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六十一章乞巧會上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在地,跪在地上,仰頭看著李小暖,正要說話,李小暖伸手止住了她,示意她站起來,俯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越簡單著說越好」畫媚兒立即會意過來,俯到李小暖耳邊,聲音壓得幾不可聞的...

第六十一章乞巧會上

旁邊扎著寬而長的蘆篷,周嬤嬤接著三人進了蘆篷東邊,東邊三把扶手椅圍著張圓桌,桌子上放著茶水點心,周圍垂手侍立著十來個古府的婆子和粗使丫頭,珍珠等人侍候著古雲姍、古雲歡和李小暖等人坐下,奉了茶上來。

李小暖端著茶,一邊慢慢喝著,一邊留神打量著四周,孫嬤嬤笑著在旁邊介紹道:

「一會兒吉時到了,上一回乞巧會的頭籌就要進來,引著大家祭拜針神,月下穿針乞巧,過後,越州知州鄭大人就在那處檯子上點評今年的品,宣布今年的頭籌。」

李小暖探頭看著外面空地正中的高台,高台上燈火通明,此時卻空無一人,李小暖轉過頭,好奇的看著孫嬤嬤問道:

「這頭籌是怎麼評出來的?」

「咱上里鎮辦這乞巧會,也有些年頭了,這評頭籌也公正得很,今天一早,品掛出來時,統是不署名姓的,每一份品前都掛著只小籌筒,進來看品的,每人都能領到一隻小竹籤,覺得哪幅最好,就投進哪個籌筒,這是一,二來呢,越州幾個大坊,每家都會公推一個或見多識廣、或技藝精湛的管事或娘過來,這些人一起,另外評出個頭籌來。」

古雲姍和古雲歡也滿臉興趣的聽著孫嬤嬤的話,古雲歡想了想,笑著問道:

「那籌筒里竹籤最多的,自然是公認好的,若是和坊評出來的不同,可怎麼辦好?」

「這事,倒還真沒有過,不過,規矩倒是立下了,若是坊評的,不是得簽最多的那一幅品,那就把這兩幅品一起送到上里鎮幾家坊去,請坊里的娘們再投一遍,投了哪幅就是哪幅。」

孫嬤嬤笑著解釋著,李小暖仔細聽著,微笑著搖了搖頭,這些都是君子之法,不防小人的,可見,這個世間,君子之風盛行,大約春俏的事,也能有個好結局。

蘆篷里的人越來越多,有認識的、相熟的,湊在一起嘰嘰咕咕說笑著,古家獨自佔了一角,周圍丫頭婆子恭謹的垂手侍立著,帶出一股肅然之氣來,周圍的姑娘好奇的探著頭,低低的議論著,卻沒人敢上前搭話。

李小暖微微側目看著四周,古雲姍氣定神閑的端坐著,慢慢喝著茶,古雲歡撇了撇嘴,帶著絲不屑,看也不看四周探頭探腦的姑娘們。

李小暖低著頭,微笑著喝著茶,這兩姐妹,在這裡,倒是有足夠的身份好好驕傲驕傲。

不大會兒,空地正中的香案前,過來四個拎著小銅鑼的婆子,四人左右各兩個,端莊的站在香案邊,將手中的小銅鑼敲了三下,周圍立即靜寂下來,孫嬤嬤指揮著珍珠等丫頭,簇擁著古雲姍三人跟著眾人走到空地中間。

李小暖微微往前蹭了蹭,探頭看著前面香案處,香案後方,款款走來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一身素白綾長袖衣裙,綰著婦人式樣的髮髻,面容清秀端莊,女子身後跟著四個同樣素白衣裙的丫頭。

女子走到香案前,轉過身,面對香案,鄭重的站好,身後的丫頭上前掂了把檀香,仔細的點燃了,曲膝遞給女子,女子高舉著檀香,緩慢而端莊的行著磕拜禮,烏壓壓站在她身後的姑娘們跪在地上,隨著她的起伏磕拜著。

女子磕拜完畢,起身插了檀香,轉過身來。

後面幾個婆子端著放滿絲線和針的托盤,一一呈到女子面前,女子莊重的微笑著,伸手撫過托盤上的針線,婆子托著女子撫過的針線,在空地中站立著的姑娘們中間穿行著,經過的姑娘,都掂起根針和一條線來。

「這是祈福,希望今兒來的人,都能沾了頭籌的靈巧。」

孫嬤嬤微笑著低低的解釋道,古雲姍三人也掂了針線,學著大家,對著月光穿針引線,再將引上線的針插到後面婆子捧著的繡球上,繡球上插滿了飄著絲線的針,彷彿憑空長出了滿頭彩發。

祭完了針神,李小暖跟著古雲姍和古雲歡回到蘆篷,正要坐下,冬末輕輕拉了拉李小暖,李小暖回過頭,冬末滿臉緊張的直瞪著她,李小暖忙跟著她往後退了半步,冬末俯到李小暖耳邊,低低的說道:

