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六章找她出來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2-12-15 14:23  |  字數:3554字

第七十六章找她出來

李老夫人眼睛望著窗外,凝神思量了半晌,轉眼看著李小暖,溫和的拍了拍李小暖的手,笑著說道:

「小暖別擔心,這事倒也不是什麼大事,算起來,錢學政在咱們兩浙路已經做了四年的學政了,各路學政,從沒有過連任的先例,也不過明後年,錢學政就要調任別處去了,等新學政來了,再讓蕭兒下場就是。」

李小暖舒了口氣,笑了起來,重重點著頭。

晚間,李老夫人請了陳先生,委婉的說了自己的意思,

「……蕭兒是個忠厚性子,文如其人,這文必定也是走厚重質樸的路子才最適合,雖說投了主考的喜好性子,是能便利許多,可到底不是長久之計,做文如做人,總還是合著本性,踏踏實實的好,陳先生和蕭兒他爹相交如兄弟,視蕭兒如子如侄,我都明明白白的看在眼裡,我也當陳先生和蕭兒他爹一樣看,今天就在陳先生面前倚個老,有話就這樣直說了,陳先生莫怪罪才好」

陳先生急忙起身,恭恭敬敬的躬下身子答道:

「老夫人教訓得是,是小侄想左了。」

「先生快坐,不必如此。」

李老夫人滿面笑容的讓著陳先生坐下,陳先生看著李老夫人,感慨的說道:

「從前和古年兄一處,總聽他說起老夫人的睿智明理,如今這一兩年看下來,古年兄所言,十不及一二,老夫人這一番話、這一番見識,小侄受教非淺,如今想想,小侄在這做人上頭,到底落了些下乘。」

「陳先生自謙了。」

李老夫人笑著說道,陳先生又恭敬的陪坐著說了半天話,才告辭回去了。

忙忙碌碌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七月里,金志揚親自跑了趟古家來報喜,古雲姍懷孕了,周夫人得了信兒就緊張起來。

思量了幾天,稟了李老夫人,寫了封信,準備打發周嬤嬤帶著去了京城,到汝南王府去要兩個老成的接生婆子過來準備侍候著,想了想,在信末又拖了句,若是能從宮裡請個穩婆來,就更妥當了。

九月初,周嬤嬤風塵僕僕的請了王府的兩個穩婆回來,沒接到宮裡的穩婆,周夫人雖有些遺憾,可也不過些許遺憾而已,汝南王府的穩婆,也不比宮裡的差多少,當年程貴妃生子,就是從娘家接了穩婆進宮侍候的。

周夫人親自請兩個穩婆吃了頓酒,千叮嚀萬囑咐了兩個嬤嬤,又賞了重金,才吩咐周嬤嬤送兩人去了金家。

周夫人幾乎一天一趟的遣婆子過去看望古雲姍,李老夫人無奈之下,只好叫了她過去說了幾句:「……那金家也是富貴大族,你這樣蛇蛇蠍蠍的,讓金家何以自處?你也要替雲姍想想,她是金家的媳婦,該多少難為?」

周夫人受了教,只好強壓著擔憂,不敢再天天遣人過去了問候了。

轉眼,秋去冬來,又是年底,古雲歡喜著盼望著,也不管李小暖說不說話,只管天天和她急切而羞澀的計算著時日,到年底,恪表哥去邊關就滿三年了,今年春節就能回來了說不定春節前就能回來了

李小暖被她煩的鬱悶不已,鬱悶一陣子,倒也想開了,那程恪縱知道了她是她,又能如何?又敢如何?

她就不信他肯舍了那層麵皮,說出在福音寺被她偷襲得手的事,偷拿貢品的事,可算不得事至於拿紅福騙他和周公子,哼,他和那個周公子的心思,只怕更見不得人吧只怕他還怕她說出來呢

臘月中旬,陳先生辭了李老夫人,回去過年了,古蕭放了假,卻沒有象往年那樣,雀躍歡欣著到處玩耍,而是依舊每天埋首於外書房,念書寫字做文章。

周夫人歡喜欣慰異常。

李小暖偷偷感慨傷感著,只盼著古蕭真如李老夫人盼望的那樣,有個榮華富貴、高官厚祿的命相。

雲姍的出嫁,雲歡的心不在焉,古蕭的苦讀,李小暖的沉默,讓古家的新年也跟著淡然無味起來。

初二日,金志揚帶著滿船的禮物過來古府拜年,古雲姍懷著身孕,小心的在家養著,沒敢和金志揚一起過來。

客人的到來,讓古府上下活泛了一天,古蕭也興緻勃勃的拉著金志揚,關切的問著大姐姐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發過脾氣沒有?問得金志揚笑不可支,

「也怪不得你大姐姐最疼你」

古蕭笑了起來,周夫人滿眼笑意的看著兩人,叫了孫嬤嬤過來,吩咐帶著兩人去了外書房,

「讓你們兩個去書房講那些經義文章去。」

轉眼又是元宵燈節,前幾天,陳先生就託人捎了信過來,要帶著古蕭去參加一個文會,元宵節那天一早,周夫人就安排人準備了畫舫,和李老夫人一起打發古蕭去接了陳先生,一同去參加文會了。

古府的元宵燈節越發清靜,大家聚在瑞萱堂吃了幾個元宵,看了一會兒煙火,就各自散了。

二月里,京城捎了信來,程恪要過來上里鎮看望周夫人,周夫人總算從古雲姍的懷孕中分了些心神出來,叫了古雲歡和李小暖過去,吩咐兩人看著人收拾出娑羅院來,準備著程恪的到來。

古雲歡興奮得容光煥發,再也顧不上別的事了,把家裡的事統統推給李小暖,自己只天天從早到晚盯在娑羅院,指揮著丫頭婆子如繡花般收拾布置著娑羅院的里里外外,哪怕有一絲半點的不滿意,也要一遍遍的指揮著重新調換擺放。

忙到二月中,程恪的車隊才緩緩進了上里鎮,那位周公子,又形影不離的跟了過來。

李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