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五十八章又是一年春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雲歡半躺在榻上,攤著手說道:「我是沒有法子,滿打滿算,也就學了一年多,要從那麼多人手裡爭頭籌,也太難為了些,我看我還是算了。」古雲姍斜了她一眼,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攤著手,乾脆的說道:<...

第五十八章又是一年春

古雲姍氣樂了,嘆息著往後靠去,

「你說的也有那麼一點點道理,我想了也真是沒什麼用。」

「魏嬤嬤總是說,憨人有憨福,這人太聰明了吧,反倒過得不好」

古雲姍挑著眉梢,笑得往後倒了過去,指著李小暖笑道:

「雲歡是個有憨福的,那你呢?」

李小暖擰眉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我也是個有憨福的」

古雲姍怔了怔,大笑起來。

秋葉落盡,轉眼又是一年冬。

眼看著就是春節了,古蕭和李小暖嘰嘰咕咕的商量著,打算再畫一幅畫送給李老夫人賀歲,

「……老祖宗肯定喜歡的,你去年那畫,現在還在瑞萱堂東廂掛著呢。」

李小暖笑著說道,古蕭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現在這會兒再看去年那畫,畫成那樣,真讓人羞愧。」

「羞愧什麼?我現在看著,還是覺得好那畫里有靈氣,畫得坦白真誠,若說不好,不過就是筆法上生疏些罷了」

李小暖認真的說道,古蕭臉色微紅,撓著頭,嘿嘿笑了起來。

兩人又仔仔細細的商量了半天,決定畫一幅菊花圖出來,既商量定了,古蕭拉著李小暖,一起去了外書房,古蕭這會兒就想畫畫試試。

從秋天裡,李老夫人就讓人把外書房收拾了出來,給古蕭平時讀書畫畫用,古蕭畫畫的東西越來越多,梧桐院和松風院里那小小的几案,已經沒法子鋪開那些東西了。

李小暖陪著古蕭畫了半天畫,直到申正時分,才離了外書房,回去換了衣服,往瑞萱堂請安去了。

古蕭塗塗改改,足足畫了小半個月,才畫出幅滿意的畫來,小心的捲起來,親自拿在手裡,直奔松風院給李小暖看畫去了。

冬末和蘭初小心的舉著畫,李小暖仔細看了半晌,滿臉笑容的誇讚道:

「古蕭,你這菊花,畫得真是好把那菊花清高傲然的勁兒全畫出來了」

古蕭舒了口氣,笑了起來,

「我也覺得這幅好」

兩人對著畫,又仔細的看了一會兒,古蕭指著畫左上角的留白說道:

「暖暖你看,這裡是留著落款題字的,你的字,陳先生都說好,我畫畫,你題字,這畫就算是咱們兩個一起送給老祖宗的,好不好?」

李小暖怔了怔,半垂著眼帘思量了片刻,示意冬末收了畫,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古蕭說道:

「陳先生說我的字好,不過是說我這個年紀,字能寫得那樣,已經算是好的了,哪裡是真好?可你這畫,卻是真的好,我看,你倒不如請林先生看看這畫,看他覺得這畫如何,再請他在這畫上題上字,倒是一段佳話。」

古蕭想了想,滿臉贊同的點著頭,

「暖暖你說的對,林先生書畫皆極出色,他若能在這畫上題了字,倒是能讓這幅畫生色不少。」

李小暖笑盈盈的點著頭,推著古蕭說道:

「那你趕緊去,林先生明天就要回家了,離年也沒多少天了。」

古蕭急忙點頭答應著,接過冬末遞過的畫,雀躍著出了松風院,出了園子,找林先生去了。

臘月半,陳先生和林先生都回去過年了,古蕭就放了假,興奮著幾乎天天膩在松風院,空閑了沒兩天,李老夫人就打發他跟著亭伯,去古家在上里鎮附近的幾個莊子散年貨去了,直到臘月二十七,才趕了回來。

隔天,早上請了安,吃了早飯,古蕭捧著畫,呈給了李老夫人,李小暖和碧蓮拉著畫,李老夫人仔細的看著畫,滿臉笑容的點著頭,古蕭指著邊上的題字,笑著說道:

「老祖宗,林先生也說這畫畫得好呢,這字,是我請林先生題的,老祖宗看好不好?」

李老夫人仔細看了看,重重的點頭誇讚道:

「才學了這麼些時候,就能畫得這樣好,先生自然要誇你這字好,這畫更好」

李老夫人往後靠了靠,轉頭看著周夫人,笑著招呼著:

「你也過來看看,蕭兒這畫,一年裡頭可是長進了不少,這菊花的風骨躍然紙上,畫得真正是好」

周夫人站起來,仔細看了看,笑著轉頭看著李老夫人說道:

「比起去年那幅,是長進了些,蕭兒往後在這字上也要多下功夫才好,過幾年下場考試,可少不得一筆好字。」

古蕭忙曲膝答應著,李老夫人眼底閃過絲黯然,微笑著沒再說話,只吩咐碧蓮將牆上掛的古蕭去年畫的那幅畫取下來,換上了菊花圖。

李老夫人看著碧蓮換好了畫,又仔細看了一會兒,才笑著說道:

