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四十七章惡果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沒贏過他!我一定要贏他一回1周夫人指著李小暖,笑出了聲,「這孩子,你跟他比什麼?他過兩年就得考童子試了,你一個姑娘家,又不用考那些東西,不過念些書,明明理罷了,往後還是多用些心在針線上頭,...

竹枝止了抽泣,用帕子按著眼角,傷感的說道:

「也只能這樣想了,我就算為了這個氣出病來,又能有什麼法子?這話若是冬末說的,我還能辯上一辯,爭上一爭,大小姐和二小姐,還有少爺都這樣說了,我再說別的,可不就是拿雞蛋和石頭去碰了?1

蘭芷安慰著她,慢慢轉開了話題,兩人又細細碎碎的說了半天話,蘭芷才告辭出來,回去澄心院了。

李小暖直病了差不多一個月,溫大夫才將藥方調成了調理的湯藥,宣布了她的康復,溫大夫走後,李小暖換了衣服,帶著冬末去瑞萱堂請安了。

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坐到榻上,憐惜的摟著她,心疼的說道:

「你看看,瘦得下巴都尖出來了,往後可要小心著些,可不能再病了,老祖宗都快心疼死了1

「老祖宗1

李小暖聲音軟軟的低聲說著話,依賴的靠在李老夫人懷裡,周夫人笑著看著她說道:

「往後可不能再這樣淘氣了,不光老祖宗心疼,這一家人可都牽挂得不行。」

「小暖以後再不敢了。」

李小暖忙恭敬的答道,李老夫人笑哈哈的撫著李小暖的後背,溫和的說道:

「你剛好,溫先生說你這身子骨還弱,要再調理些日子才行,這早學暫時就不要去了,若覺得身子還好,就上午過去聽聽書,聽累了就回來,不必拘著時候,你病了這一個月,蕭兒沒了伴,這念書的勁頭可是一天不如一天1

「是!老祖宗最疼小暖了!我想明天就去上課去1

周夫人笑著搖著頭看著李小暖感嘆道:

「這丫頭念書上頭倒真是難得,若是個男孩子,可是個有出息的。」

「唉1

李小暖重重的嘆了口氣,聳拉著眉梢說道:

「我和古蕭哥哥比背書,從來沒贏過他!我一定要贏他一回1

周夫人指著李小暖,笑出了聲,

「這孩子,你跟他比什麼?他過兩年就得考童子試了,你一個姑娘家,又不用考那些東西,不過念些書,明明理罷了,往後還是多用些心在針線上頭,過幾年,去乞巧節上拿個頭籌回來,才是正理1

李小暖嘟了嘟嘴,周夫人看著李小暖,笑著搖著頭,李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看著李小暖,沒有說話。

李小暖差不多恢復了以往的日子,只是早上不用早起上早學了,中午從瑞萱堂吃了飯回來,古蕭跟著林先生學好畫之後,再到松風院,李小暖陪著古蕭背完書,就借口勞累著了要歇息,把他趕回梧桐院寫字去,晚上也是各自去瑞萱堂請安吃飯。

日子忙碌著滑得飛快,很快就進了五月里,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院子一角的芭蕉越來越濃綠起來,趕著下雨,李小暖就坐到東廂榻上,透過紗窗看著被雨水洗刷的乾淨異常的翠玉般的芭蕉葉,聽著雨水滴落在芭蕉葉上的細碎聲響,只是沒有那份「早也瀟瀟,晚也瀟瀟」的心境。

五月里的雨水特別多,浠浠瀝瀝的下起來沒個完,申正時分,李小暖穿著高底木屐,撐著傘,帶著冬末往瑞萱堂走去。

吃了飯,小丫頭奉了茶上來,李老夫人接過慢慢喝著,周夫人滿臉喜色的坐在榻前的扶手椅上,李小暖微微有些奇怪的看著周夫人,實在是難得見她有這樣的喜色。

李老夫人放下手裡的杯子,笑著轉頭看著古雲姍吩咐道:

「你母親六月初一的生辰,雖說如今這個時候也不宜太熱鬧,可也要好好辦一辦,再說,」

李老夫人轉頭看著渾身透著喜氣的周夫人,笑了起來,

「你看看,就算咱們不想熱鬧也不行呢1

周夫人笑了起來,欠著身子說道:

「看母親說的,恪兒是專程過來給母親賀壽的1

李小暖端著杯子的手僵住了,古蕭怔了怔,急忙問道:

「是恪表哥要來上里鎮看咱們了?」

李老夫人笑著點著頭,溫和的解釋道:

「六月初一是你母親生辰,六月初九又是我過生日,你姨母姨父就打發你恪表哥過來賀壽,這個月底就到了,要在咱們家住上半個月再回去。」

古蕭笑得眼睛彎成了月牙,古雲歡眼睛驟然亮了起來,呼吸急促著微微有些不穩起來,古雲姍掃了眼古雲歡,轉頭看著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若是月底就到,也沒幾天了,得趕緊讓人收拾院子去了1

「我可不就是要跟你說這事的,說著說著,又說遠了,你看看,祖母也是年紀大了1

李老夫人笑著說道,古蕭擠到李老夫人身邊,搖著李老夫人的手臂,

「老祖宗才不老呢,等我老了,老祖宗也不老1

周夫人「撲哧」一聲笑出了聲,古雲姍挑著眉梢,斜睇著古蕭笑道:

「你老了,老祖宗也不老,這叫什麼話?」

古雲歡捂著嘴,笑得春光燦爛,李小暖微笑著,心卻一點點沉了下去。

「你都老了,老祖宗還不老,那不是老祖宗,那是老妖精1

李老夫人哈哈笑著說道,屋子裡的人笑成了一團,古蕭也笑倒在李老夫人懷裡。

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又細細商量了半天,決定把這個恪表哥安置在前院娑羅館,那裡原是古老太爺靜心清修之處,院落精緻清雅,景色極好,地方也寬敞。

李老夫人和周夫人細細囑咐著哪一處要哪能收拾,何處放何物,古雲姍一一答應著,一家人比往常晚了大半個時辰才告退出來,各自回去歇息了。

李小暖出了瑞萱堂,低著頭,腳下漸漸越走越快起來,古蕭正眉飛色舞的說著他的恪表哥,見李小暖走得快了,忙拉著她的手說道:

「暖暖,你慢一點,天黑得很,慢些走,小心別絆著了。」

李小暖忙頓住腳步,她有些焦躁了。

古雲歡擰著帕子,也不理人,一路出著神自顧自的回去了。

古雲姍皺著眉頭,一邊慢慢走著,一邊彷彿有些苦惱的看著古雲歡的背影。

李小暖回到松風院,沉默著沐浴洗漱了,躺到床上,破例沒有看書,只說困了,吩咐冬末放下帳子、帷幔,熄了燈。

冬末有些奇怪的看著李小暖,想了想,也沒多問,只收拾好帳子,舉著燈出了屋,和當天值夜的春俏一起坐到暖閣里,做針線去了。

李小暖躺在床上,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帳子頂,心裡煩惱不已。

若是早知道和那個驕橫拔扈的世子還有見面的可能,那天無論如何也忍下來了!

唉,要是知道有今天這樣的麻煩,那天她絕對不會去拿那些點心!

若是知道隔天就能寄身古家,她還拿那些點心做什麼?

若是知道……若是知道還要再摔一跤,還不爬起來了呢?!

想這些沒用的有什麼用?!那個混帳東西月底就要到這裡來了,還要住上半個月!中間要給周夫人賀生日,要給李老夫人賀壽,平日里,聽古蕭和古雲歡說起來,她們表姐弟兄妹也時常在一處吃飯、玩樂,至少趕著過生日、過節什麼的,古雲姍、古雲歡都是和那個恪表哥在一處的!

這一次,必定也不會男女內外分得那樣清楚仔細,李老夫人又是個睿智擅變通的!自然懂得讓孩子們相處得越多,感情越好,對古家才越有利!

那個混帳,是汝南王府世子,是這個什麼元徵朝最尊貴的世家之一!古家自然是要待以上賓之禮!

李小暖煩躁的翻了個身,無論如何,不能讓他看到自己!那樣的混帳東西,是被人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哪裡知道什麼叫餓肚子,什麼叫不得已!哪裡懂得體諒別人的苦處,就算和他說破嘴皮,也沒法子讓他體會到填飽肚子遠比丟不丟臉更重要!

得想個法子出來,無論如何,她不能讓他看到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