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六十三章慘烈教訓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頓了頓,轉頭看著周夫人問道:「蘭芷和她娘來見過你沒有?怎麼說的?」「見過了,蘭芷嚇得只知道哭,她娘也沒想到那劉元海竟敢惹下了這樣的孽債,恨得一勁兒的打著自己的臉,說自己有眼無珠。還有劉管事...

第六十三章慘烈教訓

「姑娘也真是捨得一出手就是三百兩咱們就那些家當,全給她拿去了?」

冬末低低的驚叫起來,李小暖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她說道:

「咱們是資助她到京城做點營生的,少了有什麼用?銀子去了還能再來,有什麼要緊的?」

冬末無奈的點了點頭,

「我聽姑娘的。」

冬末頓了頓,猶豫著,憂心忡忡的說道:

「姑娘,春俏的事,要不要跟老祖宗和夫人稟報了?」

李小暖怔了怔,沉默了片刻,低聲問道:

「如果和老祖宗和夫人稟報了,老祖宗和夫人會怎麼處置這事?」

「我還從來沒聽說府里出過這樣的事,又是未出閣的姑娘院子里的丫頭,只怕……春俏……沒個活路,還有那個劉元海……」

冬末期期艾艾的說道,李小暖聳拉著肩膀,無奈的說道:

「你看,咱們不知道老祖宗和夫人會如何處置這樣的事,又沒法試試看,若是稟報了,也許就真象你說的這樣,若是這樣,倒不如裝作不知道這事,春俏回了家,她娘總能有法子幫她除了她肚子里的……事,再歇一陣子好些了,回來咱們再稟了老祖宗和夫人,打發她回家自行婚聘,這事,也就算過去了。」

冬末仔細想了想,嘆著氣,重重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魏嬤嬤就進來了,李小暖吩咐冬末將銀票子用塊白綢子包了,遞給魏嬤嬤,

「這裡有幾兩銀子,嬤嬤一併帶給她,媚兒在水雲間投宿,用的是朝雲的名字,跟周侯爺府上的婆子,只說是鄉鄰的託付就是了。」

魏嬤嬤答應著,接了銀子出去了。

隔天,李小暖和古雲姍說了,讓人收拾了東西,又給了春俏兩吊錢,打發她回去養病去了。

日子緩慢著平靜下來,轉眼進了九月,到了蘭芷出嫁的日子,吃了午飯,冬末就告了假,和珍珠等幾個二等丫頭一起,結伴去劉家吃喜酒看熱鬧去了。

李小暖坐在西廂桌前慢慢寫著字,心裡微微有些感慨,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憂,春俏和劉家就是隔壁,聽著隔壁劉家的喧天熱鬧,春俏心裡不知道難受成什麼樣,不知道她娘是不是送她出去避一避了。

李小暖寫了小半個時辰的字,才放下筆,歪到東廂榻上看書去了。

傍晚時分,李小暖正準備換衣服去瑞萱堂請安,冬末滿臉倉惶著,匆匆進了屋,曲了曲膝,就直接轉身打發了幾個丫頭出去,只留下蘭初。

李小暖也跟著臉色緊張起來,冬末轉過身,嘴唇顫抖了片刻,才勉強說出話來,

「姑娘,出大事了春俏碰死了」

李小暖驚的一下子跳了起來,冬末端起榻几上的殘茶一口喝了,氣息彷彿順了些,話也流利起來,

「早先還好好的,到劉家前,我還轉到春俏家看了看她,跟她說了幾句話,姑娘知道,春俏和劉家就是隔壁,那時候,她還好好的,跟我說話什麼的,都好好兒的,大約申正的時候,新娘子進了門,剛在堂前下了轎子,春俏就沖了進來,指著劉元海從頭到尾說著兩人的交往」

冬末捂著臉,哭了起來,李小暖忙將手裡的帕子塞給她,著急的問道:

「然後呢?出了什麼事?怎麼就碰死了?你說完了再哭」

冬末用帕子試著眼淚,止了哭泣,抽泣著說道:

「姑娘,現在想想,那個時候她就存了要死的心了,要不然,也不會那麼一點不害臊的連兩人私底下在一起的事都說得明明白白,有孩子的事也說了,打胎的事也都說了,說完這些」

「那麼多人,就沒人攔著?就任她說?任她碰死?」

「人都傻了,她手裡拿著把剪子,就站在蘭芷和劉元海中間,指著劉元海大罵,說誰若上前攔她,她就刺死了誰,再自己抹了脖子,跟著蘭芷的喜娘上前拉了一把,被她一剪子扎在胳膊上,血濺得到處都是,只好讓人趕緊去找她爹娘來,她說完了,眼睛通紅著,指著劉元海詛咒他,說死了也要化成厲鬼纏著他,纏得他日日夜夜不得安寧,然後就,一頭碰死在堂前的柱子上了。」