「往後祖母這屋裡的畫,一年換一回老祖宗要看著咱家蕭兒成了咱元徵朝一代書畫大家」

古蕭臉色紅漲著,重重的點著頭,點了幾下,又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抬手撓著頭,

「老祖宗放心,我一定好好跟著先生學,用心畫,往後當個書畫大家」

李老夫人哈哈笑著點著頭,周夫人若有所思的看著古蕭。

過了年,出了十五,古雲姍和古雲歡總算空閑了下來,叫了李小暖,發愁的商量著八月乞巧節的品。

古雲歡半躺在榻上,攤著手說道:

「我是沒有法子,滿打滿算,也就學了一年多,要從那麼多人手裡爭頭籌,也太難為了些,我看我還是算了。」

古雲姍斜了她一眼,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攤著手,乾脆的說道:

「魏嬤嬤不是早就說過嗎,咱們三個的針線,如今做得最好的,就是大姐姐了,大姐姐一定要用心準備著,要不……」

李小暖輕輕咳了一聲,低聲說道:

「讓魏嬤嬤幫著上一幅?」

古雲歡失笑起來,古雲姍伸手敲著李小暖的頭頂,

「小暖又胡說了這是什麼事?能這樣做假的?」

李小暖笑著往後躲著,

「我就是隨口說一說,大姐姐且住手,我倒有個想法。」

古雲姍又敲了李小暖一下,才住了手,李小暖笑盈盈的說道:

「咱們這樣的人家,繡花做針線,自然是以清雅為主,可咱們平日里用的那些樣,就沒個好的,又俗氣又呆板,不如咱們自己讓人畫樣,樣好了,出來的東西看起來自然也就好了。」

古雲歡直起身子,眼睛閃著亮光興奮起來,輕輕拍著手說道:

「小暖這主意好,那些樣子,就沒個好看的,咱們乾脆拿古人字畫做底子來好了,或者,乾脆讓古蕭畫上一幅畫,就在白綾子上畫,然後咱們再出來,必定是好的」

「就是啊,魏嬤嬤教的錢線,本就講究不露針跡,不顯線痕,字畫必定好」

李小暖興奮的挑著眉梢,聲音高了起來,古雲歡滿臉笑容,贊同的點著頭說道:

「小暖說得對,這樣的的針線,了字畫,必是好的用絲線字畫,多麼雅緻咱們就字畫我最喜歡墨竹圖,我就那個」

古雲姍仔細想了想,點著頭笑了起來,

「這法子倒別緻,就是拿不到頭籌,也能顯得咱們古家姑娘不落俗套,回頭我找找,要找個有意境,又要好些的畫出來,回頭讓古蕭也畫上幾幅,一起挑揀挑揀,看看哪個最好」

古雲姍遲疑了下,接著說道:

「這事,倒要先和老祖宗說了,問問這乞巧節上的規矩,咱們平日里做針線,一向是講究照著樣東西的,也不知道這樣破例行不行呢。」

「要悄悄的打聽,可不能讓人知道了」

古雲歡拉了拉古雲姍,認真的交待道,古雲姍掃了她一眼,

「這還要你說」

隔天,三人和李老夫人說了,又讓孫嬤嬤出去仔細打聽了,才放下心來,各自挑著喜歡的字畫,描了樣子出來,開始繡起乞巧節的品來。

轉眼,又到了清明節,李小暖和去年一樣,要乘了古府的畫舫,還是在劉管事的陪同下,回去下里鎮田窩村祭掃父母。

啟程前,冬末叫了蘭初、春俏等幾個三等丫頭過來,一一分派著差使,春俏垂著手,有些心不在焉的聽著,冬末分派完了差使,笑著說道:

「出門在外,自然是要辛苦些,大家路上要用些心,好好侍候著。」

幾個丫頭曲膝答應著,冬末揮手遣退了眾人。

春俏出了門,微微有些出神的呆著站住了,秋葉拉了拉她,

「春俏姐姐怎麼了?趕緊回去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就要走了,要起得很早呢」

春俏甩開秋葉,勉強笑著說道:

「你先回去,我還有事要找冬末姐姐說。」

說著,春俏轉身重又進了屋裡,秋葉怔了怔,不再理會春俏,自顧自回屋收拾東西去了。

春俏掀帘子進了屋,冬末正彎腰收拾著東西,聽到動靜,急忙轉過身來,見是春俏,舒了口氣嗔怪道:

「是你,也不打個招呼,倒嚇了我一跳。」

春俏陪著滿臉笑容,不安的咳了一聲,曲了曲膝,低聲說道:

「冬末姐姐,我想告個假,這一趟不能跟過去侍候著了?」

冬末怔了怔,轉過身,看著春俏,關切的問道:

「身子不舒服?還是家裡有什麼事的?」

春俏急忙搖著頭,又急忙點著頭,

「不是,是,是家裡有事,我娘捎信讓我回去一趟。」

冬末若有所思的看著春俏,想了想,笑著說道:

「那你就回去吧,姑娘這一路上,倒也沒什麼大事,有我和蘭初她們幾個侍候著也就夠了,明天一早,我和管事嬤嬤說了,你就回去住兩天好了。」

春俏舒了口氣,感激得曲了曲膝,退了下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