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六十六章流逝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擇了吉日,陳先生和古蕭帶著二十來個長隨、小廝,乘了兩條船,出發先往南邊去了。古蕭走後第三天,李小暖就收到了古蕭從驛路送回來的包裹,包裹里卷著一卷畫,四隻泥人。李小暖將四隻泥阿福擺到几上,歪...

第六十六章流逝

古雲姍斜睇著李小暖,笑盈盈的沒有說話,李小暖笑著看著她,兩人沉默了片刻,古雲姍低聲說道:

「老祖宗說了,若有想法,她就請人上門來……看一看。」

李小暖驚訝的看著古雲姍,李老夫人的開明和智慧,總在她預想之上。

過了一陣子,李老夫人透了話,金志揚的母親張太太就帶著金志揚,登門拜訪,看望李老夫人來了。

李老夫人熱鬧的款待著金家母子,古雲姍羞澀著,卻認信真真、仔仔細細的在屏風后偷偷打量著金志揚,金志揚一身淡青長衫,長身玉立,微微有些瘦削,面容白凈,看起來文質彬彬,舉止言談,很是沉穩。

李小暖和古雲歡興奮的趴在屏風后,偷看偷聽著。

碧蓮轉過屏風,抿嘴笑著看著高高低低擠在屏風后的三人,取了李老夫人準備的見面禮,送了回去。

金家母子在古府吃了午飯,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又陪著兩人在後面園子里盤恆了一個多時辰,張太太才帶著金志揚告辭回去了。

周夫人雖對金家的門第有些不滿意,可張太太的謙和寬厚、金志揚的穩重出色,還是讓她壓住了那一點不滿意處,歡喜的點頭同意了金家的親事,畢竟,趙家還有位只有三十歲的老太太,又是個填房,生得也有兒子,雲姍嫁過去,這份難處,是明擺著的。

兩家很快合好了八字,放了小定,張太太又乘船過來了一趟,鄭重的商量著定親和婚禮的種種,金家的重視讓周夫人極為滿意,這門親事,也算皆大歡喜。

周夫人開始盤算著準備起古雲姍的嫁妝來,莊子,鋪子,傢俱一色要紫檀的,哪些有現成的,哪些有採買了木材現做的,古玩擺設,名人字畫,金銀首飾、各色品……色色種種,件件都要親自過了目才放心,忙碌之下,,周夫人綿綿不斷的病一時沒有蹤影,精神著每天操持著古雲姍的嫁妝事宜。

轉眼,又是元宵燈節,古雲姍無心外出,古雲歡染了些小風寒,李小暖止住了興奮著要出去看燈的古蕭,只在家裡看著放了幾支煙火就算過了元宵燈節了。

春節很快過去了,古府收拾了過節的東西,上上下下就投入到古雲姍的嫁妝準備中去了,李小暖和魏嬤嬤商量了,和古雲姍說了,準備幫她個幾十個荷包出來,這嫁妝中,荷包是用得最多的一件東西。

碧蓮過了年十七了,李老夫人請陳先生吃了頓飯之後,把她指給了陳先生為妾。

冬末傷感的坐在榻沿上,一邊有一下沒一下的著荷包,一邊感慨著:

「老祖宗也真是的,碧蓮姐姐那樣的人品,怎麼能給人做了妾呢?陳先生就是再有才氣,那也是做妾就是生了孩子,也是婢妾子,碧蓮姐姐也是的,怎麼就不知道自己掙一掙呢?老祖宗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寧做窮家妻,不做富家妾」

李小暖放下手裡的針線,轉過頭,盯著冬末看了一會兒,才嘆了口氣說道:

「你呀,我跟你說過多少回,凡事要用眼睛看,用耳朵聽,更要用腦子想」

冬末看著李小暖,猛然恍過神來,呆住了,李小暖看著她,又嘆了口氣,

「寧做窮家妻,不做富家妾,這是你的想頭,別人可不一定這麼想再說,自古以來,愛慕人愛慕才,甘願為妾的良家女都多得是碧蓮的事,必是她自己愛慕著陳先生,求著老祖宗做的主,老祖宗問了陳先生,陳先生也答應了,才把碧蓮給了陳先生的」

冬末垂著頭,放下手裡的花,傷感起來,

「姑娘說得是,可碧蓮姐姐真是豬油蒙了心,怎麼……」

「唉」

李小暖無奈的看著冬末,重重的嘆著氣說道:

「你看看你,人家歡歡喜喜的事,你抹什麼眼淚?這事,唉,也不知道這碧蓮什麼時候見的這陳先生,不過,看著老祖宗是知道了,只怕也是奉了公差,可搭上了私情,唉,碧蓮這是求仁得仁,也是好事」

「姑娘說得都對,可我這心裡,還是不舒坦。」

冬末嘆了好幾口氣說道,李小暖默然看著她,她心裡更不舒服,為碧蓮,更多的,是為陳先生在家裡辛苦操勞的妻子

正月末,碧蓮和陳先生圓了房,陳先生和李老夫人商量了,要帶古蕭外出遊歷一年,李老夫人極為贊成,周夫人滿心不舍,可這遊歷也是正事,雖是心裡極為不願,也只好點頭答應了。

