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十九章畫要學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出來1古蕭眼睛亮亮的看著李小暖,有些激動起來,「暖暖,真有那麼好么?真的好么?」李小暖歪頭看著他,笑盈盈的點著頭,示意冬末收了畫,吩咐著蘭初:「你去看看魏嬤嬤在哪裡,若是不忙,...

李小暖送到院門口,看著一群燈籠走遠了,才長長的舒了口氣,吩咐小丫頭關了院門,往正屋進去了。

冬末笑容滿面的上前,低聲稟報道:

「姑娘,剛我拿了一百錢去讓劉嬤嬤添菜,劉嬤嬤說什麼也不肯要,不但不肯要,還把先前的一百錢硬塞給了我,說小姐和少爺們也不過還是這一頓晚飯,也沒多出什麼來,倒不算違了例,這錢就不好收了。」

冬末頓了頓,接著說道:

「我就自作主張,留了一百錢,說是姑娘賞的,讓她分給幾個嬤嬤買酒吃。」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誇獎道:

「冬末姐姐做得極妥當,也是辛苦她們了。」

冬末鬆了口氣,開心的笑了起來。

古蕭的賞梅圖,畫畫改改,改改畫畫,畫了好幾天,總算在年三十前一天畫好了,李小暖讓冬末和蘭初舉著畫,和古蕭站在畫前,仔細欣賞了一陣子,李小暖讚歎著說道:

「古蕭,你這幅畫,畫得真是靈動極了!我想送出去讓人裝裱出來1

古蕭眼睛亮亮的看著李小暖,有些激動起來,

「暖暖,真有那麼好么?真的好么?」

李小暖歪頭看著他,笑盈盈的點著頭,示意冬末收了畫,吩咐著蘭初:

「你去看看魏嬤嬤在哪裡,若是不忙,請她過來一趟,就說我有點急事找她。」

蘭初答應著出去了。

不大會兒,魏嬤嬤跟著蘭初回到松風院,李小暖拉著魏嬤嬤,指給她看著古蕭的畫,笑著說道:

「嬤嬤這會兒能不能出趟府,把這畫送到裝裱鋪子里裝裱了?」

「我的姑娘,明兒就是年三十了,這裝裱鋪子早就關門了,等過了年,要出了正月,人家才開門呢1

李小暖怔了怔,一時傻住了,可不是,這個世間,從今天下午直到正月十五,連個賣青菜的都沒有!

李小暖喪氣的垂著頭,一時無計可施,古蕭拉著她的手,滿臉笑容的說道:

「過了年就過了年吧,這有什麼急的1

李小暖看著他,張了張嘴,想了想,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攤著手無奈的說道:

「急也沒辦法啊1

「姑娘要是急,倒還真是有法子1

冬末笑盈盈的說道,李小暖眉梢揚了起來,忙搖著冬末的手,溫聲軟語的商量著:

「冬末姐姐,你快說,什麼法子?冬末姐姐有什麼法子快點說1

「姑娘先放開我,裝裱字畫,咱們家就有人會,倒用不著送到外頭去。」

李小暖驚奇的睜大了眼睛,冬末笑著說道:

「聽我爹說,自從有一回老爺送出去裝裱的字,被人掉了包之後,老爺的字阿畫啊什麼的,就再也沒送出去裝裱過,現在前院書房當值的四個婆子,都是專門拜名師學過裝裱的,個個都是裝裱好手,外頭一般些的裝裱鋪子,還不如她們裝裱的好呢1

古蕭得意起來,笑著說道:

「我也知道這事,那是父親中了解元之後的事1

李小暖歪著頭仔細想了想,吩咐冬末道:

「冬末姐姐,麻煩你拿著這畫去一趟前院書房,看她們肯不肯給裱,若不肯,必有說辭,你也別多說,只管回來,咱們依規矩就是。」

冬末笑著點了點,小心的將畫捲起來,拿著畫往前院書房去了。

古府的新年平靜而忙碌的過去了,轉眼就到了初四日,李小暖坐在榻上,看著掛在牆上的賞梅圖,擰著眉頭盤算著。

古蕭在這畫上真正是極有天賦,可再有天賦,光這樣自己摸索、沒有名師指點肯定不行,聽古雲姍平日里話里話外的意思,周夫人並不贊成古蕭做除讀書之外的任何事,倒是老夫人肯安排古蕭去熟悉市井啊什麼的,聽說古蕭的父親畫畫得也極好,在她那裡想想辦法,倒有七八分的可能!

只是,若是這樣,她慫恿古蕭畫畫這事……周夫人會不會覺得她帶壞了古蕭,分了古蕭念書的心思?

在這府里,得罪了周夫人,絕對是她李小暖自己找死!

