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十三章畫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古蕭,心念慢慢轉動起來,古蕭這畫靈性十足,開蒙前,那就是五歲前,那時候就喜歡畫,可見他是喜歡畫畫的,既喜歡,又有這樣的天賦靈性,若是能再找個名師指點著,說不定倒能畫出幾分成就來,成了一代大家也說不定!...

古雲歡興緻昂揚著,歡快的直說到申正時分,李小暖眼睛不停的溜著屋角的沙漏,見辰光差不多了,忙誇張的伸展著胳膊,笑著說道:

「唉呀,咱們光顧著說話,都忘了時候了,該去瑞萱堂了,咱們趕緊去吧,要是去得晚了,老祖宗又要念叨了1

古雲歡不情不願的住了口,轉頭看著屋角的沙漏,笑著說道:

「還早呢,再等一會兒也不晚1

「不早了,咱們在這榻上窩了半天,頭髮也有些毛了,得凈凈面,再梳梳頭,已經不早了1

李小暖忙笑著說道,不等古雲歡說話,徑自跳下榻,揚聲叫起冬末來。

冬末和侍琴進來,侍候著兩人凈了面,又重新梳了頭髮,一起往瑞萱堂去了。

從那天起,古雲歡幾乎隔天就過來松風院,找李小暖說話,雖然古雲歡極其不歡迎古蕭,可李小暖卻是再也不肯趕走古蕭,反倒是有意無意的拉著古蕭,再不肯單獨和古雲歡在一處。

古雲歡這份情懷,實在是嚇壞了李小暖,這樣的少女情懷,哪有個好結果的?!何況這是個禮教森嚴的地方,古雲歡這份心思,若是不小心透了出去,就是大罪過!

她是夫人的親生女兒,是老祖宗嫡親的孫女兒,犯了什麼樣的錯都有可以原諒的緣由,都有人給她找到脫詞,得到寬恕,她呢?若真有點什麼事,保不准她這條小命都得搭進去!

立冬過後,各院里支起了炭盆,冬末仔細翻看著油燭局送進來的明炭,滿意的點了點頭,李小暖轉頭看著她,笑了起來,

「你不用翻看,必是最好的銀霜炭1

冬末也跟著笑了起來,

「姑娘說的是,少爺天天在咱家院子里看書寫字的……」

李小暖盯著冬末,冬末吐了吐舌頭,咽回了後面的話,李小暖嘆了口氣,

「你這直脾氣,也要收斂些,有些事,明白了就好,說出來就沒意思了不是?」

冬末忙點著頭,笑著說道:

「我知道了,也就是和姑娘偷偷說說,到外頭,可是半句話也不敢多說的1

李小暖看著兩簍子炭,想了想問道:

「這兩簍子炭,是咱們一天的份額?」

「這是姑娘一天的份額,丫頭們的炭是另外的。」

冬末笑著解釋道,

「這兩簍子炭夠支幾個碳盆的?」

冬末怔了怔,

「兩個,姑娘屋裡的碳盆,也是有定例的,都是兩個,白天放到書房和東廂房,晚上就放到東廂和裡間去。這兩簍子炭,正好夠兩個碳盆用上十二個時辰。」

李小暖垂著眼帘,看著兩簍子炭沒再說話,她最怕冷,入了冬到現在,坐在屋裡,天天覺得陰冷逼人,真恨不能在屋裡再支上十個八個炭盆才好!要是能有北方那樣的火炕和夾牆就好了!

以後自己當家作主了,以後有了錢,就專門修個有夾牆的屋子冬天住!至不濟,也要在屋裡支上它十個八個炭盆!

雖說李小暖再也不願意聽古雲歡說那些京城舊事,可古雲歡卻象是喜歡上了松風院,上午勉強著和古雲姍一處坐在翠薇廳聽婆子回了事,下午必定偷懶耍賴,不肯再去翠薇廳,也不在菡萏院呆著,幾乎天天晃到松風院來,窩在東廂榻上坐針線。

李小暖旁敲側擊的趕了幾回,也不知古雲歡是真不明白還是假裝不明白,總之,李小暖的旁敲側擊象泥牛入海,半分聲息也沒發出,自然也沒有半分用處。

李小暖憂慮了幾天,也就放開了,反正那個紈褲世子遠在京城,既威脅不到她,也威脅不到古雲歡。

再說感情這東西,隨著時光流淌,顏色總有褪得乾乾淨淨的一天,越濃烈的感情越是褪色褪得快!古雲歡見不到人,聽不到消息,過個兩三年,感情淡了,人也長大懂事了,這事也就算是過去了。

日子在安閑中滑落著,薔薇院和菡萏院打發出去了七八個已到婚配年紀的三等和粗使丫頭,冬末的妹妹小福補進了菡萏院,做了三等丫頭,古雲歡給她改了個名字叫玉書。

古雲姍得了李老夫人和周夫人的支持,開始動手合併四司六局,冬末的娘果然沒選上差使,也就順勢回去歇著了。

轉眼就過了小雪,白天越來越短,李小暖動足腦筋,陪著古蕭早早背出書,自己好多些辰光做針線。

一天午後,李小暖陪古蕭背好了書,拿著花和古雲歡一處做著針線,古蕭拿著本書,念了幾頁,有些不耐煩起來,放下書,有些出神的看著窩在鬆軟的本白棉布墊子里,正做著針線的李小暖,突然跳下榻,跳躍著奔進了西廂。

