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四十章少艾挽蔥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耐的告了退,奔回去換了衣服,幾乎是片刻功夫,就在後園通往古府碼頭的角門旁聚齊了。古雲姍和古雲歡一樣的打扮,穿了本白棉衣棉裙,外面穿了淡灰棉斗篷,用一根銀簪子綰了頭髮。李小暖和古家姐妹幾乎同...

第二天早上,李小暖垂著眼帘,心神卻有些不安寧的慢慢吃著飯,古雲姍和古雲歡互相遞著眼色,古蕭也有些鬱鬱不樂的低著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吃著碗粥。

李老夫人似笑非笑的掃了眼一臉鬼祟的古家姐妹,眼神又掠過悶悶不樂的古蕭和李小暖,只裝沒看到,吃了飯,端著茶慢慢喝著,和周夫人長篇大論的說起家常來。

李小暖側著身子坐在榻沿上,疑惑的看著心神不寧的坐在旁邊扶手椅上的古家姐妹,古雲姍拉了拉古雲歡,兩人站起來,慢慢往前蹭了兩步,古雲歡推了推古雲姍,古雲姍不情不願的往前蹭了半步,又退了回來,想了想,咬著牙又往前蹭了蹭。

李老夫人眼角餘光掃著兩人,還是裝著看不見,周夫人詫異的看了看兩人,又看了看沖她微微眨了眨眼的李老夫人,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古雲歡推著古雲姍,古雲姍微微有些緊張的咳了一聲,李老夫人彷彿剛看到兩人般,轉過頭,滿臉奇怪的笑著問道:

「你們兩個,不趕緊去前頭翠薇廳打點明兒元宵的事去,在這裡磨蹭什麼?」

古雲歡緊張的推著古雲姍,古雲姍陪著滿臉笑容,蹭到榻上,用拳頭輕柔的給李老夫捶著肩膀,聲音軟軟的請求著:

「老祖宗,明天不是元宵節嘛……那個……」

李老夫人認真的點了點頭,

「雲姍說得真對,明天,可不就是元宵節1

周夫人掩著嘴笑了起來,看著兩姐妹,笑著也不說話,古雲姍輕輕跺了跺腳,

「老祖宗又裝糊塗逗我們玩兒了!您知道雲姍的意思的……」

古雲姍聲調拖得長長的說道,李老夫人撐不住笑了起來,轉過身,點著古雲姍的額頭說道:

「你看看你們姐妹兩個,從昨兒起就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還說老祖宗裝糊塗逗你們玩兒呢?1

古雲歡急忙繞到李老夫人另一邊,討好的給李老夫人捏著肩膀,笑著請求道:

「原來老祖宗早就知道了,就讓我們去吧,就看一看,看一看就回來1

李小暖有些莫名其妙的轉頭看著古蕭,古蕭眼睛亮了起來,急忙站起來,撲到了李老夫人懷裡,扭股糖般叫道:

「老祖宗!我也要去!我和暖暖也要去1

周夫人失聲笑了起來,指著古蕭邊笑邊訓斥道:

「你看看!過了年,都九歲的人了,也算是大人了,還這樣子膩在祖母懷裡撒嬌,成個什麼樣子1

李老夫人呵呵笑著摟著古蕭,乾脆的答應著:

「好好,都去都去1

古雲姍和古雲歡輕輕的歡呼起來,李老夫人轉頭看著兩人,起了臉,

「只是有一件,可要早些回來,出去別淘氣!聽老嬤嬤們的話1

「老祖宗,您這是三件,不是一件1

古蕭窩在李老夫人懷裡,笑嘻嘻的說道,李老夫人撐不住笑了起來,叫了孫嬤嬤進來,仔仔細細的吩咐著:

「明天晚上,你親自陪著她們姐弟出去,除了各自的奶嬤嬤,再多挑幾個妥當的婆子跟著,別讓她們姐弟幾個往人多的地方擠,別在外面亂吃東西,別回來晚了1

孫嬤嬤笑著一一答應著,李老夫人轉頭看著興奮不已的三人和莫名其妙的李小暖,笑著指著李小暖說道:

「這孩子是個可憐的,必是沒看過元宵燈會1

李小暖立時明白了過來,跟著眉飛色舞起來,古雲姍和古雲歡千方百計要去看的,是元宵燈會!是那個「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的元宵燈會!