「那個那個畫媚兒,一定要見姑娘」

李小暖驚訝的揚著眉梢,小心的左右看著、找著人,冬末微微示意著跟著粗使丫頭站在外面的蘭初,蘭初緊緊挨著個丫頭打扮的女子,筆直的侍立著,李小暖盯著蘭初身邊的女子看了片刻,轉過頭看著冬末,低低的問道:

「這會兒,若是要去凈房,怎麼辦?」

冬末眼睛亮了起來,急忙點著頭低聲應答道:

「有有就在後面,咱們自己用帷幔隔了地方出來。」

李小暖站直身子,走到孫嬤嬤身邊,低低的說了,孫嬤嬤忙吩咐幾個婆子小心侍候著,冬末扶著李小暖,蘭初帶著身邊粗使丫頭模樣的畫媚兒,也急忙跟過去侍候著。

冬末守在帷幔外,示意蘭初和畫媚兒進了帷幔。

李小暖轉過身,畫媚兒撲倒在地,跪在地上,仰頭看著李小暖,正要說話,李小暖伸手止住了她,示意她站起來,俯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越簡單著說越好」

畫媚兒立即會意過來,俯到李小暖耳邊,聲音壓得幾不可聞的低聲說道:

「姑娘,媚兒也是萬般無奈,才這樣冒險找到姑娘,求姑娘救我一命」

李小暖垂著眼帘,面無表情的凝神聽著,畫媚兒也不耽誤,急急的說道:

「張公子回去了越州,留了個管事,天天守在飛紅樓,說是奉了他家公子的令,要買了我回去,我死也不願意跟著那個骯髒貨」

畫媚兒聲音壓抑著顫抖起來,

「我熬了這幾個月,本想著他總有厭倦的時候,誰知道,昨天,他跟著知州又來了上里鎮,帶著人衝進飛紅樓,砸了一桌子的碗碟,媽媽沒法子,限我三天裡頭,要麼跟了這張公子去,要麼就離了飛紅樓,她就當我死了,辦了喪事。」

畫媚兒哽咽了一聲,忙壓了下去,急急的說道:

「媽媽是好人,對我們姐妹都好,她幫我擋了這幾個月,我再不走,飛紅樓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求求姑娘,再幫我一把吧」

「你想我怎麼幫你?」

李小暖打量著眼圈通紅的畫媚兒,低聲問道:

「我想去京城去京城闖一闖,也許能闖出點什麼名堂,說不定……至不濟,也不再連累飛紅樓了」

畫媚兒直直的看著李小暖,低低的說道,李小暖皺起了眉頭,

「你讓我幫你弄路引?你自己有銀子?」

「只要有路引,飛紅樓是個小窯子,姐妹們也能給我湊幾兩銀子……就算沒有銀子,我也能到京城去,我不過是個娼ji,也沒什麼好怕的」

畫媚兒帶著絲狠厲說道,李小暖盯著她看了片刻,垂下眼帘思量了一會兒,抬眼看著她說道:

「路引的事,我回去想想法子,你要去京城的事,跟飛紅樓的老鴇,還有你那些姐妹說過沒有?」

「還沒有。」

「不要提了,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還是有一些好你明天一早,不,今天就別回去了,我這裡有半兩碎銀子,你去雲水間投宿一晚,那是古家的產業,好歹安全些,明天午正前後,我讓人找你去,你就取個假名,叫朝雲吧。」

畫媚兒眼睛亮亮的看著李小暖,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個頭,爬起來,伸手接過李小暖荷包里倒出來的銀子,小心的跟著李小暖出了帷幔,低著頭警惕的側目打量著,悄悄退出了空地,奔雲水間投宿去了。

李小暖強壓著心神,回到蘆篷,心不在焉的一邊慢慢喝著茶,一邊裝做專心的聽著高台上站著的中年人長篇大論的評論著品,心裡卻飛快的轉著念頭,想著弄到路引的法子。

思來想去,卻是半分思緒也沒有,這路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是哪個衙門出的,要如何才能拿到,她一無所知,茫然中自然無從打算起。

李小暖煩躁的挪了挪身子,古雲歡撇了她一眼,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

「傻丫頭,你還真放心上了?這頭籌要是這麼容易得,這上里鎮的乞巧會哪還會有這樣的名頭盛況去?老祖宗不過就是那麼一說罷了。」

李小暖恍過神來,嘟了嘟嘴說道:

「大姐姐的針線,我看著就是最好」

古雲姍笑了起來,轉頭看著李小暖說道:

「那是你見識少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過,今天咱們也算是得了彩頭,那句品如詩亦如畫,極見意境,就不錯咱們要的也就都有了」

李小暖心裡汗顏起來,台上的人說了什麼,她一句也沒聽到

沒多大會兒,孫嬤嬤上前曲了曲膝,笑著稟報說:

「大小姐,咱們回去吧,過一會兒,大家都散了的時候,人太多又擠,不便當。」

古雲姍點了點頭,轉頭示意著古雲歡和李小暖,三人站起來,在丫頭婆子的簇擁下,出了蘆篷,轉了個彎,上了轎子,往古府回去了。

小閑這幾天出了點小意外,痛苦中,加更的章節只能先欠著了,鞠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