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十五章分歧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不能自己留著,還要再還回去,還真是萬分的捨不得,李小暖拿起本書,慢慢翻著出了一會兒神,打定了主意,乾脆全部抄一遍,有個抄本留下,也算聊勝於無。李小暖直起身子下了榻,叫著蘭初掌燈磨墨,一起進了西廂...

第八十五章分歧

冬末和蘭初愛不釋手的翻看著滿桌子各種顏色的時新料子,興奮的討論著這件做什麼好,那個,也晃了過來,就著冬末的手看著料子,笑著說道:

「這上面不是有花紋了,還要什麼花?就這樣最好」

蘭初笑了起來,

「跟著姑娘這樣的主子,真是省心省力,人家都是嫌花繡得少,姑娘倒好,乾脆就不讓人往衣服上繡花」

李小暖笑著用手指撥開包著蜜餞的桑皮紙,從裡面捻了粒桃脯放到嘴裡,咬了幾口,撇了撇嘴,低聲說道:

「這也太甜了,膩得要死,還沒咱們府上做的一半好吃呢哼」

蘭初捂著嘴,笑彎了腰,冬末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兩人,蘭初笑過了一陣子,才俯到冬末耳邊解釋道:

「那一回,我和姑娘去娑羅館找二小姐時,表少爺說咱們府上的蜜餞太酸了些,姑娘就跟人家記上仇了」

冬末也失笑起來,李小暖白了兩人一眼,又掂了塊桃脯扔到嘴裡,拍了拍手說道:

「我這哪是記仇?不過就是說句公道話罷了。」

中午吃飯時,古蕭興奮的和李小暖說著恪表哥送給他的那一箱子珍本書,李小暖垂涎起來,和古蕭借起書來,古蕭連連點著頭,

「等你晚上回去,我讓人給你送過去,那個……」

古蕭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吭吭哧哧著接著說道:

「這是恪表哥給我的,那個……你看完了,那個……還給我好不好?」

李小暖白了他一眼,正想反駁,轉眼一想,自己從他那裡拿的書,還真是一本沒還過,李小暖輕輕咳了一聲,

「當然還你,從前那些書,我回去理理,那些看完的,也還你。」

「暖暖,我不是找你要書那些書,我的書,你留著就是,不用還,就是,恪表哥、恪表哥送我的……那個……」

「我知道了,就是那套大荒誌異是吧,回去我就找出來還你,你也真是的,既是重要的書,就該說一聲,也沒見你提過,我就忘記了我還以為你不要了呢。」

李小暖有些強詞奪理的說道,古蕭撓著頭,彷彿理虧般陪著笑說道:

「我不是要,放你那兒就是,我要看就到你那裡看去,就要別丟了就行。」

「我也看好了,就是忘記還你了,下次我記著些,你的書還是放你那兒的好,我要是想看,再讓人去拿就是了。」

李小暖轉過頭,笑盈盈的說道,古蕭小心的看著她,見她滿臉笑意,沒有半分不高興的樣子,才舒了口氣,綻放出滿臉笑容來。

晚上,古蕭差人將書連箱子送了過來,李小暖坐在榻上,一本本翻看著,愛不釋手,這些書,都是極難得的珍本孤本,有幾本,她看過的那些前人的筆記里提到過無數回,可翻遍了書樓,也沒找到過,這程恪,到底是真心疼愛古蕭這個小表弟,還是財大氣粗?

唉,自己也是眼皮子太淺了,古家也不過從老夫人嫁過來,才巨富起來,也不過是從古蕭父親中了狀元,才貴了起來,在這藏書靠積累的世間,不過一兩代人的收藏,那書樓里能存多少書去?別說和汝南王府,就是和鎮寧侯家那樣不甚讀書的人家比,只怕也比不得,這些自己看來極珍貴難得的珍本孤本,只怕在汝南王府根本算不得什麼。

李小暖嘆了口氣,用手撫著書面,這些書,不能自己留著,還要再還回去,還真是萬分的捨不得,李小暖拿起本書,慢慢翻著出了一會兒神,打定了主意,乾脆全部抄一遍,有個抄本留下,也算聊勝於無。

李小暖直起身子下了榻,叫著蘭初掌燈磨墨,一起進了西廂,端坐在書桌前,取了大荒誌異出來,一筆一劃,工整的抄起書來。

周夫人在金家住了幾天,見古雲姍和硯兒處處皆好,也放寬了心,李老夫人打發婆子送了汝南王府的禮物過去,周夫人知道有了回信,又掂記著古蕭秋試的事,也不再多住,辭了金家,在金志揚的陪同下,回到了古府。

