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六十八章元宵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好的兒,遞給那些垂涎欲滴的食客。李小暖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些散發著誘人香味、被竹籤子挨個紮起時,發出短促而厚實的「噗、啪」聲的兒,咽了口口水,仰頭看著攤主,高聲問道:「多少錢一串?」<...

第六十八章元宵

轉過幾個街角,就看到不遠處燈火通明。

人也更多了起來,四面八方走動彙集著,不再象在街道上的人流那樣,方向分明著。

在各個角落裡,支著攤子的小吃也多了起來,還有些扛著、挑著,走動著、吆喝著,賣著吃食和花啊草啊的各色小玩意的小販。

婆子被擠得離古蕭和李小暖時近時遠,古蕭拉著李小暖,讓她走在自己前面,小心的攬著她的肩膀,拱護著她。

李小暖靠在古蕭胸前,只覺得背後溫暖而安適,李小暖轉過頭,微微仰頭看著古蕭,古蕭兩隻手臂圈成半圓,擋著擠來擠齲努力為李小暖隔出一點空間來。

李小暖微微往後靠了靠,躲在古蕭的懷裡,和他一起順著人流往前挪動著。

前面傳來響亮清脆的叫賣聲:

「賣鵪鶉兒」

李小暖眼睛亮了起來,急忙拉了拉古蕭,笑盈盈的說道:

「咱們去買兒吃」

古蕭臉上閃過絲為難來,低著頭俯到李小暖耳邊說道:

「你要是想鵪鶉兒吃,明天咱們讓劉嬤嬤做了吃就是,這外面街市上賣的東西,也不知道乾淨不幹凈。」

「乾淨怎麼不幹凈來?那麼多人吃,就咱們吃了不幹凈了?吃鵪鶉兒,就要在這裡買了吃才好,劉嬤嬤做的,可沒有這個味道」

李小暖掂著腳尖,看著前面被人群圍得密密的攤兒,滿臉的嚮往,古蕭笑著輕輕搖了搖頭,攬著李小暖往攤兒上擠了過去,孫嬤嬤和兩人隔了幾個人,忙擠到了古蕭和李小暖身邊,見兩人已經擠到近前,張了張嘴,想了想,笑了起來,緊挨著古蕭站著,沒再說話。

李小暖手裡握著荷包,好奇的看著攤上的東西和忙碌的攤主,攤兒是一輛一人多長的小車,一頭放著油鍋,鍋里的油冒著煙,油鍋里的兒鼓脹脹的,歡快的上下翻滾著,另一頭摞著五六層四四方方的竹匾,最上面一層用乾淨的細白布蓋著,中間放著一桶竹籤,四五個放著調料的小瓦盆,還有厚厚一疊乾淨的晒乾后又泡軟的枯荷葉。

攤主一隻手拿著個竹爪籬,利落的從油鍋里抄起一個個小孩子拳頭大孝炸得黃燦燦的鵪鶉兒,倒到旁邊的瓦盆里,另一隻手掀開竹匾上蓋的白布,抓了幾把彷彿已經半熟的兒,投到了油鍋里,用竹爪籬抄了兩個,放下竹爪籬,從桶里抓了一把竹籤,飛快的穿著炸好的兒,遞給那些垂涎欲滴的食客。

李小暖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些散發著誘人香味、被竹籤子挨個紮起時,發出短促而厚實的「噗、啪」聲的兒,咽了口口水,仰頭看著攤主,高聲問道:

「多少錢一串?」

「鵪鶉兒~~~~~~一串十文啦~~~~~~~~」

攤主拖著長腔,聲音清越的叫賣著。

李小暖低下頭,從荷包里數了十個銅錢出來,轉頭看著古蕭說道:

「咱們兩個吃一串就夠了,就買一串好不好?」

「好」

古蕭笑著點頭應承著,伸手接過李小暖手裡的銅錢,遞給了攤主。

不大會兒,兒出鍋了,攤主扎了兩個,又拿了張枯荷葉,一起遞給古蕭,指著一排四五碟調料高聲招呼著,

「這位小哥兒,喜歡什麼口兒,您自個兒蘸」

古蕭猶豫著看著調料碟,李小暖指著那碟散發著濃郁醇厚的醋香味兒的調料,興奮的叫著:

「這個這個蘸這個」

古蕭立即將兒在李小暖指的調料里蘸了兩下,用荷葉接在下面,小心的將竹籤遞給李小暖。

李小暖接過竹籤,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呵著熱氣,連連點著頭,含糊的說道:

「好……好吃真是好吃」

說著,轉過身,將咬了一口的兒舉到古蕭嘴邊,

「你也嘗嘗,好聽極了」

古蕭湊過來,咬了一口,連連點著頭,綻放出滿臉笑容來,呵著熱氣咽了,又湊過來咬了一口,含糊著說道:

「暖暖你說得對,這個味兒,劉嬤嬤可做不出來,真是好吃」

孫嬤嬤緊挨著兩人,笑盈盈的看著古蕭和李小暖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兩隻兒。

李小暖滿足的摸了摸小腹,輕輕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的感慨著:

「真是好吃」

古蕭滿足的看著李小暖,舒服的嘆了口氣,攬著李小暖,兩人跟著人流繼續往前逛去。

兩人也不知道逛了多大會兒,孫嬤嬤擠過來,笑著說道:

「也出來好大會兒了,再逛下去,只怕大小姐和二小姐要等得急躁了,要不,先回去吧,明年再來逛」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將滿手的草編的螞蚱、蟈蟈籠遞給旁邊擠過來的婆子,拉著古蕭,跟在孫嬤嬤後面,往碼頭回去了。

古雲姍正焦急的站在船艙門口,探頭往外看著,見兩人鬢角滲著汗進了船艙,輕輕跺著腳抱怨道:

「看看你們兩個,玩起來就不知道回來了?這都什麼時辰了?看回去晚上讓老祖宗擔心」

李小暖和古蕭對視了一眼,笑著吐了吐舌頭,坐到扶手椅上,接過丫頭奉過的茶,急急的喝了起來。

古雲歡拉著古雲姍坐到椅子上,笑著勸解道:

「一年也就能出來這麼一回,有孫嬤嬤跟著,老祖宗哪有不放心的?好了好了,開船了,一會兒就到家了。」

船靠到了碼頭,幾個人回到府里,到瑞萱堂報了平安,李老夫人就打發幾個人回去歇著了。

出了十五,春節漸行漸遠,古蕭重又開始了遊歷前的生活安排,每天早晨、上午跟著陳先生習學,下午跟著林先生學畫,其餘時間,大多泡在了松風院。

眼看著出了正月,張太太又親自跑了趟古家,拿著請人挑出來的吉期,和李老夫人、周夫人商議了婚期,定在了三月底。

周夫人和李老夫人商量著古雲姍陪嫁的管事、家人、婆子、丫頭,商議著要添的人手,李老夫人仔細聽周夫人說著,幾乎沒有什麼不贊成之處,周夫人暗暗舒了口氣,面容輕鬆下來,喝了口茶,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昨天和周嬤嬤一個個過這些個丫頭時,才發覺蕭兒院子里的幾個丫頭,也都不小了,菊影和竹枝今年都十七了,杏紅也十六了,梧桐院里,得添些人手才是,不然到明年可就接不上了。」

李老夫人微微有些意外的看著周夫人,含笑點著頭,

「還是你想得周到,這也是正理,這添補的人選有了沒有?」

「有了昨天我和周嬤嬤商量了好一陣子,挑過來挑過去,選了兩個人,一個是我屋裡的二等丫頭綠梅,今年14歲,仔細本份,做事極是盡心,原本我就打算著讓她頂蘭芷的缺,現如今還照舊讓她頂上蘭芷的缺,給蕭兒使喚,月例還是從我院子里出。」

周夫人笑著解釋著,李老夫人帶著笑,緩緩點著頭,周夫人微微放鬆了些,接著說道:

「還有一個就是青芷,今年十二歲,和蕭兒同歲,人生得極好,性格兒又溫順,就讓她去梧桐院先做個二等丫頭,月例銀子也還從澄心院支著,這樣,就都不算違了規矩。」

「青芷?周嬤嬤的二丫頭?」

「母親記性真是好,就是她,這丫頭生得比蘭芷還要好幾分,脾氣性格兒也極好,給蕭兒再合適不過。」

李老夫人微微坐直了身子,眼神里沒有任何感情的看著周夫人,半晌,緩緩點了點頭,

「你是蕭兒的親娘,你安排的,自然是妥當的,只是蕭兒還小,正是念書的年紀,你好好交待下去,任誰也不能分了他的心去」

周夫人怔了怔,急忙點著頭,

「母親說的極是,我也是怕人分了他的心去,才這樣安置的,母親放心,綠梅和青芷跟了我三四年了,都是老實可靠的丫頭。」

李老夫人苦澀的看著周夫人,垂下眼帘,點了點頭,周夫人輕輕咬了咬嘴唇,接著說道:

「母親說到分心,這也是我的心事,蕭兒如今一年比一年大了,再象原來那樣,天天和小暖混在一處,只怕不合適,畢竟不是嫡親的兄妹,為了小暖好,也要避點嫌,我想著……」

李老夫人面無表情的看著周夫人,周夫人膽怯著看著李老夫人,嘴裡含糊著咽回了後面的話,李老夫人盯著她看了半晌,慢慢轉過頭,看著窗外還是一片枯蕭的花架,停了一會兒,才轉過頭看著周夫人,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說道:

「蕭兒分心了沒有,你只看他的學業這三四年,蕭兒的功課到底學得如何,你心裡也要有數才是」

周夫人莫名其妙的看著李老夫人,想了想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蕭兒是老爺唯一血脈,不能說青出於藍,至少也不差什麼,若不是在松風院玩耍的多了,只怕去年就能開筆寫文章了,我也是看著他這樣荒費學業,才有些急了……」

李老夫人微微睜大了眼睛,怔怔然的看著周夫人。

推薦朋友的書:

作者:喝壺好茶嘎山糊

書號:1921618

書名:笑清廷

簡介:辮子時代里努力求活的嫡次女水煮生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