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五十章待客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表哥學問才好呢,恪表哥的啟蒙師父是唐濟遠唐先生」古蕭羨慕的說道,李小暖微微怔了怔,她看的那些十幾年前的邸抄上,就提到過這個名字,那個時候,這個唐濟遠就已經是聞名天下的大家了。也是,汝南王府...

第五十章待客

古雲歡興奮著正要說話,小丫頭揚聲稟報著,古蕭大步進了東廂。

看到古雲歡,古蕭怔了怔,

「我走的時候,不是聽見你說累了,要回去歇著嗎?怎麼到這裡來了?」

「小暖這院里清靜,我就在這裡歇著最好」

古雲歡抬了抬下巴,不高興的回道,冬末送了茶進來,古蕭接過一口喝了,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長長的舒了口氣,

「你把恪表哥和周大哥送到娑羅館歇著了?」

古雲歡兩隻手轉著帕子,轉頭看著古蕭問道,古蕭點了點頭,

「那……恪表哥喜歡不喜歡娑羅館?有沒有什麼地方不妥當?」

古雲歡咬了咬嘴唇,接著問道,李小暖好笑的看著兜來兜去問著話的古雲歡,轉頭看著古蕭,笑著問道:

「我聽冬末說,汝南王家的這個世子,最是挑剔不過,娑羅館里的布置,他可滿意?」

古雲歡暗暗舒了口氣,緊盯著古蕭等著他的回話,古蕭歪著頭想了想,攤著手說道:

「我也不知道哪些是咱們的布置,哪些是恪表哥和周大哥帶過來的,反正我陪著他們兩個過去的時候,他們帶過來的那幾車東西都布置妥當了。」

古雲歡臉色沉了沉,

「那個姓周的,也住到娑羅館了?老祖宗不是說,要另外給他收拾院子的嗎?」

「他不是當時就說不用了嗎?你又不是沒聽到恪表哥也一定要跟他住在一處,反正娑羅館也寬敞,別說多住一個人,就算多住兩個三個的,也不會擠著的。」

古蕭皺著眉頭說道,古雲歡「哼」了一聲,生起悶氣來,李小暖疑惑的來迴轉頭看著兩人問道:

「周大哥是誰?」

「哼誰知道哪裡來的討厭鬼,連個招呼也不打就跑到人家家裡來了」

古雲歡恨恨的說道,古蕭白了她一眼,轉頭看著李小暖,仔細的解釋道:

「恪表哥說,周大哥是他從小玩大的好朋友,跟著他一起過來玩的,周大哥人很好的,一直笑著,老祖宗可喜歡他了,誇他溫潤如玉,有君子之風。」

李小暖怔了怔,擰眉想了想,笑著問道:

「哪個周?周全的周?」

「嗯」

古蕭重重點著頭,眼睛彎著笑著說道:

「我很喜歡周大哥周大哥待人可和氣了,比恪表哥和氣多了。」

「哼你喜歡那個不相干的人做什麼?真是糊塗我看他溫吞吞、面嘰嘰的,真是討人厭,給恪表哥提鞋也不配」

古蕭莫名其妙的看著突然惱怒起來的古雲歡,李小暖挑著眉梢,轉過頭,笑意盈盈的看著氣急改壞的古雲歡,飛快的轉著腦筋思量起來,那個荷包,她打算怎麼給他?難道是放到娑羅館去了?

李小暖眼珠微轉,慢慢往後靠到了靠枕上,一聲不吭的看著古雲歡,古雲歡惱怒的盯著古蕭,古蕭困惑的撓了撓頭,乾脆不再理會古雲歡,轉過頭,只和李小暖說起話來,

「恪表哥和周大哥說,晚上想去看看咱們上里鎮的一落水廊街,老祖宗已經讓人準備好船隻了,讓我晚上陪著恪表哥和周大哥去鎮上逛逛,晚飯就訂在了雲水間,那是咱們家的酒肆,剛周嬤嬤已經帶著人過去準備著了。」

李小暖笑盈盈的聽古蕭說著話,古雲歡也專註的聽著,李小暖掃了眼古雲歡,笑著問道:

「那你們什麼時候出去?」

「周大哥說他們累了,況且聽說廊街傍晚的時候景緻最好,所以也不要很早,申末時候再走都來得及。」

「那他們現在在娑羅館做什麼?」

「我回來的時候,恪表哥說要沐浴,周大哥說要睡一覺。」

李小暖眼角瞄著古雲歡,笑著轉了話題,

「你今天上課了沒有?」

「沒有,老祖宗讓我歇半個月的課,讓我這些日子好好陪著恪表哥和周大哥,老祖宗還說,周大哥學問極好,讓我跟他多請教請教,其實恪表哥學問才好呢,恪表哥的啟蒙師父是唐濟遠唐先生」

