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十四章找到寶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是進奏院抄出來的東西,每十天一份,皇上的誥書啦,大臣的奏議啦,還有什麼哪裡哪裡受災啦,哪裡哪裡有什麼祥瑞啦,誰調任什麼官啦,都是這些東西,只有有誥封的人家才有。」李小暖眼睛亮亮的閃出光來,她知...

晚上,李小暖從瑞萱堂回來,拉著魏嬤嬤坐到東廂榻上,笑盈盈的低聲問道:

「嬤嬤明兒去不去採買絲線?」

魏嬤嬤疑惑的看著李小暖說道:

「姑娘有什麼事只管說,孫嬤嬤把這採買絲線樣的活託付給我,我三天兩頭的得出去,這府里絲線用得多!看看線用得差不多了,就得出去一趟,要是來了新鮮樣,鋪子里也託人捎話過來,我也得過去看看,倒沒有定例的,明兒去也行,不去也行1

李小暖嘻笑著,往魏嬤嬤身邊擠了擠,低聲說道:

「那嬤嬤明兒就去一趟吧,嬤嬤選好了絲線,去鎮子上最好的南紙店走一趟,幫我買點兒東西回來。」

「姑娘要什麼東西,嬤嬤明兒一早就去買1

魏嬤嬤愛憐的撫著李小暖的頭髮說道,李小暖叫冬末取了放銀子的黃楊木匣子過來,打開匣子,將裡面兩塊整銀餅子取出來,遞給魏嬤嬤,笑著說道:

「嬤嬤到南紙店,買一錠松煙墨,不要太好,中等的就行,買一張畫畫用的薄墊氈,再買些石綠、石青、管黃、朱標、赭石這些畫畫用的顏色,各半斤吧,再買十個三寸白瓷碟子,若是還有餘錢,就再買半刀半生熟宣。」

魏嬤嬤睜大了眼睛看著李小暖,

「姑娘這是要學畫了?」

「不是我學,是古蕭學。」

李小暖笑吟吟的說道,魏嬤嬤想了想,拉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姑娘買這些東西給他做什麼?他是這家裡的獨苗,一家子都盼著他高中魁首,光宗耀祖,你現在縱容著他學這些沒用的東西,若是耽誤了念書,可不是姑娘能擔得起的?1

「嬤嬤放心,我有分寸,不會耽誤了他的。」

李小暖拉著魏嬤嬤,笑著安慰道,魏嬤嬤不放心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她,重重點著頭說道:

「嬤嬤放心1

魏嬤嬤嘆了口氣,笑著搖了搖頭,接過了銀餅子,

「我明兒一早就去給姑娘買,姑娘萬事謹慎著些,可不能惹了老祖宗和夫人不高興1

李小暖點頭答應著,陪著魏嬤嬤說了會兒閑話,就推著她回去歇著了。

第二天,魏嬤嬤買了東西回來,李小暖帶著冬末、蘭初幾個人忙了一下午,把幾樣顏色淘澄了出來,古蕭興奮的鋪紙、調色,興緻勃勃的畫了大半個時辰的畫。

李小暖趴在桌子旁,看著他畫了一會兒,伸手翻著那本已經有些破舊的畫冊子,笑著說道:

「前院好象有間書房,不知道裡面的書多不多,有沒有這樣的畫冊子。」

古蕭抬起頭,想了想,轉頭看著李小暖商量道:

「要不,咱們去那裡看看去?」

李小暖怔了怔,

「咱們去那裡?那裡咱們能去嗎?」

「能啊,我以前在京城時,就是到前院書房裡看書寫字的1

李小暖眨了兩下眼睛,想了想,看著古蕭,遲疑著問道:

「我也能去?」

「嗯1

古蕭肯定的點著頭,放下手裡的筆,拉著李小暖,

「咱們現在就去看看1

李小暖遲疑著,到底頂不過書房的誘惑,跟著古蕭奔了出去,冬末急忙遣了蘭初和小玉跟上去侍候著。

兩人一路沿著游廊,往前院奔去,繞過翠薇廳,往前再轉個彎,就到了書房,三間正屋軒敞高大,兩邊各有兩間廂房。

見有人過來,西邊廂房裡出來兩個婆子,迎著兩人過來,滿臉笑容的曲膝行了禮,古蕭拉著李小暖,也不停步,邊往正屋奔過來,邊揚聲吩咐著:

「開開門,我們要進去找書1

一個婆子急忙搶到前頭,從衣服裡面翻出鑰匙,開了書房門,李小暖拉了拉古蕭,頓住腳步,笑盈盈的謝了婆子,和古蕭一起進了書房。

書房三間全部打通了,東邊正中放著張巨大的紫檀木書桌,書桌後面放著把寬大舒適的扶手椅,旁邊放著張半人高的擱物架,再遠一點錯落著放著四五個花架、,靠牆放著兩隻巨大的凈白瓷撣瓶,瓶子里滿滿的插著十幾支捲軸。

西邊放著三排直頂到屋脊的紫檀木書架,架子上壘著滿滿的書。

李小暖奔到書架中間,仰著頭,驚嘆的轉身看著四周的書,這麼多的書!要是能經常過來,她就不用一天只敢看那麼幾頁書了!

