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十五章臘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猜得不錯,這個,最少也是十四五年前的了。」李小暖驚訝的揚起了眉頭,滿眼驚訝的看著冬末,連聲催促道:「那你說說緣由1「唉呀,姑娘,這多明白呢,老爺是天禧十二年丙寅科狀元,老爺中了狀元之...

古蕭找了兩三本畫冊子,李小暖挑了一堆書,兩個人心滿意足的回到了松風院。

蘭初悄悄溜到內室,解下兩卷邸抄,小心的藏到了床褥子下面。

晚上從瑞萱堂回來,李小暖沐浴洗漱后,換了短衣褲,就急急忙忙坐到榻上,翻出邸抄,從最早的一張開始,慢慢翻看了起來,冬末一邊給她絞著頭髮,一邊探過頭看著李小暖手裡的邸抄,好奇的問道:

「姑娘哪裡拿的邸抄?」

「你怎麼認得這東西?「

李小暖嚇了一跳,忙抬頭問道,正在剪燈花的蘭初也嚇了一跳,手僵在了燈上,轉過頭,緊張的盯著冬末,冬末笑了起來,

「老祖宗喜歡看這個,一有新邸抄過來,都是我接了送進去的!我自然認的,姑娘手裡的邸抄,紙都有些黃了,肯定很多年前的了。」

李小暖舒了口氣,失笑起來,她也是太緊張了,冬末原在老祖宗身邊當差,這個東西哪會沒見過的?!蘭初也暗暗呼了口氣,抬著胳膊,繼續慢慢剪起燈花來。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冬末,眼珠微轉,笑著說道:

「那你猜猜看看,這是什麼時候的邸抄?」

冬末凝神想了想,笑著說道:

「要是我猜得不錯,這個,最少也是十四五年前的了。」

李小暖驚訝的揚起了眉頭,滿眼驚訝的看著冬末,連聲催促道:

「那你說說緣由1

「唉呀,姑娘,這多明白呢,老爺是天禧十二年丙寅科狀元,老爺中了狀元之後,就打發人回來接老祖宗進京了,這中間,除了祭祖什麼的,回來略住過那麼幾天,就再沒回來長住過!天禧十二年之後的邸抄,自然是都收在京城的宅子里的,這次回來帶沒帶回來我又不清楚,自然是要猜這是老爺進京前,留在家裡的邸抄了,那不就是十四、五年前的了?」

李小暖放下手裡的邸抄,輕輕鼓起掌來,連聲誇讚道:

「冬末聰明!這一翻思量絲絲入扣!雖說這事明白,可能象冬末這樣想得到的,可就沒幾個人了1

冬末臉上泛著紅暈,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蘭初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和冬末,若有所思。

李小暖越發忙碌起來,一大早要起來念早書,上午就聽夫子給古蕭上課,李小暖的窗課,次次一絲不苟,三字經背也罷、解也好,讓夫子挑不出半點毛玻

背完了三字經,夫子遞了本詩韻給李小暖,卻沒說一天背多少,也不再給李小暖布置窗課,李小暖也不問,也不多說,每天只是影字,聽夫子給古蕭講書,偶爾趁夫子高興了,問上幾個問題。

嶙峋古板的王夫子對著李小暖時,神情漸漸和緩起來,偶爾感嘆一句「可惜是個女兒家1

充實忙碌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間,就進到了臘月里。

臘月半的時候,依舊例,王夫子要回家去住上一個月,李小暖和古蕭給夫子磕了頭,恭敬的送走了王夫子,開始了一個月不用起早的幸福日子。

王夫子走後第二天,李老夫人就發了話,讓古蕭每天上午跟著管事外出學習採買,「也要知道些稼穡市井之事,不能做個五穀不分的獃子1

李小暖極其贊同李老夫人的話,周夫人只微笑著聽從著李老夫人的安置。

古雲歡欣喜起來,乾脆從早到晚的膩在了松風院,李小暖卻極不願意和她單獨相處,極其為難之下,倒急出個法子來,乾脆在晚上求著李老夫人和周夫人,要去廚房學著洗手做羹湯去,李老夫人和周夫人驚訝著笑著滿口答應了,叫了廚房的廚頭劉嬤嬤進來,仔細交待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小暖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廚房學羹湯去了,劉嬤嬤看著還不及灶台高的李小暖,實在不敢讓她靠近案台和火灶,乾脆讓人帶著她去庫房先學著認五穀菜肉等食材去了。

李小暖對這樣的安排極其滿意,她本來就沒想著真要去動刀動火,她討厭做飯炒菜,煙熏火燎!但對於辯認五穀菜肉這樣的事,卻是興緻盎然,這是她了解這個世間最好的途徑之一!

