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五十七章遠慮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了口氣,無奈的跺著腳,恨恨的點著古雲歡的額頭,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李小暖搖晃著站起來,倒了兩杯酒,端過來遞給古雲姍和古雲歡,轉身又倒了杯酒自己端著,笑盈盈的說道:「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

第五十七章遠慮

李小暖轉過頭,盯著古蕭看了一會兒,笑著說道:

「唉,劉嬤嬤要為難死了,你知不知道,做醉蟹,略小一點的蟹才最好」

古蕭恍然大悟著,急忙轉身吩咐竹枝,

「你快去一趟廚房,跟劉嬤嬤說,讓她自己作主挑蟹,只要做得好吃就行,大小不管。」

竹枝笑著曲膝答應著,轉道去廚房傳話去了。

隔天,秋高氣爽,陳先生聽古蕭說要賞菊品蟹,竟早放了他一個時辰,古蕭驚奇之下,急忙奔了回來,乾脆和林先生也告了假,興緻勃勃的和李小暖商量著要這個、吃那個。

李老夫人也不拘著她們幾人,古雲姍指揮著眾丫頭婆子布置著菊晚亭,又吩咐了劉嬤嬤,先蒸兩籠屜螃蟹出來,再取兩罈子上好的桂花釀,給陳先生和林先生送去。

四個人在菊晚亭,有說有笑著,慢慢喝著酒、吃著蟹,直到未末時分,四人都有了七八分醉意,薰薰然起來。

古蕭趴在欄杆上,著迷的盯著滿眼絢麗妖嬈的菊花,手指頭在旁邊柱子上描畫著,古雲歡拉著李小暖,淚眼欲滴,古雲姍皺著眉頭看著她,古雲歡也不理她,只拉著李小暖,傷心的說道:

「小暖,表哥過了年就要去邊關了,要三年才能回來邊關那樣苦,還要打仗……」

古雲姍上前用力推了古雲歡一把,

「糊塗東西他苦不苦,要不要打仗,要你擔什麼心的?」

「大姐姐二姐姐一向把恪少爺當古蕭一樣看的,若是古蕭去了哪裡,咱們不也擔心得不得的?」

古雲姍轉頭看著李小暖,頓了片刻,訓斥道:

「你別縱著她,這可不是為著她好」

說著,回過身點著古雲歡的額頭斥責道:

「你也不小了,這樣的話,這樣的心思,半分也生不得你看看你……」

古雲姍頓回了後面的話,上身微微搖晃了幾下,想了想,緊挨著古雲歡坐下,也不避著李小暖,壓低了聲音說道:

「母親和老祖宗也不是沒這想頭,前些日子母親已經託人捎了信,問了姨母的意思。」

古雲歡眼睛亮得彷彿能放出光來,緊緊抓著古雲姍的手,滿眼期待。屏著氣等著她往下說,古雲姍恨恨的點著她的額頭,

「你看看你哼姨母說王爺說了,一來都還小,二來恪表弟又要去邊關從軍,等他回來再議這事也不晚,再說咱家還在重孝里,也沒法子議親,咱們凡事有母親,有老祖宗操心著,你也要爭氣些,若總是這樣糊裡糊塗的,萬一做出傻事來,豈不是害了自己?」

古雲歡渾身洋溢著歡喜,急急的點著頭,李小暖托著腮,苦惱的看著古雲歡,那個程恪,看起來可不象是個好相於的,為什麼她要喜歡這麼個人?以後還要嫁給這麼個人,緣份這東西,真是說不清楚

「我只告訴你,你可別高興得太早了,如今不過是老祖宗和母親想和人家結親,姨母是個什麼意思,王爺又是什麼想法,還統不知道呢,還有老太妃、宮裡的、恪表弟又是什麼意思,可都還說不準呢,你還是別存著什麼心思,免得到時候傷了心」

古雲歡根本沒聽進去古雲姍的話,只滿臉笑容著不停的點著頭,

「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姨母最疼我姐姐放心」

古雲姍嘆了口氣,無奈的跺著腳,恨恨的點著古雲歡的額頭,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李小暖搖晃著站起來,倒了兩杯酒,端過來遞給古雲姍和古雲歡,轉身又倒了杯酒自己端著,笑盈盈的說道:

「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

古蕭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湊了過來,鼓著掌叫著好,

「暖暖說得真好」

李小暖轉過身,把手裡的酒杯塞到古蕭手裡,自己又倒了杯酒,舉起來,邀著三人一飲而進。

古雲歡不停的笑著,古雲姍看著古雲歡嘆著氣,吩咐侍琴扶她回去歇息著,古蕭兩眼迷離著倒在了扶手椅上,菊影忙叫著杏紅,扶起古蕭,告了退,往梧桐院回去了。

李小暖搖晃著站起來,和古雲姍揮著手說道:

「大姐姐,我也要回去了,我想睡覺。」

古雲姍扶著椅背,有些怔神的看著李小暖扶著冬末,搖搖晃晃的沿著花徑往回走去。

第二天上午,李小暖正坐在東廂榻上著花,就聽到院門口小丫頭的稟報聲:

