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五章學步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2-12-15 14:23  |  字數:3530字

第七十五章學步

第二天一早,李小暖剛起來洗漱了,古雲歡就打發小丫頭過來,笑嘻嘻的稟報道:

「表小姐,我們姑娘差我過來說一聲,讓表小姐別忘了今兒要過去翠薇廳聽事兒的。」

李小暖一口氣堵在喉嚨里,悶悶的點頭答應著,打發了小丫頭回去,帶著蘭初,去瑞萱堂請安去了。

吃了飯,周夫人溫和的交待著李小暖,

「別怕,你先跟著雲歡學學,前些日子,怕雲歡一個人忙不過來,我憶經打發了周嬤嬤每日過去幫襯著,如今還是讓她每天過去著,府里的規矩舊例,她都熟,你們兩個若有什麼不明白的,問她就是。」

李小暖急忙站起來,恭敬的垂手聽著,曲膝答應了,又辭了李老夫人,才和古雲歡一起,往翠薇廳去了。

翠薇廳榻上,原來古雲姍的位置坐了古雲歡,李小暖坐在古雲歡原來的位置上,瞟了眼腰背挺直的站在古雲歡旁邊的周嬤嬤,周嬤嬤神情依舊端莊著,臉上彷彿帶著絲陰沉,彷彿沒看到坐在旁邊的李小暖。

婆子一個接著一個,小心翼翼的上前回著事,古雲歡接了帳目明細,轉手就塞給李小暖,

「小暖你對對這數目。」

李小暖接過一張張帳目,核對好數目,又吩咐蘭初取了歷年帳冊子過來,再對上一遍,核清楚出入,才點著頭或搖著頭,將帳目明細交給古雲歡。

周嬤嬤目光陰沉的盯著一張張仔細核對著數目、比照著舊例的李小暖看了一會兒,才轉過眼神,一個個掃過垂手侍立著等著回話的婆子。

管事婆子呈了廚房採辦單子,稟報著下個月的米菜等各項用度,李小暖按過古雲歡遞過來的單子,核對了數目,又取了帳冊子核對了,微微皺起眉頭,轉頭看著古雲歡說道:

「二姐姐,大姐姐上個月出嫁,這個月林先生也辭館回去了,這碧粳什麼的,用度倒還和從前一樣。」

古雲歡轉眼看著管事婆子,婆子飛快的瞄了周嬤嬤一眼,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這做菜做飯的,哪能可著頭做帽子的?總要留出些富餘來,不能委屈了各院大小主子不是?!」

李小暖看著她,笑著只不說話,只歪著頭看著古雲歡,古雲歡臉色沉了下來,把帳目單子重重的擲到了地上,盯著婆子,惱怒的問道:

「那姐姐出嫁前,你們都是可著頭做的帽子?府里統總七八個主子,如今去了兩個人的份例,這數目字竟不用動是從前剋扣了哪個?還是如今死撐著做帽子的?」

婆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不停的磕著頭,周嬤嬤微微動了動,笑著說道:

「二小姐且靜靜心,我倒隱隱約約聽廚房的人說過幾次,各院多多少少都抱怨過廚房送的飯菜總是不怎麼夠。」

古雲歡眉梢挑著起來,轉身看著周嬤嬤正要說話,周嬤嬤急忙笑著接著說道:

「廚房送的飯菜,主子們吃必定是有餘的,只是咱們府里一向待下寬厚,主子身邊貼身侍候的丫頭們,多是和主子們一處吃些,來來回回,難免就不夠了,如今府里也不少這些小錢,就寬厚些,也是咱們府上的風範。」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周嬤嬤,又轉眼看著古雲歡,古雲歡臉色陰沉著看著周嬤嬤,侍琴看了眼捧畫,轉頭看著周嬤嬤說道:

「嬤嬤這話可不能亂說,我們院子里,可從來沒有這樣的事姑娘有姑娘的份例,我們自然也有我們的份例,你去問問大廚房,我們這些個人,哪一頓沒到大廚房去吃的?嬤嬤總不會說我們都是要吃了兩遍的吧?」

李小暖面無表情的垂下了眼帘,蘭初看著李小暖,也跟著低眉順目,安靜的垂手侍立著。

古雲歡挑著眉梢,似笑非笑的看著周嬤嬤,周嬤嬤尷尬著,有些惱怒起來,古雲歡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轉過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咱們府上這個風範,我倒真是頭一次聽說,從前姐姐在家時,她那裡咱們去得多,我可從來沒看到珍珠、玉翠她們跟著姐姐吃過飯,我這裡也沒有這樣的規矩,你們松風院呢?冬末和你一處吃飯的?」

李小暖笑著搖著頭,

「除了病著的那一陣子,我都是在瑞萱堂吃飯的。」

古雲歡轉過頭看著周嬤嬤,慢騰騰的說道:

「這府里,我和姐姐都是苛薄的,沒你說的這寬厚規矩,小暖和古蕭一向是在瑞萱堂吃飯的,我倒不知道,你說的這慣例,是哪個院子里的?」

周嬤嬤臉色紫漲起來,呆怔了半晌,緊緊抿著嘴,不再說話,古雲歡笑著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移開目光,盯著膽怯著伏在地上的婆子吩咐道:

「你回去對對清楚再來。」

婆子急忙磕了個頭,揀起地上的帳目單子,小心的退了出去。

李小暖端著杯子慢慢喝著茶,瞄著臉色青紫的周嬤嬤,心底暗暗盤算起來。

李小暖苦惱著忙碌起來,每天早上去瑞萱堂請了安,就直接和古雲歡一處到翠薇廳聽婆子們回事,這家務,不管不知道,管起來,大大小小的瑣碎事,一件接一件,一點也不輕鬆。

從翠薇廳回來,換了衣服,就得去瑞萱堂,吃了飯,陪著李老夫人到後面小佛堂,抄一會兒經,然後就是整理那些舊冊子、舊日文書、往來信札,諸如此類的故紙堆。

也就是晚上吃了飯回到松風院,還能看上一兩個時辰的書,李小暖哀嘆著調整著自己的節奏,什麼時候才能自己安排自己的日子,想怎麼過就怎麼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