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十六章冬末的親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李小暖看了一會兒書,突然想起了什麼,忙放下書,坐直了身子,笑盈盈的看著冬末說道:「老祖宗身邊的翠蓮,指給了亭伯第三個孫子,你可知道?」冬末忙點了點頭,「中午吃飯的時候就聽說了,我和蘭...

第八十六章冬末的親事

李小暖瞪著眼睛盯著古蕭,一時被他堵得說不出話來,悶了片刻,李小暖氣得點著古蕭的額頭罵道:

「你怎麼說出這種糊塗話來?你文章做得好?是皇上御口親封過的,還是天下讀書人公認過的?不過就是幾個先生奉承你幾句,你就昏了頭了?他不敢不取?你看他敢不敢?這滿兩浙路的生員,他說誰文章好,那就是好,他說不好就是不好,誰敢說個不字?誰會說個不字?這天底下屢試不第的才子還少了?你那先生就是一個你眼睛看不到的?」

古蕭氣得瞪著李小暖,李小暖狠狠的回瞪著他,古蕭瞪不過她,恨恨的別過了頭,李小暖伸手把他的臉扳了過來,讓他面對著自己,接著說道:

「我還沒說完呢你還要為官做宰、要往上爬的,這點子人情世故都拎不清,你還做個什麼官去?自古以來,那官場就是黑不見底的地方,就你這迂腐,再滿頭筋,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還是安份著在家裡呆著吧」

李小暖越說越氣,一隻手叉著腰,一隻手點著古蕭的鼻子,聲音漸漸高了起來,古蕭左右躲閃著,眼睛緊張的溜著左右,急忙擺著手低聲說道:

「暖暖,你小聲些,小聲些咱們回去屋裡再說,小心讓人聽到」

李小暖氣哼哼的跺了跺腳,轉身往松風院走去,古蕭忙跟在李小暖身後,陪著小心說道:

「暖暖,你別發這麼大脾氣,我不過就說了一句話,你怎麼就發了這麼大的脾氣?」

李小暖哼了幾聲,也不理他,自顧自的往松風院走去,古蕭緊跟在後面,進了院子。

古蕭緊跟著李小暖坐到正院抄手游廊鵝頸椅上,古蕭探頭看著李小暖,輕輕嘆了口氣說道:

「暖暖,你別生氣,其實我也不想這個秋天就去考,就是母親,暖暖你不知道,在京城時,母親不是這樣的,沒有這樣老,也很少生病,天天高高興興的,不知道多好,父親過世時,母親哭死過去好幾回,一下子就老了,身子也沒再好起來過。」

古蕭聲音低落著傷感起來,

「母親從小在京城長大,舅舅姨母他們都在京城,現在住在這上里鎮,別說出門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母親現在都不會笑了,暖暖你不知道,以前,母親笑起來可好看了,我是不想再讓她傷心,暖暖,母親只有我了。」

李小暖心裡酸楚著軟了下來,轉頭看著古蕭,嘆了口氣說道:

「古蕭,你孝順母親,這不錯,可你也要會孝順才行,你想想看,那錢學政的文章風評,你也不是沒看過沒聽過,他在兩浙路這四年間,取中的文章,哪一篇不是詞句絢麗,奇峰迭出的?有一篇象你這種質撲厚重的沒有?」

古蕭抿著嘴沉默了片刻,慢慢搖了搖頭,李小暖微微鬆了口氣,接著說道:

「他這樣只以喜好取士,十年前就有人彈劾過,可又怎麼樣?他改了沒有?說到底,這也算不得什麼錯,科舉以文章取士,本來就是全憑主考官的眼力喜好,他覺得好,那就是好,他不收賄不受託,不營私舞弊,沒錯處讓人拿捏,錢家又是元徵朝數得著的高門大族,就算他脾氣那麼臭硬彆扭著,誰又能怎麼樣他?這樣的人,會為了你改了脾氣、網開一面?」

古蕭有些喪氣的垂下了頭,李小暖語氣溫和了些,

「古蕭,你想想,要是你秋天下場,真的落了榜,只怕眨眼功夫,全兩浙路,還有京城,都得傳遍了,連中三元的古狀元的獨生兒子,考個貢生都落了榜這且不說,夫人得傷心成什麼樣?只怕連老祖宗,都得難過上一年半載的,你何苦?倒不如等明年兩浙路換了新學政,再下場去考,縱不能拿個解元回來,總不至於落了榜不是?」

古蕭聳拉著肩膀,垂著頭沒有說話,李小暖又嘆了口氣,耐心的接著勸道:

「我聽老祖宗說過,你父親當年中了解元后,就是覺得沒把握,棄過一期的,隔了三年才考中的會元。」

古蕭垂著頭,沉默了半晌,才抬起頭,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你說的對,是我糊塗了,我也是太心急了些。」

李小暖暗暗鬆了口氣,臉上露出輕鬆的笑意來,

「你明白了就好,夫人只有你一個,老祖宗也只有你一個,你是夫人的命根子,也是老祖宗的命根子,老祖宗萬事都是替你打算著的,你可別犯了糊塗去。」

古蕭慢慢點了點頭,李小暖想了想,接著說道:

「老祖宗的精明能幹,可是公認的,老祖宗事事替你著想,處處照顧著你,你呢,就要處處照顧著夫人才是,多勸解她,哄著她高興些,在老祖宗面前,你是孩子,可在夫人面前,你就要當個大人了。」

古蕭眨了眨眼睛,呆了半晌,笑著點了點頭,輕輕咳了一聲,低聲說道:

「母親是個單純性子,可沒老祖宗想得那麼多,唉,暖暖,母親都不如你想的多。」

李小暖窒了窒,白了古蕭一眼,

「看你這話說的我什麼事情想的多了?」

古蕭撓著頭,嘿嘿笑著,李小暖推了推他,

「你明天就要啟程了,今天找個時候,好好開解開解夫人去,你最會哄夫人開心了,走前,一定要把夫人哄開心了才行。」

古蕭忙點著頭答應著,

「暖暖你放心。」

第二天,古蕭就跟著陳先生啟程去萬松書院讀書去了,周夫人病了兩天,也漸漸好了起來,李小暖鬆了口氣,心情也跟著放鬆下來。

府里的事務也漸漸理順了,輕鬆了許多,周嬤嬤大大小小又碰了幾次壁,對李小暖微微有些畏懼起來,輕易不敢生事,這上午的理事,漸漸只要一個多時辰就能處理妥當,日常瑣事,報到松風院的,李小暖就吩咐冬末和蘭初商量著處置去,倒也妥當。

李小暖就用這些空出來的時候,慢慢抄著程恪送給古蕭的那些珍本古籍,日子過得愜意而清閑。

七月流火,八月添衣,八月初的傍晚,李小暖從瑞萱堂慢悠悠的回到松風院,洗了澡出來,見冬末和蘭初搬了好些衣服料子擺在東廂榻上,正一匹匹抖開看著,挑選著給李小暖做秋冬衣服要用的料子。

李小暖笑著吩咐著:

「這榻讓你們佔了,我到哪兒去?除了那些過於艷麗的,別的都行,還有,那些亮閃閃的也不要,好了,趕緊搬開去。」

冬末笑了起來,忙叫了幾個小丫頭進來,幫著一起搬走了,蘭初又將榻上仔細擦了一遍,李小暖歪到榻上,悠悠然的吃著果脯,看起書來。

冬末收拾好了,泡了杯茶端上來,坐到榻沿上做著針線,李小暖看了一會兒書,突然想起了什麼,忙放下書,坐直了身子,笑盈盈的看著冬末說道:

「老祖宗身邊的翠蓮,指給了亭伯第三個孫子,你可知道?」

冬末忙點了點頭,

「中午吃飯的時候就聽說了,我和蘭初去道過賀了。」

「翠蓮這事倒提醒了我,也怪我疏忽了,你今年已經十八歲了,再不嫁,可就成了老姑娘了,你,還有你爹娘,有什麼打算沒有?」

冬末臉色微紅,羞澀的努力裝著大方,低聲說道:

「我娘跟我提過兩回。」

「那你的意思呢?有看中的沒有?這事,得隨你心意,咳,那個,你知道的,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

「我知道姑娘的意思,這事,我娘讓我跟姑娘商量商量,聽聽姑娘的意思。」

冬末抬頭看著李小暖,聲音漸漸自然起來,李小暖點著頭笑道:

「那你也不早點說的?我要是再想不起來,豈不生生把你耽誤成老姑娘去了?」

冬末白了李小暖一眼,低聲說道:

「我說了,姑娘別取笑我。」

李小暖急忙點著頭,

「你說。」

「到家裡提過親的,我爹和我娘看中了兩家,我……」

冬末輕輕咳了一聲,聲音含糊著說道:

「也看中了一個,姑娘幫我拿拿主意。」

李小暖忙點著頭,冬末臉上泛著紅暈,細細說了起來,

「家裡看中的兩家,一家是大廚房劉嬤嬤的長子,如今在雲水間學廚,今年年底就能出師了,人老實本份,就是……聽說胖了些。」

李小暖挑著眉梢微笑起來,冬末頓了頓,接著說道:

「還有一家,是我二姨來提的親,是鎮東頭孫家的二兒子,孫家開著間南北貨鋪子,也經常給咱們府上送東西過來。」

「嗯,那你看中的那家呢?」

冬末臉上的紅暈濃了起來,努力平穩著聲音說道:

「也算不得我看中的,不過覺得,還過得去罷了,是咱們府里帳房上的,就是那個叫吳啟明的。」

「吳啟明?我好象聽說過,他祖母是亭伯的妹妹,父母如今管著府里的兩處莊子,是這個人吧?」

李小暖擰眉想了想問道,冬末忙點著頭,李小暖慢慢盤算了一陣子,接著問道:

「這得先問問你,你是不是打算著脫籍的?若是想著脫了這奴籍,那就只有孫家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