李小暖回到松風院,沐浴洗漱后,坐到床上,激動的看不進書去,乾脆拉著冬末和蘭初,細細的問起上里鎮元宵燈會的種種規矩、習俗和掌故來。

冬末和蘭初也跟著興奮起來,三個人嘰嘰咕咕直說到很晚,還興奮得睡不著覺。

第二天天還沒亮,李小暖就睜大了眼睛,等著起床了。

李小暖和古蕭兩人,吃了最漫長的一頓早飯,走了最漫長的一段路,回到松風院,古蕭捧著書,李小暖捧著花,大眼睜小眼的盯著沙漏,過了最漫長的一個上午,吃了最漫長的午飯,過了最最漫長的一個下午,總算熬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李小暖在焦躁的等待中,早就半分胃口也沒有了,勉強吃了兩口,看著古蕭放下筷子,也忙著跟著放下筷子,只說飽了。

李老夫人滿眼笑意的看著滿臉興奮、雀躍不已的四人,笑著搖了搖頭,無奈的吩咐道:

「好了好了,不吃就不吃吧,讓人帶匣子點心去,出去可要聽嬤嬤們的話,不能玩瘋了,聽到沒有?」

四人急忙滿口答應著,急不可耐的告了退,奔回去換了衣服,幾乎是片刻功夫,就在後園通往古府碼頭的角門旁聚齊了。

古雲姍和古雲歡一樣的打扮,穿了本白棉衣棉裙,外面穿了淡灰棉斗篷,用一根銀簪子綰了頭髮。

李小暖和古家姐妹幾乎同樣打扮,只是頭上綰了兩個抓髻,用白棉繩扎祝

孫嬤嬤帶著魏嬤嬤、吳嬤嬤,還有另外六七個嬤嬤,早就提著燈籠,侍候在角門外了,四人各帶了兩個丫頭,出了角門,上了古府的畫舫。

孫嬤嬤指揮著眾婆子熄了燈籠,只在畫舫船艙地上,放了四五盞小小的琉璃盞,船艙半人以下,也是艙板能檔住的地方,都是明亮可見的,再往上,船艙窗戶處,就是一片黑暗了,菊影等丫頭將窗戶全部推開,河兩岸各色各樣的花燈流光溢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李小暖興奮異常的趴在船艙窗戶上,貪婪的看著外面美麗異常的花燈和廊街上熙熙攘攘、熱鬧非凡的人群,她到這個世間快一年了,還是頭一回這麼靠近集市,看到這樣的熱鬧,見到這麼多的人!

古蕭擠在李小暖身邊,熱情的介紹著:

「暖暖,這裡的花燈還不算好,京城的花燈才好看呢!去年元宵節,我跟著母親,還有姨母,還有恪表哥……」

古雲歡耳朵極聰的聽到了『恪表哥』三個字,急忙擠了過來,擠到了古蕭身邊,李小暖挑著眉梢,好笑的眨了眨眼睛,也不理會古雲歡,只一邊似聽非聽的聽著古蕭說話,一邊努力想看清楚岸上的人和燈,,

「……我們坐著汝南王府的大船,連流晶河裡都漂滿了花燈,唉呀,可好看了!暖暖,什麼時候我帶你去流晶河看花燈去,那才真叫好看呢!還有啊,順著流晶河,出了城,到了仙人渡,那兒年年都放煙花,去年的煙花,聽說是大皇子孝敬的,真是壯觀極了,可好看可好看了!大家都說從來沒見過那麼壯觀的煙花,我都看呆了1

李小暖漫不經心的聽古蕭滔滔不絕的話語,古雲歡聽了一陣子,見再沒提起她的恪表哥,漸漸沒了興緻,想提一提那個恪表哥吧,一時又開不了口,乾脆轉過身,和古雲姍擠到了一處。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著,看著古雲歡和古雲姍嘰嘰咕咕的又咬耳朵說話去了,才笑盈盈的和古蕭頭頂著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起閑話來。

船極其緩慢的行了小半個時辰,到了一處極闊大的碼頭前,船娘撐著船,小心的靠了岸,系好了纜繩,孫嬤嬤和幾個嬤嬤先下了船,散開拱護著古雲姍四人下了船,往鎮子里走去。

幾個嬤嬤圍在外頭,菊影等幾個丫頭又圍了一層,把古雲姍等四人嚴密的圍在了中間,李小暖無奈的嘆著氣,只好推開冬末,再撥開婆子,探出頭往外看著。

一群人不往人多的地方擠,也不往偏僻的巷子去,只揀著巷子寬敞,人流不多的地方去。

李小暖牽著古蕭的手,暗暗嘆著氣,這看燈,就是要哪兒人多往哪兒擠,哪兒熱鬧往哪兒去,這樣子看溫吞燈,真是讓人鬱悶!

古雲姍和古雲歡也不關心兩邊的花燈,一路上不停的交頭結耳,嘰嘰咕咕著,李小暖滿眼興趣的看著兩人,輕輕拉了拉古蕭,俯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你看看大姐姐和二姐姐,肯定在商量什麼事呢,咱們跟緊些,別被她們兩個把咱們甩下了1

古蕭轉過頭,盯著兩人看了一會兒,學著李小暖,俯在李小暖耳邊低低的說道:

「暖暖你說得對!她們兩個肯定商量什麼事呢,說不定就是商量著要甩掉咱們,咱們盯緊她們1

李小暖忍著笑,咬著嘴唇重重點頭答應著,兩人一邊跟著嬤嬤們往前走,一邊緊緊的盯著古雲姍和古雲歡兩人。

兩人又嘀咕了一會兒,古雲姍招手叫了珍珠過來,俯在她耳邊,低低的說了幾句話,黑暗之下,也看不清楚珍珠的臉色,只看到她不停的點著頭,轉身往前面找孫嬤嬤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