李小暖苦悶的嘆著氣,歪在了靠枕上,到底要不要到老夫人那裡想想法子去?古蕭讀書上頭,實在是……能中舉就不錯了,若是能畫一筆好畫,倒也是個法子……李小暖心裡靈機一動,慢慢盤算起來。

古家守著喪,過年也是閉門不出,也沒有什麼親戚上門,聽冬末說,古蕭祖父那一代,嫡親的只有一個弟弟,弟弟早年就嫌上里鎮偏僻,成了家就依附著妻族,搬到杭州府住著去了,生了兩個兒子,因老一輩人去世的早,到古蕭父親這一代,堂兄弟幾個並不親近。

古蕭的父親在三四歲上頭,父親就沒了,李老夫人守著獨養兒子過活,如今兒子也在她前頭走了,只留下古蕭這一根獨苗。

照冬末的感慨:「老祖宗是個命苦的1

古家宗族裡的遠親近戚,因李老夫人以兇悍精明聞名在外,族裡幾乎沒有人敢登門打擾她。

李小暖感慨萬分,李老夫人守著三四歲的獨養兒子和偌大的家業,娘家又沒有個兄弟姐妹,當年不知道經歷過多少風波苦難,若不兇悍、不精明,稍差個一星半點的,只怕古家這一支早就斷了根了!

轉眼就是正月十三日了,吃了午飯,周夫人臉上露出些疲倦來,李老夫人忙打發她回去歇著了,古雲姍拉了拉古雲歡,悄悄遞了個眼色,兩人低低的嘰咕了兩句,只說要去大廚房看看元宵餡兒,就告退出去了。

李小暖輕輕咬了咬嘴唇,坐到榻腳處,接過小丫頭手裡的美人捶,一邊給李老夫人輕輕捶著腿,一邊笑著說道:

「老祖宗,我收了一幅畫,也不知道畫得好不好,我讓冬末姐姐拿過來,老祖宗幫我過過眼,好不好?」

李老夫人微微直起身子,笑哈哈的說道:

「好,趕緊拿來,我看看1

李小暖起身到門口吩咐了冬末,不大會兒,冬末取了畫過來,李小暖轉頭看著古蕭,抬手按著嘴唇,示意他不要說話,和冬末一起展開了畫卷。

李老夫人坐直了身子,仔細的審視著畫卷,眼裡閃過絲明了來,也不點穿,只認真的評論道:

「這畫若論筆力,沒有規矩,也太稚嫩了些。」

古蕭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李小暖笑吟吟的看著李老夫人,等著她往下說,李老夫人回頭看了看古蕭,又轉頭看著李小暖,暗暗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可若論靈性,這畫卻是佔了十足十,這必是個沒學過畫、卻有些天賦的人畫的,這雪、這梅花、這園子都極靈動,顏色配得也好1

李小暖綻放出滿臉笑容來,古蕭眼睛亮閃著,笑得眼睛彎成了月牙。

李老夫人抬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將畫交給冬末,上前靠著李老夫人坐下,俯到她耳邊,低聲說道:

「老祖宗,這畫是古蕭畫著玩的,我看著好,就請前院書房的嬤嬤幫著裝裱起來,掛到我屋子裡了1

李老夫人驚訝的揚了揚眉梢,轉身看著古蕭問道:

「是你畫的?」

古蕭抬手撓了撓頭,有些扭捏的點了點頭,李老夫人愛憐的撫了撫古蕭的頭,李小暖仔細的看著李老夫人,笑盈盈的說道:

「老祖宗,要不,請個高明的老師回來教古蕭畫畫吧,古蕭這樣的天賦,若是再有了名師指點,說不定過上十年八年的,就成了咱們元徵朝的最好的書畫大家了呢1

李老夫人轉過頭,若有所思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仰著頭,滿眼期待的看著她,李老夫人盯著李小暖看了一會兒,轉過頭,溫和的看著滿眼緊張和渴望的古蕭,撫著他的臉頰微笑著說道:

「這是大事,回頭我跟你母親商量商量再說吧。」

李小暖有些著急起來,微微直起上身,陪著笑說道:

「都說士子要通六藝,就算不能六藝俱通,也要有所擅長才好啊,聽說有個叫沈泰清的大學士,就以擅畫聞名,皇上就愛他的畫1

李老夫人怔了怔,李小暖有些急切的接著說道:

「我看那些筆記里說,他有一次喝醉了酒,衝撞了皇上,皇上說他『畫洒脫,人也洒脫』,半點都沒怪罪他呢,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李小暖看著李老夫人,有些膽怯的停住了話頭。

李老夫人目光凝重的盯著李小暖看了半晌,回頭看了看一臉莫名其妙、懵懵懂懂的古蕭,悠悠的嘆了口氣,伸手撫著李小暖的髮髻,強笑著說道:

「你要是個男兒該多好1

李小暖眨了眨眼睛,有些糊塗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抽出帕子按了按眼角,笑著說道:

「祖母這是高興的,蕭兒畫畫得這樣有靈氣,小暖這樣懂事,祖母高興呢。好了,你們先回去,祖母也累了,要歇著了。」

古蕭擔憂的看著李老夫人,李小暖急忙站起來,輕輕拉了拉古蕭,曲膝告了退,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