古蕭一邊興奮著,一邊依依不捨的和李小暖告了別。

二月初,擇了吉日,陳先生和古蕭帶著二十來個長隨、小廝,乘了兩條船,出發先往南邊去了。

古蕭走後第三天,李小暖就收到了古蕭從驛路送回來的包裹,包裹里卷著一卷畫,四隻泥人。

李小暖將四隻泥阿福擺到几上,歪著頭看了一會兒,才打開畫卷,依上面標著的字型大小,一張張看著,一尺寬的宣紙上,寥寥數筆,卻極傳神的畫著風景人物,第一張是一條船在水波中前進,船上站著兩個人,一高一矮,第二張是一處碼頭,遠處的寺廟山林隱約其間。

李小暖笑意盈盈的一張張翻看著,古蕭將他走過看過的地方,都畫下來送給給她看。

古蕭不在府里,李小暖的生活一下子靜謐下來,古雲歡上午和古雲姍一起聽完了婆子回話,幾乎天天下午泡在松風院,李小暖苦惱之下,乾脆改成每天上午看書,下午就去薔薇院,和古雲姍一起做針線,和她一起挑選著樣,那些不知道要用多少個的荷包。

漸漸的,三人每天下午都聚在一處做針線,忙碌著準備著古雲姍的嫁妝品。

春天滑過,炎炎夏日也過去了,秋天之後,冬天又來了,臘月底,古蕭在眾人的期盼中,和陳先生一起回到府里,在古家碼頭上下了船。

周夫人急切的接出了角門,古雲姍、古雲歡和李小暖陪著接在角門裡,古蕭彷彿一下子長高了很多,人黑了,也結實了很多,看到周夫人,急忙就要跪倒磕頭,周夫人一把把他拉到懷裡,一句話沒說出來,痛哭失聲。

古雲姍忙上前勸著,和古蕭一起扶著周夫人沿著園中小徑,往瑞萱堂走去。

周夫人一路上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古蕭,眼神片刻也捨不得離開,古蕭笑盈盈的扶著周夫人,細細碎碎的和母親說著一路上如何著急往家趕。

瑞萱堂里,李老夫人扶著翠蓮,正站在正屋門口翹首以盼,古蕭扶著周夫人進了院子,周夫人忙推著他去見李老夫人,古蕭緊走了幾步,上了台階,沒等跪下,就被李老夫人一把抱在懷裡。

幾個人笑著勸著,古蕭扶著李老夫人進了東廂,重又跪倒,給李老夫人和周夫人磕了頭請了安,才起來坐到李老夫人旁邊,李老夫人伸手撫著他的臉頰,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他,半晌才欣慰的笑著說道:

「咱們蕭兒長大了,也懂事多了,這一年多,都學了什麼東西,好好跟老祖宗說說」

翠蓮捧了茶上來,遞給古蕭,古蕭接過一口喝了,放下杯子,眉飛色舞著滔滔不絕的說著一路上的趣事、見聞,感嘆著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古雲姍、古雲歡和李小暖圍坐在四周,津津有味的聽著古蕭說道。

李老夫人聽了一會兒,笑著打斷了古蕭的話,

「咱們蕭兒這一趟遊歷,還真是長了不少見識今天先跟老祖宗說到這兒,你這一路上緊著趕路,這會兒,也累壞了,讓丫頭們侍候著你沐浴洗漱了,先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再過來請安。」

周夫人急忙跟著點著頭,

「母親說得極是,蕭兒累壞了,還是趕緊回去好好睡一覺去,這出門都是極苦的日子,回來了,可要好好歇一歇」

古蕭恭敬的答應著,笑著起身告了退,李老夫人吩咐孫嬤嬤送了古蕭回去梧桐院,隔著窗戶看著他出了院門,才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

古雲姍示意著古雲歡和李小暖,也忙跟著起身告了退,出了院子,各自回去了。

李小暖回到松風院,正歪在榻上做著針線,外面院子里傳來一陣響動,李小暖忙直起身子,推開窗戶往外看去,外面幾個粗使的婆子抬著兩巨大的木箱子進來,蘭初指揮著放到了檐廊下,冬末拿了兩吊錢賞給了幾個粗使婆子,婆子們對著東廂謝了賞,恭敬的退了出去。

李小暖跳下榻,出了正屋,冬末笑著指著兩隻巨大的木箱子稟報道:

「姑娘看看,這兩隻箱子,是少爺吩咐人抬過來的,說裡面都是給姑娘買的禮物,看婆子抬著還沉得很,也不知道都是什麼東西這麼大兩箱子」

李小暖歪著頭盯著箱子看了一會兒,轉頭看著冬末問道:

「大姐姐和二姐姐那裡,是幾個箱子?多大的箱子?」

「這還真不知道。」

冬末怔了怔說道,李小暖忙轉過身吩咐蘭初,

「你去,就說昨天我一隻帕子不知道落在哪兒了,到大小姐和二小姐院子里看看去。」

蘭初答應著,轉身出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