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四十五章寒症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歡,擰著眉頭問道:「好好的放風箏,怎麼就跌到湖裡去了?」古雲歡膽怯的轉頭看著古雲姍,兩隻手抓著裙帶,低低的說道:「我離得遠,沒看清楚。」古雲姍掃了她一眼,垂著頭,兩隻手慢慢揉著...

周夫人忙迎了上去,扶著李老夫人,不停的抹著眼淚,卻說不出話來,李老夫人急奔到古蕭身邊,伸手撫著他的頭臉,古蕭強笑著安慰著李老夫人,

「我沒事,沒事1

李老夫人見古蕭面色還好,沒什麼大事,鬆了口氣,轉過身,往後走了幾步,看著面色慘白的李小暖,伸手輕輕撫了撫李小暖的臉,李小暖氣息有些微弱的強笑著說道:

「我也沒事!驚著老祖宗和夫人了。」

李老夫人重重的嘆著氣,轉過身,連聲吩咐著:

「趕緊把他兄妹倆抬到我院子里去,快去煮薑湯,準備熱水!去拿衣服來!趕緊請大夫!快去1

婆子們抬著兩人急匆匆的進了瑞萱堂,洗了澡,換了衣服出來,裹著被子一南一北半躺在暖閣里。

李老夫人坐在床前的扶手椅上,周夫人侍立在旁邊,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看著正喝著薑湯的古蕭和李小暖。

古蕭臉色漸漸紅暈起來,李小暖臉色蒼白著,只覺得身上越來越冷,頭痛得幾乎忍受不祝

兩個管事婆子引著大夫,急匆匆的進了院子,古雲姍等人急忙迴避到了裡間,周夫人也隱在了屏風后,李老夫人端坐在扶手椅上,讓著大夫坐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凝神診著脈的大夫。

大夫給古蕭診了一隻手,換了一隻手又仔細的診了,轉頭看著李老夫人,恭敬的說道:

「老夫人,古少爺沒什麼大礙,我開一帖安神湯給他,早晚喝上幾劑就沒事了。」

李老夫人鬆了口氣,臉上露出微笑來,聲音和緩的說道:

「多謝溫先生,還請溫先生給我這小孫女也仔細診一診。」

溫大夫欠身答應著,起身挪到李小暖旁邊,伸手診了一會兒脈,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換了只手又仔細診了,思忖了片刻,才轉頭看著李老夫人說道:

「老夫人,小姐受了風寒,這脈象上……」

「不用說脈象,我也不懂,你只說嚴重不嚴重吧。」

李老夫人止住了溫大夫的話,溫大夫笑著點了點頭,

「是!有些個嚴重,小姐大約前些時候生過病,病癒后失於調理,身子骨虛弱了些,才引得風寒入體,不過倒也不妨事……」

「到底重不重?妨事還是不妨事?」

李老夫人擰著眉頭問道,溫大夫忙陪笑著道:

「雖說病症有些重,倒也不妨事,我開帖葯,小姐吃上一陣子,等退了風寒,再換個方子調理些日子,也不過就是三兩個月,就能全好了。」

李老夫人舒了口氣,微笑著謝道:

「有勞溫先生了,請外頭開方吧。」

溫大夫忙起身,連稱「不敢」,隨著管事婆子到外面開方子去了。

李小暖轉頭看著李老夫人,聲音低弱的說道:

「老祖宗,我回去松風院歇著吧。」

李老夫人憐惜的看著李小暖,點了點頭,溫和的安慰著她:

「好孩子,我讓人送你回去,好好歇著,有老祖宗疼你呢。」

李小暖看著李老夫人,點了點頭,冬末用斗篷裹緊了李小暖,瑞萱堂的兩個婆子輪流抱著她,把她送回了松風院。

不大會兒,管事婆子送了幾包葯和煎藥的葯銚子過來,冬末親自守著煎了葯,用綿紙仔細潷了葯汁出來,略晾涼了,送到內室,魏嬤嬤抹著眼淚,半扶半抱著李小暖,喂她喝了葯。

李小暖喝了葯,漱了口,就沉沉睡著了過去。

瑞萱堂,古蕭喝了安神湯,在暖閣里沉沉睡著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守著古蕭,看著他睡沉了,才悄悄出了暖閣,轉到了東廂,叫了古雲姍和古雲歡進來。

周夫人盯著古雲姍和古雲歡,擰著眉頭問道:

「好好的放風箏,怎麼就跌到湖裡去了?」

古雲歡膽怯的轉頭看著古雲姍,兩隻手抓著裙帶,低低的說道:

「我離得遠,沒看清楚。」

古雲姍掃了她一眼,垂著頭,兩隻手慢慢揉著手裡的棉帕子,沉默了一會兒,才低低的說道:

