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十七章壞水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著些,若是老祖宗肯幫你看看,那就更好了,老祖宗看人必定比我准。」冬末想了想,扭捏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姑娘悄悄的,可別讓旁人知道了。」「你放心。」李小暖笑盈盈的答應著。...

第八十七章壞水

冬末輕輕搖了搖頭,

「脫不脫籍的,我倒沒想過,脫了籍又能怎麼樣?外頭的日子艱難不說,沒了主子,真以為自己就成了主子了?平頭百姓,隨便誰都能欺負幾下子受了欺負你也只能忍著,我沒什麼本事,也沒那份志氣,這輩子就跟著姑娘了,往後姑娘出嫁了,我就跟過去做陪房去,反正我是不離姑娘的。」

李小暖怔了怔,歪著頭看著冬末,笑著說道:

「我倒想起來了,我還欠著你十兩銀子的月例呢,也不知道往後能不能還上。」

冬末怔了怔,才想起這舊話來,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連連點著頭說道:

「我就是掂記著這個的,無論如何也不能離開姑娘不然,誰給我這十兩銀子的月例去?」

李小暖笑了一陣子,才接著說道:

「若是這樣,那孫家就不用提了,再說,孫家若是長子也還罷了,這二兒子,還是算了。」

冬末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想了想,接著說道:

「另外兩家,家境差不多,就得看人了,這人沒看到,我也不敢胡亂評論去,這樣吧,明天我和老祖宗說了,叫這兩個人進來看了再說,如何?」

「這事還要驚動老祖宗?」

冬末有些急了起來,李小暖認真的點著頭,

「這麼重要的事,自然是要慎重著些,若是老祖宗肯幫你看看,那就更好了,老祖宗看人必定比我准。」

冬末想了想,扭捏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姑娘悄悄的,可別讓旁人知道了。」

「你放心。」

李小暖笑盈盈的答應著。

第二天,李小暖找機會和李老夫人說了冬末的事,李老夫人興緻勃勃起來,叫了兩人過來細細問了足有小半個時辰,李小暖忙找了個小丫頭去叫了冬末過來,翠蓮八卦無比、熱情無比的陪著冬末躲在屏風後面,也跟著看了聽了小半個時辰。

晚上回到松風院,冬末臉色緋紅著,遣退了小玉等人,獨自侍候著李小暖沐浴洗漱,李小暖泡在沐桶里,笑盈盈的問道:

「你看中了哪個?先跟我說說。」

「我聽姑娘的。」

冬末紅著臉說道,李小暖笑了起來,

「我自然有主意給你,那你也得先說說,你自己覺得哪個好些?」

冬末期期艾艾著,低聲說道:

「我……聽姑娘的,都好。」

「都好啊,」

李小暖拖著長音,彷彿為難起來,

「若是兩個都嫁,好象不大容易呢,這倒難了」

冬末跺起腳來,

「姑娘又不正經說話了」

李小暖仰在沐桶上笑了起來,

「那個,好象……倒不象……說的胖。」

冬末努力裝著隨意的說道,李小暖挑著眉梢,轉頭看著冬末,

「冬末真是好眼光一眼就看出來不象說得那樣胖誰不象說的那樣胖?」

「姑娘真是的」

冬末羞得滿臉通紅,有些急了起來,李小暖笑夠了,才慢悠悠的說道:

「我和老祖宗呢,和你一樣,都看中那個阮大福了,那個阮大福,人是稍微富態了那麼一點點,倒還算不上胖,不過,」

李小暖頓了頓,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這當廚子的,不胖的可不多,往後你讓他多幹活少吃飯,大約能好些。那個阮大福,看面相是個本性厚道的,話不多,卻能句句說在點子上,老祖宗看了滿意,就讓人又去雲水間打聽了,都說他人緣好,能幹也肯吃苦,帳頭上極明白,一直幫著掌廚管著菜疏帳,我就看他是個脾氣也好,性子寬厚溫和,你性子有些急,得找個脾氣好、能擔待的,往後你這日子才能過的舒心。」

冬末仔細聽著,忙點了點頭,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她,接著說道:

「那個吳啟明,樣樣出色,可也就是太出色了些,人這心氣就有些高,老祖宗說看他面相,有些天性涼薄的樣子,這個我倒是看不出來,我就是覺得他心氣太高了些,心氣太高,往後不如意的地方就多,就會覺得時時不如意,這樣的日子不管貧富,都過得讓人難受。」

冬末想了想,低聲說道:

「姑娘說的是,這人,得知足,我聽姑娘的。」

李小暖嘆起氣來,用手輕輕拍著水嘆息道:

「有人把我身邊最好最得力的人搶走了,我還得搭人搭銀子的幫著他,這是什麼世道」

冬末怔了怔,半響才反應過來,「撲哧」一聲笑出了聲,直起身子,不再接李小暖的話,利落的幫她洗起頭髮來。

李小暖長長短短的嘆著氣,等冬末給她洗好頭髮,鬆鬆的綰了起來,才轉頭看著冬末問道:

「你打算什麼時候嫁過去?你的嫁妝,別的都好辦,就是那些品,得花些時候,從明兒起,讓蘭初幫著你一起吧,咱們院子里,也就她針線上還過得去,其實魏嬤嬤針線才最好,可惜她一直在坊里忙著,也不得空。」

「我娘幾年前就這些東西了,也差不多了。」

冬末低低的說道,李小暖挑著眉梢,點了點頭,想了想,笑著說道:

「老祖宗說了,你的嫁妝,她照著翠蓮的例賞一份給你,嫁妝上就這樣吧,再多了,壓過翠蓮倒不好,我給你兩百兩銀子壓箱底,這個,你只好悶聲發財了,可說不得。」

冬末眼睛亮閃閃著濕潤起來,手下不停,一邊給李小暖擦著身子,一邊低聲說道:

「我娘要是聽到老祖宗照翠蓮的例給我陪送嫁妝,只怕高興得夜裡都要笑醒了,姑娘不知道,老祖宗為人一向大方,幾個貼身大丫頭出嫁,陪送的嫁妝,一般富貴人家的小姐都比不上,再說,不提銀子,就這份體面,滿府里也沒幾個人能得的,有這個,什麼都夠了,那兩百兩銀子,姑娘不要給了。」

冬末誠懇的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沒有不透風的牆,這兩百兩銀子的事,萬一傳出去,豈不是成了姑娘給老祖宗沒臉了?但凡知道的,都得說姑娘不懂事,哪裡犯得著?再說,我要是真沒銀子用了,來找姑娘,姑娘還能少了我銀子用去?姑娘要是想賞我銀子,往後機會多的是,倒不犯著這個時候給。」

李小暖怔怔的看著冬末,眼淚突然涌了出來,忙笑著點著頭,聲音有些哽咽起來,

「你說得對,是我沒想周全,冬末姐姐,我真捨不得你走。」

冬末眼淚也跟著一滴滴落了下來,忙用棉帕子給李小暖拭著眼淚,笑著安慰道:

「姑娘趕我走,我也不能走,那十兩銀子的月例,我還沒拿到呢我還跟著姑娘當差」

李小暖忙笑著點著頭。

隔了幾天,李老夫人讓外頭人伢子送了十幾個十歲左右的小丫頭進來,又讓亭伯從府里十歲左右的的家生子兒中選了十幾個出來,一起送到松風院,吩咐李小暖挑些丫頭使喚。

松風院里的丫頭,小玉、秀紋年前已經出嫁了,如今只剩了冬末、蘭初和秋葉三個,好在李小暖凡事隨意省儉,一多半的時候又是在瑞萱堂呆著的,三個人倒也忙的過來,可年裡年外,冬末要出嫁,秋葉和冬末同歲,也指了婚要嫁出去了,松風院里,就只餘下蘭初一個了。

李小暖遵著李老夫人的意思,從三十來個丫頭裡,仔細挑了四個小丫頭出來,兩個外頭人伢子送進來的,兩個家生子兒,統交給冬末調教起來,冬末前後思量了,稟了李小暖,又把人交給了蘭初去調教,自己只在旁邊掌總看著。

秋意漸濃時,古府後園的菊花開得分外燦爛,九月里螃蟹肥起來的時候,古雲歡邀著李小暖,去園子里品蟹賞菊,兩人在園子里逛了一圈,古雲歡不是嫌這一處冷靜,就是嫌那一處風涼,挑來挑去,還是去了松風院,兩人在檐廊下欣賞著錯落有致的擺滿了院子的菊花,慢慢吃著蟹。

古雲歡出著神,漸漸又沉鬱起來,李小暖暗暗嘆著氣,聽老祖宗的意思,古雲歡和汝南王府這親事,只怕難成,若是這樣,得想法子勸勸她,再這樣沉迷下去,可就不妙了。

李小暖轉過頭,若有所思的看著古雲歡,她和程恪見過幾面,又了解他多少?她這少女情懷裡的那個愛人,只怕還是自己想象的成份居多,既然是想象居多,那麼,想象可以無比美好,自然也可以無比醜陋。

李小暖微微眯著眼睛,慢慢盤算了一會兒,轉過身,示意蘭初帶著小丫頭退了下去,笑盈盈的看著古雲歡說道:

「汝南王府的蜜餞,還真是一點酸味也沒有。」

古雲歡微微直起身子,興緻高了起來,點著頭說道:

「可不是,真真是一點也不酸,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出來的。」

「這個簡單,我讓冬末問過她娘,說是用蜜多泡就可以了,表少爺竟然喜歡吃這麼甜的東西,真是奇怪。」

古雲歡身子微微動了動,眼睛閃過絲亮光,笑著說道:

「我倒沒留意他喜歡吃這些東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