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七十九章誰更惡劣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己說去,還是我和老祖宗說去?要不,就捎信給大姐姐,讓她來說?」 古雲歡猛然抬頭看著李小暖,眼淚一下子滑了下來,李小暖無奈起來,頹然的聳拉著肩膀,攤著手說道: 「二姐姐,你也是讀過書的人...

第七十九章誰更惡劣

不大會兒,蘭初跑了回來,點著頭稟報著:

「那婆子說,進去了,剛進,和侍琴。」

李小暖氣得幾乎跳起腳來,這古雲歡,真是個沒腦子的笨蛋自古女子放下矜持,主動上前的,哪有一個好下場的?男人個個都是賤脾氣,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他喵個貓的

李小暖跺著腳,也顧不得其它,推著蘭初,

「趕緊,拖她回來」

「我?」

蘭初瞪大眼睛,愕然看著李小暖,李小暖一邊拉著她往前奔,一邊恨恨的說道:

「不是我,是我們」

在她們後面不遠處,花木晃動,人影隱約。

蘭初緊跟著李小暖,奔著娑羅院就沖了進去,大門外的婆子一時傻住了,看著急衝進去的李小暖和蘭初,眼珠幾乎瞪了出來。

李小暖在二門前頓了頓腳步,略理了理衣裙,步履穩重卻急促的往裡沖了進去,蘭初緊盯著李小暖,也跟著拉了拉衣裙,亦步亦趨的緊跟在後面。

蘭初學著李小暖,目不斜視,跟著往正屋直闖進去。

侍立在正屋門口的洛川看到李小暖跨進正院門,也不走抄手游廊,徑直從院子中間的青石路直衝了進來,愕然的眨了下眼睛,急忙抬手止住了正要上前呵斥阻攔的幾個小廝,自己趕緊上前半步,恭敬的打起了帘子。

李小暖也顧不得其它,直衝了進去,蘭初緊緊跟著,一步不敢落下。

屋裡,古雲歡正緊張而局促的坐在東邊的扶手椅上,侍琴垂手低頭,縮著身子緊挨著古雲歡的椅子侍立著,程恪微微皺著眉頭,冷著臉端坐在古雲歡對面的扶手椅上,周景然蹺著二郎腿,悠然的靠在椅背上,慢慢的搖著扇子,半眯著眼睛,滿臉揶揄看著程恪和古雲歡。

帘子突然掀起,李小暖帶著蘭初沖了進來,屋裡的人齊齊的轉頭看了過來,古雲歡呆怔著,咬著嘴唇,臉上的緋紅更濃了,侍琴彷彿看到救星般,滿臉驚喜,周景然高高挑著眉梢,坐直了身子,滿臉興奮的盯著李小暖,程恪下意識的就要站起來,起到一半,又急忙坐了下去,眼光掃過緊盯著李小暖的周景然,輕輕「哼」了一聲。

李小暖微微喘息著,穩住身子,站在門口,目光掃過眾人,微微曲膝略福了福,也不理會坐在旁邊的程恪和周景然,徑直走到古雲歡身邊,笑盈盈的說道:

「二姐姐,上午不是說要去挑給姨母帶過去的乾果蜜餞嗎?我到菡萏院沒找到你,聽婆子說你過來前院,就找過來了,咱們趕緊過去吧,夫人吩咐要多帶幾樣過去呢,再晚就來不及了。」

古雲歡臉色變幻著,正要說話,程恪搶過了話頭,

「要是挑乾果蜜餞,倒正經應該過來和我商量商量,你們府上的蜜餞,做的也算是好的了,就是酸味重了些。」

古雲歡眼睛閃亮著,濃濃的喜悅從眼角漫延下來,李小暖看著瞬間容光煥發的古雲歡,心裡一時五味雜陳,這樣少艾初戀,自己也有過,那個時候,不用他說話,一個眼神就是天堂

古雲歡微微有些緊張的正要答話,李小暖轉過身,看著程恪搶著說道:

「我還以為只有女人才喜歡吃這些乾果阿蜜餞啊什麼的,原來表少爺也喜歡吃這些東西。」

李小暖挑著眉梢,似笑非笑的看著程恪,古雲歡看他是痴迷,他從頭到腳可都是清醒著的若有意,就該託人求親,若無意,喵的無意你挑這樣的話頭做什麼?

程恪臉色微變,正要說話,李小暖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他,搶過話頭接著說道:

「表少爺穿這樣粉嫩的黃色,真是好看原來表少爺也跟我們閨閣女子一樣,喜歡蜜餞啦、粉黃嫩綠啦這樣的東西要不,表少爺跟我們一起去挑蜜餞吧,我和二姐姐還有個用花瓣淘香露的法子,淘出來的香露香味似有似無,撒在衣服上,能香一兩天呢,表少爺必定喜歡的表少爺喜歡芙蓉還是薔薇?平時都熏什麼香?」

古雲歡看著話癆般的李小暖,怔怔的眨著眼睛,程恪額頭青筋高高暴起,指著李小暖,卻說不出話來,周景然看著暴怒起來的程恪,用手拍著椅子扶手,跺著腳,笑得前仰後合。

李小暖斜睇著周景然,眯了眯眼睛,笑盈盈的說道:

「周公子既是表少爺最心愛的清客相公,必定也是極精通這些女人家喜歡的東西了?要不,兩位公子和我們一起去挑蜜餞去?」

周景然的笑聲嘎然而止,一口氣堵在胸口,悶得說不出話來,程恪舒了口氣,幸災樂禍的看著周景然,李小暖掃了兩人一眼,轉身拉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他們不去就算了,咱們得趕緊走了,老祖宗該到處找咱們了,趕緊走吧。」

古雲歡臉色微變,急忙起身,微微曲膝告辭,李小暖拉著她,只管往外走去。

蘭初和侍琴緊緊跟著,四人步履急促的出了娑羅館,轉進角門,李小暖才鬆開古雲歡,轉過頭吩咐著侍琴和蘭初,

「你們兩個,左右看著,我和二姐姐說幾句話。」

侍琴和蘭初曲膝應了,一前一後離開十幾步,小心的左右觀望著。

古雲歡兩隻腳不停的替換著,滿身不自在的站著,李小暖看著她,重重嘆了口氣,聲音低低的說道:

「這是大姐姐出嫁前交待我的,表少爺來的時候,讓我看著你,若有什麼事,就讓人捎信給她。」

李小暖頓了頓,古雲歡臉色難堪起來,垂著頭,兩隻手用力扯著帕子,抿著嘴一句話也不說,李小暖看著她,接著說道:

「今天這事,只怕瞞不過去,是二姐姐自己說去,還是我和老祖宗說去?要不,就捎信給大姐姐,讓她來說?」

古雲歡猛然抬頭看著李小暖,眼淚一下子滑了下來,李小暖無奈起來,頹然的聳拉著肩膀,攤著手說道:

「二姐姐,你也是讀過書的人,你看過的那些傳奇話本里,那些私相授受的,可有一個好結局的?在男子,不過『風流』二字,碰到那沒臉沒皮的,不以為恥,反要以為榮,在女子,就是品性不端,你又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再說,這家裡,帶有夫人、有老祖宗做主呢,你唉」

李小暖唉聲嘆氣的看著古雲歡,古雲歡用帕子抹著眼淚,想了想,低著頭說道:

「我去找母親。」

李小暖舒了口氣,急忙招手叫了侍琴過來,

「你陪你們姑娘去澄心院,快去。」

侍琴轉頭看著古雲歡,見她垂頭掉著眼淚,沒有反對的意思,忙曲膝答應著,扶著古雲歡往澄心院方向走去。

李小暖遠遠綴著,看著古雲歡進了澄心院,才鬆了口氣,帶著蘭初往瑞萱堂回去了。

李老夫人已經醒了,正坐在東廂榻上,捻著佛珠,慢慢翻著本經書看著。

李小暖進來,見了禮,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李老夫人合上經書,笑著看著李小暖問道:

「蜜餞挑好了?」

「嗯。」

李小暖似是而非的答應著,抬頭看著李老夫人,遲疑著說道:

「二姐姐,有些個不放心,怕挑的不合姨母的意,就和我一起,到娑羅館問表少爺去了。」

李小暖的聲音越來越低,李老夫人呆了呆,放下手裡的佛珠,緊盯著李小暖,聲音平緩的問道:

「你去那裡找到她的?」

「嗯。」

李小暖垂著頭答應著,

「也沒問出什麼來,二姐姐說要去找夫人商量商量,這會兒大約還在澄心院。」

李老夫人微微舒了口氣,呆了一會兒,嘆了口氣,看著李小暖問道: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是大姐姐出嫁前交待我的,說若是表少爺過來小住,就讓我和二姐姐一處,有事就和老祖宗說,大姐姐說,這事,總不能交待給古蕭,也只好交待給我。」

李小暖仰頭看著李老夫人說道,李老夫人鬆了口氣,笑著撫著李小暖的頭頂,

「你是個好孩子,唉,雲姍是個懂事的,出了嫁還操心著家裡的事。」

古雲歡帶著侍琴,慢慢蹭進了澄心院,周夫人坐在榻上,面前攤了一堆的絲綢料子,正和蘭若一樣樣摸著、比劃著,挑著做嬰兒衣服的料子。

見古雲歡進來,周夫人忙笑著招手叫了古雲歡坐過來,

「你來的正好,快過來幫我看看,哪個好看些。」

古雲歡側身坐到榻沿上,心不在焉的掂起料子,用手指摩擦著,只不說話,蘭若覺出些不對來,忙偷偷示意著周夫人,周夫人仔細打量著垂著頭、一言不發的古雲歡,心疼的問道:

「我的兒,累著了?」

古雲歡搖了搖頭,放下手裡的布料,揪著帕子,半晌才低聲說道:

「母親,我,想跟您說說話兒。」

周夫人驚訝著莫名其妙起來,忙點著頭,揮手斥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伸手撫著古雲歡的面頰,溫和的說道:

「說吧,有什麼話跟母親說就是了。」

````````````````````

今天凌晨到的家,累死了,今天就一章吧,明天雙更

抱抱各位,群親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