「我、雲歡還有古蕭的風箏纏在了一起,古蕭和小暖光顧著仰頭看風箏,我和雲歡也只顧著看風箏了,古蕭和小暖腳底下踩空了,就一起滾到了湖裡。」

古雲姍的聲音越說越低,古雲歡急忙重重點著頭附和著,

「好象就是這樣,我聽到冬末尖叫了一聲,他們兩個已經一起滾進湖裡了,他們兩個一處放風箏,跑得快,丫頭婆子離得遠,沒拉篆…」

古雲姍不停的點著頭,表示同意古雲歡的話,李老夫人輕輕嘆了口氣,揮了揮手,止住了古雲姍和古雲歡的話,轉頭看著周夫人低聲說道:

「獨苗……唉!明兒讓人去靈應寺上柱香,給蕭兒點盞長明燈去,再讓周嬤嬤到鎮上看看,有那孤苦無著的,都接濟一二,積些功德吧。」

周夫人急忙點頭答應著,

「我也是這樣想著的。」

李老夫人又嘆了口氣,轉頭看著古雲姍和古雲歡,溫聲安慰道:

「沒事了,都過去的,往後蕭兒也好,你們也罷,都要離這些危險去處遠著些,君子不立危牆下,講的不就是這個理兒?往後可要小心著些自己才好。」

古雲姍和古雲歡忙站起來,恭敬的答應著,李老夫人揮了揮手,打發著兩人,

「你們也回去歇著吧。」

古雲姍和古雲歡告退出來,出了院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古雲歡遲疑了下,緊挨著古雲姍,俯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冬末那丫頭離得最近1

古雲姍咬著嘴唇,拉著古雲歡,一邊往前走,一邊仔細思量了一會兒,低聲說道:

「冬末性子雖直,可也是個聰明人,古蕭自己撲進湖裡這事,張揚出來,她和小暖都沒有好處1

古雲歡點了點頭,想了想問道:

「這事,要不要給小暖說一聲?」

古雲姍皺著眉頭,停了半晌,頓住腳步,低聲說道:

「小暖如今病著,再說,她是先跌進去的,古蕭是哪能掉到湖裡去的,她也不一定知道,回頭探探她的話,若是不知道這事,也就不用再提了,古蕭那裡,倒要說一聲才好1

「那?」

古雲歡也跟著皺起了眉頭,

「古蕭這會兒還在瑞萱堂呢。」

「反正這會兒他吃了葯,也睡沉了,等晚上吃飯的時候,找個空跟他說一聲就行了。」

兩人慢慢說著話,各自回去院子了。

晚上,李小暖暈暈沉沉的醒過來,渾身已經發起了低熱,魏嬤嬤抱著她,就著冬末的手吃了幾口白粥,就再也吃不下了。

冬末摸著李小暖溫熱的頭和身子,焦急的和魏嬤嬤商量著,

「姑娘發起熱來了,得稟了老祖宗,趕緊請大夫再過來診一診才行1

李小暖暈沉著聽到冬末的話,伸手拉了冬末,低低的說道:

「沒事,就是要發熱的,這熱沒兩天也退不下去,不用去了,明天再讓大夫診吧。」

冬末遲疑的看著魏嬤嬤,兩人正猶豫間,小丫頭在外面稟報著:

「孫嬤嬤來了。」

魏嬤嬤守著李小暖,冬末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孫嬤嬤提著盞燈籠,已經進了院子。

冬末接過孫嬤嬤手裡的燈籠,遞給旁邊侍候的小丫頭,孫嬤嬤進了屋,探頭往裡面看了看,低聲問道:

「表小姐醒了沒有?覺得好點沒有?」

「醒了,沒怎麼覺得好,這會兒正渾身發著熱,我和魏嬤嬤急得不行,也不知道要不要請大夫再來診診。」

「噢?」

孫嬤嬤皺著眉頭,腳步輕悄的進了內室,靠到床前,低頭仔細的看著暈沉著的李小暖,伸手摸了摸李小暖的額頭,皺起了眉頭,直起身子,退到外間,轉身看著緊跟出來的冬末說道:

「我這就讓人去請溫先生去1

冬末感激的點著頭,一直送孫嬤嬤出了院子,看著她走遠了,才鬆了口氣回到正屋。

過了小半個時辰,管事婆子就引著溫大夫進了松風院。

溫大夫凝神仔細的給暈睡中的李小暖診了脈,舒了口氣交待道:

「這寒症沒有加重,這病症,是有發熱這癥狀的,無礙,還照著我中午開的方子吃藥,明天我再過來。」

魏嬤嬤和冬末總算鬆了口氣,恭敬的送了溫大夫出去,魏嬤嬤看著李小暖,冬末過去瑞萱堂回話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