古蕭羨慕的說道,李小暖微微怔了怔,她看的那些十幾年前的邸抄上,就提到過這個名字,那個時候,這個唐濟遠就已經是聞名天下的大家了。

也是,汝南王府畢竟是這個元徵朝最尊貴的世家之一,那個程恪可是汝南王世子,不管資質如何,只要肯拜到唐濟遠門下,只怕唐濟遠都是求之不得

那個唐濟遠是個入世的大家,看他的文章,只怕人情世故上的功夫要遠勝過他在經義學識上的積累

李小暖眼睛里閃過絲不以為然,輕輕扯了扯嘴角,古蕭感嘆著,

「老祖宗說的肯定不會錯的,那周大哥的學問比恪表哥還好,也不知道師傅是誰。」

古雲歡坐在榻上,兩隻手無意識的揪著帕子,茫然出起神來,李小暖轉頭看著她,笑著叫道:

「二姐姐」

古雲歡一下子驚醒過來,急忙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她說道:

「二姐姐累壞了,還是趕緊回去睡一覺吧,不然明天臉色不好,眼睛也摳了,可要難看死了。」

古雲歡睜大眼睛,急忙抬手撫著自己的面頰,連連點著頭說道:

「小暖說得是,我累壞了,好了,不跟你們說話了,我回去了。」

說著,古雲歡利落的跳下榻,穿上鞋子,匆匆出了松風院回去了。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轉頭示意古蕭坐到榻上來,歪著頭看著他低聲問道:

「那個周大哥,有多大年紀?」

「跟恪表哥差不多。」

「叫什麼名字?」

「我也不知道,明天我問問他。」

古蕭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李小暖低頭思量了片刻,轉頭看著古蕭笑著問道:

「你們吃飯時,是怎麼坐的?」

「吃飯時,就老祖宗、我、恪表哥和周大哥坐一處,老祖宗當然居首,我居末,周大哥坐在左手邊,恪表哥坐在右手邊。」

古蕭仔細想著說道,李小暖看著古蕭,接著問道:

「老祖宗對周大哥好不好?」

「好客氣得不得了」

「那,老祖宗以前見過周大哥沒有?」

古蕭怔了怔,撓著頭想了半天,

「我也不知道,不過老祖宗一見面就喊他『周公子』,好象認識一樣。」

李小暖輕輕「噢」了一聲,無可奈何的看著古蕭,沒再說話,古蕭奇怪的看著李小暖,

「暖暖,你倒不問問恪表哥。」

李小暖怔了怔,

「我問他做什麼?我又不認識他」

古蕭眨了眨眼睛,想說什麼卻又咽了回去,李小暖轉頭看著他,笑著說道:

「你也回去歇一覺吧,今天晚上還要出去,也不知道玩到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這會兒得養好精神才行,趕緊回去吧,明天早些過來找我說話。」

古蕭有些戀戀不捨的站起來,磨蹭著穿著鞋子,李小暖彷彿想起了什麼,笑著問道:

「我記得你說你院子里收著幾份邸抄?要不讓小丫頭送過來給我看看吧,邸抄上的那筆蠅頭小楷,真真是好看」

古蕭忙點頭答應著,李小暖吩咐冬末遣了個小丫頭跟著古蕭,過去取邸抄了。

李小暖透過窗戶,看著古蕭出了院子,才默然坐到榻上,仔細思量起來。

那個周大哥,是和程恪從小一處長大的程恪那樣有怪癖的人,肯讓他和他一起到上里鎮來,又住到一個院子里,他還能坐到汝南王世子上首去,這樣不打招呼,突兀而來,老祖宗對他卻是客氣的不得了

整個元徵朝,比汝南王程家更尊貴,又姓周的,只有一家能讓汝南王府和老祖宗都親近客氣異常的,也只有那一家只有那一個人

李小暖眯著眼睛微笑起來,有這個人在,程恪每日的行止,也只好隨著他安排了,這樣,對自己應該沒有壞處才是。

對古蕭、對古家,只有好處……?這倒說不定,誰知道呢

唉,先別想那麼多,過了這五六年再說吧,誰知道明年,哪怕明天有什麼變化呢

六月初一,周夫人生辰那天,李小暖照舊病著不能出院門,只頭天晚上,讓魏嬤嬤送了雙親手做的鞋過去,又代她磕了幾個頭,算是賀壽了。

府里熱鬧了一天,李小暖小心的約束著松風院的人,不準出去看熱鬧,免得引了禍端進來。

過後幾天,古蕭陪著周大哥和恪表哥,每天早出晚歸,幾乎走遍了上里鎮周圍的名勝古,整個古府也跟著生氣勃勃起來,從老祖宗起直到門房,都跟著精神起來,每天打點著三人出行的種種事宜。

只有松風院小心的安靜著,李小暖小心翼翼的聆聽著外面的動靜,約束著眾人,只昐著那個禍害早點離開。

三個人每天早出晚歸玩了幾天,有些累了,這天就沒再出去。

一大早,古蕭去瑞萱堂請了安,吃了早飯回來,就直奔松風院。

李小暖歪在榻上,笑盈盈的聽古蕭手舞足蹈、滔滔不絕的形容著這幾天發生的趣事,描述著那些美麗景色帶給他的震撼。

兩人正說話間,侍琴匆匆進來,曲膝給李小暖見了禮,轉頭看著古蕭,有些無奈的說道:

「少爺,我們姑娘請您過去,有急事要找您商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