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四十二章寒食節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溫暖起來,仰著頭,滿眼感激的看著孫嬤嬤,鄭重的曲了曲膝,低低的說道:「多謝嬤嬤提點,嬤嬤疼愛小暖,小暖心裡都知道。」孫嬤嬤笑了起來,輕輕撣了撣李小暖的肩頭,溫和的說道:「趕緊走吧。...

兩月初,大管事請回了林夢雲林先生,古蕭興奮不已的行了拜師禮,開始每天下午跟著林先生學一個時辰的畫。

上里鎮的春天來得極早,園子里花草樹木新芽已經綻放,吐著嫩黃的綠芽,李小暖和古蕭每天放學后,都要在園子繞著圈子邊玩邊看邊往回走,興緻盎然的尋找著哪顆樹、哪叢花最早出芽,過了一夜,葉芽、花芽長大了多少,直繞到園子西北角的那片竹林里尋找著春筍,驚嘆著新筍新竹几乎是肉眼可見的生長!

嫩芽漸漸長大,綠色越來越濃時,寒食節臨近了。

吃了晚飯,李老夫人留下李小暖,示意她坐到自己身邊,溫和的說道:

「後天是寒食節,我讓人送你回去祭奠祭奠你父母去,明天起個早,路上趕一趕,到晚上就能到田窩村了,坐那艘大船去,明天晚上就在船上住,後天一早行了祭奠禮再回來,路上不用著急趕,就在雲浦鎮住一晚再回來,還讓劉管事侍候你去,他路熟,人也穩妥。」

李小暖感激的看著李老夫人,咬著嘴唇點了點頭,李老夫人憐惜的撫著她的髮髻,笑著說道:

「你是個好孩子,你父母看到你,只有放心的。」

李小暖垂著眼帘,點了點頭,李老夫人又絮絮叨叨的交待了幾句,就打發她回去了。

第二天寅末時分,李小暖就起來收拾停當,吃了碗燕窩粥和兩小塊點心,孫嬤嬤提著燈籠,帶著個婆子進了院子。

李小暖忙走到正屋門口,迎了進去,孫嬤嬤笑著微微曲了曲膝見了禮,指著婆子手裡的提盒說道:

「這是老祖宗吩咐小廚房連夜做出來的點心,都是表小姐愛吃的,給表小姐帶著路上吃,老祖宗說了,這會兒還早,表小姐不用各處辭行了,反正也不過兩三天就回來了。」

李小暖曲膝謝了,冬末上前接過提盒,交給了準備隨行的婆子,孫嬤嬤遲疑了下,拉著李小暖往邊上靠了靠,低聲交待道:

「表小姐這趟回去,祭奠完了就趕緊趕回來,其它的……人啊事的,都別理,你還小著呢,若有什麼事,只管讓劉管事處置去,我跟他也交待過了,他是個辦老了事的,知道輕重。」

李小暖心裡軟軟的溫暖起來,仰著頭,滿眼感激的看著孫嬤嬤,鄭重的曲了曲膝,低低的說道:

「多謝嬤嬤提點,嬤嬤疼愛小暖,小暖心裡都知道。」

孫嬤嬤笑了起來,輕輕撣了撣李小暖的肩頭,溫和的說道:

「趕緊走吧。」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冬末抖開白棉布斗篷,給李小暖穿上,在丫頭婆子的簇擁下,往園子后角門走去。

船娘早就準備妥當,站在碼頭上等候著了,孫嬤嬤看著李小暖上了船,看著船娘收了纜繩,撐著船緩緩離了碼頭,才轉身回去了。

冬末扶著李小暖進了船艙,李小暖左右打量著,目光所及處,一色是桐油油了無數遍后的溫潤光澤,船艙很寬敞,分了前後艙,前面靠左邊窗戶下放著一把扶手椅和一張小巧的桌子,右邊窗戶下放著張矮榻,榻前放著張小几,船艙四角都放著小巧的花架,有一花盆是正盛開著的亮黃的迎春花。

李小暖走到榻前,坐了下來,仔細再看,所有的傢俱都是固定在地板上的。

冬末帶著春俏和小玉進去內艙收拾東西去了,蘭初從船艙外的小閣間泡了茶端了過來,李小暖透過窗上的綃紗,看著一趟趟走過的船娘和岸邊飛速往後滑動著的廊街,轉頭看著蘭初,好奇的問道:

「我就看到了這一間船艙,還有哪裡能住人的?」

蘭初抿嘴笑了起來,指了指腳下,

「就在這下面啊,大家住通鋪,也不過就是湊和個一晚兩晚的,若是走長途,這樣的小船就不行了。」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吩咐蘭初將帶來的書取了一本過來,半躺在榻上,全神貫注的看起書來。

劉管事和兩個小廝坐了另一條小船,走到前頭,中午在雲浦鎮停了停,劉管事的船先到了鎮上,從鎮上的酒肆里叫了菜飯送到船上,大家匆匆吃了就啟程了。

酉末時分,沉沉的夜色籠著大地和河流,船到了田窩村,在村邊的簡陋碼頭靠了岸,船娘下了纜繩,住了船,李小暖透過窗紗,默然看著遠處沉在一片黑暗和靜寂中的村落,垂著眼帘,思量了片刻,吩咐冬末叫了魏嬤嬤進來。

