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十八章魚羊鮮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蘭初將東廂的窗戶都稍開了些。檐廊下,紅通通的燈籠暖暖的照著,雪還在不緊不慢的飄落著,院子里一片暖意融融。蘭初泡了濃茶奉上來,四個人歪在榻上,古雲姍長長的舒著氣,伸展著胳膊感嘆道:「吃...

李小暖一路跳到西廂,古蕭正站在桌子前,專心致志的畫著畫,李小暖輕手輕腳的趴在桌上,看著古蕭畫完了園子的一隻角,才笑著說道:

「古蕭,咱們晚上吃羊肉鍋子好不好?」

古蕭忙點著頭,放下手裡的筆,轉過頭,眉開眼笑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你想得真是周到,這個天吃鍋子最舒服了1

李小暖輕輕笑著,

「我讓冬末姐姐去廚房了,讓劉嬤嬤給咱們收拾個鍋子,最好是魚湯,然後涮羊肉片1

古蕭彎著眼睛笑了起來,搖頭晃腦的說道:

「魚羊……鮮也!暖暖你想得真周到1

李小暖滿臉笑容的直起身子,

「那你好好畫畫吧,我讓小玉去梧桐院跟菊影姐姐說一聲去,讓她打發兩個妥當些的婆子,晚一些再來接你回去。」

古蕭點頭答應著,李小暖腳步輕盈的跳躍著回到東廂,坐在榻上,拿起花,舉起來看了一會兒,嘆了口氣,閉著眼睛理了理氣息,就著窗戶的亮光,慢慢繡起花來。

申末時分,廚房幾個婆子拎著兩三個大食盒子,托著只黃銅鍋子送進了松風院,小玉掀起帘子,李小暖早讓人在東廂榻上放了只酸枝木大方几。

婆子取了個竹墊子放到几上,捧著銅鍋子放到了墊子上,鍋子中間已經塞滿了燒得旺旺的銀霜炭,鍋子里濃白的魚湯翻滾著,散發出誘人的香味來。

另外兩個婆子從食盒裡取出片得薄薄的羊肉、毛肚、切得整整齊齊的大白菜葉、蘿蔔片等十來碟食材,擺放到了榻前的矮几上,又取出陳醋、蒜泥、油潑辣椒等五六樣作料,放到几上,笑著稟報道:

「這幾樣,都是照表小姐吩咐的法子做的。」

又從另一個食盒裡取出熏魚、酸筍絲、醉黃泥螺和涼拌黑木耳四碟小菜,放到了榻几上,曲膝退了出去。

李小暖歡呼著坐到榻上,拎起筷子就要動手,古蕭忙叫了起來:

「暖暖不要動,鍋子那麼燙,要是燙著你怎麼辦?讓丫頭們燙好了給咱們送過來好了。」

李小暖怔了怔,笑了起來,手下不停,挾了幾片羊肉扔到鍋子里,轉頭看著古蕭,笑著說道:

「吃鍋子,和吃螃蟹一個理兒,都是要自己動手才好吃呢1

古蕭忙揮手止住了正要上前的冬末,

「我自己來吧。」

李小暖也不理古蕭,眼睛盯著羊肉片,見它變了色,急忙撈出來放到了面前的碟子里,正要往嘴裡送,就聽到外面小丫頭高聲稟報著:

「二小姐來了1

李小暖一口氣悶在了喉嚨里,抬手揉了揉額頭,只好起身迎了出去。

古雲歡已經笑容滿面的進了正屋,聞著滿屋的香味,看著李小暖嗔怪道:

