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九章品蟹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忙轉身出去傳話了。四人說笑著進了菊晚亭,菊晚亭里已經布置妥當,亭子里的石桌子、石凳子已經抬了出去,正中放了張花梨木大方桌,桌子四周錯落有致的擺著十來樣精緻小巧的點心果品,四周放著鋪著厚厚坐墊的扶...

瑞萱堂,李老夫人滿臉笑容的看著古蕭興奮的跳躍著奔了出去,轉頭看著擰著眉頭的周夫人說道:

「就讓他們姐弟幾個好好樂一樂去,往後長大了,嫁了人,成了家,再想起這些個事,心裡不知道多溫暖快活。」

李老夫人眼裡湧出溫暖的笑意來,滿是懷念的慢慢說道:

「我小時候,有一年夏天,熱得睡不著,就和兩個表姐姐一起,偷了一罈子女兒紅,溜到湖中間的水閣里乘涼去,三個小丫頭一替一杯,居然喝完了一罈子老酒,酒上了頭,又唱又鬧,後來就都醉倒在水閣里了,隔天早上,嬤嬤們尋過來,也不敢聲張,偷偷把我們姐妹幾個抬了回去。」

李老夫人笑著笑著,湧出眼淚來,

「唉,一恍幾十年過去了,兩個表姐姐,如今也早早的就走了1

周夫人忙起身,接過小丫頭托盤裡捧著的茶水遞了過去,笑著勸解道:

「兩位表姨母也算是長壽之人了,如今子孫也都那樣好,也都是極有福氣的人。」

李老夫人用帕子按了按眼角,伸手接過杯子,笑著說道:

「你看看我,越老越活回去了,明明正高興著,竟掉起眼淚來1

周夫人想笑,卻一陣悲從心來,強忍了眼淚別過了頭。

李老夫人憐惜的看著她,伸手拉著她坐到榻沿上,拍著她的手,傷感的低聲說道:

「咱們古家……你也是個苦命的,蕭兒還那樣小,唉1

李老夫人重重的嘆息著,

「蕭兒雖說……算不得太聰明,可勝在是個本份厚道的孩子,這樣好,這樣最好!這樣的性子,往後才能福壽綿長,你也想開些,那些個尊貴榮華的虛名,不要也罷,往後蕭兒成了家,咱們一家人靜靜心心的過過富貴安樂日子,才是真正的福份1

周夫人眼裡閃過絲不甘和憤然,垂著眼帘,半晌才低聲說道:

「我聽母親的。」

李老夫人仔細的看著周夫人,神情黯然下來,輕輕拍了拍周夫人的手,嘆息著沒再說話。

第二天一大早,冬末就依著李小暖的交待,數了五百錢,讓小丫頭送到了薔薇院,侍琴和菊影也打發人各送了五百錢過去。

珍珠收了錢,捧過來放到榻几上,轉身進去取了平時放銀錢的楠木匣子出來,準備也數五百錢出來,古雲姍忙擺手制止道:

「不用再數錢出來了。」

珍珠怔了怔,轉頭看著正眼睛亮亮的撥弄著榻几上一堆銅錢的古雲姍,她家姑娘脾氣性格跟別人不同,從小就最愛算計銀錢,只進不出!

古雲姍拎起一串五百錢放到一邊,指著另外兩串錢吩咐道:

「把這兩串銅錢收起來吧。」

珍珠無奈的笑著,將銅錢收進楠木匣子里,古雲姍探過頭,滿足的看著匣子里滿滿的銀錢,笑意盈盈的吩咐著:

「收好匣子,你叫個小丫頭去找一趟周嬤嬤,讓她催著些李婆子,螃蟹要趕緊送進來,收了螃蟹,拿兩百錢給李婆子,一百錢是賞她的,一百錢讓她去咱們古記酒坊取一壇上好的黃酒來,剩下的三百錢,一百錢交給大廚房的廚頭劉嬤嬤,讓她好好整治幾樣果品點心出來,還有兩百錢,留著打賞用1

珍珠笑著一一答應著,遲疑了下,低聲說道:

「若是二小姐和少爺知道那簍子螃蟹是咱們莊子里送進來的……」

「古蕭哪能會知道的?至於雲歡,更不用理她,她只念念不忘著京城,哪有心思留心這些事的?!再說,就算知道又能有什麼?那簍子螃蟹也是我搭了情面央人送過來的1

第二天中午,古蕭匆匆吃了兩口飯,就放下碗筷,只說吃飽了,李小暖流著口水做了一夜的螃蟹夢,更沒心緒吃飯,忙跟著古蕭放下了碗筷。

李老夫人失笑起來,揮了揮手,

「去吧去吧1

又叫了菊影和冬末過來吩咐道:

「看著你們主子,那螃蟹是個寒物兒,可不能多吃了,酒里多放些薑絲煮熱了,吃了螃蟹,趕緊喝上幾口熱黃酒,驅驅那螃蟹的寒性,只是別由著他們喝多了1

古雲姍和古雲歡也放下碗筷站了起來,古雲歡笑著說道:

「老祖宗放心,我看著他們兩個1

「你不和他們一起鬧就算好了,還能看得住他們兩個的?雲姍,你是個大的,可要看好了弟弟妹妹們1

古雲歡沖著李老夫人嘟了嘟嘴,古雲姍笑盈盈的曲膝答應著,

「老祖宗放心就是。」

「我早幾年就吃不得那些寒物兒了,你不用讓人送過來孝敬我,你母親也不愛吃那東西,也不用再讓人送過去了,旁的人,都不必管,明兒你讓莊子里多送幾簍子過來,給大家分著吃吃應應景就是了,今天是你們姐弟幾個湊份子的,就留著你們自己吃吧,不要到處送了,你們哪有幾個錢的?1