日子又變得和上學時差不多,一早起來,到瑞萱堂請了安,吃了早飯,就去廚房的庫房裡翻看研究那些個食材,中午到瑞萱堂吃了飯,古蕭就跟著她一起回到松風院,念半個時辰書,寫半個時辰字,然後古蕭畫畫,李小暖做針線。

雖說守著喪,可年底的事到底多了許多,古雲姍盯著古雲歡,不放她再去偷懶,古雲歡也就沒多少時候能到松風院膩著了。

李小暖幸福得只覺得寒冷的北風都暖意融融起來,早上不用起得比雞早,天天翻著那些見過沒見過的食材,讓她覺得和這個世間總算有了些真實的關聯,她可以放肆的問著那些食材的名字、市價、吃法……問什麼都有人耐心周到的回答著她,沒有人覺得她這些問題有什麼奇怪之處!

古雲歡也沒空膩在她的松風院了,這樣,她上午就可以早回來半個時辰,坐到檐廊下曬著太陽,安安閑閑的看上好大一會兒書!

她的小日子果然是越過越好了!

古蕭每天中午回來,都偷偷給李小暖帶回很多小玩意,什麼泥阿福、瓷的小兔、小馬,草編的小提籃,絹紗扎的花兒……

李小暖對每一件東西都極有興趣,纏著古蕭問著,叫什麼名字、用了幾個錢,賣這個的小販還賣什麼東西……

漸漸的,李小暖越問越多,開始細細盤問起古蕭各種東西的價錢來,米多少大錢一斗,肉多少大錢一斤,是豬肉貴,還是羊肉貴,一匹家織布能賣多少錢?一匹中等的細絹能賣多少錢……諸如此類。

古蕭張口結舌,一樣也答不出來,只好記下來,第二天跟著管事仔細問清楚,回來興緻勃勃的告訴了李小暖,卻又被李小暖問得張口結舌,無奈的嘆起氣來:

「暖暖,你問得真多,跟你說了斗米百錢,你又要問是粳米還是糯米?是早稻還是晚稻,是幾甲米、我哪裡想起來要問那麼多?」

「這粳米和糯米,早稻和晚稻,一甲米和八甲米,可是差得多了!光斗米百錢,哪裡能說得清楚的?」

古蕭苦惱的撓撓頭,怔了半晌,才無奈的說道:

「暖暖你說得對,是我沒問仔細,明兒我再去問。」

李小暖看著他笑了一陣子,慢悠悠的說道:

「老話不是說過嘛,處處留心皆學問,你想想,要是往後你做了官,保不準就要做地方官,保不準就碰上了荒年,然後你要賑濟吧,要是朝廷給的是銀子,你就得買糧食吧,哪,你就知道斗米百錢,若是這百錢能買的,其實是一斗一甲糯晚稻,你遇到了黑了心的米行,欺你不知道這中間的分別,把陳年八甲早稻照百錢一斗賣給你了,這中間差了多少錢你可知道?」

古蕭聽得目瞪口呆,李小暖得意的晃著腦袋,接著說道:

「我跟你說,可是真有這樣的書獃子,被人騙了還不知道,丟了官還覺得冤枉呢1

古蕭眨了半天眼睛,才怔怔的說道:

「暖暖你說得對!暖暖你懂得真多1

「嗯,那當然,暖暖我又聰明又好學,當然懂得多了1

李小暖滿臉認真的點頭說道。

冬末正側著身子,坐在榻上做著針線,聽了李小暖老實不客氣的自誇,忍不裝撲哧」一聲笑出聲來,手裡的針一下子扎在了指頭上,急忙把滲出血珠的指頭含在了嘴裡。

古蕭被冬末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撓了撓頭,也跟著嘿嘿笑了起來。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想了想,笑意盈盈的說道:

「鎮子上有書肆沒有?」

「有1

古蕭忙點頭答道,李小暖遲疑了片刻,轉頭吩咐著冬末,

「冬末姐姐,你去看看咱們還有多少銀子,我想讓古蕭幫我帶些書回來。」

古蕭忙擺著手說道:

「暖暖要買什麼書只管說,不用拿銀子,老祖宗說過,我跟著管事出去,十兩以下的東西,都讓管事買給我,不用另外稟報的。」

李小暖眼睛亮亮的笑了起來,

「那你去鎮上最大的書肆,問他們賣得最多的是什麼書,把他們賣得最多的三種書各買一本帶回來給我。」

李小暖頓了頓,接著交待道:

「黃曆除外1

古蕭忙點頭答應著,彎著眼睛笑了起來,

「暖暖,鎮上只有一家書肆1

李小暖怔了怔,也不理會是一家還是幾家,招了招手,古蕭忙俯身過來,李小暖貼到他耳邊,低低的交待道:

「你先翻翻那書,若是……不大好,就先別買了,回頭咱們再想別的法子。」

古蕭怔住了,

「什麼是不大好?」

李小暖一口氣窒在喉嚨里,盯著古蕭呆了半晌,一時說不出話來,怎麼跟他說這個「不大好」?李小暖眨了兩下眼睛,乾脆交待道:

「那你讓小廝去買,你不要去,反正也就是買他們賣得最好的三種書,讓掌柜的包好帶回來就是了。」

古蕭滿臉疑惑的看著李小暖,點了點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