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一章閑話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2-12-15 14:23  |  字數:3595字

這一覺直睡到酉正時分,李小暖才睜開眼睛,懶洋洋的伸展著身子,伸手掀起帘子,探頭看著外面搖曳的燭光。

冬末聽到動靜,忙舉著燭台進來,將燭台放好,笑著說道:

「姑娘醒了,可舒服些了?酒醒過來沒有?」

李小暖用手指摁著太陽穴,笑著說道:

「醒倒是醒了,就是頭還有些痛。」

「姑娘醉了酒,這頭是要痛上一天半天的呢!」

冬末笑嘻嘻的說道,

「也好讓姑娘長長記性,下次可不能再這樣由著性子多喝了。」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轉頭看著窗外問道:

「什麼時辰了?」

「酉正一刻了,姑娘不用急,老祖宗打發人來看過兩遍了,已經讓人交待過了,讓姑娘醒了就別再出去了,就在屋裡歇著醒酒,晚飯讓廚房做些清淡可口的送過來,剛看姑娘醒了,我已經打發秀紋去廚房叫姑娘的晚飯了。」

李小暖聽了,放鬆著又往後倒去,

「既是這樣,我再睡一會兒。」

冬末伸手拖了李小暖起來,笑著說道:

「剛魏嬤嬤臨走前交待過,姑娘若是醒了,就把姑娘拖起來,到外面走一圈,晚些再睡,不然夜裡要是走了困,容易傷身。」

「嬤嬤去哪裡了?」

「是孫嬤嬤打發了人請她過去的,想是找她有事。」

李小暖歪著頭想了想,沒再多問,冬末和蘭初侍候著李小暖穿了衣服,洗漱乾淨,廚房的兩個婆子提著食盒,已經送了晚飯過來。

李小暖飢腸轆轆的看著桌子上放著的一碗白粥,一碟刀切小饅頭,一碟香油拌酸筍,一碟紅油耳絲,一碟清炒茄絲,一碗梅乾菜燒肉。

李小暖食指大動,一會兒功夫就吃了兩三隻小饅頭,又喝了白粥,吃得極是香甜。

冬末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吃了飯,收拾了碗碟,交給等候在檐廊下的婆子提了回去。

李小暖舒服的伸展著身子,轉出正屋,慢慢的沿著抄手游廊走了四五圈,才回到東廂,歪在榻上,捧著書專心的看了起來。

冬末泡了茶端進來,放下茶,又用小銀剪刀仔細剪了剪燈花,李小暖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轉頭看著冬末,彷彿想起什麼來,

「冬末,你父母在哪一處當差?家裡除了父母,還有什麼人?」

冬末怔了怔,立即笑著答道:

「我爹是府里的門房,我娘在果子局當差,有個哥哥,前幾年託了孫嬤嬤,送他到古家米行做學徒去了,還有個妹妹,叫小福,今年九歲,還沒領到差使,姑娘怎麼想起問這個的?」

「噢。」

李小暖合上書,擰眉思量了片刻,轉頭看著冬末,想了想,才低聲問道:

「門房上現有多少人?」

「一共八個人,兩人一班,分了四班當值。」

李小暖怔了怔,笑著說道:

「這門房上的人倒是不多。」

冬末笑了起來,仔細的解釋道:

「咱們府里現在是京城和老宅兩處人手合到了一處,可京城宅院的門房,都得留在京城裡看著宅子,老宅原來一直也沒有人住,這門房上有八個人也算多的了,這會兒咱們都回來了,門房上自然就顯得人少了。」

「也不算少。」

李小暖笑著說道:

「如今雖說咱們都回來了,可畢竟守著喪,既不出去,也沒什麼人上門,這門房上和原先比,是忙了不少,可也不算太忙。」

冬末抿嘴笑著點了點頭,

「真是瞞不過姑娘去。」

李小暖笑著看著她,

「府里守孝這兩三年,必定都是這樣清靜著,過個兩三年,就算是出了孝期,可古蕭還小,古家又沒有其它能撐門立戶的人,這府里必定還是要清靜一陣子。」

李小暖頓了頓,接著說道:

「府里如今四司六局齊全規整,可畢竟沒有那麼多的事要做,府里……也不一定再多講究這些個排場,只怕……老祖宗和夫人會想著合并四司六局,裁減人手,節省費用開支,你家裡倒還好,你爹和你哥哥都無礙,只是你娘的差使……」

李小暖抬頭看著面色凝重起來的冬末,笑著說道:

「這不過是我隨便想一想,隨便說的話,你也別太放心上。」

冬末仔細想了想,側身坐到榻沿上,看著李小暖,認真的說道:

「冬末謝謝姑娘!本來……」

冬末頓了頓,聲音低落了下去,

「我娘身子不好,按理說,早該回去歇著的,因著果子局一年也不過就是漬些蜜餞、曬些乾果送進京城,差使極是清閑,就是現在,一個月到頭,也沒多少活好做,我娘那樣的身子,做起來也算輕鬆,也就一直當著這差使。

我家……唉,我爹雖說是家生子兒,可是個獨苗,爺爺奶奶過世的又早,也沒有個能幫襯些的親戚,我娘是七八歲時候,被賣到府里的,生小福前,雨天里路滑,我娘失足跌了一跤,小福七個月就生下來了,我娘大出血,爹為了救我娘的命,把能借的銀子都借過來了,我娘和小福雖說揀了兩條命回來,可兩個人身子都不好……」

冬末說得有些零亂起來,李小暖輕輕拍了拍她的手,低聲說道:

「我都聽明白了,你家欠的銀子,還完了沒有?還差了多少?」

冬末用帕子抹著眼淚,搖了搖頭,

「沒,這些年老宅這邊沒人住,除了月錢,沒有別的進項,我哥還是個學徒,連月錢都沒有,我雖說在老祖宗身邊當差,不過是個三等丫頭,人又多,那些賞賜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