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六十九章抄經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娘吳嬤嬤雖說是個好的,可也太軟了些,拿不住院子里的那些個大丫頭由孫嬤嬤掌總管著,你也能少操些心。」周夫人呆了呆,遲疑著看著李老夫人說道:「孫嬤嬤到梧桐院掌總管著,自然是再合適不過,只是,母...

第六十九章抄經

周夫人被李老夫人盯得心慌著不明所以起來,李老夫人直直的盯著她看了半天,彷彿累了般微微閉了閉眼睛,半晌才說出話來,

「我也是快六十的人了,都說人活七十古來稀,我還能有幾年活頭?這幾年精力上也是越發不濟,這個家,還有蕭兒,往後都要靠你攏總掌管著,你看事看人,心裡要有數才是我讓你看那些邸抄,你看出什麼來沒有?」

周夫人臉上泛起層青白來,看著李老夫人,強笑著說道:

「當年我在家時,父母親就教導我們姐妹,要溫柔和婉、謹守本份,邸抄這樣的東西,我當姑娘時就沒看到過,如今遵著母親的教導,看這些個邸抄,上頭不過是些憲令皇命,媳婦實在想不出,這裡頭竟還能看出什麼別樣的東西來不成?」

李老夫人一口氣堵在喉嚨里,獃獃的看著周夫人,半晌,疲倦異常的抬了抬手,聲音緩緩的說道:

「蕭兒這三四年,學業沒荒廢過半分,倒是比在京城時長進得多了」

周夫人眼裡閃過絲焦急,正要說話,李老夫人抬手止住了她,緩了口氣,接著說道:

「只有一點,你說得有理,蕭兒和小暖兩個年紀大了,又不是嫡親的兄妹,是不好再這樣時時一處處著,從明天起,吃了午飯,我留小暖在這院子里給我抄佛經,你放心就是。」

周夫人眼裡閃過絲喜色,面容放鬆下來,李老夫人抬頭看著她,接著說道:

「從明天起,讓孫嬤嬤去梧桐院做掌事嬤嬤去,蕭兒的奶娘吳嬤嬤雖說是個好的,可也太軟了些,拿不住院子里的那些個大丫頭由孫嬤嬤掌總管著,你也能少操些心。」

周夫人呆了呆,遲疑著看著李老夫人說道:

「孫嬤嬤到梧桐院掌總管著,自然是再合適不過,只是,母親這裡哪能離得開她?豈不是要委屈母親了?」

李老夫人滿眼無奈的看著周夫人,聲音和緩下來,

「我這裡怎麼樣不行的?蕭兒這個年紀,身邊的人一定要能讓人放心才行,好了,雲姍三月底就要出嫁了,明天還不知道多少事要忙呢,天也晚了,你趕緊去歇著吧,明天一早我就打發孫嬤嬤過去梧桐院。」

周夫人答應著,起身告了退,回去歇息了。

第二天吃了午飯,周夫人帶著古雲姍和古雲歡告退出去忙了,李老夫人留下了李小暖,笑著吩咐著古蕭,

「跟林先生學了畫回來,讓孫嬤嬤和菊影侍候著你去外書房寫字去吧,我跟菩薩許了願,要抄些經書供奉佛前,老祖宗年紀大了,老眼昏花,這經書可抄不動了,這一陣子,就讓小暖天天在小佛堂替我抄出這些經書來,算是替我還了這個心愿去。」

古蕭忙起身答應著,熱情的請求著,

「老祖宗,我也替你抄幾本經書還願吧」

「我的蕭兒是孝順孩子,只是你這孝順可不能在這上頭,你呀,好好讀書寫字,將來能好好兒的頂門立戶,就是孝順我和你母親了」

李老夫人撫著古蕭的肩頭,笑著說道,古蕭忙站起來,認真的答應著:

「老祖宗放心,孫兒一定用心讀書,將來給老祖宗和母親爭光。」

李小暖微笑著看著古蕭,心裡泛起絲不安來。

古蕭告退出去,李小暖扶著李老夫人轉到了後面小佛堂,翠蓮早就帶著小丫頭收拾好了佛堂邊的小廂房,放好了筆墨紙硯,點上了香。

李小暖扶著李老夫人進了佛堂,李老夫人盤膝坐到佛前的蒲團上,李小暖退後半步,坐到後面一個蒲團上,安靜的聽著李老夫人敲著木魚,念完了一遍心經。

李老夫人念好經,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溫和的吩咐道:

「來,扶我起來,咱們到廂房坐著去。」

李小暖急忙起身,扶了李老夫人起來,一直進了旁邊的廂房。

李老夫人在廂房的榻上坐下,李小暖接過翠蓮捧過的茶,遞給李老夫人,李老夫人接過杯子,示意李小暖坐到榻沿上,揮手斥退了翠蓮等人,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好孩子,離老祖宗近些。」

李小暖笑著往李老夫人處挪了挪,李老夫人放下杯子,伸手理了理李小暖的衣襟,笑著說道:

「老祖宗留你抄經,一來是替老祖宗還了這許下的心愿,二來,」

李老夫人頓了頓,聲音溫和著接著說道:

