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十三章傳家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沒有,從來沒提過,恪表哥和周大哥前兒還盤算著要去拚死吃河豚呢。」李小暖慢慢靠到椅背上,擰著眉頭思量了半晌,轉頭看著古蕭,想了想,才斟酌著說道:「古蕭,往後你是不是想考了科舉,...

第八十三章傳家

古蕭連連點著頭,

「他們沒說不讓我跟別的人說,我不跟老祖宗和夫人說,我只跟你說。」

李小暖點了點頭,笑了起來,古蕭舒了口氣,人也微微放鬆下來,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暖暖,你不知道,昨天嚇死人了,我和恪表哥還有周大哥到應山上賞桃花,周大哥說要折幾枝桃花回來插瓶,恪表哥就陪他去挑桃枝,誰知道,石頭後面突然磞出個黑衣人來,拿著刀,沖著周大哥就撲了過去。」

古蕭激動起來,微微打了個寒噤,接著說道:

「恪表哥可厲害了,也沒看到他怎麼動,就跟那個黑衣人打到了一處,一眨眼的功夫,暖暖,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個黑衣人就倒在地上死了,周大哥氣極了,叫著要把那人『跺碎,喂狗』」

李小暖面色凝重起來,看著古蕭問道:

「然後呢?」

「然後恪表哥和周大哥就回到了亭子里,恪表哥和我說,是個小毛賊,看中了周大哥帽子上的美玉,過來搶玉的,然後他們就說,不讓我跟老祖宗和夫人說這事。」

「那那個黑衣人呢?」

「我們快到府里的時候,遠山和洛川才趕上我們的,好象真把人跺碎了。」

古蕭露出滿臉噁心的表情來,

「遠山和洛川是誰?」

「是恪表哥的貼身小廝,恪表哥有四個貼身小廝,遠山、洛川、南海、昆河,周大哥有兩個貼身小廝,青平和靜安。」

古蕭詳細的解釋著,李小暖點了點頭,仔細看著古蕭,低聲問道:

「你知道那個周公子是誰嗎?」

古蕭怔了怔,搖了搖頭,

「我只知道他是恪表哥的知交好友,恪表哥沒跟我說過他是哪家的公子,我也沒問過,人家不說,盯著問,總不大好。」

李小暖挑著眉梢,哭笑不得的看著古蕭,半晌說不出話來,憋了一會兒,李小暖輕輕咳了幾聲,才說出話來,

「昨天之前,你恪表哥和周大哥有沒有提過什麼時候啟程回去的?」

「沒有,從來沒提過,恪表哥和周大哥前兒還盤算著要去拚死吃河豚呢。」

李小暖慢慢靠到椅背上,擰著眉頭思量了半晌,轉頭看著古蕭,想了想,才斟酌著說道:

「古蕭,往後你是不是想考了科舉,然後為官做宰的?」

古蕭急忙點了點頭,李小暖滿眼憐憫的看著他,輕輕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你若有心為官,那邸抄,就該看起來了,做官,總要知道官場上的那些事,誰和誰政見不和,誰因什麼事參過誰,皇上又為了什麼事褒獎過誰,又因什麼事申斥過誰,你都要知道了,才能做好官呢,這些,邸抄上都有。」

古蕭有些怔然的看著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問道:

「暖暖,我和你說昨天的事,你怎麼說到這上頭來了?」

李小暖無奈的看著古蕭,頹然的往後倒在了搖椅上,仰頭看著院子里的金桂樹,出了一會兒神,才直起身子,看著古蕭鄭重的說道:

「古蕭,你聽著,往後,凡是你答應過周公子的話,一定要完完全全的遵照做好一絲不要走樣千萬不能象今天這樣,過來跟我說的,這是一,第二,不管有什麼事,你都要跟老祖宗說,只跟老祖宗說,不管什麼事,都別瞞著老祖宗」

古蕭怔怔的看著李小暖,遲疑著說道:

「暖暖,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周公子的話,我不但要聽,還得做好,可是他若讓我瞞著老祖宗,我就不能瞞著老祖宗,得告訴老祖宗,還得告訴老祖宗,周公子讓我瞞著她?」

李小暖笑了起來,重重的點著頭,古蕭撓了撓頭,李小暖彷彿想起什麼,緊盯了一句,

「我跟你說的話,你可不能跟老祖宗說去誰也不能說」

古蕭咧著嘴笑了起來,

「暖暖,你說讓我不管什麼事,都別瞞著老祖宗,又說不能把你說的話和老祖宗去說,那我到底是能說還是不能說?」

李小暖一下子悶住了,點著古蕭恨恨的說道:

「除了我的事,別的都不要瞞著老祖宗,就我的事不能說」

古蕭輕鬆著笑了起來,點著頭說道:

「好,我知道了,那我去找老祖宗去了?」

「嗯」

李小暖點頭答應著,古蕭站起來,拉了拉衣襟,笑盈盈轉身往外走去,李小暖看著他沿著抄手游廊出了院門,怔了半晌,才拿起書,卻有些心緒不寧起來。

第二天午後,李小暖抄了**,又和小丫頭一起在後面園子修了半天花枝花葉,李老夫人才午睡醒來。

李小暖和翠蓮一起侍候著李老夫人凈了面,接過小丫頭捧著的茶,遞給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笑盈盈的接過杯子,示意李小暖坐到榻沿上,轉頭看著翠蓮吩咐道:

「你們先下去吧,讓我們祖孫兩個自在著說說話兒。」

李小暖心底微微跳了跳,微笑著看著翠蓮帶著小丫頭退了出去,才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溫和的看著她,笑盈盈的低聲問道:

「你知不知道那個周公子是誰?」

李小暖怔住了,李老夫人的直截了當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李小暖呆了呆,咬著嘴唇點了點頭,李老夫人笑了起來,低頭看著李小暖接著問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個,」

李小暖彷彿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低聲說道:

「我聽二姐姐說過,表少爺嫡親的姑母,是皇上的貴妃,生過一個皇子,和表少爺差不多大,皇上家就是姓周的。」

李老夫人挑著眉梢笑了起來,慢慢點了點頭,李小暖彷彿舒了口氣,接著說道:

「古蕭和我說,老祖宗一向是讓著周公子坐在表少爺上首的,咱們元徵朝,又姓周,又能坐到汝南王世子上首的,可沒幾個。」

李小暖的聲音低了下來,李老夫人輕輕笑出了聲,伸手撫著李小暖的頭髮誇獎道:

「你是個聰明剔透的,也肯凡事留心,你說的極是,但凡留些心,那周公子的身份就是明擺著的,小恪日常里,對他也是極尊重著的,蕭兒心地太過忠厚單純,唉」

李老夫人重重的嘆息裡帶出濃濃的傷感來,李小暖垂下了眼帘,沒敢接話。

李老夫人轉過身,從身後取了個匣子過來,打開來,從裡面取出只通體碧透、靈動異常的玉鐲子來,拉過李小暖的手,緩緩給她戴到手腕上,舉著李小暖的胳膊,仔細看了看,笑著說道:

「這鐲子,是老祖宗的祖母給老祖宗的,是件古物,今兒老祖宗就把它送給你了。」

李小暖驚愕的看著手腕上碧綠靈動的讓人移不開眼睛的鐲子,急忙用手褪著,

「這是老祖宗傳家的東西,怎麼能給我呢?」

「傳給你難道就不是傳家了?別動,好好戴著,聽老祖宗說。」

李老夫人笑著按住李小暖的手,微微帶著絲擔憂,溫和的說道,

「小暖,你今年只有十一歲,這份聰明,老祖宗是又喜又怕,這件古玉鐲子,靈氣充足,你好好戴著,不要取下來,也是個保佑,昨天我就讓魏嬤嬤去靈應寺了,讓她去給你也點盞長明燈去,和蕭兒一處,都祈祈福。」

李小暖眼睛濕潤起來,仰頭看著李老夫人,半晌,才哽咽著低低的叫道:

「老祖宗……」

李老夫人拉過李小暖,在懷裡摟了摟,笑著說道:

「咱們李家,就是出聰明能幹的女子,老祖宗是,我的小暖也是。」

李小暖笑了起來,忙重重點著頭。

晚上,翠蓮提著燈籠,親自送了卷邸抄來,笑著稟報說:

「表小姐,這是老祖宗吩咐給您送過來的,老祖宗吩咐了,若您看好了,就讓小丫頭拿了再去換新的來。」

李小暖忙從榻上起身,笑盈盈的謝了翠蓮,吩咐冬末接過邸抄,親自把翠蓮送到了正屋門口,翠蓮笑容滿面的推著李小暖,不肯讓她送出正屋半步去,李小暖只好吩咐蘭初提著燈籠,把翠蓮送到了院門口。

看著兩盞燈籠沿著抄手游廊出去了,李小暖才轉回東廂,坐到榻上,拿過邸抄,翻了起來,這一卷都是十幾年前的邸抄,和外書房那些邸抄,幾乎是連著的。

日子緩慢又飛快的滑落著,周夫人焦躁的等了大半個月,送信的管事回來了,卻沒帶回汝南王妃的回信,只稟報說:

「王妃身子有些不舒服,說晚幾天王妃再遣人送信過來。」

周夫人心往下沉了沉,打發了管事下去,獃獃的坐著發了會怔,才叫了周嬤嬤進來,吩咐她去庫房挑些上好的紅參肉桂,挑幾個老成知禮的婆子,去京城看看王妃去,周嬤嬤一句不敢多問,忙答應著出去準備了。

又過了十幾天,京城還是沒有任何書信過來,古雲歡每天汪著眼淚,以淚洗面,別說理事,連人也不想見了,李小暖苦惱著,卻沒法子再硬拖著她,只好自己每天到翠薇廳管家理事去。

周夫人惱怒鬱悶著,身子就有些不爽起來,李小暖忙和李老夫人稟報了,每天請了大夫過來診著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