李老夫人絮絮叨叨的又囑咐了幾句,才笑著揮了揮手,四人告了退,結伴出了屋,往院子外走去,李老夫人滿臉笑容的看著四人出了屋,才轉過頭,叫了碧蓮過來吩咐道:

「你去趟松風院,讓魏嬤嬤跟過去看著去,別讓他們姐弟幾個喝多了。」

碧蓮怔了怔,笑著稟道:

「老祖宗,魏嬤嬤那麼好脾氣性子,哪裡看得住的?倒不如我和翠蓮過去一個看著,或是孫嬤嬤、周嬤嬤過去看著,許是多說幾遍,少爺和小姐還能聽一些。」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看著碧蓮也不解釋,只揮了揮手說道:

「你只管讓魏嬤嬤過去看著,她最合適,快去吧。」

碧蓮疑惑著曲了曲膝,急忙轉身出去傳話了。

四人說笑著進了菊晚亭,菊晚亭里已經布置妥當,亭子里的石桌子、石凳子已經抬了出去,正中放了張花梨木大方桌,桌子四周錯落有致的擺著十來樣精緻小巧的點心果品,四周放著鋪著厚厚坐墊的扶手椅,亭子四周欄杆旁的長凳上,也鋪上了厚厚的棉墊子。

亭子西邊放著兩隻小小的紅泥火爐,一隻紅泥爐上火旺旺的正燒著壺水,另一隻關著爐門,上面放著只小巧的銅壺,一絲濃郁的酒香飄滿了亭子。

紅泥爐旁邊放著張極乾淨的小矮桌子,桌子上放著杯盤茶具等物。

亭子周圍散著十幾個小丫頭,有條不紊的忙碌著。

李小暖和古蕭一起進了亭子,打量著周圍,轉頭看著古雲姍讚歎道:

「大姐姐想得真是周到,讓人看著就舒服1

「就是就是,姐姐最能幹了1

古雲歡忙跟在後面奉承道,古雲姍笑著拉過李小暖,橫了古雲歡一眼,

「虧你還好意思說,母親讓你和我一起管家理事,你任事不管,今天咱們自己賞菊品蟹,你也任事不管,末了就誇我一句能幹?1

古雲歡上前拉著古雲姍的袖子,聲音柔軟的撒著嬌,

「誰讓我有個這麼能幹的姐姐呢!姐姐都幫我做好了,我不用管事了啊1

李小暖和古蕭急忙點著頭,跟著奉承著:

「就是就是,二姐姐說得對,有大姐姐操心,是咱們的福氣1

古雲姍眉開眼笑的嘆著氣,讓著大家坐下,廚房的婆子抬了只小小的籠屜,送了十隻螃蟹過來。

李小暖探著頭,垂涎三尺的看著籠屜里肥美的螃蟹,伸手就要去拿,古雲姍忙拍開她的手,笑不可支的嗔怪道:

「哪能這樣用手拿的?要是燙著了,或是扎了手哪能辦?1

冬末站在李小暖身後,笑盈盈的說道:

「姑娘別急,我來給姑娘夾。」

李小暖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輕輕吐了吐舌頭,往後坐了坐,冬末用銀夾子夾了只螃蟹放到李小暖面前的白瓷碟里,凈了手,就要上前給她剝開,李小暖忙止住她,笑著說道:

「讓我自己來,這個東西,一定要自己剝著吃才有意思1

冬末笑著住了手,取了杯子過來,斟了杯熱熱的黃酒遞了過來,李小暖垂涎三尺的掀開蟹殼,用銀針挑出蟹腸,將膏黃撥到小銀碗里,倒了點薑汁醋,用銀匙送到嘴裡,滿足的眯起了眼睛。

古蕭直著眼睛盯著聚精會神吃著螃蟹的李小暖,又轉頭看著正仔細剝著蟹肉的古雲歡,和用勺子挖著蟹膏的古雲姍,也覺得津液滿口起來,想了想,轉頭看著正剝著螃蟹的菊影,笑著說道:

「我自己來吧,這東西,一定要自己剝著吃才有意思。」

菊影怔了怔,失笑起來,忙點著頭,放下手裡剝了一半的蟹,將膏黃和剝出來的蟹肉放了些姜、醋,推到古蕭面前,用銀夾子又夾了只肥大的雄蟹放到了古蕭面前的白瓷碟里。

古蕭學著李小暖,笨手笨腳的剝起了螃蟹。

李小暖很快吃乾淨了一隻蟹,在桌子上放了菊花瓣的洗水杯里洗了洗手指,端起酒杯,慢慢喝了杯熱熱的黃酒,只覺得身上暖暖的極是舒服!

古雲歡和古雲姍也吃完了一隻蟹,喝了熱黃酒,只有古蕭還在翻來覆去的對付著那隻張牙舞爪的螃蟹。

古蕭見三人都在看著他,乾脆把蟹扔在了碟子里,也洗了手指,笑著說道:

「這蟹,也就是這膏黃有點吃頭,殼子里的肉,實在是麻煩得很,不吃了1

說著,端起酒杯,一口喝了,呵了口氣感嘆道:

「真是舒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