「真死了?」

李小暖直怔怔的問道,冬末抹著眼淚點著頭,

「流了一地的血,滿院子都是血」

李小暖喉嚨緊得說不出話來,獃獃的站著,一進茫然著不知所措。

彷彿過了好長時候,蘭初上前扶著她坐到榻上,李小暖恍過神來,轉頭看著冬末和蘭初,茫然而傷感的問道:

「怎麼會這樣?她怎麼這樣想不開?」

蘭初忙倒了杯熱茶端過來,遞給李小暖,李小暖木然接過杯子,一口口喝了茶,眼淚一滴滴落了下來。

三人垂著頭,沉默了一會兒,蘭初強笑著說道:

「我讓人送溫水來,姑娘凈一凈面,再耽誤,就過了請安的時辰了,老祖宗和夫人,必定也知道這事了。」

李小暖點了點頭,蘭初叫了小玉和秀紋進來,侍候著李小暖凈了面,跟著李小暖往瑞萱堂去了。

瑞萱堂里氣氛有些沉鬱,幾個人小心的陪著面色陰沉的李老夫人吃了飯,就急忙告退出來了。

李小暖告了退,遲疑著看了李老夫人一眼,李老夫人看著她,有些疲憊的揮了揮手,低聲吩咐道:

「你先回去歇著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李小暖忙曲膝退了下去。

看著四人出了院門,李老夫人長長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著周夫人,傷感的說道:

「咱們在京城這些年,這老宅子里也沒人調教著,竟出了這樣的事」

周夫人忙站起來,曲膝陪著罪,

「母親,這都是我管家不嚴,請母親責罰。」

李老夫人伸手拉了她坐到榻沿上,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溫和的說道:

「這事,根子不在這兩年,咱們回來前,就生下根了,這事怪不得你。」

李老夫人嘆著氣,接著說道:

「樹大有枯枝,下人多了,也難保個個都是好的,他兩家緊鄰著,就是府里規矩再嚴,也管不了她家去做什麼事她自己也說得清楚,件件交往都是託詞告了假,回家才得見的面,唉,這孩子,倒是個烈性」

周夫人暗暗舒了口氣,面容微微放鬆下來,李老夫人溫和的看著她,接著說道:

「當初老劉管家,多謹慎的一個人,幾個兒子也都教導得好,可到了孫子這一輩,他老去了,這孫子就長成了這樣」

李老夫人語氣裡帶著些厭惡出來,頓了頓,轉頭看著周夫人問道:

「蘭芷和她娘來見過你沒有?怎麼說的?」

「見過了,蘭芷嚇得只知道哭,她娘也沒想到那劉元海竟敢惹下了這樣的孽債,恨得一勁兒的打著自己的臉,說自己有眼無珠。還有劉管事,帶著劉元海現在二門裡跪著,春俏爹娘也在二門裡跪著。」

「唉」

李老夫人重重的嘆了口氣,輕輕搖了搖頭,沉默了半晌,聲音平穩的吩咐道:

「讓蘭芷跟她娘回去家裡,這親事,就算了,春俏爹娘,也讓他們先回去吧,那兩個,就在二門裡先跪一夜吧。」

周夫人急忙點頭答應著,讓人吩咐了下去。

李小暖做了一夜噩夢,第二天早上,很早就醒過來,獃獃的看著帳子頂,茫然著不知身在何處。

冬末和蘭初侍候著李小暖洗漱乾淨,換了衣服,往瑞萱堂請安去了。

周夫人早上沒過來瑞萱堂,幾個人陪著李老夫人吃了早飯,古蕭去陳先生處上課,古雲姍和古雲歡告了退,李老夫人留了李小暖,示意她坐到榻上,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看著李小暖,溫和的問道:

「春俏這事,你事先可知道?」

李小暖看著李老夫人,慢慢站起來跪到了地上,點了點頭,李老夫人伸手拉了她起來,低聲說道:

「老祖宗不是責怪你,你別怕,我只是想著,你是個聰明伶俐的,你院子里的事,只怕瞞不過你,你也是個肯擔當的性子,所以才這麼問你。」

李小暖眼淚滴了下來,抬手用帕子按著眼角,低聲回道:

「老祖宗,這事都是我不好,一知道這事,就該過來稟報了老祖宗,不該讓她回去找劉元海,這事……」

李老夫人輕輕拍著李小暖的後背,慢慢的說道:

「你知道這事,就讓她去找劉元海,也是好心,可你想想,劉元海若是個好的,指婚那會兒,就該明說了,那個時候既然瞞下來了,再找他說,能有什麼用?」

李小暖想了想,點了點頭,李老夫人低頭看著她,接著說道:

「你放她回去養病,是想讓她去了那孽胎,再從頭做人,可這人做錯過事,只能在錯處爬起來,不能裝看不見繞過去,繞是繞不過去的。」

李小暖仰頭看著李老夫人,慢慢點了點頭,李老夫人低頭看著她,頓了片刻,接著說道:

「這事,若是你知道的時候就跟我說了,也不過就是把春俏指給劉元海,再打發兩人去莊子上做幾年苦力,給蘭芷再另行指婚,何至於有昨天那樣的慘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