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七十三章痛心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氣來。古蕭輕輕畏縮了下,膽怯的拉了拉李老夫人,低聲說道:「老祖宗,我是不是說錯了?」李老夫人低頭看著微微有些膽怯和畏縮的古蕭,轉頭看著周夫人,苦笑中帶著譏笑,慢騰騰的說道:「蕭...

第七十三章痛心

古蕭怔了怔,重重的咽了口口水,看著周夫人,張了張嘴,卻沒能說出話來。

周夫人盯著古蕭說道:

「蕭兒,你答應母親,不要分心不要在那些沒用的東西上分心好好念書做文章」

古蕭眼淚涌了出來,張著嘴,想答應卻又不甘心,周夫人急切著聲音尖利了起來,

「蕭兒母親的話,你聽到沒有?」

古蕭身子抖動了下,滿眼是淚的點著頭,半晌才說出話來,

「我聽到了,母親,我……知道了,那畫……那畫」

「那畫,不要再畫了,那些沒用的東西,花那些功夫學它做什麼?蕭兒,你今年十二了,該懂事了」

古蕭閉著眼睛點著頭,艱難的答應著:

「好,我知道了,母親,我……不學了」

周夫人微微舒了口氣,重重的嘆了口氣,用帕子拭著古蕭臉上的淚水,

「蕭兒,母親都是為了你好,等你長大了,就能體會到母親的苦心了。」

「母親,老祖宗說……畫畫,也有用。」

古蕭聲音含糊著,低低的分辯道,周夫人眉頭挑了挑,悶悶的「哼」了一聲,沉默了片刻,才盯著古蕭說道:

「老祖宗年紀大了,又傷透了心,只盼著你平安二字罷了,若是依著老祖宗的意思,這科舉都不讓你考呢母親若是讓你事事照著老祖宗的想頭,豈不是要毀了你去?」

古蕭一時呆住了,怔怔的看著母親,猶疑著說不出話來,周夫人嘆了口氣,盯著古蕭問道:

「那畫有用,你說,是鄉試用得著?還是省試上用得著?皇上殿試,你畫幅畫行不行?自古以來,那人的才華,一提起來不都是詩字文章的?可有人因著畫幾筆畫,就成就了高官顯位的?那畫,就是畫得再好,也不過一個畫匠罷了,何曾上得過檯面?」

古蕭眨著眼睛,怔了片刻,緩緩點了點頭,周夫人緩了口氣,伸手溫和的撫著古蕭的面頰,

「蕭兒,古家只有你了,你要重振家門,那些閑情逸志的東西,先丟開去,等你功成名就了,想做什麼不成的?母親的盼頭都在你身上,雲姍……唉,母親對不起她,可雲歡不能再耽誤了,只有你爭氣,你二姐姐才能求得那個好姻緣,蕭兒,你要爭氣,要爭氣氨

古蕭眼睛中閃過絲茫然,重重的不停的點著頭,周夫人微微露出絲欣慰的笑容,用帕子仔細拭了古蕭臉上的淚痕,叫了丫頭進來,侍候著古蕭凈了面,又讓人送了碗燕窩粥來,看著古蕭吃了,才吩咐婆子小心侍候著古蕭回去梧桐院安歇去了。

因著古雲姍的出嫁,古蕭也停了幾天課,直到古雲姍回門禮后,古蕭才重又開始上課。

中午吃了飯,古蕭微微垂著頭坐在李老夫人身邊,手裡無意識的轉著杯子,李老夫人微微低著頭,笑著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溫和的說道:

「你不趕緊去林先生那裡學畫,在這裡發什麼呆呢?又想你大姐姐了?」

「噢」

古蕭急忙抬起頭,點了點頭,又急忙搖著頭說道:

「不是,老祖宗,我」

古蕭硬生生頓回了後面的話,轉頭看著正盯著他的周夫人,慢慢垂下眼帘,轉過頭,低聲說道:

「老祖宗,以前是我不懂事,不想著好好念書,一定要學什麼畫啊什麼的,耽誤了不少辰光,如今我大了,知道了,那畫,我不想再學了,往後我要專心念書,過幾年,也象父親那樣,給老祖宗捧個三元及第回來。」

李小暖猛的抬起頭,直直的看著古蕭,又急忙轉頭看著滿臉欣慰的周夫人,張了張嘴,到嘴的話硬生生又咽了回去。

李老夫人猛的轉過頭,眼睛里閃過絲厲色,盯著滿臉喜色的周夫人,嘴唇抖動了幾下,又緊緊抿了起來,上身端直著,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利之氣來。

古蕭輕輕畏縮了下,膽怯的拉了拉李老夫人,低聲說道:

「老祖宗,我是不是說錯了?」

李老夫人低頭看著微微有些膽怯和畏縮的古蕭,轉頭看著周夫人,苦笑中帶著譏笑,慢騰騰的說道:

「蕭兒,老祖宗不過是有些意外,就嚇著你了?照著你母親的期許,往後你若是天天隨王伴駕的,豈不是日日都要擔驚受怕了?」

古蕭眼睛里閃過絲茫然,仰頭看著李老夫人,順著李老夫人的視線又看向和他一樣茫然著的周夫人,李老夫人一瞬間彷彿泄了氣一般,上身委頓了下來,有些無力的揮了揮手,

「你既然下了決心,就隨你吧。」

周夫人舒了口氣,古蕭聳拉著肩膀,有些喪氣的點了點頭,李老夫人微微閉了閉眼睛,目光緩和著,從古蕭移到了周夫人身上,想了想,鄭重的交待道:

「蕭兒,你聽著,自古以來,這科舉,講究的是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這中舉的人,除了才氣,還要時運,就說你那先生,才高八斗,你父親比他都不如,可就是時運不濟,到如今,也不過一個貢生這才氣中,天賦和努力五五對半,至於時運,全繫於天人力半分也及不得蕭兒,不要期許過高,萬事隨緣隨命,是你的,別人奪也奪不去,不是你的,你頭懸樑椎刺股,也是沒有半分用處你可明白?」

古蕭想了想,點了點頭,周夫人擰著眉頭想了想,笑著說道:

「書上那些個聖賢苦學的故事,不都是說的苦學成才的?」

「聖賢苦學,是成了聖賢,成了學問大家你說說,那些個苦學而成的聖賢大家,哪一個一下場,就三元及第的?別說三元及第,能中了舉的又有幾個?做學問和科舉,不一樣」

李老夫人「哼」了一聲,語氣嚴厲起來,周夫人呆了呆,立即收了聲,一句話也不敢再多說。

李老夫人眯著眼睛掃了眼周夫人,不再理會她,只轉過頭,捏著古蕭的肩膀交待道:

「有句話你記著,盡人力,聽天命凡事順其自然,不能枉求強求」

古蕭似懂非懂的點著頭,李老夫人掩飾不住眼裡的失望,閉了閉眼睛,揮了揮手打發著眾人,

「蕭兒既然下了決心,不再學畫,明天就送林先生回去吧。你們下去吧,我累了,想歇一歇。」

古蕭擔憂的看著李老夫人,

「老祖宗,我給您捶一捶?」

李老夫人臉色溫和下來,滿眼慈愛的看著古蕭,伸手撫著他的面頰,緩聲說道:

「老祖宗沒事,我的蕭兒是個孝順的好孩子,菩薩會保佑你,保佑古家,你去吧,今天再去跟林先生上一課,也跟林先生告個別,這兩年,多虧他這麼盡心儘力的教導你。」

古蕭急忙點著頭,起身告著退,

「那孫兒先下去了,我下了課再過來看老祖宗。」

李老夫人笑著點著頭,看著古蕭和周夫人告退出去了,才慢慢斂了臉上的笑容。

李小暖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小心的看著李老夫人的臉色,李老夫人沉默著坐了一會兒,抬起手叫著李小暖,

「來,小暖扶我起來,去後面佛堂,該做功課去了。」

李小暖忙笑著上前,小心的扶起李老夫人,緩步往後面小佛堂走去。

李小暖跪坐在李老夫人身後,聽著她念完了一遍心經,上前扶了她起來,坐到了東廂榻上,李老夫人轉頭看著李小暖,想了想,笑著說道:

「蕭兒他爹,十三歲那年就中了解元,隔年的省試,蕭兒他爹自覺把握不夠,就沒去應試,三年後才去考的省試,中了會元,緊接著殿試,又中了狀元,三元及第,轟動天下時,也不過十八歲,連親事還沒定下呢。」

李小暖凝神聽著李老夫人平淡中帶著無限傲然的述說,

「若不是這樣,鎮寧侯爺嫡女,汝南王妃嫡親的妹子,怎麼會下嫁到咱們古家?」

李老夫人猛然頓住了話頭,深吸了幾口氣,閉了閉眼睛,有些頹然的低聲說道:

「福禍,都是連在一處的」

李老夫人轉頭看著窗外,沉默著沒再說話,李小暖若有所思的看著李老夫人,十八歲的三元及第,那份榮耀和光輝,古往今來,親身經歷過、榮耀過的,大約也就是眼前這位老人了,那第二人,縱是有,也不知道是幾百年後的事了。

李老夫人突然重重的嘆息著,轉過頭看著李小暖,眼神溫和著微笑起來,

「小暖,老祖宗疼愛你這份聰明倒在其次,你年紀小小,就懂得順天應時,這份看得開,才最難得」

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李老夫人笑著撫著她的髮髻,

「老祖宗年青時,可沒你這份恬淡,不過,你這是天生的,不一樣,任誰也比不得,也怪不得唯心大師肯守著你念一天的心經這些,都是你的福份」

李小暖想了想,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我不記得大師了,老祖宗這樣疼愛我,這才是我的福份呢。」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伸手摟了摟李小暖,憐惜的低聲誇獎道:

「你是個好孩子,難得的好孩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