「你和蕭兒都是好孩子,老祖宗心裡明白得很,你雖比蕭兒小著兩歲,可這幾年,象姐姐一樣照顧著蕭兒,天天看著他念書做功課,若不是你幫著,蕭兒這書不能念得這樣好」

李小暖滿眼驚訝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笑了起來,輕輕拍了拍李小暖的肩膀,

「老祖宗人老了,可不糊塗你這孩子,為蕭兒費了多少苦心,老祖宗都看在眼裡呢你感激老祖宗,老祖宗也感激你呢」

李小暖怔怔的眨了眨眼睛,李老夫人笑著接著說道:

「蕭兒今年也十二歲了,說起來,若照早先的規矩,都是能行冠禮的年紀了,至少也算半個大人了,他是男人,往後咱們家都要靠他頂梁撐柱,咱們得讓他自己個兒管自己,那些大大小小的事,也得讓他自己留心著、自己拿主意去,老祖宗年紀大了,你就過來幫幫老祖宗,除了抄這**,再幫著老祖宗理一理那些陳年舊帳,老祖宗早就想理一理了」

李小暖急忙起身,恭敬的答應著,李老夫人笑著拉著她重又坐到榻上,接著說道:

「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心思重,凡事小心太過,你只記著,老祖宗看你和看蕭兒一個樣兒在老祖宗跟前,只管放寬心去。」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心裡謹慎著茫然著七上八下,這件事,一定還有她現在不知道的緣由,老祖宗做事向來思慮長遠,安排周到,若是早有這樣的打算,早一個月、兩個月前,就會先一點點做好鋪墊,絕不會這樣突然行事,晚上回去,得讓蘭初去趟大廚房打聽打聽。

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又慢慢說了一會兒話,有些疲乏起來,李小暖叫了翠蓮進來,一起侍候著李老夫人蓋上被子,李老夫人歪在榻上,含笑吩咐道:

「翠蓮侍候表小姐到隔壁也睡一會兒,歇好了再抄那些個**也不遲。」

李小暖和翠蓮答應著,翠蓮叫了個小丫頭進來,吩咐她坐到榻前的腳踏上,給李老夫人捶著腿,才和李小暖一起,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

兩人進了旁邊的小廂房,李小暖拉住翠蓮,笑著說道:

「翠蓮姐姐不用忙了,冬天裡天短,平時我也不睡的,我就在這兒抄經好了,姐姐只管忙自己的去。」

翠蓮看著李小暖,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坐到桌子前,翠蓮拿起墨錠,又磨了幾下,放下墨錠,又泡了杯茶端過來,笑著指著門口侍立著的小丫頭子,低聲說道:

「那我先下去了,表小姐若有什麼吩咐,只管打發小丫頭們,或是讓她們去叫我就是。」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看著翠蓮出了屋子,才轉過頭,平心靜氣的一筆一畫的抄起經書來。

李老夫人一覺醒來,李小暖已經抄了十來頁經書,李老夫人叫了李小暖進來,吩咐小丫頭在榻上放了只寫字的矮几,取了筆硯和幾本嶄新的冊子來。

翠蓮抱了幾本陳年舊冊子送了進來,李老夫人歪在榻上,吩咐李小暖將舊帳冊子一頁頁念給她聽,李老夫人半眯著眼睛,聽著李小暖慢慢念著那一筆筆的舊帳,感慨的回憶著,評論著,吩咐李小暖將她挑出來的條目重新謄寫到新冊子上。

兩個人一個念,一個回憶著、感慨著、解釋著,彷彿聊天般抄了一個多時辰,已經抄了大半本帳冊子,李老夫人直起身子,捶著腰,笑呵呵的說道:

「老祖宗到底上了年紀了,不行坐不住了,來小暖扶起老祖宗,咱祖孫兩個到這後面園子里走走去。」

李小暖忙笑著上前扶起李老夫人,翠蓮半跪著,侍候著李老夫人穿上鞋子,李小暖陪著李老夫人,緩緩往後園逛去。

直到吃了晚飯,李小暖才辭了李老夫人,回到松風院。

冬末和蘭初侍候著李小暖沐浴洗漱出來,李小暖換了家常半舊睡衣褲,拿著本書,垂著眼帘沉默著靠在床上,思量了好大一會兒,才轉頭看著坐在床腳邊折著衣服的冬末問道:

「今天府里有什麼新鮮事兒沒有?」

冬末折衣服的手頓住了,抬起頭,關切的看著李小暖,想了想,乾脆放下手裡的衣服,挪到李小暖旁邊,低聲問道:

「出什麼事了?今天老祖宗留了你一下午,沒什麼事吧?」

「沒什麼,嗯,也許沒什麼,府里有什麼新鮮事兒沒有?」

李小暖想了想,低聲說道,冬末擰眉想了想,低聲說道:

「也不知道算不算新鮮事兒,這幾天,因著大小姐出嫁陪房的事,府里各處差使調動得厲害,算起來,也就咱們院子里清靜,一點兒也沒動,不過咱們院子里的人,也沒人看得上眼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