歇了一天,周夫人到瑞萱堂請了安,仔細和李老夫人說了在金家幾天的情形,言語之中,極是滿意。

李老夫人聽她說完了,才微笑著仔細說了汝南王府捎來的口信和帶來的各色禮物,周夫人臉色難看起來,

「雲歡性情品貌,哪一樣不是上上之選,往年在京城時,宮裡頭咱們家也是常來常往的,貴妃也極疼愛雲歡,誇過她不知道多少回如今怎麼倒說起這個話來?若是……」

周夫人猛然頓回了後面的話,眼淚滴落了下來,李老夫人微微皺了皺眉頭,看著她耐心的勸解道:

「你也要替汝南王府想想,如今程貴妃升了皇貴妃,是好事,也是……唉,小恪一回到京城,就陪著四皇子去了南邊,說不定也是迫不得已,汝南王府這連姻之家,如今只怕要前後左右仔細掂量好了,才能定下來,這不是汝南王府一家的事了,你也要想明白些。」

「這要怎麼想明白?咱們元徵朝,除了皇家,還有哪家能比汝南王府更尊貴的?如今程貴妃又升了皇貴妃,那程家還要顧忌誰去?若是皇家的公主下嫁也就算了,可皇上最小的公主連孩子都生好了程家必是瞧著咱們家如今……」

周夫人哽住了話頭,抽泣了起來,李老夫人定定的看著周夫人,只悶得胸口痛,半晌才冷冷的說道:

「就算是汝南王府嫌棄咱們家根基淺,如今又敗落了,配不上世子,也是常情,又能怎麼樣?」

周夫人更加委屈起來,用帕子掩著臉,泣不成聲,李老夫人挺直著腰背,無奈的閉了閉眼睛,直截了當的說道:

「蕭兒今年秋天先不下場,明年再說吧。」

周夫人猛然止住了抽泣,抬起頭,滿眼愕然的看著李老夫人,

「母親?出了什麼事了?」

「沒什麼事,蕭兒今年下場不合適,就是去了,只怕也是無功而返,咱們家孩子,不去也就算了,既然去了,總不好落了空去。」

李老夫人沉聲答道,周夫人「呼」的一聲站了起來,氣息急促起來,

「蕭兒是比不得他父親,可也不是尋常粗笨子弟,任它怎麼考,還能落了空去?母親何苦總阻著蕭兒這前程的?」

李老夫人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盯著周夫人看了半晌,才慢慢的說道:

「若能成龍成鳳,任誰也阻不住你們鎮寧侯周家教出來的女兒,不是最講究三從四德、孝順之道嗎?我看你累糊塗了,回去歇著吧」

周夫人身子微微有些顫抖起來,張著嘴,卻說不出話來,李老夫人也不看她,自顧自的端起杯子,慢慢喝起茶來,周夫人呆了半晌,微微有些斜歪的曲了曲膝,轉身急步奔了出去。

當天晚上,周夫人就病倒了,古雲歡和李小暖急忙請了大夫,診脈熬藥,直忙了半夜。

李老夫人讓孫嬤嬤陪著古蕭過去請了安,就借口古蕭要讀書,讓孫嬤嬤帶了他回到瑞萱堂,看著他看書寫字。

晚上,李老夫人請了陳先生過來,建議他帶古蕭去萬松書院長長見識,交些文友,陳先生忙恭敬答應著,和李老夫人商量了,準備隔天就帶古蕭上路。

第二天,古蕭到澄心院請了安,和李小暖一起往瑞萱堂走去。

李小暖轉頭看著滿臉陰鬱著,悶悶不樂的古蕭,想了想,笑著說道:

「你放心去就是,夫人這邊,有我和雲歡呢,再說,夫人不過是累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你也別太擔心了。」

古蕭頓住腳步,抬頭看著李小暖,張了張嘴,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轉身吩咐著身後跟著的丫頭婆子,

「不用你們跟著了,我和暖暖說著話慢慢回去。」

丫頭婆子恭敬的答應著,並不敢遠離,只落後十來步,遠遠跟著,古蕭看著丫頭婆子們離得遠了,才轉過頭,看著李小暖,有些憤悶的說道:

「母親是悶出來的病老祖宗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不讓我秋天下場?連陳先生都說我如今文章做得極好了,要讓我下場試試呢,老祖宗到底」

古蕭跺了跺腳,頓住了話頭,李小暖臉色凝重起來,停住腳步,抬頭盯著古蕭,抿著嘴沉默了片刻,才低聲說道:

「古蕭,老祖宗的心思和打算,夫人不明白也就算了,你怎麼也這樣糊塗的?如今兩浙路的錢學政,一向脾氣古怪,做人上喜歡稜角分明的,那文上也只愛奇詭絢麗的,這兩項,和你都大相徑庭,你若秋天去考了,中不中最多是個五五之數,可你是狀元之子,這一下場,不知道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呢,若落了第……唉,何苦呢,你還小,明年再下場也不遲。」

古蕭緊緊抿著嘴,固執起來,

「他就算再古怪,也要講道理不是,我文章做得好,他也不敢不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