魏嬤嬤進來見了禮,李小暖轉頭看著冬末和蘭初,笑著說道:

「你們先下去歇著吧,我想和嬤嬤說幾句話。」

冬末和蘭初忙曲了曲膝,退了出去,李小暖拉了魏嬤嬤坐到榻上,俯在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嬤嬤,明天,你起得早些,先悄悄過去看看大伯和大伯母,看看他們好不好。」

「姑娘1

魏嬤嬤滿臉憤恨著,眉頭豎了起來,李小暖忙上前捂了她的嘴,

「嬤嬤低聲些1

魏嬤嬤忙點著頭,李小暖鬆開手,垂著眼帘想了片刻,轉頭看著魏嬤嬤,低聲說道:

「嬤嬤,不管怎麼說,那也是小暖的長輩,再說,你也說過,從前他們對小暖父母都極好,也疼愛小暖,雖說他們……」

李小暖頓了頓,輕輕嘆了口氣,聲音放得更低了,

「嬤嬤,我總還是願意老人家過得好,若是能知道他們過得好,也就安心了,嬤嬤1

魏嬤嬤長長的嘆了口氣,又嘆了口氣,伸手輕柔的撫著李小暖的頭髮,傷感的說道:

「姑娘是個心慈的,跟你娘一個樣!只有人家對不起自己,沒有自己對不起人家的1

李小暖怔了怔,低著頭,微微有些尷尬的輕輕咳了一聲,李小暖的娘是那樣,她奉行的可是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死道友不死貧道!

第二天一早,劉管事帶著兩個小廝,來回幾趟,安排妥當了,魏嬤嬤回來,陪著李小暖,冬末、春俏和幾個婆子拱衛著,往李家墳地走去。

冬末在享台前放了粗麻布墊子,李小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行了磕拜禮,看著婆子焚化了紙錢,又磕了個頭辭了神主,站起來,默然看著高大整齊的墳頭,族伯照顧得極好,墳上連根雜草也沒有。

李小暖垂著眼帘呆立了半晌,才轉過身,緩緩往碼頭方向走去。

遠處一顆歪著脖子的柳樹下,族伯背著手站著,看著從面前經過的李小暖,李小暖轉頭遙看著他,頓住腳步,綻放出滿臉笑容,鄭重的整了整衣裙,恭敬的曲膝行了個福禮,才繼續往碼頭方向走去。

一行人上了船,解開纜繩啟程時,已經是巳正時分了,船娘不急不緩的撐著船,一大一小兩艘船悠悠然然的往上里鎮回去了。

第二天巳正時分,船就停進了古府碼頭,李小暖微微有些疲倦的下了船,魏嬤嬤帶著婆子和春俏等丫頭,抱著行李回了松風院,李小暖帶著冬末往瑞萱堂請安去了。

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坐到榻上,細細的問著一路上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有沒有暈船,田窩村那邊好不好……李小暖笑著仔細答著李老夫人的話,李老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吩咐道:

「你也累了,趕緊回去吧,讓丫頭們侍候著你沐浴洗漱,好好歇一歇,中午飯就讓廚房給你送到院子里去吃,不用再過來了,下午好好睡一覺,晚上若是歇過來了,再過來吃飯。」

李小暖站起來,恭敬的答應著,辭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回去松風院了。

李小暖泡了個熱水澡,吃了半碗飯,就打著呵欠放下碗筷,漱了口,到裡間睡覺去了,她本來就有擇床的毛病,在福音寺借居時,困苦之下,這毛病不治而愈,在哪兒都能睡得沉沉的,如今在古府松風院養尊處優了小半年,毛病就又養回來了!

還是自己的床睡得最舒服啊,李小暖躺在鬆軟的被窩裡,把自己放舒服了,打了個呵欠,很快就墜入了夢鄉。

古蕭放學回來,先奔進了松風院,冬末急忙迎了出來,示意他輕聲,低低的稟報道:

「少爺輕些,姑娘剛睡著。」

古蕭忙頓住腳步,屏著氣低低的問道:

「暖暖一路上好不好?有沒有傷心?哭沒哭?」

冬末笑著點著頭,又搖著頭,低聲回道:

「都好,就是夜裡睡得不安寧,姑娘說她挑床,在松風院以外的地方,就睡不安穩,這會兒,吃了小半碗飯,剛睡著了。」

古蕭聽到都好,鬆了口氣,掂著腳尖往正屋探看了兩眼,

「那就好,下午我先去學畫,你跟暖暖說,我下了課就來看她1

冬末笑著點頭答應著,古蕭轉身出了院門,往瑞萱堂去了。

古蕭學了畫,再到松風院的時候,李小暖還在沉睡著。小玉坐在外間暖閣里低頭做著針線,冬末歪在暖閣里,也睡著了。

古蕭伸手止住正要說話的小玉,輕手輕腳的往內室進去了,小玉怔了怔,伸手推了推冬末,想了想,又住了手,急忙跟在古蕭後面進了內室。

古蕭正掀著帘子,探頭往裡看著,小玉急忙上前接過帘子,低低的說道:

「少爺到外頭等一等吧,別吵醒了姑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