「大小姐來了」

李小暖忙跳下榻,迎出了正屋,古雲姍帶著珍珠,沿著抄手游廊,步履輕鬆的走了進來,笑著拉著李小暖的手說道:

「好容易忙完了,過來到你這裡躲躲清閑。」

李小暖笑著讓著古雲姍進了屋,冬末泡了茶端上來,李小暖指著茶,笑著說道:

「夏天窨的荷花茶大家都說好,我前天又用菊花葉窨了些茶,大姐姐先嘗嘗好不好。」

古雲姍在東廂榻上坐了,接過茶,慢慢喝了幾口,仔細品了品,笑著說道:

「這菊花葉窨茶,倒別有一種清香味道,怎麼不用菊花窨?」

「菊花不如菊葉氣息清爽。」

李小暖笑著說道,古雲姍有些心不在焉的放下杯子,轉頭看著李小暖,輕輕嘆了口氣說道:

「還是小時好,沒什麼心思,每天不是想著吃的,就是想著玩的,多福氣長大了,要想著這個,要操心那個,哪還有這些吃啊玩啊的心思」

李小暖怔了怔,若有所思的歪頭看著古雲姍,沒有接話,古雲姍又重重的嘆了口氣,往後靠到了靠枕上,

「跟你說這些也是白說,你雖是個聰明懂事的,可年紀畢竟還小,哪裡懂得我這些憂慮的?唉」

古雲姍一聲接一聲嘆起氣來,李小暖仔細看著她,想了想,只笑著,沒敢開口。古雲姍嘆了一會兒氣,轉頭看著李小暖,傷感的說道:

「你看看這家裡,母親身子不好,心頭又一直鬱結著,一年裡頭,就沒幾天能舒開心的時候,老祖宗年紀大了,又能操幾年心去?雲歡只一味想著……京城,古蕭又小,過幾年……」

古雲姍頓住話頭,輕輕咳了幾聲,接著說道:

「我今年都十五了,明年出了孝,還能在家呆幾年去?一想起這樣,我就牽挂得睡不著覺。」

李小暖有些怔神的看著古雲姍,仔細想了想,笑著說道:

「大姐姐且放寬心,俗話不是說什麼:車到山前必有路,二姐姐也是個聰明能幹的,不過是如今有大姐姐當家主事,大家都想偷偷懶罷了,等姐姐出了嫁,她自然就擔待起來了。」

古雲姍笑著捏了捏李小暖的臉頰,

「你就會說好話,雲歡可不是個那種能幹會管家的,她只會悲風傷月,天天就會看那些個閑書,流著眼淚念那些沒用的詩,唉」

古雲姍重重的嘆息起來,

「在家裡不能管家理事,也就算了,往後出了嫁,還是這樣清風明月著不沾紅塵的,還不得被人欺負死?」

李小暖想了想,點了點頭,古雲姍眉頭擰了起來,轉頭看著李小暖,

「雲歡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不擔這些心了,你也知道雲患,一心一思掂記著汝南王府,偏偏母親也不阻止她,可她那個樣子,真要是進了汝南王府,哪有個好的?」

李小暖有些怔神的看著古雲姍,古雲姍嘆息著、感慨著,更加煩惱起來,

「汝南王府一向人丁單薄,爺們成了親,一年半年,長輩們就安排著納妾收房,這中間不知道有多少氣要生,若能三年兩年生了兒子還好,若是象姨母這樣,快三十歲才生了兒子,不知道要受了多少閑氣去,這十來年,姨母張羅著給王爺納了多少妾侍可偏偏這些個妾侍連個女兒也沒能生出來。」

古雲姍頓住話頭,憤然起來,

「都說姨母表面賢惠,其實……連程貴妃也隔三岔五的把姨母叫進宮裡敲打,為了這個,姨母在城外莊子里避了兩三年後來懷了恪表弟,才搬回王府的」

李小暖怔然的看著憤慨異常的古雲姍,輕輕咳了一聲,低聲問道:

「這事,你怎麼知道了?」

古雲姍有些不自在的動了動,低頭端著杯子喝了口茶,低聲說道:

「聽母親和姨母說閑話時聽到了。」

「你是偷聽的吧?」

李小暖不客氣的說道,古雲姍放下杯子,伸手拍了下李小暖的頭,

「就你聰明好好兒的給你說話,你扯這些做什麼?」

「大姐姐,你也想得太多了,鬩嫁,也得等你出了門子,她才能議親出嫁呢,你要議親,還得等到明年出了孝才行呢,明天有什麼事兒都還不知道呢,你倒一下子想到幾年、十幾年、幾十年後了」

古雲姍挑著眉頭,氣惱起來,伸手點著李小暖的額頭,

「你個小丫頭,過一天算一天哪?你也是跟著夫人念過書的,沒聽過『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話的?」

李小暖搖著頭,認真的說道:

「大姐姐說的這些事,我聽不大懂,只是覺得大姐姐好象想了也沒用,恪少爺不是說明年就去邊關從軍了嗎?再說生孩子這事,就更說不準了,大姐姐現在想得再多,也沒什麼用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