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六章雪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2-12-15 14:23  |  字數:3353字

第二天午後,李小暖和古蕭從瑞萱堂吃了飯回來,古蕭拐了個彎,去了前院二門處。

小廝山水早就抱著個小包袱站在二門外翹首以盼了,見古蕭出來,忙滿臉笑容的長揖著,將小包袱遞給了古蕭,古蕭接過小包袱,急忙進去松風院找李小暖去了。

李小暖微微有些激動的接過包袱,這是這個世間現如今的潮流之一,而且是最最重要的潮流,這些賣得最好的書籍,就是這世間這會兒最主流的思想脈搏!

古蕭莫名其妙的看著顯得有些激動的李小暖,看著她解開包袱,取出包袱里的三本書攤在了几上:三字經,說文解字,幼學瓊林,看著李小暖目瞪口呆的樣子,古蕭更加莫名其妙起來,忙解釋道:

「掌柜說,千字文、千家詩、增廣賢文什麼的,其實和這幾本賣的一樣好,你說要三種,我就沒敢多買。」

李小暖眨著眼睛,看著攤在几上的三本書,頹然垂下了頭,小學生教材當然是賣得最多的書了!她怎麼忘了這茬了!

莊子里陸陸續續送了年貨進來,各個商號鋪子的帳也交進來了,周夫人忙碌著查收著莊子、商號鋪子一年的收益,和庄頭、掌柜們仔細對著帳,看著婆子管事們把莊子里送進來的年貨依舊例分了,送到族人家中,一時間忙得早晚不閑,每天到瑞萱堂匆匆請了安,就得出去忙碌著。

李老夫人吩咐瑞萱堂小廚房炖了湯水,早晚送到翠薇廳給周夫人吃。

李小暖拉著古蕭,隔個三天五天的,就去一趟前院書房還書借書,偷偷換兩卷邸抄捆在蘭初小腿上帶回來,日子過得不亦樂乎。

莊子里送了些活的鳥雀兔貓進來,給府里的孩子們玩耍,古蕭拉著李小暖,興緻勃勃的挨個看了個遍,挑了幾隻顏色鮮艷的畫眉、鸚鵡拎回來,掛在了松風院廊檐下,又要了只渾身雪白乾凈的小貓,非要李小暖養著。

李小暖厭惡的看著小貓,拚命搖頭拒絕著:

「我不喜歡貓,要養你放到梧桐院去養著,我要養,也要養條狗!」

古蕭看著懷裡的小貓,猶豫遲疑了好大會兒,才戀戀不捨的把貓交給小丫頭送了出去,

「你不喜歡,我也不養了,回頭跟莊子里說一聲,讓他們下次送只小狗來。」

古蕭看著小丫頭抱著貓出了院子,才轉過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大舅母也喜歡小狗,她屋裡養了只小獅子狗,毛長長的,雪白雪白的,只有這麼大,跟個雪球一樣滾來滾去,可好玩了,回頭咱們也找一隻小獅子狗養著。」

古蕭比劃著小獅子狗的大小,李小暖笑意盈盈的搖著頭,看著古蕭認真的說道:

「我不喜歡這樣的小狗,這種狗跟貓有什麼分別?我喜歡大狗,很兇猛的那種大狗,聽說極西極寒之地,有一種狗,比老虎還厲害,我就喜歡這樣的狗,這才叫狗啊!」

古蕭瞪大眼睛看著李小暖,怔怔的撓著頭,一時說不出話來。

十二月里的第二張邸抄,在比京城晚了幾天後,送進了古府瑞萱堂,放到了李老夫人面前。

李老夫人仔細的一個字一個字的看著邸抄,看著邸抄上的官吏任免,看了一遍,又仔細看了一遍,才慢慢放下邸抄,重重嘆了口氣,面色陰鬱起來。

周夫人坐在榻前的扶手椅上,起身端著杯子遞了過去,笑著說道:

「母親喝口茶。」

李老夫人接過杯子,喝了口茶,把杯子放到几上,揮手斥退了屋裡垂手侍立著的丫頭婆子,沉默了片刻,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低聲說道:

「邸抄上頭說,趙遠明任了永興路同州知州,蔣濟深任了西京路大同州知州。」

周夫人滿眼茫然的看著李老夫人,陪著笑說道:

「有任就有免,這大過年的,若能調任還好,這免官的人家,不知道這年要怎麼過呢!唉,總是有喜有悲!」

李老夫人垂著眼帘,沉默了半晌,抬頭看著糊著棉紙的窗欞,又過了半晌才轉過頭,溫和的看著周夫人,低聲解釋道:

「大皇子第三房小妾,是趙遠明嫡長女,蔣濟深的座師,是大皇子的授業恩師,這兩個都是大皇子的人。」

周夫人怔怔的看著李老夫人,一時聽不明白李老夫人的話意,笑著說道:

「大皇子哪年不薦幾個人上去的?!他是嫡長,又是成了年的皇子,與國分憂是本份,這兩年守著北疆,上上下下誰不誇他是個有才幹的?他薦的人,想必也是好的,就算不好,看著他的身份、念著他的功勞,皇上也要多給他幾分面子不是。」

李老夫人微微閉了閉眼睛,半晌才緩緩點了點頭,聲音失望著低落下來:

「你說得極是!」

頓了頓,李老夫人轉頭看著周夫人,緩緩說道:

「你說的雖有道理,可這些個事,還是要多思量思量,雖說大皇子每年都薦人上去,可象今年這樣,上個月任了兩個,這個月又這樣一下子任了兩個知州,又是在北邊的永興路和西京路上,你想想,那裡可是大皇子將兵之處,這中間好象有些不尋常處。」

周夫人擰著眉頭,仔細想了一會兒,困惑的看著李老夫人,低聲說道:

「永興路和西京路?那裡也算不得富庶,母親的意思,媳婦想不明白,請母親指點。」

李老夫人苦笑著看著周夫人,耐心的說道:

「大皇子領兵駐守在北邊,緊挨著永興路和西京路,這兩路上的地方官吏若是自己人,自然萬事妥當方便得多,皇上這是……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