「虧我聽廚房的婆子說了一句!你們兩個不去瑞萱堂吃飯,躲在這裡吃鍋子!也不叫我一聲1

「是老祖宗不讓我們過去吃飯的1

古蕭忙辯解道,古雲歡隨意揮了揮手,也不理他,徑直往東廂進去了,

「小暖,叫你的丫頭給我添雙筷子,今兒晚上,我也在這裡吃1

李小暖滿臉無奈的垂著頭,冬末也不等李小暖吩咐,急忙叫著蘭初,取了套碗碟筷子送進去。

古雲歡老實不客氣的上了榻,坐到了最裡面,侍琴看著滿臉苦惱的李小暖,忍著笑,在小玉捧過來的熱沐盆里擰了只熱帕子出來,遞給古雲歡,古雲歡凈了手,拎起筷子,也不理古蕭和李小暖,自顧自的涮起了羊肉片。

李小暖站在東廂門口,苦惱的看著旁若無人的古雲歡,嘆了口氣,轉身推著古蕭,

「你也進去吃吧,我吩咐她們燒些熱水,等會兒泡茶。」

古蕭笑著點了點頭,轉身進了東廂,李小暖看著他進去了,又嘆了口氣,滿眼無奈的看著冬末,低聲吩咐道:

「你趕緊去趟廚房,跟劉嬤嬤說,咱這裡又添人了,讓她再片些羊肉什麼的送過來,你再拿……」

「大小姐來了1

外面小丫頭高亮的聲音打斷了李小暖的話,李小暖眼睛瞪得大大的,後頭的話硬生生噎了回去,正怔神間,古雲姍已經掀簾進來了,

「就知道你們肯定是躲在這裡偷吃呢!一進院子就聞到香味了1

李小暖聳拉著雙肩,曲膝給古雲姍見了禮,古雲姍揮了揮手,也不回禮,也不理她,只笑盈盈的徑直大步往東廂進去了,

「我餓壞了,忙了一下午,連口點心也沒空吃!這用的什麼湯?好香啊1

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又嘆起氣來,轉過頭,繼續吩咐冬末,

「再拿一百錢過去給劉嬤嬤,跟她說,咱們這又添人了,讓她幫忙再送兩個人的量來,嗯,還有一個餓壞的,量放寬些吧,若是方便,再麻煩她讓人兩碗面,只把生面送過來就行,還有,別忘了要些底湯過來。」

冬末一邊抿嘴笑著,一邊攤著手,低低的說道:

「姑娘這個月的月錢,連月底都用不到了1

李小暖不停的嘆著氣,無奈的揮了揮手,

「去吧去吧1

冬末曲膝答應著,悄悄轉到裡間取了錢,撐了傘去廚房了。

李小暖轉進東廂,古蕭眉開眼笑的招手叫著她,

「暖暖快來,羊肉鮮嫩得很1

李小暖笑盈盈的坐到榻上,古雲歡撥拉著放著陳醋、蒜泥等調料的小碗,好奇的問道:

「小暖,這些東西怎麼吃?」

李小暖伸手取了蒜泥碗過來,用裡面的小銀調羹取了些放到自己面前的小碟子里,又倒了點醋,從鍋子里撈了片羊肉在上面沾了沾,送到了嘴裡。

古雲姍滿臉興趣的看著李小暖調調料,笑了起來,

「小暖最會吃!這鍋子就是味淡了些,吃多了就有些膩,照小暖這法子吃,可不就沒有這個毛病了?1

說著,伸手取了蒜泥、咸蘿蔔末,探頭看了看,又舀了勺芝麻醬,細細調均了,從鍋子里撈出片羊肉,沾了沾,送到嘴裡,眯起眼睛,不停的點著頭,

「真是好吃1

古雲歡皺著眉頭看著蒜泥,

「我最討厭這蒜泥味了,好臭1

李小暖白了她一眼,古蕭跟著李小暖,也白了她一眼,古雲姍只當沒聽見,筷子不停,只顧撈著羊肉,沾著調料不停的送進嘴裡。

古雲歡左右看著,猶豫了片刻,重重的嘆了口氣,

「唉!反正不吃也要被你們薰臭了1

說著,伸手拿過蒜泥碗,舀了些蒜泥,又倒了些醋進去,嘗了嘗,又放了些咸蘿蔔末,也忙著撈著羊肉片吃了起來。

李小暖放了些白菜、蘿蔔進去,眼看著幾碟食材就見了底。

冬末帶著幾個廚房的婆子,一身寒氣的進來,往榻旁的矮几上擺放著食材,另有一缽底湯放到了外面。

四個人吃了一會兒,古雲姍叫著熱,脫了外面的棉襖,古蕭也跟著去了外面的大衣服,不大會兒,四個人就都去了外面的厚衣服,只穿著貼身的小襖,吃得痛快淋漓、臉頰緋紅。

李小暖叫著冬末添了兩回湯,見大家吃的差不多了,就下了面進去。

冬末取了四隻乾淨的小碗過來,撈了幾根面,添了些湯,古雲歡挑了麵條吃了一口,又喝了口湯,不停的點著頭,

「小暖,這碗面最妙不過。」

古雲姍撫著肚子,猶豫著看著碗里的面和湯,嘆了口氣,

「吃吧,實在吃不下,不吃吧,實在是又饞得很1

李小暖笑了起來,端起碗慢慢吃著面,古雲姍猶豫著,到底還是端起碗,將面吃了。

冬末帶著小玉幾個,將鍋子、碗碟等物收拾了下去,將東廂收拾乾淨,李小暖吩咐蘭初將東廂的窗戶都稍開了些。

檐廊下,紅通通的燈籠暖暖的照著,雪還在不緊不慢的飄落著,院子里一片暖意融融。

蘭初泡了濃茶奉上來,四個人歪在榻上,古雲姍長長的舒著氣,伸展著胳膊感嘆道:

「吃得真是舒服1

古雲歡兩頰緋紅,推開窗戶往外看著,

「這會兒倒不冷了?怪不得說下雪不冷化雪冷。」

李小暖笑倒在榻上,

「什麼下雪不冷化雪冷的?!不過是你吃鍋子吃得熱了,這會兒渾身發熱,不覺得冷罷了1

古雲歡轉過身,也跟著笑倒在榻上,古蕭跟著趴在窗戶上往外看著,

「雪還在下,真是好看!要不咱們去後面園子里看雪去吧?」

「這主意好1

古雲歡興奮起來,忙拍手誇讚道,李小暖回身瞪著古蕭,

「這麼晚上,又下著這樣的雪,你這會兒要去後面園子,只怕連老祖宗都得驚動了1

古雲姍打著呵欠,點了點頭,

「小暖說得對,古蕭趕緊回去吧,不聽到你平安回到梧桐院,安安穩穩睡下的信兒,母親和老祖宗統睡不著1

古蕭「哼」了聲,白了古雲姍一眼,李小暖忙下了榻,叫了冬末過來吩咐道:

「去看看,來接古蕭和大姐姐、二姐姐的婆子來了沒有,若沒有,趕緊讓人去催,天已經晚了。」

「早到了,都是東廂坐著說話等著呢。」

冬末笑盈盈的答道,李小暖點了點頭,也不問三人,徑直吩咐道:

「跟她們說,大姐姐她們現在就要回去了。」

冬末忙答應著,出去傳話了。

古雲姍伸著懶腰,從榻上直起了身子,

「咱們回去吧,若沒有古蕭在,咱們多玩一會兒也無妨,有他在這裡,再不回去,母親和老祖宗必定要打發人來問了1

古蕭惱怒的盯著古雲姍,古雲姍也不理他,珍珠和侍琴進來,侍候著古雲姍和古雲歡穿了厚衣服,披了斗篷,李小暖取了古蕭的衣服過來,侍候著他穿了,接過蘭初遞過來的斗篷,仔細的給他系好了帶子。

三個人出了正屋,外面丫頭婆子打著燈籠,簇擁著三人出了院門,往各自院子里回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