫了兩個婆子跟著,沿著青石路,一路往後面碼頭奔去。

直到未正過了好大一會兒,小丫頭才急匆匆奔進來,滿臉的笑容的稟報著:

「大小姐和姑爺、孫小姐的船到了碼頭了」

李小暖急忙起身,邁出半步,又急忙頓住,回身拉著已經緊跟著站起來的古雲歡,匆匆曲了曲膝說道:

「老祖宗、夫人,我們也去接接大姐姐去」

「快回來」

李老夫人一邊笑著,一邊嗔怪著招手叫著兩人,

「蕭兒去接,必是接著她們一家三口一處過來的,你們兩個,先避到後頭去哪裡好這麼接出去的?」

李小暖失望的頓住腳步,古雲歡嘟著嘴,輕輕跺起腳來,周夫人撐不住笑了起來,

「不過晚個片刻功夫,也就能見到人了,哪能急成這樣的?趕緊先到屏風後頭避避去」

周夫人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恭敬的說道:

「我到門口看看去。」

李老夫人輕輕搖著頭,滿眼笑意的揮了揮手,示意著周夫人,周夫人笑著曲了曲膝,步履有些急促的出了正屋門,李老夫人回過頭,看著磨蹭著不願躲到後頭去的李小暖和古雲歡,笑著揮手示意兩人趕緊迴避進去。

不大會兒,院子里就熱鬧起來,李小暖和古雲歡忙貼在屏風縫隙里,往外張望著。

眾人簇擁著古雲姍和金志揚進了正屋,李老夫人滿臉笑容的端坐在榻上,小丫頭早就在地上放好了墊子,古雲姍回身從奶娘懷裡接過硯兒,金志揚下意識的伸手託了把古雲姍,兩人一起跪在了墊子上,還沒磕下頭去,李老夫人已經抬著手,急忙吩咐著:

「快扶起來」

竹青急忙上前,扶起了古雲姍,金志揚到底磕了個頭,才站了起來,給周夫人又正式請安見了禮,才坐到了旁邊扶手椅上。

李老夫人早招手叫著古雲姍坐到了榻沿上,伸手接過了剛迷迷糊糊醒過來的硯兒。

硯兒打著呵欠,握著胖呼呼的小拳頭笨笨的揉著眼睛,李老夫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線,忍不住在硯兒雪白粉嫩的臉上親了一口,笑著說道:

「雲姍,硯兒可比你小時候還要漂亮靈氣,你看看這眼睛,多少明亮」

周夫人探著身子,滿眼笑容的看著硯兒,移不開眼睛去,硯兒眨了兩下眼睛,清醒過來,歪著頭看著李老夫人,片刻功夫,嘴扁著、滿臉委屈的左右扭著身子找起人來。

周夫人忍不住站了起來,側著身子坐到了榻沿上,滿臉笑容的叫著硯兒:

「硯兒,還認得外祖母不?」

硯兒烏黑的眼珠盯住周夫人看了一會兒,突然張著胖胖的雙手,沖著周夫人直撲了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