古蕭轉頭打量了片刻,開始尋找起畫譜來,李小暖滿面笑容的奔到書架前,一邊幫他找著畫譜,一邊搜尋著自己最感興趣的書籍。

書架上乾淨異常,半絲灰塵也沒有,西廂的那兩個婆子,也許還不只那兩個,必是天天打掃著的。

李小暖滿足的嘆息了一聲,就撲到了書架上,一本本搜尋起來。

一會兒功夫,李小暖就抽了十幾本書出來,看著地上幾乎堆起來的書,滿足的嘆著氣,開始專心的幫著古蕭尋找起畫譜來。

找到最裡面架子上,最下面的一層格子里,有一堆看起來卷得極緊的紙卷,李小暖眼睛一亮,急忙奔過來,坐在地板上,用力抽出一卷,小心的解開了捆著紙卷的古銅色綢帶。

紙卷散開來,李小暖取出最裡面一張,紙是厚厚的桑皮紙,上面墨跡依舊黑亮清晰,紙上用極工整的蠅頭小楷寫得密密的都是字。

李小暖仔細讀著最上面的幾句「臣王文元言:今月八日得進奏院狀報,聖體康復,已於前日御太慶殿,親見群臣……」

李小暖怔住了,急忙轉頭叫著古蕭,

「古蕭,你過來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古蕭急忙奔過來,就著李小暖的手,掃了一眼,鬆了口氣,笑著說道:

「嚇了我一跳,原來是這個東西,這是邸抄。」

古蕭一邊說著,一邊伸手翻過桑皮紙,掃了一眼桑皮紙背面說道:

「這是十多年前的邸抄了,你看這裡,這裡寫著呢,天禧十二年臘月,這一定是父親的舊物,瑞萱堂有新的邸抄,這東西,最枯燥沒意思,以前父親喜歡看這東西,現在府里就老祖宗喜歡看它。」

李小暖滿眼不解的看著古蕭,古蕭乾脆和李小暖並排坐到地板上,翻著一疊邸抄耐心的解釋道:

「這個正經名字叫進奏院狀,是進奏院抄出來的東西,每十天一份,皇上的誥書啦,大臣的奏議啦,還有什麼哪裡哪裡受災啦,哪裡哪裡有什麼祥瑞啦,誰調任什麼官啦,都是這些東西,只有有誥封的人家才有。」

李小暖眼睛亮亮的閃出光來,她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李小暖興奮得臉微微有些發紅,綻放出滿臉笑容來,今天真是找到寶了!

古蕭拿過李小暖手裡的邸抄,笨手笨腳的捆紮著,

「放回去吧,這個東西看著最沒意思了,看也看不懂1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他胡亂捆了邸抄,又塞了回去,輕輕推了推他,

「你找到畫冊子沒有?」

「只找到一本山水的,我想找本花鳥。」

「那咱們再找1

李小暖忙接著說道,古蕭彎了眼睛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笑盈盈的推著他,

「你還去那邊找,我在這裡找!你幫我把蘭初叫進來,我有事吩咐她。」

古蕭點頭答應著,站起來轉過書架,叫了侍立在門口的蘭初進來,轉過去專心找畫冊子去了。

李小暖看著古蕭轉過書架,又頓了頓,才趴下來,把那一堆紙卷一卷卷抽出來查看上面寫著的年月。

蘭初走到李小暖身邊,也不說話,只彎下腰,看著趴在地上的李小暖一卷卷的抽看著紙卷,李小暖抬頭看了看她,低聲吩咐道:

「我和古蕭要拿幾本書回去看,你去問問那兩個婆子,有包袱阿箱子啊什麼的沒有,先借一個,回去就送過來。」

蘭初曲膝答應著,急忙出去了,李小暖趴在地上,繼續抽看著紙卷上的年月。

不大會兒,蘭初拎著個靛藍粗布包袱皮進來,抖開來給李小暖看了,猶豫了下,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我和兩位嬤嬤說了借書的事,嬤嬤說,這屋子裡的書,都得清點明白,在冊子上記好了,才能拿出去。」

李小暖怔了怔,抬頭看著蘭初,蘭初看著她,眨了眨眼睛,李小暖輕笑起來,指了指地板,示意她坐下,轉過身,繼續抽看著那一堆紙卷。

把一堆紙卷上的年月查看了一遍,李小暖抽出最下面一捲紙,掂了掂,思量了片刻,又抽了一卷出來,轉身遞給蘭初,招了招手示意她蹲下來,俯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想法子帶出去,等我看好了再還回來。」

蘭初蹙著圓鼻頭俏皮的笑著,露出兩顆小虎牙不停的點著頭,接過李小暖手裡的紙卷,站起來,掀起裙子,手腳利落的解開紙卷上的綢帶,用綢帶把紙卷系在了小腿上。

李小暖揚著眉梢,又是驚訝又是好笑的看著蘭初,蘭初系好紙卷,看著滿臉驚訝的李小暖,吐了吐舌頭,低聲說道:

「蘭初以前可沒做過壞事1

李小暖挑著眉梢失笑起來,彎著腰、捂著嘴笑了一陣子,才站起來,叫了小玉進來,吩咐她和蘭初一起把剛才挑出來的書裹到包袱里,就轉到書架另一面,繼續幫古蕭搜尋畫冊子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