不大會兒,古蕭滿面笑容的拎了張宣紙出來,走到榻前,舉起宣紙,笑著說道:

「暖暖,二姐姐,你們看,象不象暖暖?」

李小暖和古雲歡忙抬頭看著那張宣紙,上面畫著個正低著頭的女孩子,筆觸稚嫩卻極靈動,李小暖眼睛亮了起來,急忙直起身子,一把抓過去仔細看著,古雲歡也滿臉興趣的湊過來看著。

李小暖看了一會兒,抬頭看著古蕭,讚歎著誇獎道:

「你這畫畫得真好,以前怎麼沒見你畫過?」

古蕭被李小暖誇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撓了撓頭說道:

「開蒙前喜歡到處畫,後來母親說讓我專心念書,就沒再畫過了。」

李小暖看著古蕭,心念慢慢轉動起來,古蕭這畫靈性十足,開蒙前,那就是五歲前,那時候就喜歡畫,可見他是喜歡畫畫的,既喜歡,又有這樣的天賦靈性,若是能再找個名師指點著,說不定倒能畫出幾分成就來,成了一代大家也說不定!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了起來,小心的折起了畫,叫了冬末過來吩咐道:

「把這個收到我那個楠木匣子里,仔細著別弄壞了。」

古蕭眼睛亮了起來,擠到李小暖旁邊,微微有些激動的問道:

「暖暖,你真覺得我畫得好?」

「嗯1

李小暖重重的點著頭,極其認真的說道:

「我從來沒看到過這麼有靈氣的畫!我要好好收著。」

古蕭臉上泛起絲興奮的緋紅來,古雲歡笑了起來,點著古蕭的額頭說道:

「小暖逗你玩呢,你還當真了?」

古蕭轉頭白了她一眼,只不理會她,李小暖轉過頭,看著古雲歡,鄭重的說道:

「二姐姐,我真是覺得古蕭的畫靈氣十足,我覺得他畫得好極了1

古雲歡怔了怔,「吃吃」笑了起來,往後靠到靠枕上,長長的嘆著氣說道:

「怪不得古蕭喜歡找你一起背書寫字,也就你這麼處處誇著他1

「哼!暖暖可沒有天天誇我!現在是夫子天天誇我1

古蕭不服氣的說道,古雲歡急忙點著頭,一臉誠懇的道著歉:

「我錯了,是我說錯了,咱們古蕭就是聰明,就是有靈性,做什麼都比別人強1

古蕭「哼」了一聲,不再理會她,李小暖笑盈盈的拉了拉古蕭的袖子,低聲問道:

「你喜歡畫什麼?還會畫什麼?再畫幾張給我看看好不好?」

古蕭眼睛亮亮的興奮起來,急忙點著頭,跳起來跑了兩步,急忙頓住腳步,回身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要不你也過來,你看著我畫?」

「好1

李小暖痛快的答應著,跳下榻,跟在古蕭後面進了西廂。

古雲歡怔了怔,笑著搖了搖頭,拿起花,慢騰騰的有一針沒一針的繼續繡起花來。

古蕭拉著李小暖奔到西廂書桌前,推開桌子上堆著的書,從旁邊書架子上取了張裁好的熟宣紙過來,鋪在桌子上,李小暖已經倒了些水在硯台里,仔細磨起墨來。

古蕭在從掛得滿滿的筆架上挑了只小白雲羊毫筆來,細細的蘸了墨,轉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暖暖想要什麼?」

李小暖笑了起來,認真想了想說道:

「就畫菊花吧,畫菊突

古蕭彎著眼睛笑著點著頭,

「好!我最喜歡畫花草了,特別是菊花1

李小暖趴在桌子旁邊,滿眼興趣的看著古蕭耐心而細緻的勾畫著菊花絲絲蜷曲的花瓣,感嘆道:

「你畫得真好1

古蕭也不答話,咬著嘴唇,神情專註的畫著菊花,不大會兒,一朵姿態舒展搖曳的墨菊就很有些樣子了。

「你以前學過畫沒有?」

李小暖伸手拉過宣紙,仔細看了看問道,古蕭搖了搖頭,

「沒有,不過……」

古蕭俯到李小暖耳邊,低聲說道:

「有一回,還是在京城的時候,我在書房翻出本畫冊子,上面全是各種各樣的花,好看得很!我就偷偷把畫冊子拿回來了,有空的時候就翻翻那個畫冊子,就學了一點點。」

李小暖點著頭,掂著腳尖,也貼到古蕭耳邊,低聲說道:

「要不,你把那個畫冊子拿到這院子里來,往後,咱們做好了窗課,我繡花,你畫畫。」

古蕭眼睛亮亮的點著頭,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他,拉了拉他,貼到他耳邊繼續說道:

「老祖宗和夫人不讓你學畫,必是擔心你光顧著畫畫,把念書的事耽誤了,往後,咱們先好好念書,把書念得讓夫子天天誇,老祖宗和夫人看你畫畫也沒耽誤念書,肯定就不會不讓你畫了1

「暖暖你說得對!我先把書念得讓夫子天天誇,空了的時候再畫畫1

李小暖笑意盈盈看著古蕭,慢慢盤算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