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四十四章意外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看到姑娘掉進去,就撲到湖裡去了1冬末聲音低低的說道,李小暖怔了怔,胸口暖暖的鬱悶起來,他真會幫倒忙!把她又撲回湖裡不說,周夫人和老祖宗要是知道他是為了救她才撲進湖裡的,她豈不成了禍根了?!...

冬末疑惑的看著李小暖,凝神思量了片刻,微微舒了口氣,低聲說道:

「姑娘,我知道了,往後若是再碰到這樣的事,能解便解,若做了死結,就要時時警醒留心著才好。」

李小暖舒了口氣,笑了起來,

「你是個聰明的,就是這樣,咱們不惹事,可也不怕事1

冬末眼睛亮亮的點了點頭。

李小暖笑著往後靠了靠,慢騰騰的繡起花來。

未末時分,古蕭上完了課回來,李小暖遣人去叫了古雲歡和古雲姍,古蕭拉著李小暖,幾個小丫頭拿著風箏,一行人往後面園子奔去。

古蕭拉著李小暖,直奔致遠閣方向,

「暖暖,咱們到致遠閣那邊放風箏去,那裡地勢最高,風大,風箏肯定飛得高1

兩人奔到致遠閣下,從小丫頭手裡挑了只蝴蝶風箏出來,接好了線,古蕭吩咐小丫頭托著風箏跑到高處,自己拿著線軸準備升起風箏來。

竹枝急忙攔住古蕭,曲了曲膝笑著說道:

「少爺,這可不行,這線又韌又細,最容易劃破手,少爺若是為了這個劃破了手,我們這幫侍候的奴才就不用活了!少爺還是給我,我升起來再給您吧。」

古蕭微微轉過身,護著線軸,固執的搖著頭,竹枝忙回過頭,求援般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笑了起來,走到古蕭面前,

「竹枝說得倒在理兒,這線是細了些,最容易劃破手,要不,我用帕子給你把手包上,這樣就不會劃破手了。」

古蕭彎著眼睛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從袖子里抽出棉帕子,仔細的在他手掌上纏了幾層系好,又要了竹枝的帕子,把古蕭的另一隻手包好,笑盈盈的拉著古蕭的兩隻手給竹枝看著,

「竹枝姐姐,你看看,這樣子,肯定不會劃破手了。」

竹枝笑著搖了搖頭又點著頭。

古蕭捏著風箏線,揮著手試了試風向,李小暖笑眯眯的問道:

「好了沒有?我讓人放開風箏了?」

古蕭滿臉緊張的點了點頭,李小暖跳著腳揮著手,示意小丫頭放開風箏。

小丫頭跳起來,用力把風箏往上拋去,古蕭急忙拉著風箏線往前跑著,借著風力要把風箏升上去,可風箏翻了兩個滾,一頭載在了地上,李小暖捂著嘴,笑得彎著腰,眼睛眯在了一處。

不遠處傳來一陣放肆的哈哈大笑聲,古雲姍和古雲歡帶著幾個丫頭,拿著風箏,也過來了,古雲歡指著古蕭笑話道:

「真是笨!連只風箏都升不起來1

「哼1

古蕭白了古雲歡一眼,也不理她,小丫頭早就奔過去重新揀起了風箏,古蕭揮手示意著小丫頭再試一次。

古雲姍、古雲歡和李小暖站到一處,好整以暇的看著古蕭升風箏。

這次倒比上一回強,風箏斜斜歪歪的升了起來,古蕭滿臉緊張,不停的拉著風箏線,緊緊盯著在半空中東一頭西一頭的風箏,風箏前進後退著,一頭扎在了旁邊高大的銀杏樹上!

古雲歡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古蕭,笑得說不出話來,古雲姍也笑得前仰後合,古蕭惱怒的用力拉著風箏線,李小暖忙奔過來,笑盈盈的拉著他,

「別拉了,卡在樹上了,哪裡拉得下來?這裡的風一會兒大一會兒小,樹又多,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吧。」

古雲姍笑著走過來,接過了李小暖的話頭,

「這裡不是放風箏的好地方,咱們去湖邊放去,那裡開闊,風箏至少不會掛到樹上去。」

古蕭將手裡的線軸遞給了竹枝,竹枝忙接過線軸,打發個小丫頭去叫守園子的婆子過來取風箏。

一行人轉過假山,說說笑笑著往湖邊開闊處走去。

到了湖邊,古蕭固執著仍要自己升起風箏來,古雲姍和古雲歡也不理他,看著婆子升起了風箏,才接過來,用帕子墊著手,放著玩兒。

李小暖和古蕭一起,跑出了一身汗,又摔壞了兩個風箏,總算勉強升起了一隻燕子風箏來,古蕭滿臉得意的仰頭看著越升越高的風箏,舒了口氣,將風箏遞給了李小暖,

「你來放!可好玩了1

李小暖從冬末手裡接過棉帕子,墊在手裡,接過了風箏線軸。

升在空中的風箏,迎著風將線得緊緊的,李小暖用力拉著風箏線,古蕭在旁邊緊張的指揮著:

「暖暖!不要放線了,不要放了!快拉回來!收一收線-…唉,不對,快放線,快放線1

李小暖只當沒聽見,由著自己性子,想收就收,想放就放。

古雲歡給古雲姍使了個眼色,兩個牽著風箏,往古蕭和李小暖的燕子風箏靠近過來。

古蕭緊張的大叫起來,

「暖暖!快!她們過來了!快收線1

李小暖也有些緊張起來,想牽著風箏往旁邊躲,卻不知道如何才好,往東拉線,風箏偏往西飛去,眨眼功夫,古雲歡的風箏就纏了過來,古蕭緊張的伸手過來,要奪李小暖手裡的線軸,李小暖仰著頭,看著空中的風箏,躲閃著古蕭,

「你不要搶!讓我來1

古雲姍的風箏也跟著纏了上來,李小暖緊張的用力往回扯著風箏線,轉眼間,三隻風箏纏到了一處。

古蕭急得團團轉著,緊挨著李小暖,不停的伸手去幫她扯風箏線,李小暖一邊仰頭看著,一邊,

「姑娘小心1

冬末驚叫時,已經晚了,李小暖的腳滑下湖岸,一個倒載蔥,往湖裡滾了進去。

冰涼的湖水一下子裹了上來,李小暖倉促中嗆了口水,忙閉上嘴,屏住氣息,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扔開手裡的線軸,兩隻手划著水,努力讓自己的頭露出水面去。

李小暖的頭剛浮出水面,不知道是誰猛撲下來,又把她撲進了水裡,李小暖氣得簡直想破口大罵,只恨張不開嘴,罵不出來!

跳下來的人緊緊抱著她,李小暖拖又拖不動,推又推不開,一口氣憋得人已經受不住了,焦急驚慌之下,鼻子和嘴裡都嗆進了冰涼的湖水。

正要絕望時,李小暖和抱著她的人一起,被人一把推出了湖面,李小暖大口大口喘著氣,轉過頭罵道:

「他喵個貓的!你……」

李小暖後面的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緊緊抱著她的是古蕭,正一口一口的往外吐著水。

丫頭婆子們驚恐異常的將兩人拖到岸上,古雲姍撲到古蕭身上,聲音凄厲的尖叫著:

「古蕭!你醒醒!你……醒醒1

古雲姍後面的聲音已經變成了驚恐的哭泣,古雲歡獃獃的站在旁邊,聽到古雲姍的哭聲,也跟著放聲大哭起來。

李小暖撲到古蕭身邊,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推著古雲姍呵斥道:

「別哭了!他沒事,趕緊讓他趴著,把肚子里的水控出來1

兩個老成有經驗的婆子奔過來,上前抱著古蕭,把他放到自己腿上,頂著他的腹部,把古蕭的身子彎成個弓形,古蕭哇哇的吐起水來,邊吐邊慘叫了起來:

「難……哇!受死……哇!了!

古雲姍鬆了口氣,腿腳酸軟著跌坐在地上,冬末臉上白得沒半分血色,手指痙攣著緊緊抱著李小暖的腰,李小暖頭彎下去吐著水,轉頭看著跌坐在地上的古雲姍,一邊吐水,一邊斷斷續續的說道:

「叫……大夫……」

古雲姍醒過神來,扶著珍珠的手站起來,一迭連聲的吩咐著:

「趕緊把他們兩個抬回去!不不不!抬到瑞萱堂!趕緊去稟報老祖宗和夫人去!趕緊讓人去請大夫,快去1

周圍的丫頭婆子忙亂著,跑去傳信的傳信,叫人的叫人。

古蕭肚子里的水已經吐乾淨了,只是不停的乾嘔著,李小暖也吐乾淨了水,只覺得頭痛得彷彿要裂開一般,強自鎮靜著,垂著頭低聲問著冬末,

「我是自己跌下去的,古蕭是怎麼掉下去的?」

「少爺……看到姑娘掉進去,就撲到湖裡去了1

冬末聲音低低的說道,李小暖怔了怔,胸口暖暖的鬱悶起來,他真會幫倒忙!把她又撲回湖裡不說,周夫人和老祖宗要是知道他是為了救她才撲進湖裡的,她豈不成了禍根了?!

他可是古家兩代單傳的獨苗苗!

李小暖頭痛得更厲害了,婆子們抬了竹椅子來,七手八腳的抬起古蕭和李小暖,往瑞萱堂方向奔了過去。

剛出了垂花門,周夫人臉色慘白著急奔過來,推開婆子,直撲到古蕭身上,一把把他摟在懷裡,古蕭努力想笑一笑,剛想說話,周夫人看到活生生的古蕭,一口氣松下來,緊緊把古蕭摟在懷裡,放聲大哭起來。

古雲姍忙上前和丫頭婆子一起扶起周夫人,

「母親別哭,古蕭沒事,好好兒的,得趕緊送他回去換衣服去1

周夫人忙放開古蕭,幾個婆子重新抬著古蕭,剛走了幾步,就看到李老夫人扶著碧蓮、翠蓮,氣息急促的奔了過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